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宝可梦大师之从火〕〔我的成就有点多〕〔双枪皇帝〕〔誓约协奏曲〕〔逆流2004〕〔灼魂之血〕〔哈利波特之学霸无〕〔万界之我开挂了〕〔进化与传承〕〔恶魔宠入怀:甜心〕〔竹马宠上瘾:青梅〕〔重生支配者〕〔风水帝师〕〔霸爱欢情:总裁,〕〔万古第一帝〕〔此世破劫〕〔九星天辰诀〕〔女帝家的小白脸〕〔万界独尊〕〔黄泉山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94.示好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竟然!!!

    在苏毅然的暗线所看不到的方向悄悄对着自家王爷竖了竖拇指。鸣瑛再次对自家王爷佩服的五体投地。

    高, 真是太高了。

    苏毅然, 不得不说,你真是撞刀口上了。

    看着许久之后方从书房里走出来的苏毅然,鸣瑛那张娃娃脸上露出了一种看好戏的神情。

    ……

    ……

    弯身将萧慕容送出书房,等到确认裕王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苏毅然这才慢慢直起身子。

    摩挲着手中信纸,苏毅然沉思片刻,突然抬手对隐在暗处的侍从打了个手势。

    “老爷。”苏秦很快便从暗处现身, 跪在了苏毅然身侧。

    将手中信件折好,交给苏秦,苏毅然对他说道:“送去给江先生临摹一份。等临摹好之后,夜里便由你亲自出面, 将它送去晋城。”

    “是。”苏秦自是不敢怠慢,连忙伸手接过信件。

    看着苏秦将信件小心收入怀中,苏毅然沉默了会儿, 突然道:“既已拿到信物, 便让苏三收手。”

    “老爷的意思是?”苏秦有些不解。

    “我已拿到我要的东西,若再去给苏景加药量, 当真让裕王看到苏景那生不如死的模样,反而不妥。”苏毅然抬眸看向窗外,突然见着前些日子被他折断的一支柳枝又重新长了出来。

    “即是如此, 那可需给裕王妃一颗暂缓绫罗发作的药?”苏秦只沉默片刻, 便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倒不必。”望着窗外那株沐浴在阳光下的新枝, 苏毅然那双幽深的眼眸中快速划过一抹残忍,“绫罗不会要人性命,毒发之时也有征兆。只要不加药量,以苏景的性子,毒发之时,他必定会,也一定能避开裕王。”

    当然,若不是了解苏景,他也不会用绫罗。

    “再者……”微微眯了眯眼眸,苏毅然阴冷的弯了弯唇角道,“若是不让他尝受一次痛苦,我又如何迫使他应允我的要求?”

    苏秦抬眼望着自家老爷,静默片刻后,立即应声道:“是。”

    “苏三应当已在祠堂内等着了,你需尽快去阻止他。”

    “是。”

    抬眼望着萧慕容即将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苏毅然吩咐完苏秦后便再未做过多停留,径自抬脚往书房门外走去。

    ……

    ……

    浓浓檀香随着散开的烟雾充斥满整个祠堂。

    就像十六年前的今日,蔓延在晚秋阁久久不散的浓重血腥味一般。

    母亲手里的木凳用力砸在奶娘身上时所发出的声音仿佛就在耳旁。

    他还记得奶娘的的血滴落在皮肤上的触感,还记得母亲狰狞恐怖的眼眸。

    出得门去,往晚秋阁的方向拜了拜,苏景来到祠堂门前的那颗大树下,将手中的香火插在树前,低垂着的眼眸里,慢慢升起几分悲伤。

    他没让任何人知道。

    五月二十三,既拜母亲,也当祭拜拼死护下他的奶娘。

    ……

    “阿景。”不远处突然传来萧慕容带笑的声音。

    敛去眸中情绪,苏景自树前站起身来,抬眸往那侧看去。

    只见萧慕容环胸靠在长廊一侧的朱漆玄武柱上,似是在等他。

    金色的暖阳从一侧倾泻而下,打落在他的身上,为之度上一层金光。

    苏景抬眸对上他深邃长眸,良久之后,心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拨云破雾而出一般。

    微微弯起唇角,苏景想:

    昔日种种,当随风远逝。

    即使过往再痛苦,也还需继续前行。

    而此后,不论路途有多长远,也定然会有一个萧慕容陪在他身侧。

    ……

    ……

    “在想什么?”走到苏景身前,抬手将他搂进怀里,萧慕容带着笑意的眼眸却在苏景所看不见的地方变得凌厉起来。

    祠堂周边,倒是藏了不少人。

    暗鸦见萧慕容来了,当下便从暗处现身,并对着萧慕容无声的行了个礼。

    “想到一些往事。”抬手回抱住萧慕容的腰身,苏景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开心的往事,还是不快的往事?”抬手轻轻拍了拍苏景后背,萧慕容的声音里依旧带着笑意,可那双掠过祠堂屋顶的长眸里却划过一抹嗜血。

    长长的睫毛似蝴蝶振翅一般轻轻颤动了两下,苏景轻声道:“以往总觉哀伤。”搂住萧慕容的那双手用力了些,苏景又道,“如今却是不会了。”

    “如此。”示意暗鸦追上那躲在暗处的黑衣人,萧慕容伸手将苏景轻轻推开了些。

    褪去眸中嗜血,伸手握住苏景的手,萧慕容对着苏景笑道:“那便不想那些。”

    “嗯。”抬眼望了萧慕容一眼,苏景总觉得此刻的萧慕容跟从前有些不同。但如何不同他却说不明白。

    轻轻在苏景额头落下一吻,萧慕容伸手握住苏景的手:“该回家了。”

    ……

    ……

    苏毅然站在柱子后,看着祠堂门前的那两个人,目光森冷。

    虽说知道苏景一定不会让萧慕容知道绫罗的事情,但为免节外生枝,在他们离开前,他还是该提醒提醒苏景。

    只沉思片刻的功夫,萧慕容已经牵起苏景的手往这边走来。苏毅然见状,连忙收了心中情绪,笑着迎上前去:“王爷,马车已经在门口侯着了。”

    “嗯。”偏眸看了眼苏毅然,萧慕容将他那股傲气展露无疑。

    眸中不快转瞬即逝,目光掠过苏景,苏毅然转头望向一旁的祠堂,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情绪似是有些恍惚:“自上次王妃回来祭拜过你母亲后,我这五日总有些昏沉,夜里做梦也总会梦到她生前模样……”

    心下一沉,苏景抬眸望向苏毅然的侧脸。

    他可是在提醒他什么?

    五日……

    是了,若是没错的话,绫罗之毒将在明晚发作。

    想到这儿,苏景好看的眼眸中眸光逐渐暗淡,就连不自觉握紧了萧慕容的手也不自知。

    “看我,都在胡说些什么。”似是自嘲了一句,苏毅然又将头转了回来,看着萧慕容和苏景,恭敬道,“马车已在门外恭候多时了,王爷王妃,这边请。”

    偏眸看了眼苏毅然,萧慕容轻轻回握了下苏景的手,深邃的长眸中快速划过一抹幽光。

    苏毅然。

    他刚刚,可是在暗示些什么?

    抬手接过鸣瑛递上的匕首,在掌心中划了半圈,转了个方向之后,萧慕容直接将它抵在了苏毅然的脖子上。

    “苏毅然。”狭长的眼眸深深的望着躺在床上的这个人,萧慕容的眼神,就仿佛躺在这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受他支配的木偶一般。

    脖子上传来的冰凉触感瞬间将苏毅然惊醒。

    睁开眼眸,却只见一地的尸体,空气中,仿佛还带着一股异样的香气。

    抬眸对上萧慕容深邃嗜血的眼眸,苏毅然借着窗外斜射进来的月光,在看清对方眼眸中那抹阴鸷时,竟是忍不住后背一凉。

    “裕王殿下?”

    “嗯。”萧慕容将手中的刀刃侧了个角度,贴在苏毅然脖子上,唇角扬起一抹冷鸷,“本王不说你也知道,本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还请,殿下明示。”感受到脖子上那抹锋利的冷意,苏毅然那双向来总是布满惶恐的阴冷眼眸中终是带上了真正的惊恐情绪。

    萧慕容微微侧了侧头,抬手将手里的药丸强硬的摁进苏毅然的嘴里,笑容残忍:“告诉本王,用在阿景身上的绫罗。谁是他的制蛊师?”

    “殿下给微臣吞的是什么东西?”苏毅然抬手想要推开萧慕容的手,却被对方抵在脖子上的匕首给阻止了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圣女之路〕〔惊世战帝〕〔春晓〕〔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武道大宗师〕〔电影世界的魔法学〕〔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