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娇妻总裁宠上〕〔灵域兵魂〕〔重生之机甲大师〕〔搬砖工的逆袭〕〔超神武道副本〕〔逆几率系统〕〔农场黑店〕〔御兽师的悠闲生活〕〔重生西游之证道诸〕〔重生之无上神尊〕〔神武战帝〕〔兔子必须死〕〔废柴逆天召唤师〕〔我在万界当救世主〕〔医品太子妃〕〔从原始人世界归来〕〔仙庭封道传〕〔灰白之寂〕〔青花〕〔神龙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第63章 皇兄为何不做太子?
    ,!

    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部尚书的寝居内,倒了一地的死士。

    这些皆是苏毅然引以为傲的暗部势力,可笑的是, 所谓的高手,却在此时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

    抬手接过鸣瑛递上的匕首,在掌心中划了半圈, 转了个方向之后, 萧慕容直接将它抵在了苏毅然的脖子上。

    “苏毅然。”狭长的眼眸深深的望着躺在床上的这个人,萧慕容的眼神, 就仿佛躺在这里的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只受他支配的木偶一般。

    脖子上传来的冰凉触感瞬间将苏毅然惊醒。

    睁开眼眸,却只见一地的尸体,空气中,仿佛还带着一股异样的香气。

    抬眸对上萧慕容深邃嗜血的眼眸,苏毅然借着窗外斜射进来的月光, 在看清对方眼眸中那抹阴鸷时, 竟是忍不左背一凉。

    “裕王殿下?”

    “嗯。”萧慕容将手中的刀刃侧了个角度,贴在苏毅然脖子上,唇角扬起一抹冷鸷, “本王不说你也知道, 本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还请, 殿下明示。”感受到脖子上那抹锋利的冷意, 苏毅然那双向来总是布满惶恐的阴冷眼眸中终是带上了真正的惊恐情绪。

    萧慕容微微侧了侧头, 抬手将手里的药丸强硬的摁进苏毅然的嘴里, 笑容残忍:“告诉本王,用在阿景身上的绫罗。谁是他的制蛊师?”

    “殿下给微臣吞的是什么东西?”苏毅然抬手想要推开萧慕容的手,却被对方抵在脖子上的匕首给阻止了动作。

    “不过是曼陀罗。”轻笑出声,萧慕容低沉着声道。

    “是是,不过是曼陀罗。”这时候,今夜又给鸣琮代办班,站在鸣瑛身侧的林言渟忍不住嗤笑出声,“顶多是发作的时候浑身不能动弹,发作时所承受的痛苦比绫罗痛上数倍,是毒药排行榜上刁钻之毒的第一位罢了。”

    冷冷的睇了林言渟一眼,成功让他噤声之后,萧慕容又重新转头看向苏毅然,在成功的看到他眼眸中的恐惧后,萧慕容竟是兴奋的弯起了唇角:“那么,你可想好要怎么说了?”

    “你!”心下骇然,苏毅然抬眼看着萧慕容脸上那与平日里的他所不相符的表情,发出的声音因恐惧而变得颤抖,“你竟是个隐藏着的恶鬼……”

    “是,你又当如何?”

    浓烈的恐惧竟是激发出他的求生本能,苏毅然看着萧慕容眼中的淡然,深深的呼吸了许久,只待冷静些许,便很快抓住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裕王殿下如此大费周折,不过是为了绫罗的解药。

    是了。

    只要他在意着苏景,那么自己,便有半分与之谈判的胜算。

    想到这儿,苏毅然强压下心中恐惧,抬眼看着萧慕容的眼睛,对他说道:“即已知是绫罗,殿下当知道,这毒,只有下官能解。”

    深邃的长眸中划过一抹冷鸷,萧慕容抬手按在了苏毅然的心口处,冷笑道:“你可是不信曼陀罗的能力?”

    曼陀罗,藏于心口,若要强行催动,只需动用内力便可。

    绫罗的制蛊师曾同他说过这些,他自然不会不知道萧慕容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

    可,往来失先机者多败寇,如今,却不是退缩的时候……

    “殿下便不怕,微臣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到这儿,苏毅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沉静些。

    “你会么?”低头凑近苏毅然,萧慕容紧紧的盯着苏毅然眼眸中那抹恐惧,唇角那抹残忍,却是愈加深刻了些。

    “会。”苏毅然回望着萧慕容的眼睛,回答道。

    他在赌,赌苏景在萧慕容心里的位置。

    “呵~”轻笑出声,就像是对待一个玩偶一般,缓缓将手中匕首划过苏毅然脖子上的表层皮肤,萧慕容道,“那尚书大人可想试试,碎掉的感觉?”

    他也在赌。

    赌苏毅然不甘赴死。

    便是深知他的性子,所以才用了曼陀罗,让他产生他只是要折磨他,迫使他交出解药的错觉。

    可事实的真相,又哪会那般简单。

    “殿下可莫要忘了,上次在书房里交给下官的信件。”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苏毅然的额头已经渗出冷汗,无奈之下,只得搬出自己的底牌。小心的观察着萧慕容的神情,苏毅然缓声道,“下官要过晋城的,可不是什么水产。”

    见萧慕容脸上神色未变,苏毅然心里也瞬间没了底:“是以,殿下同下官,如今是在一条船上的人。”

    萧慕容看着苏毅然那小心谨慎的模样,静默片刻后,竟是直接催动了他心口处的曼陀罗。

    “本王不在意那些。现如今,本王只想得到那位制蛊师。”

    唯有一旁的鸣瑛看着苏毅然那模样不住的摇头。

    这位机关算尽的尚书大人怕是不知道,自己所依仗的底牌不过是对方步下的棋中棋。

    当然,若是他知道,自己的步步为营都不过是对方有意引导的结果,就连自己本身都被对方编入棋盘为子,怕是现如今,他当真会宁为玉碎一次。

    抬眸看了眼自家王爷冷然的侧脸,鸣瑛再次在心底叹了口气。

    是以,这般厉害狠辣的角色,这些人到底是怎样将他定义为一个冲动且恃宠而骄的人的?

    “怎么?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站在鸣瑛身旁的林言渟一见鸣瑛这模样,当下便猜到他许是知情,连忙凑到他身侧,挨着他问道。

    偏头看了眼林言渟,再转头看了看自家王爷,鸣瑛吞了吞口水,终是扯出一个难看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努力的眨了眨眼睛,营造出一副俏皮模样道:“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当真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在王爷和林言渟之间,他果断站前者。

    收回落在鸣瑛身上的目光,萧慕容收起手中的匕首。

    点了苏毅然的哑穴,站在床侧,看着已经开始承受曼陀罗痛苦的苏毅然,萧慕容再次温和的弯了弯唇角:“若是大人想好了,便告知本王。”

    人在极致痛苦而又不能动弹的时候,意志力是最脆弱的。

    苏毅然不是他的阿景,自然不可能受的住这些。

    况且,他在他身上种的,还是比绫罗更烈的曼陀罗……

    ……

    双眼只一瞬间便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因为身体正承受极致的痛苦却又不能动弹,苏毅然只能拼命的睁大眼睛。

    愈来愈红的眼珠胡乱的转动着,就仿佛要从眼眶里崩裂出来一般。脖子上的青筋已经完全凸显了出来,露出管状的血管。

    苏毅然此刻的状况十分骇人,林言渟已经看不下去,转过了身。就连杀人无数暗鸦都侧过了头。

    唯有萧慕容一人认真的看着苏毅然的变化,那双深邃的长眸中,兴奋和嗜血的情绪却是愈来愈浓。

    “是啊,据说是户部尚书苏毅然的长子。”

    “却是天妒英才。裕王如此卓绝之人,竟是……”

    “可叹可叹……”

    “可惜了……”这时候,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看着裕王府的马车远去后,轻轻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惋惜,“裕王身姿卓越,有战神之称,手握兵权又深受皇上荣宠,本该借此巩固自身势力,如今却娶了个男人为妃,却是断了自身后路……”

    “呵,肤浅。”人群中有个声音响起,打断了那书生的话,“若是真心相爱,娶自己心仪之人又有何过错?再者,权谋利弊,我等局外之人,非身在其中,又有何立场去评论他人对错?”

    那书生听着这话,只觉得那人蛮横,正要转头往那声音的发源处看去,却只见人群之后,一身白衣的男子抱剑而立,只片刻后,便消失了踪影。

    ……

    ……

    听着外面人的窃窃私语,苏景轻轻放下帘布,抬眸望向萧慕容,静默半晌之后,方才轻轻喊了一声:“王爷。”

    “阿景可知,为夫此前为何会娶你为妻?”萧慕容挑了挑唇角,朝坐在他对面的苏景伸出了手。

    苏景低垂下眼眸,看着萧慕容伸至自己身前的这只手,没做任何犹豫便将自己秀气的左手放进了萧慕容的手心里:“因皇上有意将慎之指给王爷,父亲舍不得慎之,便推出了阿景。”说着,他抬眸望向萧慕容,“家丑不可外扬,阿景嫁进王府之后,即使王爷发现阿景身子有异,也不会向外人说道。届时,外人只当你我夫妻不和,皇上也再无可能让慎之出嫁。”

    “你知道,为夫问的不是这个。”狭长的眼眸中划过一抹亮光,萧慕容伸手将苏景搂进怀里,让他横坐在自己的腿上。

    苏景抬手攀住萧慕容的肩膀,低垂着眼眸却迟迟不语。

    萧慕容也并不出声,他早知道他的阿景通透聪明,这件事若是不说明白,日后他许是会多想。

    越是触碰的深些,他便越是不想让他难过。

    “因王爷,需要一个男妃。”沉默许久之后,苏景这才抬眸望向萧慕容的眼睛,“大陵君主不可无后,王爷对苏景荣宠至极,可断皇上顾忌。”

    他果然,看的通透。

    伸出手指轻轻捏住苏景的下颌,萧慕容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心疼:“初时确然如此,如今,阿景应明白为夫心意。”

    苏景抬眸对上萧慕容的长眸,片刻后,主动抬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萧慕容想做什么,自那日猎场之后苏景便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春晓〕〔不灭剑主〕〔圣女之路〕〔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惊世战帝〕〔武道大宗师〕〔回流大时代〕〔龙裔的轨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