刚刚更新: 〔长夜漫漫,封少请〕〔炮灰女配大逆袭〕〔夫君,狐妻,来找〕〔我欲扬唐〕〔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星辰之蓝星崛起〕〔皇帝培养手册〕〔从红楼世界开始〕〔钧天道祖〕〔英雄无声〕〔邪派掌门人〕〔三国之殖民海外〕〔99次逃婚:顾少,〕〔万界登陆〕〔带着星际闯美幻〕〔魔圣之梦家大少〕〔灵魂速递〕〔叶哥的传奇人生〕〔异次元先行者〕〔重生之御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43.花灯节
    六月初六, 乃大陵四季一回的花灯节。

    届时, 整个京师张灯结彩,街道两旁亦会以花灯点缀。

    因此为民生节日, 而大陵崇尚武德,是以这日, 大陵君主将特派遣四方将军中的两位将军及礼部尚书一同设高台于崇武门,以圣上钦点之物为题,文以诗词赋之, 武则全力争夺。

    这日,圣上将降下圣旨,召全城百姓、各方权贵之后, 乃至皇子世子参与其中。

    虽说参与其中者居多, 可唯有最终拔得头筹之人方能得到圣上御赐之物,而此物,必定华美精致,其价值,更是不菲。

    ……

    ……

    不过刚刚入夜,还未等得街道两旁的花灯尽数点上, 崇武门前便已聚满了人。

    因花灯节不分权贵、不允纠纷,是以这日,不论是谁, 只要是出现在这里的人, 皆需以面具覆脸。意为路过不识, 互不侵犯, 只各自玩的尽兴。

    萧慕容牵着苏景来到崇武门前左侧的一家茶楼里,刚刚寻了个靠窗位置坐下,这时候,崇武门前突然响起一声震天声响。

    只听得那声巨响之后,原本侯在崇武门前的两列士兵便似受了命令一般,开始有节奏的击打他们身前的大鼓。

    此时,只等户部尚书宣读完圣旨,便有礼官高呼:“花灯节伊始~”

    霎时,百姓欢呼响起,声音之大,竟是直接盖过那沉闷鼓声。

    “阿景。”这些东西,萧慕容往年每年都能见到,是以他对此并不在意。

    倒是阿景……

    没有偏头去看那盛况,抬手轻轻托了托对面苏景脸上的精致狐狸面具,将它推到一侧,萧慕容看着苏景的眼眸问道:“要下去看看么?”

    苏景的目光一直落在窗外,眸中茫然,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许是外边那声音太大,就连萧慕容喊他名字他也未曾听到。直到萧慕容伸手碰了碰他脸上面具,他方才回过神来。

    抬眸对上萧慕容掩在面具后的眼睛,片刻后,似是意识到自己刚刚走了神,苏景伸手握住萧慕容掀开他面具的那只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从前……未曾见过这些……”

    “可巧,为夫从前也未曾注意过这些。”弯了弯唇角,重新将面具覆回苏景脸上,萧慕容反手握住苏景纤长的手指,笑着同他说道,“那便有劳夫人陪为夫下去走走。”

    “好。”抿了抿薄唇,苏景由着萧慕容拉他下楼。

    带着些凉意的手指在萧慕容手心里微微蜷起来一些,苏景隔着脸上面具,偏眸看了眼萧慕容亦覆着面具的侧脸。

    动了动手指,轻轻捏了捏萧慕容的手心,片刻后,苏景轻声对他说道,“从前这个时候,便是在晚秋苑里,我也能听到这处的声音……”

    听到苏景说起这些,萧慕容正在前行的身子似乎是微微顿了顿,将苏景的手指紧紧敛进手心,他偏过头来看着苏景侧脸,却并未接话。

    精致的狐狸面具将苏景的脸遮的严实,他看不见他脸上表情,也听不出他那淡薄语气中到底带了何种情绪,但他想,此刻,阿景正微微低垂着的眼眸里,必定有迷雾点点,遮去眼眸深处那不易令人察觉的浅淡炎凉。

    “许久之前我便在想。若有一日,我能出得尚书府,我必定会等花灯节时来此看看。”看着身下木阶,小心的随着萧慕容下楼,苏景低眸看着率先走下一阶台阶,随后又微微侧身过来接他的萧慕容,沉默了会儿,似是想到了些什么似得,微微弯了弯唇角,轻轻喊了他名字:“慕容。”

    “嗯?”下到最后一级台阶之后,再次侧身过去,就着苏景被他握住的那只手轻轻抬了抬手,让他走下木阶,萧慕容抬眸对上苏景眼眸,低声问道,“怎么了?”

    他们已是夫妻,夫妻之间,不必言谢。

    苏景低眸看着萧慕容,慢慢步下木阶。

    此时,外边的花灯一个接着一个尽数亮起,各色灯光交互映照,五光十色。因错位而立,自苏景这边看着,就仿佛门外的一切皆落在萧慕容身后。

    朦胧光影,锦衣少年,仿佛周遭的一切皆已远离。

    苏景来到萧慕容身前,抬眸望着他眼睛,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的碰撞了一般,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彼时,眼眸中只落下对面人被面具覆住的那张脸。

    那黑白交缠绘成的鬼面原是那样骇人,可此刻,他却不惧。

    抬手扶住萧慕容手臂,慢慢凑近到他眼前,苏景看着萧慕容眼睛,似是微微扬了扬唇角。

    单手掀开脸上面具,微微踮起脚尖,轻轻在萧慕容那鬼面的唇角处落下一吻,苏景一直盯着萧慕容的眼睛,许久都未曾言语。

    慕容对这花灯节并无兴致,今次之所以出来,无非是因为一个他。

    即是夫妻不言谢,那他便用别的方式以报之。

    松开抓住萧慕容手臂的手,站回原来位置,苏景伸手又将脸上面具戴好。

    一时之间,两人皆未曾言语。

    微微抬起眸去看着萧慕容,许是刚刚自己主动亲了他,苏景只看了他一眼,便又很快低垂下眼眸。

    将眸中羞赧敛去,苏景轻声对萧慕容说道:“慕容……我想去崇武门。”

    隐在那鬼面后的深邃长眸仿佛变得更加暗沉了些,萧慕容看着微微低垂着眼眸的苏景,并未接话,而是直接拉着他走出门外。

    将苏景带到茶楼侧面灯光稀薄的一侧窄巷里,让他背靠在墙上,萧慕容隔着面具看着苏景,沉默许久之后,方才托了托苏景脸上面具,对他说道:“夫人刚刚亲的是面具,不做数。”

    苏景似是被萧慕容这话给惊到了,抬眸看着他许久,直到过了会儿,方才反应过来萧慕容是何意思。

    白皙如玉的脸庞很快便染上些许微红,苏景抬眸看了眼萧慕容,随后又很快低垂下眼眸,直到犹豫了片刻之后,方才伸手覆上萧慕容脸上的鬼面。

    低眸看着苏景逐渐变红的脸颊,萧慕容挑了挑唇角,握住苏景的手指,带着他将脸上面具移开。

    俯身挨近苏景,让两个人嘴唇之间的距离不过半寸,萧慕容看着苏景轻轻颤动的长睫,眸中染上笑意:“若是夫人为难,可不必勉……”

    还未等他说完,苏景便抬眸对上他眼睛,随后微微仰头贴上他嘴唇。

    “夫君。”离开萧慕容唇瓣,苏景低垂下眼角,抵住萧慕容额头,轻声道,“我要去崇武门。”

    抬手摸了摸苏景红透的脸,萧慕容看着苏景微垂的长睫,眸色暗沉。

    他现在,突然想回府。

    想带阿景,回子陵居。

    ……

    ……

    密不透风的地下室里,以山水为面的木质屏风曲折蜿蜒。

    在那屏风之外,是以贵重的紫色檀香木筑成的四面实墙。

    淡淡异香蔓延四处,整个地下室内黯淡无光,只余淡淡月光自顶上开出的方格小洞照进。

    与外边的华灯初上人声鼎沸相比,此处便显得格外安宁冷清。

    “哗!”突然,一声脱水而出的声音自这片空间中响起,打破了一贯的宁静。

    水花四溅,弄湿了大理石砌成的地面。

    因太过用力而发白的手指用力的捏住暖玉砌成的池壁边缘,脱水而出的青年似是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一般,半趴在池壁一侧。

    不住有暗紫色的水珠自他那苍白的皮肤上渗出,顺着瘦弱的腰线滑落在身下的温泉池内,不过片刻,那原本清澈的池水很快便变了颜色,就连那升腾的雾气,都带上了暗紫。

    “殿下。”直等到那惑人心智的异香逐渐消散之后,齐戎方才抬手轻轻敲了敲身旁的木质屏风。

    屏风内侧那人的呼吸似是有些急促,半晌都未曾应声。

    齐戎听得这些,便再未出声,而是继续恭敬的侯在屏风后。

    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但好在,在那药物的作用下,一切都将很快平息。

    ……

    不知是过了多久,身上的疼痛方才慢慢褪去,萧慕齐自池中站起身来,扶着池壁又等了片刻。

    直等到已能站稳身子,呼吸平稳之后,萧慕齐方才缓声对侯在外头的齐戎说道:“进来罢。”

    “是。”恭敬的应了声,齐戎自身侧侍从手中接过衣物,绕过屏风往温泉池那侧走去。

    目光划过那已经变得深紫的池水,压下心中惊异,齐戎不敢抬眸去看那人,抬手将手中衣物递上。

    “你看到了。”目光淡淡划过齐戎低垂着的眼眸,萧慕齐接过齐戎手中衣服,“本皇子的病,愈加严重了。”

    淡色的眼眸中没有任何情绪,萧慕齐看着随着水流逐渐变淡的温泉池水,就仿佛只是在说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一般。

    “殿下乃大陵皇子,有金星护佑,定能逢凶化吉。”齐戎只等到萧慕齐穿好衣服之后,方才收回手,站直了身子。

    “吾的病,吾自身最清楚不过。”淡淡瞥了齐戎一眼,萧慕齐将腰封束好,缓声道,“何需自欺欺人。”

    抬眸看向萧慕齐,齐戎动了动嘴唇,最后,终是什么也没说。

    是了,殿下的病,只要一日不得根除,便将一直是个隐患,又何须自欺欺人,故作轻松。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一生为你空欢喜〕〔凌天至尊〕〔回流大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