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心里有个兵工厂〕〔冒牌愿望店〕〔都市之时间主宰〕〔海贼王之海军雷神〕〔抱剑〕〔诸天头号大反派〕〔漫威世界混日子〕〔诸天镜仙〕〔吸血姬的堕落〕〔海贼王之文斯莫克〕〔大数据修仙〕〔古穿未之夫君养成〕〔领主之兵伐天下〕〔证道长生之路〕〔虫临暗黑〕〔阅读封神系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不准吃狗肉〕〔穿越之紫狐秦时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87.先,静观其变
    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目光划过萧慕离脸上神情, 萧慕容低垂下眼眸, 看着身前酒杯中晃动着的酒水,片刻后, 沉声道:“这次, 你冲动了。”

    “我知道。”上挑的狐狸眼中划过一抹暗芒, 萧慕离只在一瞬之间便将脸上的轻松表情给收了起来。

    但那正经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不过只坚持了数秒,很快, 他就又恢复了他那不羁的模样,弯唇道:“所以,我才会借着萧慕青,陪你演完那一出啊。”

    “此事之后,又有谁会怀疑咱俩的关系?”

    “皇兄。”抬眸望向萧慕离, 萧慕容沉默许久, 突然开口唤了他一声。

    “啥?”

    “多谢。”

    “谢什么?”抬眸看着萧慕容仰头将杯中酒水饮尽, 萧慕离那双上挑的狐狸眼里, 快速划过一抹暗沉,“那日, 若不是你和薰姨,我又如何还能坐在这里。”

    低垂下眼眸,他沉声道:“你我之间,何谈谢字。”

    萧慕容放下手中杯盏, 抬眸看着萧慕离那低垂着眼眸的模样, 恍然想起多年前, 元清宫走水的那个夜晚。

    艳丽的火苗仿佛无边无际一般,来势汹汹,所到之处,皆热浪滚滚。

    而他那向来不知忧虑为何物的四皇兄,便在那场大火中一夜蜕变。

    他如今还记得,当他和母妃秘密寻到四皇兄时,他也是这般模样。

    就像一只情绪低落的小狐狸。

    收回目光,萧慕容偏眸看了眼靠在他肩膀上的苏景,抬手轻轻碰了碰他微烫的脸颊,问萧慕离:“所以,皇兄这次回来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抬起眼眸,看着萧慕容柔和的侧脸,萧慕离顿了顿,随后转头望向窗外,有些含糊不清回答的道:“那什么……惹事了呗。”

    “何事?”

    “此事,我自会处理。”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水,仰头饮尽,萧慕离看着萧慕容,眼神躲闪:“你不必忧心。”

    萧慕容转眸看着萧慕离,长眸深邃。

    那事过后,母后将四皇兄那夜也在元清宫的事情瞒了下来。对外只说四皇子是来薰华宫找五皇子玩耍,这才侥幸躲过一劫。

    可事实上,那场大火,不止烧死了四皇兄的母妃宁贵妃,还毁了当时权倾朝野的杨国公府。

    那夜之后,萧慕容方才知道,原来,世上最无情的,是帝王。

    也是那夜之后,原本无忧无虑的四皇子萧慕离便变成了一个喜好外出游历,看似不羁,实则内在深沉的人。

    只是。

    有些事情,四皇兄不说,他便不会去问。

    毕竟,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无忧的萧慕离。

    收回目光,伸手将闭着眼睛一直把脸往他颈侧埋的苏景从椅子上抱起来,让他横坐在自己腿上。抬手将他的头轻轻按在自己颈侧,萧慕容淡声对萧慕离说道:“若是需要,可传消息与我。”

    “嗯……嗯……”萧慕离抬手抓抓脸颊,含糊的点点头。

    萧慕容看他那模样,深邃长眸中快速划过一抹兴味。

    四皇兄这般模样,他却是从未见过。

    只是不知,他这次,在外边惹的是什么事情……

    ……

    这时候,画舫之外,忽然响起一阵欢呼嘈杂之声。

    “是万花楼琴棋书画四阁的姑娘。”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高声喊了一句,很快就有人附和了起来。

    “据闻,万花楼分四阁,四阁之内,美人如云,如今一见,果真是传言不虚。”

    “那是自然。不过,万花楼每年只选一位花魁,却是不知,今年这位花魁娘子,会是哪一阁的姑娘……”

    “美人如斯,我等管那些作甚,只需观赏美人便可。”

    “……”

    一时之间,叫喊声与嘈杂的交谈声不绝于耳,响彻于永京河上。

    “听闻万花楼里美人如云,个个姿色不凡。”靠在帘幕旁,抬手挑开画舫的竹帘往外看了一眼,萧慕离顿了顿,随后转头望向萧慕容。

    狐狸眼中划过一抹深沉,萧慕离看着萧慕容,意味深长道:“慕容公子便不准备出去看看?”

    画舫外围,定是有生人靠近。

    萧慕容只与萧慕离对视了一眼,便知晓他话中意思。

    裕王萧慕容尚在禁足中,所以萧慕容今夜,是以另一身份出现在这里的。

    而他们所在的画舫位置隐蔽,四处停着的,都是自己这边的人,萧慕离如今突然喊他慕容公子,这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抬手示意身后的暗鸦出去看看,萧慕容神色淡然的接过鸣瑛递过来的玄铁面具,单手将之覆在脸上,动作不疾不徐。

    “慕容公子。”对上萧慕容深邃长眸,萧慕离低眸望向他怀中苏景。

    想到那逐渐靠近他们的那个画舫上的熟悉图案,唇角那弯弧度越来越大,萧慕离无声的对萧慕容说道:“皇弟定然是可以应对的罢?”

    低垂下眼眸,看着苏景轻颤的长睫,萧慕容抬手轻轻拍了拍苏景的后背。

    皇兄这一招,可谓是一箭双雕。

    阿景其实尚未沉睡。

    虽是醉的不轻,却也还保持着一丝清醒。

    这点,自他同萧慕离对话之时,阿景那拼命往他颈侧钻的动作里,他便看出来了。

    抬眸捕捉到萧慕离那双狐狸眼里快速划过的那抹兴味,萧慕容知道,萧慕离显然也是知道这点。

    “皇弟可接招?”唇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萧慕离转眸望向萧慕容,无声的对他说道。

    深色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暗沉,萧慕容回望着萧慕离,片刻之后,缓缓挑起右侧唇角,无声的对他说道:“即是皇兄想玩,臣弟自然,奉陪到底。”

    这时候,突然从帘外传来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舫内之人,可是长生门下,慕容绝慕容公子?”

    收回目光,不再去看萧慕离,萧慕容沉声对门外女子道:“何事?”

    “久闻长生门下慕容绝慕容公子才情无双,精通机关布阵之术。我家小姐对此甚为敬佩,故遣奴婢前来相邀,望公子能赏脸一聚。”

    ……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萧慕容方才背过身去,让鸣瑛将能暂时压制曼陀罗的药丸扔进了苏毅然的嘴里。

    “说罢。”停顿片刻,等到苏毅然缓和之后,萧慕容这才转过了身。

    承受过极致疼痛的四肢不住的抽搐痉挛,让他不能随意动弹,眼珠从眼眶中凸出来大半,就仿佛快要整个掉出来一般。

    苏毅然躺在床上,看着萧慕容的侧脸,因太过凸出而显得十分骇人的眼眸里升起浓浓恐惧,缓了许久,这才有气无力的说道:“在,竹园内庭的地下室里。”

    ……

    ……

    暗涯受命离去,很快便将躲藏在地下室里的那个制蛊师给带了过来。

    萧慕容转过身,看着那被暗涯压着的那位制蛊师,片刻之后,冷鸷的长眸中突然闪过一丝深沉。

    眼前的这个人穿着一件连着兜帽的黑色长衫,身形纤细,站在暗涯身前,显得有些瘦小。

    因制蛊师须顺从蛊虫好阴湿之地的习性,是以他露在外头的皮肤都显现着一种病态的苍白。

    可让萧慕容在意的却并不是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九龙刀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