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东方玄奇故事〕〔会穿越的道观〕〔教导异界娱乐圈〕〔竹鼠召唤系统〕〔明末抉择〕〔天降系统妹妹〕〔秦吏〕〔篮坛记〕〔八零军嫂是神医〕〔晚安,总裁大人〕〔主角崛起〕〔有鬼赶紧跑〕〔扶一把大秦〕〔全能巨星奶爸〕〔墨少,亲够了吗〕〔进化之眼〕〔魔王的另类进化〕〔上仙您的外卖到了〕〔软,化,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52.你可懂他?
    静谧的大厅内,落针可闻。偶有几声棋子落盘的声音传来, 伴随着几人轻微的呼吸声, 更是显得这片空间格外宁静。

    “如今京师风云暗涌, 帝意不明,你还须得隐藏实力,步步为营。”明启低眸看着棋盘上黑白交互的棋子, 思量片刻后,方才将手中白子落下。

    “多谢师父提醒。只是……”弯起唇角,将手中黑子落下, 萧慕容低眸敛去眸中运筹帷幄,沉声道,“徒儿并无要将实力早早暴露之意。”

    明启看着萧慕容方才落下的那枚黑子, 有些疑惑的小声嘟囔:“怎地下在了这里?”

    他原以为, 自己之前那一步已经堵了对方仅有的后路, 却是不知, 对方竟另辟蹊径, 择险路行之。

    以京师为盘,黑白双子为势。他们此次虽是在下棋,实际上乃是将如今形势以棋子的方式呈现出来。

    紧锁眉头, 明启低眸看着萧慕容那枚黑子所在的位置, 思量再三之后,方才将手中白子放置在那黑子东南角位置:“兵行险招, 确然是你的作风。”

    说着, 又伸手从一侧的棋盒中摸出一个白子, 明启抬眸望了萧慕容一眼:“只是如今形势,险中求胜,并不可取。”

    “师父可还记得四阵中,属变幻一门的换心之阵?”似是早就料到明启会下在那处一般,萧慕容从容将手中黑子放下,随后自棋盘中提出一子。

    “师父。”抬眸对上明启眼睛,萧慕容挑了挑唇角,弯起一抹自信:“承让。”

    换心之阵,以子为饵,择险路行之,实则反其道,在隐蔽之处静观局面,只待对方入得局中,便以假乱真,以子换子。

    换心之阵,以迷惑人心为主,向来难分真假。

    “便是说,这一次,你准备险中求胜了?”微微眯了眯眼眸,明启看着萧慕容,问道。

    “便如师父所言,帝意难测。”缓缓摩挲着手中光滑棋子,萧慕容低垂下眼眸,看着棋盘中的黑子走势,“父皇今次的态度,令人起疑。”

    “你准备怎么做?”低头看着身前棋盘,明启问。

    “父皇欲将此事压下,本王自然不能如他所愿。”将手中棋子放回棋盒,萧慕容道,“便行险招,布一局换心阵,置死地而后生。”

    便是说,慕容这一次,又要以自身为饵?

    “你……”低眸看清形势,随后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萧慕容的眼睛,明启你了许久之后,终是甩手将手中白子扔入身侧棋盒,冷哼道,“不玩儿了,照这样下去,没法玩儿!”

    “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奸诈狡黠之人!”

    可他其实,不是真气萧慕容狡黠。

    他只是觉着,这徒弟总是这般不自爱,照这般下去,他迟早会被他给气死。

    苏景原本正挨在萧慕容身侧看书。

    突然听到明启气愤的声音自对侧传来,他连忙从书中抬起头来,转眸望向明启那边。

    伸手拍了拍萧慕容横在他腰间的那只手,苏景又偏过头来看向萧慕容,好看的眼眸中划过一丝不解:“怎么了?”

    “无事。”抬手摸了摸苏景的脸,萧慕容低头在苏景额前落下一吻。

    慕容他,当真如言渟所言,沉陷进去了?

    缓缓坐回原先座位,托着腮,看着对面萧慕容那双深邃长眸中掩饰不住的宠溺,明启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中,快速的划过一束幽光。

    苏景……

    转眸望向苏景,却见苏景也正好偏过头来看他,目光相对,苏景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他弯了弯唇角,随后便转过头,继续看书去了。

    宁静平和,是个好孩子。

    只是不知道,他对慕容,又了解多少?

    若是,他知道慕容是那般嗜血暴虐之人……

    明启正在沉思着什么,这时,突然察觉到对面有一道危险的目光划过空气,直直的落在自己身上。

    转眸对上那道目光的主人,明启第一次,在对面人那双眼睛中,寻到一丝恐惧。

    这孩子……

    也罢,管他呢。

    这孩子这一生都寻不到什么钟爱之物,若是徒媳妇值得,便是将来一切皆无法预料又如何?

    徒儿安心,为师不会多言。

    回以对方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明启收回目光。

    伸手拨了拨身前棋盘上的棋子,随后,明启就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转眸看向苏景:“徒媳妇~”

    “师父。”自手中书本中抬起眸来,转头望向明启,苏景问道,“可是有事?”

    “看书多无趣。”伸手越过棋盘,将放置在萧慕容左侧的棋盒拿起,放在苏景身前,明启弯眉笑道,“为师来教你下棋啊。”

    ……

    ……

    午膳时分刚过,宫里便来了人,说是皇上有事急召裕王进宫。

    今次来传话的依旧是付和善,对着萧慕容微微颔首,简单的见了礼之后,付和善便将来意说明。

    萧慕容原本正在陪同苏景下棋,听得付和善说完,抬眸望向苏景,见对方也正好在看他,目光相对之时,萧慕容从苏景那清冷澄澈的眼眸中察觉出几分担忧。

    放下手中棋子,伸手握住苏景放置在桌面一侧的那只手,萧慕容示意他别太担心之后,便起身来到付和善身前。

    “究竟是何事,竟让父皇急召?”

    “这事情来的也是突然,殿下身在府中,未曾出门,自是不知。”付和善似乎是有些着急,转眸看了苏景一眼,脸上带着几分为难,“殿下还是快快随奴才入宫罢,等见到皇上,自会知晓。”

    转眸往起身来到院前的苏景那边看了一眼,萧慕容弯了弯唇角,随后转过身来,看着付和善道:“有劳公公。”

    ……

    ……

    目送萧慕容离去,苏景站在院门前许久,都未曾转身。

    “你可懂他?”这时候,明启从内屋走了出来,来到苏景身后。

    “懂。”望着那空无一人的裕王府大门,苏景沉默许久后,方才道,“却也不懂。”

    他懂他心意,懂他对他的情深宠溺。

    却又不懂他心意。

    有些时候,他总觉得,慕容在刻意回避着什么。

    就如昨日一般,他问慕容害怕什么。

    慕容说,害怕的是阿景。

    可是害怕阿景的什么,他却不让他问。

    可是……

    那又如何?

    低敛下眼睑,收回目光,转过身来,望向明启,苏景道:“只是,有些事,慕容不说,我便不会去问。”

    “他不想让我知道的,那我便不去知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九龙刀帝〕〔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