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端教条〕〔魂永度〕〔王的韩娱〕〔星空之主〕〔异种骑士团〕〔废土生存守则〕〔末日植物领主〕〔大唐第一少〕〔我的头盔有意识〕〔重生六零好时光〕〔高魔地球〕〔重生之军嫂奋斗史〕〔次元大追逃〕〔恶魔交易所〕〔三国之黄天鼎立〕〔军少的律政娇妻〕〔老师萝莉乐〕〔从女主播到国民女〕〔婚情留余〕〔我是诸天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44.武夺,射冰花
    崇武门前, 人声鼎沸。

    比肩城门的高架上, 悬空挂着一朵白色冰花,以红绳为结, 缠绕在高架顶端延升出来的木头上。冷风划过,那白色的冰花便会随风飘荡, 放眼望去,颇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

    而在那冰花下方的高架上,则有许多背着弓箭的少年人争相攀爬而上。更有甚者, 只站在那高架上悬空凸出的木梁上便大打出手,一时之间,木头摇晃的“吱呀”声不住的自高架上传来, 便是连在下边看着的人都觉得胆战心惊。

    “好~好~打他!”也不知是过了多久, 正当那高架上的少年们打的正酣之时,在下边看着的百姓里突然有人忍不住的拍手叫好。

    “往上,再往上!”这时候,原本因觉得心惊而屏息的众人终是反应了过来,开始高声为那上方争夺的少年们呐喊。

    此次被特派遣而来的是四方将军中的南北二位将军。

    因大陵崇尚武德,百姓敬畏强者, 是以两位将军对这些早已见怪不怪。

    未曾去阻止百姓欢呼,两位将军只让人将百姓拦在安全区域外,随后便镇定的派人在离高架底部方圆五米之内围出了个圆形方阵来。

    此方阵每八人一处, 一处备一张大网, 两两握住网兜四角的八人呈方形排列, 随后一个方阵挨着一个方阵站立, 以此类推,在高架外围五米开外之处围成一个大圈。

    之所以要这般准备,一是为避免百姓越线,毕竟是以武力见真章的比试,百姓的安全需得以保证;二则是为了防止高架上有人跌下摔伤。如此准备,若是有人被打下高架,士兵们便能及时撑开大网,接住自高架上被打落之人。

    “此为武夺,又名射冰花。”萧慕容牵着苏景的手隐在人群较稀少的一处,见苏景抬眸往高架上看,知他是不明白这些,萧慕容便耐心的开口同他解释,“武夺在文赋之后,由四方将军主导,架高架悬冰花于顶端,令人争相夺之。非近冰花五米之内不得射箭,是以虽是名为射冰花,可这一处要考验的,却是他们在攀爬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功夫。”

    就在萧慕容同苏景说起这些的时候,原本正在高呼的人群突然停顿了下,转眸望去,只见一个少年被人从高架上打的跌落了下来。

    似是早已料到会是如此一般,自那少年跌落之时,底下的军士便已预测好位置,在那周围拉开了大网。

    此网共有四方,每一处都有两人一同紧握网兜,因侯在下面的士兵皆是军中精良之辈,是以那少年在跌下之后成功落入网中,毫发无损。

    微微眯了眯长眸,没有去看那不慎跌落的少年如何,萧慕容转眸望向将那少年打落的紫衣公子,目光落在他脸上那只有半张的纯白而无花纹点缀的面具上。

    这双眼睛……

    是了,是他。

    想到那日万花楼雅间门前的对视,萧慕容深深的望着那人背影,沉默许久之后,突然邪肆的弯了弯唇角:“看来今年的武夺,将会比往年有意思的多。”

    那紫衣公子自将那少年打落之后便又转身回去,侧身躲过身旁朝他袭来的一个少年,飞身又往上攀上一级。

    只待他将其他人甩至身后正要往上再次攀爬之时,突然感觉到一道不容忽视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

    飞身将就快追上他的一个青衣少年踹下两级,他单手握住木架,转过头来,仔细在人群中寻找那道视线的主人。

    目光相对之时。两人皆勾起了唇角。

    有时候,一个人即使戴着面具,你也能从他周身气势中将他分辨出来。

    就如同萧慕容之于公冶央错。

    转眸望向那人身侧那个身穿白衣,脸上覆着狐狸面具的少年,公冶央错翻身躲过身旁人朝他袭来的那只手。

    侧身过去,换了只手握住身旁木架,抬手将刚刚偷袭他那人推下高架,公冶央错低眸看着人群中的萧慕容,片刻后,抬起手来,朝着他伸出了食指。

    没在意公冶央错的挑衅,萧慕容抬头看了眼距离公冶央错不过十米的冰花。

    目光划过公冶央错身下那些欲往上攀而不得的少年,想到暗鸦同他汇报的那些信息,萧慕容那双深邃的长眸里,快速划过一抹幽深。

    “慕容?”抬眸看了眼高架之上,正指着萧慕容的公冶央错,苏景偏过头来看着萧慕容,见他眸色暗沉,微微顿了顿身子,伸手捏了捏萧慕容指尖,苏景那双好看的眼眸里,缓缓划过一抹担忧,“可是有什么事?”

    在尚武的大陵京师之内,又怎能容许他国之人拔得武夺头筹?

    “无事。”抬眸看了眼已经快要接近冰花的公冶央错,萧慕容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邪肆。收回目光,他看着苏景道,“夫人可愿陪为夫去趟南北将军身前?”

    抬眸对上萧慕容眼睛,苏景未做过多犹豫便应了声:“好。”

    ……

    ……

    “南浔。”牵着阿景绕过人群来到南将军身前,萧慕容微微移了移脸上面具,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将弓箭递与本王。”

    南将军一看是裕王殿下,似乎是愣了愣神,但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将弓箭递给了萧慕容。

    接过弓箭,再未多说些什么,萧慕容抬手单手摸了摸苏景脑后长发,随后伸手将他拉到自己身后,转身看向高架。

    此时,高架之上,公冶央错已踏入距离冰花五米的范围之内。

    转眸望了眼站在南将军身前的萧慕容,看了眼他手中长弓,公冶央错微微弯了弯唇角,转手借着长弓将快要攀至他身前的一个蓝衣少年往下压了一级。

    自身后抽出长箭,对准冰花,公冶央错明里虽是一副随意的模样,可内里却是在暗暗蓄力。

    萧慕容,大陵的战神。

    参与这次武夺原本就是他的一次随性而为,可若是碰到这个人,这次的武夺,可就意义非凡了。

    想到前几日侍卫同他说起的那些信息,公冶央错望着距离他不过五米的冰花,唇角那抹冷鸷似是变得更深刻了些。

    这高架至少有几十米高度,就算萧慕容与他一同出箭,冰花离他的距离不过五米,这其中差距,不言而喻。

    紧紧握住手中箭矢,公冶央错转眸看向高架下方,只见萧慕容也已经搭好了弓箭,似是只等他松手。

    暗自在箭矢上又施加了几成内力,公冶央错看着身前冰花,勾了勾唇角,随后松手将手中箭矢送出。

    “嗖~”就在这时,身侧突然传来一声箭羽破空之声,公冶央错尚未来得及偏眸,只见一支带着劲风的箭羽自一侧划过,赶在他那只箭矢的箭头即将触及到冰花之前将之击中,随后,两两坠落。

    箭矢虽未触碰到冰花,可它飞行而过时所带着的利风却是直接削断了冰花外围正对着他的那片花瓣。

    “嗖~”这时候,又一声箭矢破空之声传来,正在公冶央错的目光落在那往下跌落的冰花花瓣上之时,一只利箭自他身侧飞出,直直正中冰花中心。

    “承让。”趁着他刚刚走神的一瞬,飞身上来迅速弯弓射中冰花的蓝衣少年偏眸看了他一眼,随后收回弓箭,对着他微微颔首。

    萧慕容。

    收回落在蓝衣少年身上的目光,公冶央错低眸看着高架下,已经将弓箭递还给南将军,牵着苏景往外走的萧慕容。

    想到刚刚那明显是看出他的箭矢轨迹,是以率先射出,方才能追上他的那支箭矢,微微眯了眯眼睛,公冶央错忽然觉得,也许,大陵的战神,并不如他所想那般简单。

    ……

    ……

    将手中冰花递与南将军,那蓝衣少年转眸望着消失在人群中的紫衣公子,缓缓伸手摘下脸上面具。

    是六皇子萧慕白。

    想到刚刚在高架之上,自己被那紫衣人处处压制的情形,萧慕白微微顿了顿,随后又低眸看了眼手中弓箭。

    论武力,自己果真不及五皇兄一半。

    可如今,该在意的,却不是这个。

    眸中划过一抹亮芒,忆起刚刚那紫衣人对着萧慕容挑衅的情形,萧慕白又重新将手中面具覆在脸上,随后转身往萧慕容刚刚离去的方向走去。

    ……

    ……

    崇武门前的一家茶楼雅间里。

    萧慕容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对面苏景微红的脸颊,深邃的长眸中满是宠溺。

    “这点心可还合夫人心意?”拿着点心的那只手一直等在苏景唇边,等他吞咽完口中的那些之后,萧慕容便又把那点心往苏景身前递了递,“这里的点心较为素淡,为夫见着夫人平日里口味清淡,便想着你一定会喜欢这里。”

    抬眸看了眼对面正撑着头看着自己的萧慕容,目光相对之时,苏景似是微微顿了顿身子。

    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苏景低眸看着萧慕容递到他身前的点心,沉默片刻,终是抬手握住萧慕容手腕。

    似是在隐忍着什么,低头将额头抵在萧慕容手背上,苏景犹豫了会儿,方才轻声道:“吃不下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空间种田:冷酷王〕〔凌天至尊〕〔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