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霸道总〕〔桃运小农民〕〔带着红楼闯三国〕〔千亿继承者:恶魔〕〔总裁大人,限量宠〕〔千风之歌〕〔天使之羽〕〔数码时代之超神玩〕〔最强捉鬼炼妖系统〕〔某美漫的幻想具现〕〔花式作死的位面商〕〔重生医女:军少,〕〔[综]王之挚友〕〔魔女酒馆〕〔帝女皇后〕〔这!才是剑仙〕〔宇宙修行攻略〕〔金钱为王〕〔我,行走在诸天万〕〔王者荣耀:大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61.今夜,他亦是累了
    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不过……”眼睛里划过一抹精光,萧承麟似是回忆了下刚才的情形,方才道,“慕齐比起慕云要让人难捉摸的多。这次的事,朕尚不能从他的反应中看出什么。倒是慕云,今日倒比往常安静了些……”

    “那皇上的意思是?”

    “让影阁的人出动,同禁卫军一同守在东宫与二皇子府外侧。至于裕王府,只要原来的那些不变动便可。”

    听到这里,付和善似乎是有些惊讶,但也只愣怔了片刻, 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连忙应声道:“是。”

    ……

    “皇上, 吏部尚书和刑部尚书到了。”萧承麟和付和善正在说话,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通报小太监的声音。

    听着小太监的通报之后, 萧承麟便不再多说,而是偏头看了付和善一眼。

    付和善会意,连忙高声唱到:“宣, 吏部尚书, 刑部尚书觐见~”

    ……

    ……

    “臣,赵文渊参见皇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 陈元礼参见皇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行了行了。”抬了抬手, 示意两位年长的尚书平身,萧承麟闭了闭眼,缓声道,“这次召你们进宫,是要你们帮朕查一件事。”

    “这……”吏部尚书与刑部尚书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齐声道,“但听皇上吩咐。”

    “彻查苏毅然此人。”

    “皇上的意思是?”吏部尚书赵文渊仿佛有些不太明白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毕竟,苏毅然此人,虽胆小怯弱,却无过错,他对他也还算了解。如今皇上突然让他彻查苏毅然,却是让他有些疑惑。

    偏眸看向赵文渊,萧承麟皱起眉头,沉声道:“是要你们将苏毅然生前所做过的事全查一遍,彻查!怎么,听不明白么?”

    “是,是!臣明白了。”赵文渊见萧承麟似要发怒,连忙收了心中疑惑,跪下行礼道。

    威严的目光淡淡划过赵文渊,压下心中怒火,沉默片刻之后,萧承麟这才看向刑部尚书陈元礼:“案子查的如何了?”

    “回皇上,目前只初步接到仵作验尸结果,确认苏毅然真正死因乃是脖子上那道伤痕所致。凶器便在命案现场,乃普通侍卫所用的薄刃长剑。”听到萧承麟问自己,陈元礼连忙上前一步,恭敬道,“虽还在排除阶段,但皇城之中,每个侍卫的剑都有限制以及数量规格,如今刑部同大理寺正在通力调查,相信不久后,便能寻到近期丢失过佩剑的侍卫。”

    “虽说几率细微,但不论如何,也算是一条线索。”

    “嗯,此事你同大理寺那边决定便可。”萧承麟说着,又低眸看了陈元礼一眼,见他面有难色,心下了然,这铁面无私的刑部尚书怕是还想查一查他这三个昨晚去过苏毅然府邸的儿子。

    “只是……微臣还有一事……”果然,陈元礼只犹豫片刻,便又开口道,“据林统领所言,苏毅然遇害当晚……曾有三人出现在他的府邸……”

    “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朕知道你想说什么。”威严的龙目中快速划过一抹精光,萧承麟当下便沉下脸色,情绪莫辨,“不论是太子还是王爷,当一视同仁。此案朕既已交给刑部与大理寺,自然是给了你们调查任何与此案有关之人的权利。”

    “谢皇上,皇上圣明!”陈元礼一听萧承麟这话,连忙跪下身去,俯首道。

    “皇上圣明。”赵文渊也俯身附和道。

    “起罢。”敛去眸中精光,萧承麟沉着脸,偏眸看向赵文渊,“你也起罢。”

    “谢皇上。”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齐齐起身道。

    “嗯。”抬手揉了揉额角,萧承麟沉默片刻后,方才开口道,“若是二位爱卿没什么事的话,今日便到这里罢。”

    付和善一见萧承麟的动作,当下便知道他要做什么,连忙走上前去,帮他按摩额角。

    “皇上,臣还有事要奏。”这时候,陈元礼突然开口道。

    “何事?”

    “臣的人在苏毅然府中,寻到了一个东西。相信皇上看过之后,自有定夺。”说完,陈元礼抬眸看向正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的萧承麟,抬手将一个锦盒从自己的官服衣袖中拿了出来。

    “呈上来。”睁开眼睛,看了眼陈元礼手中的锦盒,萧承麟示意付和善将去接那锦盒。

    “是。”付和善恭敬的应了,走下台阶,从陈元礼手中接过锦盒后,又快步走上台阶,来到萧承麟身侧,弯身将那东西举至头顶,恭敬道,“皇上,请看。”

    “嗯。”

    接过锦盒将之打开,萧承麟只看了一眼锦盒内的东西,便完全睁开了眼睛。

    将锦盒中躺着的那枚印章拿了出来,仔细的看着那印章底部的印字,萧承麟坐直了身子,看着陈元礼,问道:“这是从哪儿寻到的?”

    “回皇上,是从苏大人书房内的暗格之中寻到的。”陈元礼抬眸看了眼萧承麟手中的印章,微微低下头,恭敬道。

    半眯起眼眸看着陈元礼,许久之后,萧承麟忽然问道:“对此,你有何看法?”

    陈元礼沉默片刻,恭敬道:“微臣有幸,曾见过裕王使用过王府印章。此印章与裕王殿下所持有的那个,不论是色泽和形状,都极为相似。”

    “继续说。”随手将手中印章扔到案桌一侧,萧承麟沉声道。

    “而此印章乃象征王爷身份之物,如若遗失,非同小可。可据微臣观察,裕王府近日却无遗失东西的消息传出,况且……”说着,陈元礼又抬头看了眼萧承麟,“这印章在苏大人的暗格中寻出,本就意义深刻。”

    “你说的没错。”萧承麟听陈元礼说完之后,方才开口道,“这印章,确然是假的。”

    “慕容五岁封王,因受封之时尚年少,不慎将印章跌落在地,是以印章一角有些许缺失,因缺失并不明显,太上皇也笑着说男儿一生难免有所不顺,望这印章能让慕容谨记凡事无法十全十美。”说着,萧承麟的眼眸中升起几分朦胧情绪,“如此说来,离父皇去世,已有九年……”

    可很快,他就将眸中情绪很好的隐藏起来,继续说道:“这件事,除了朕与太上皇,还有慕容三人,无人得知,是以,这印章真假,朕一看便知。”

    “原是如此。”陈元礼抬手捋了捋胡子,似是明悟。

    “如今尚不知苏毅然藏这印章有何用,是何居心。”重新将案桌上的印章拿起来,左右看了看,随后递给一旁的付和善,萧承麟道,“正好吏部也要查苏毅然之事,你便将这事主交于他来查,你只从旁协助便可。刑部如今,还当将与大理寺继续追查苏毅然之死视为要事。”

    “是。”陈元礼连忙恭敬应声道。

    偏头看了眼陈元礼,赵文渊心中倒是忍不住有些发虚起来。

    若说他原本还对皇上要彻查苏毅然之事有些疑惑的话,如今却是开始后悔起来。

    私藏裕王印章,即使印章是假的,也属居心不良。

    他身位吏部尚书,为六部之首,掌管其他五部尚书乃他职责,可如今……

    抬眸望向萧承麟,在对上他经历的目光之后,赵文渊连忙低垂下眼眸,恭敬道:“臣,定当竭尽全力,彻查苏毅然。”

    ……

    ……

    “有事么?”苏景记得,他好像是叫鸣瑛。

    “额……”鸣瑛倒是没料到自家王妃这么直接的,顿了顿,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抓了抓头,嘿嘿笑道,“我有点饿……”

    “够了,好好站着。”这时候,站在他身侧的另一个青衣少年看不下去了,伸出手去。一把将他给提了起来,“别给王妃添乱。”

    “这这这,这哪是添乱啊……”鸣瑛有些不服气,“师父说了,亏待啥都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肚子。”

    “师父他老人家说了那么多句话,你就只记住这句并将之奉为经典了是么?”鸣琮真不明白,鸣瑛的脑子里到底是装着些什么东西。

    “嗖!”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带着劲风,自苏景身侧划过,竟是直直的朝着鸣瑛射去。

    腾空一个翻滚,侧过身去,伸手握住那支冷箭,鸣瑛抬头看着不远处举着弓箭还没放下的那个人,片刻后,刺溜一声就躲在了苏景的身后。

    “王妃,纵观天下,如今也就你能让王爷放下“屠刀”了,我下次再也不跟你要吃的了,你得救救我……”鸣瑛虽是这样说着,可那双眼睛却一直胶在苏景身侧的点心盘上。

    “王爷要做的事情,我如何能阻止。”见鸣瑛好像真的很饿的样子,苏景抬手端起身旁桌子上的点心递给了他。

    这句话,恰巧被骑马回来的萧慕容给听见了。

    翻身下马,一把将苏景给拉起来搂进了怀里,萧慕容弯唇看着鸣瑛道:“可听明白了?”

    “天呐!王妃,你这是助纣为虐啊!”鸣瑛抱着点心盘,嘴上虽然倔强着,身体却已经很实诚的往后退了。

    “不玩儿了?”苏景抬手抵住萧慕容的胸口,努力的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些。

    “嗯,累了,不想玩儿了。”萧慕容感受到苏景努力保持平稳的呼吸,揽住他腰身的手收的更紧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妖娆炼丹师〕〔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