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心潜龙〕〔继任者〕〔庶女锋芒之毒妃〕〔重生野性时代〕〔绝地求生之雄霸三〕〔斗罗大陆权利的游〕〔我的成就有点多〕〔官巅〕〔魔君独宠,上神别〕〔佳妻难腻:明先生〕〔游戏行者〕〔修仙之重生仙帝〕〔爆宠骄妻,老婆你〕〔为美丽的舰娘献上〕〔我在美漫开超市〕〔万界之最强奶爸〕〔星际麒麟〕〔无限升级之恶魔皇〕〔大人,碰个瓷〕〔高调示爱,hello,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99.第九十九章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全部订阅依旧看到此提示, 请及时联系客服处理*^_^*  “最好如此。”收回目光,萧慕容再未多做停留,而是转身走出了书房。

    ……

    ……

    走出书房之后, 萧慕容暗中将手中的印章交给了鸣瑛。

    鸣瑛接过印章,尚有些疑惑, 可等他摸到印章某处之后,他便很快会意了过来。

    竟然!!!

    在苏毅然的暗线所看不到的方向悄悄对着自家王爷竖了竖拇指。鸣瑛再次对自家王爷佩服的五体投地。

    高,真是太高了。

    苏毅然,不得不说,你真是撞刀口上了。

    看着许久之后方从书房里走出来的苏毅然,鸣瑛那张娃娃脸上露出了一种看好戏的神情。

    ……

    ……

    弯身将萧慕容送出书房,等到确认裕王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苏毅然这才慢慢直起身子。

    摩挲着手中信纸, 苏毅然沉思片刻, 突然抬手对隐在暗处的侍从打了个手势。

    “老爷。”苏秦很快便从暗处现身,跪在了苏毅然身侧。

    将手中信件折好,交给苏秦,苏毅然对他说道:“送去给江先生临摹一份。等临摹好之后,夜里便由你亲自出面, 将它送去晋城。”

    “是。”苏秦自是不敢怠慢,连忙伸手接过信件。

    看着苏秦将信件小心收入怀中,苏毅然沉默了会儿, 突然道:“既已拿到信物, 便让苏三收手。”

    “老爷的意思是?”苏秦有些不解。

    “我已拿到我要的东西, 若再去给苏景加药量,当真让裕王看到苏景那生不如死的模样,反而不妥。”苏毅然抬眸看向窗外,突然见着前些日子被他折断的一支柳枝又重新长了出来。

    “即是如此,那可需给裕王妃一颗暂缓绫罗发作的药?”苏秦只沉默片刻,便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倒不必。”望着窗外那株沐浴在阳光下的新枝,苏毅然那双幽深的眼眸中快速划过一抹残忍,“绫罗不会要人性命,毒发之时也有征兆。只要不加药量,以苏景的性子,毒发之时,他必定会,也一定能避开裕王。”

    当然,若不是了解苏景,他也不会用绫罗。

    “再者……”微微眯了眯眼眸,苏毅然阴冷的弯了弯唇角道,“若是不让他尝受一次痛苦,我又如何迫使他应允我的要求?”

    苏秦抬眼望着自家老爷,静默片刻后,立即应声道:“是。”

    “苏三应当已在祠堂内等着了,你需尽快去阻止他。”

    “是。”

    抬眼望着萧慕容即将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苏毅然吩咐完苏秦后便再未做过多停留,径自抬脚往书房门外走去。

    ……

    ……

    浓浓檀香随着散开的烟雾充斥满整个祠堂。

    就像十六年前的今日,蔓延在晚秋阁久久不散的浓重血腥味一般。

    母亲手里的木凳用力砸在奶娘身上时所发出的声音仿佛就在耳旁。

    他还记得奶娘的的血滴落在皮肤上的触感,还记得母亲狰狞恐怖的眼眸。

    出得门去,往晚秋阁的方向拜了拜,苏景来到祠堂门前的那颗大树下,将手中的香火插在树前,低垂着的眼眸里,慢慢升起几分悲伤。

    他没让任何人知道。

    五月二十三,既拜母亲,也当祭拜拼死护下他的奶娘。

    ……

    “阿景。”不远处突然传来萧慕容带笑的声音。

    敛去眸中情绪,苏景自树前站起身来,抬眸往那侧看去。

    只见萧慕容环胸靠在长廊一侧的朱漆玄武柱上,似是在等他。

    金色的暖阳从一侧倾泻而下,打落在他的身上,为之度上一层金光。

    苏景抬眸对上他深邃长眸,良久之后,心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拨云破雾而出一般。

    微微弯起唇角,苏景想:

    昔日种种,当随风远逝。

    即使过往再痛苦,也还需继续前行。

    而此后,不论路途有多长远,也定然会有一个萧慕容陪在他身侧。

    ……

    ……

    “在想什么?”走到苏景身前,抬手将他搂进怀里,萧慕容带着笑意的眼眸却在苏景所看不见的地方变得凌厉起来。

    祠堂周边,倒是藏了不少人。

    暗鸦见萧慕容来了,当下便从暗处现身,并对着萧慕容无声的行了个礼。

    “想到一些往事。”抬手回抱住萧慕容的腰身,苏景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开心的往事,还是不快的往事?”抬手轻轻拍了拍苏景后背,萧慕容的声音里依旧带着笑意,可那双掠过祠堂屋顶的长眸里却划过一抹嗜血。

    长长的睫毛似蝴蝶振翅一般轻轻颤动了两下,苏景轻声道:“以往总觉哀伤。”搂住萧慕容的那双手用力了些,苏景又道,“如今却是不会了。”

    “如此。”示意暗鸦追上那躲在暗处的黑衣人,萧慕容伸手将苏景轻轻推开了些。

    褪去眸中嗜血,伸手握住苏景的手,萧慕容对着苏景笑道:“那便不想那些。”

    “嗯。”抬眼望了萧慕容一眼,苏景总觉得此刻的萧慕容跟从前有些不同。但如何不同他却说不明白。

    轻轻在苏景额头落下一吻,萧慕容伸手握住苏景的手:“该回家了。”

    ……

    ……

    苏毅然站在柱子后,看着祠堂门前的那两个人,目光森冷。

    虽说知道苏景一定不会让萧慕容知道绫罗的事情,但为免节外生枝,在他们离开前,他还是该提醒提醒苏景。

    只沉思片刻的功夫,萧慕容已经牵起苏景的手往这边走来。苏毅然见状,连忙收了心中情绪,笑着迎上前去:“王爷,马车已经在门口侯着了。”

    “嗯。”偏眸看了眼苏毅然,萧慕容将他那股傲气展露无疑。

    眸中不快转瞬即逝,目光掠过苏景,苏毅然转头望向一旁的祠堂,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情绪似是有些恍惚:“自上次王妃回来祭拜过你母亲后,我这五日总有些昏沉,夜里做梦也总会梦到她生前模样……”

    心下一沉,苏景抬眸望向苏毅然的侧脸。

    他可是在提醒他什么?

    五日……

    是了,若是没错的话,绫罗之毒将在明晚发作。

    想到这儿,苏景好看的眼眸中眸光逐渐暗淡,就连不自觉握紧了萧慕容的手也不自知。

    “看我,都在胡说些什么。”似是自嘲了一句,苏毅然又将头转了回来,看着萧慕容和苏景,恭敬道,“马车已在门外恭候多时了,王爷王妃,这边请。”

    偏眸看了眼苏毅然,萧慕容轻轻回握了下苏景的手,深邃的长眸中快速划过一抹幽光。

    苏毅然。

    他刚刚,可是在暗示些什么?

    尚书府门前很安静,两个守门的小厮挨在一起睡的香甜,全然不知有人到来。

    “王爷。”暗鸦往前一步,来到萧慕容身前,低声道:“共有六十多人,内息沉稳,几不可闻,皆是高手。”

    唇角扬起一抹邪肆,萧慕容抬眸望向一片黑暗的尚书府,片刻后,沉声道:“看来,是赶上了。”

    既然双方僵持不下,谁都不打算轻举妄动,那么便由他先行出手。

    这样,也正好“着了他们的道”不是么?

    ……

    ……

    户部尚书的寝居内,倒了一地的死士。

    这些皆是苏毅然引以为傲的暗部势力,可笑的是,所谓的高手,却在此时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

    抬手接过鸣瑛递上的匕首,在掌心中划了半圈,转了个方向之后,萧慕容直接将它抵在了苏毅然的脖子上。

    “苏毅然。”狭长的眼眸深深的望着躺在床上的这个人,萧慕容的眼神,就仿佛躺在这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受他支配的木偶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最强医仙混都市〕〔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