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4章
    ,!

    这家奶茶店开在老街的中间段,门口的路面并不大,黄毛能够把车开进来,足见车技很不错。

    秦雨阳两年没碰车,也没再跟玩车的朋友接触过,当他看见黄毛的时候,不由一股亲切感扑面而来。

    “你好。”他扬起笑容,走过去喊道:“小旋风?”

    黄毛正在低头看手机,他听见自己名字,立刻抬起头看向秦雨阳,然后他就愣住了。

    这小子看上去,绝对是人模狗样,光鲜靓丽,一副有钱公子哥的范儿,问题是这种人他妈的用得着下海赚钱?

    黄毛目瞪口呆地:“你丫是随便?”他怎么觉得不太可能。

    “哎,我叫秦雨阳。”对方却咧着嘴傻笑,走上来一脸灿烂地说:“怎么称呼你?”

    黄毛低头扫过那只手,好家伙,手腕上戴着一只patek philippe,价格少说也三十万往上;身上的休闲西服,得了,仔细一看赫然是博百利。

    至于对方脚上的皮鞋和腰间是皮带是什么牌子,黄毛已经不想去探究了,反正这哥们绝对是个有钱的主儿没错。

    “我叫黄毛。”他握上那只养尊处优的手,手指上一丝老茧也没有,顿时进一步地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黄毛?”秦雨阳瞪大眼睛。

    “是的,姓黄名毛。”黄毛说道,顺便捋了捋自己额前的黄刘海。

    “……”秦雨阳千辛万苦地忍着自己的表情,可是他妈的就是忍不住啊:“噗嗤……不好意思……”这名字,太逗了点。

    “没事。”黄毛可能已经麻木了,摆摆手,然后指指车上说:“先上车吧,我们去206兜一圈。”

    “行。”秦雨阳上了车,坐在黄毛的身边,看了一下驾驶室的设计:“这车好开吗?”他看黄毛倒车倒得挺顺的。

    “一会儿你自己试试呗。”黄毛说道。

    本来他之前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心想着大不了白跑一趟,就当出来散散心。

    结果一看见人,黄毛心里就更不确定了。

    “你也玩车?”秦雨阳问。

    “不是,我这技术这么菜,是不是开车的你还看不出来?”黄毛反问道。

    秦雨阳摸摸鼻子,干笑了两下。

    黄毛终究是忍不住,打开话匣子:“哥们,就你这身行头,用得着下海吗?”他说道,眼睛在秦雨阳身上扫了一圈,眼神里头隐隐藏着欣赏之意。

    “虎落平阳,有什么办法。”秦雨阳依旧笑眯眯地,他本人身高一米八八,长得相貌堂堂,器宇轩昂,坐在空间窄小的跑车副驾驶里面,还真有那么点困兽的感觉。

    四十分钟后,黄色跑车开到了黄毛口中说的206;那是一座座连绵不绝的山,蜿蜒的公路在山峰之间来回盘旋,可谓是玩车最好的路段,也是测试车技最好的路段。

    黄毛把车开到山下,就把驾驶室让给了秦雨阳,他自己坐到了副驾驶。

    一个人的车技怎么样,在206转一圈基本就知道了。

    “出发吧,小心点开。”黄毛担心地说:“开不了太快就别勉强。”

    “没事。”秦雨阳适应了一下座驾,调整成自己的习惯,说道:“这种小弯小道,不足为惧。”

    黄毛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小子真不是一般地狂。

    在他翻白眼的期间,跑车咻地一声跑了出去:“……”进入第一个弯道时整个!世!界!都!变!了!

    秦雨阳带着黄毛在206转了一圈,下山之后,黄毛打开车门跑到路边,一边吐一边激动地打电话:“庭哥,呕……庭哥……”

    陶震庭:“你他妈吐完再说。”

    两分钟之后,黄毛终于吐完了:“庭哥庭哥,我终于找到可以干掉江逐浪的人了!”

    陶震庭:“这句话你今年说了多少次?”

    “呕……”黄毛差点没把自己的胆汁儿吐出来。

    陶震庭声音变了变:“他开车把你开吐了?”这不太可能,黄毛可是玩车的老油条。

    当黄毛连声说是的时候,他从沙发坐了起来,比刚才严肃了许多地说:“人在哪里,带来见我。”

    “就在这里。”黄毛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正在路边放水的秦雨阳,说道:“好的,我马上带他回去见你。”

    “没事吧?”秦雨阳回头看着黄毛,顺便自己的裤头系好,衬衫下摆塞进去。

    “没事,小雨哥……”黄毛满脸崇拜地说:“你的车技我黄毛服了,在这四九城里,别说是那些小鱼小虾,就算是江逐浪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赛得赢你。”

    一声小雨哥喊得秦雨阳内心崩溃,为什么不是秦哥也不是阳哥呢?

    他可是一米八八的高大壮汉。

    其实没有为什么,单纯是因为黄毛只记得一个雨字。

    而且秦雨阳脸嫩,看起来年纪并不大。

    要知道,黄毛可是三十出头的人,不过是仗着头上的黄毛和脸上的青春痘装酗子罢了。

    “江逐浪是谁?”秦雨阳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

    “他啊,是这一年来风头正劲的后起之秀,挺厉害的。”黄毛撇撇嘴说,然后拍拍秦雨阳的肩膀:“小雨哥,走,我带你去见庭哥,他就是你要找的有钱大佬。”

    “嗯,走吧。”秦雨阳说道,上车之后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到了四点二十分,马上就要到自己和苏冉秋约定的时间。

    欢翎□□,白天门口人烟稀少,就连站在前面迎客的服务员们都显得精神不佳。

    黄毛说道:“小雨哥不知道吧,四九城的娱乐业,有一半都在庭哥的手下。”

    秦雨阳煞风景地道:“哪还有另外一半呢?”

    黄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这就要看你的了。”

    顿时,秦雨阳就明白了,这笔生意不简单:“……”在要钱还是要命之间,他纠结地思考了三秒钟,选择放弃钱。

    “哎哎?小雨哥……”黄毛着急地拉住他,不解地问道:“你干什么呢?”

    “势力之间的角逐,我不想参与。”秦雨阳倒也直接:“这笔生意就算了,你要是有别的生意,倒是可以介绍给我。”

    黄毛明白过来,原来秦雨阳是担心这点,他立刻一拍脑袋说道:“看我这张嘴巴,尽说些屁话,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我们庭哥和江老板都是正经人,偶尔喜欢公平较量一下而已,绝对没有什么打打杀杀的事,否则我也不敢在这说。”

    秦雨阳觉得有道理:“那,不强迫我赌第二次?”

    “不强迫不强迫!你赢他一次就够了!”黄毛说。

    好说好歹,黄毛终于把秦雨阳推进陶震庭的办公室:“庭哥,人带到了,就是他。”

    坐在大班椅上的是个英俊的男人,对方抬起头看见黄毛带进来的人,面露微笑:“你好。”他站了起来,手掌示意着办公室左边的会客区说:“那边坐。”

    如果黄毛带进来的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他是不会这样做的。

    “好。”秦雨阳点点头,步伐从容地走了过去:“我叫秦雨阳,请问你贵姓?”

    陶震庭握住他的手:“秦先生好,免贵姓陶,和阿毛一样叫我一声庭哥就是了。”

    “陶先生好。”秦雨阳点头说:“那我们来谈谈赌车的事儿吧。”他一副公事公办,不想攀关系的样子。

    陶震庭点头坐下:“……”倒显得自己太上赶着了不是。

    “额,庭哥,事情就是这样,小雨哥只想赌一次,赚一笔钱就收手。”黄毛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就那么确定自己能赢?”陶震庭挑着眉问。

    “你相信的话,我就赢给你看。”秦雨阳侧着头:“或者问问小毛哥,我的车技怎么样。”

    陶震庭的目光转向黄毛,黄毛却面露犹豫地道:“是……小雨哥的车技很不错,我觉得应该能赢江逐浪……”

    秦雨阳就说:“小毛哥,我今天是两年来第二次开车,第一次是上午。”手都还生着呢,而且是陌生的车和陌生的路段:“如果在熟悉的路段跑,赢面会更大。”

    黄毛震惊了,两年没开车?

    陶震庭朝黄毛努了努嘴:“去,给秦先生倒杯茶。”

    “是是。”黄毛说:“真是不好意思,小雨哥,我马上去给你倒茶。”

    等他走了之后,陶震庭重新打量身边的年轻人,他和黄毛一样,看得出秦雨阳百分之百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他说:“既然这样,我就开门见山冒昧问一下,请你赢江逐浪,需要多少酬金?”

    “一百万让他输得好看点;二百万让他输得很难看。”这个价钱,他只是报了自己平时一个月的零花钱,但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觉得贵?

    陶震庭一愣,然后拍着大腿笑了起来,觉得这人真有意思。

    秦雨阳看见他只顾着笑:“……”

    “这样吧,我给你二百五十万,你全力以赴。”陶震庭收起笑容说:“最好让他输得一蹶不振。”

    当他看见秦雨阳抽搐的嘴角时,探究的眼神隐约浮起一丝戏谑。

    二百五,哈哈哈。

    黄毛回来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庭哥突然笑得那么开心?

    “小雨哥,喝茶。”他本来想悄悄打探一下情况,却发现秦雨阳黑着脸。

    “谢谢。”秦雨阳喝了茶,又看了眼表,说道:“陶先生,时间不早了,我该告辞了。”

    陶震庭:“让阿毛送你回去。”

    “哎。”黄毛马上说:“我送小雨哥回去。”

    于是秦雨阳和黄毛一起走了出来,突然他说:“小毛哥,借我一千块钱,等赢了比赛再还给你。”

    黄毛一愣,然后赶紧从裤兜里掏出钱包,把自己全钱包的现金都给了秦雨阳:“都都都拿去吧,不够我再去取。”

    “够了够了。”秦雨阳收了钱,塞进裤兜里:“走,陪我去办个手机卡。”

    黄毛一拍脑袋,对了,他们还没有交换联系方式。

    接下来,他就陪着秦雨阳去手机店办了一个电话卡,然后开车送秦雨阳回家。

    “小雨哥,不如我请你吃个饭?”黄毛提议道。

    “今天不行。”秦雨阳摆摆手:“我家里有人等着呢,改天吧。”

    回到巷口附近的一家超市门口,他让黄毛放下自己,然后在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和食物,左一袋右一袋地提着回家。

    砰。

    秦雨阳用脚踢了一下铁门:“小秋!”

    屋子里面,苏冉秋放下手里书本,眼睛瞥了一眼书桌上的闹钟,七点半。

    门打开之后,秦雨阳高大的身影几乎占满整道门,他提着东西进不来:“……”得侧过身才来进来。

    他把吃的那袋塞给苏冉秋:“买了些吃的,你饿了就吃。”

    苏冉秋只好张开手抱着,转身放进屋里面去。

    秦雨阳仔细关上门,进了屋里开始脱鞋,把皮鞋搁门边的鞋架上。

    晚上的气温更冻人,他拿出自己刚刚买拖鞋和内衣裤,问道:“有热水吗?我去洗个澡。”

    苏冉秋刚拿起书没看了两行,又认命地放下去,然后站起来往厨房走:“我用电热丝烧了水,你要洗就先给你洗。”

    秦雨阳收拾好东西,走进那间很小的厨房兼洗手间:“我没吃晚饭,你给我热一下我买回来油炒面行吗?”他问。

    “锅里有饭。”苏冉秋背对着他,声音不大地道。

    “那就两个一起热,我都吃得完。”秦雨阳说。

    苏冉秋默默看着他把桶提到旁边,开始脱衣服洗澡,丝毫都没有害臊的意思。

    “你吃了吗?”秦雨阳关心地问了句。

    “吃了。”苏冉秋垂眼走了出去,从秦雨阳带回来的袋子里,找出两份量很大的油炒面。

    他全都拿进了厨房,系上围裙,背后是光着膀子洗澡的男人,前面是油滋滋香喷喷的面条。

    热好面之后,他把晚上吃剩下白米饭和菜也倒进锅里,做了一大盘炒饭。

    秦雨阳洗完澡,身上穿着一件轻薄的保暖内衣,把他的身材勾勒得让人不敢直视。

    “你不吃吗?”他看见桌面上只有自己的饭兜,没有苏冉秋中午用的那个蓝色饭兜。

    “不吃。”苏冉秋坐在书桌面前,在台灯下目不转睛地看书。

    秦雨阳调头走进厨房,找出苏冉秋吃饭的家伙,拿出来舀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面,送到他面前去:“我特意买了不辣少油的,你不用担心吃坏肚子。”

    “我不饿。”苏冉秋说。

    “但也没撑着不是,吃吧,不然我一个人也吃不完。”秦雨阳说,桌面上还有两大盆呢。

    这次苏冉秋就没说话了。

    秦雨阳回到桌边,打开八字脚,摆好姿势开始吃。

    那架势,那动静,听得苏冉秋心烦意燥,也无心看书。

    眼睛望着那碗香喷喷的炒面,他抿了一下嘴,然后拔起筷子,默默地吃起来。

    一时间满屋子里面只剩下两个人吃东西的声音。

    “给。”秦雨阳倒了两杯开水,把其中一杯放到苏冉秋书桌上:“小心点,别弄倒。”

    苏冉秋憋得很辛苦,才把脱口而出的谢谢忍住。

    他面无表情地吃着秦雨阳买的面,喝着秦雨阳倒的水,心里面却突然茫然起来。

    自己把秦雨阳带回来的缘故,其实还是相信了对方为自己净身出户,是真心喜欢自己。

    作为一个,从来没有人认真陪伴,身上贴着拖油瓶标签的人,可悲又可怜地吸取这点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