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5章
    ,!

    虽说秦雨阳是个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公子哥,在外人看来他的生活肯定是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甚至左拥右抱,从不放假。

    事实真不是这样,那都是外人的臆想。

    不是说他玩不来,要是遇到推不掉的应酬,他也能跟着一起玩,玩得比谁都凶。

    秦雨阳的原则就是,黄赌毒不碰,暴力血腥那些就更不用说了。

    其余的看情况,反正无论在长辈的眼中还是在同辈的眼中,他特乖。

    圈子周围认识他的女孩子,家世对得上的,都挺愿意跟他来往来往。

    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秦雨阳不敢说,反正他问心无愧,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别人的事,除了昨天晚上的犯浑。

    “小秋,我吃完了。”那个说自己吃不完的猪,又用惊人的速度把两大盆食物吃得一干二净。

    苏冉秋默不作声地走过来,把自己的碗和对方吃干净的两个大菜盆收起来,另外,那只黑色的饭兜根本就用不着,人家就着盆吃的。

    “有鸡蛋吗?”秦雨阳站起来,尾随苏冉秋走进厨房。

    苏冉秋正在洗碗,闻言差点摔了手里的菜盆:“……”别说养一段时间,养两天就觉得压力很大了好吗!

    “有,左手边箱子里。”表面上,苏冉秋还是很淡定。

    “哦。”秦雨阳拿了两只鸡蛋,扔进正在烧的洗澡水里面。

    估摸着鸡蛋差不多熟了,他用尽各种办法把鸡蛋捞起来。

    “小秋。”

    苏冉秋闻言,立刻停下书写的笔,用手撑着太阳穴说:“我不吃,你自己吃吧。”他真的很饱!

    “这不是用来吃的。”秦雨阳说道,双手碰着烫死人的鸡蛋,龇牙咧嘴地放到桌面上:“这是用来滚脸的。”说着,他用纸巾把两个鸡蛋抱起来,起到隔热的效果。

    “……”苏冉秋整个人僵住。

    滚烫的鸡蛋敷在脸上,有点热辣辣,又有点刺痛。

    “你这脸真小,早知道煮一个就够了。”秦雨阳说道,他煮鸡蛋的时候,可能是按照自己的脸来计算的。

    “我自己来。”苏冉秋抬起手抢过鸡蛋,不过立刻被滚烫的温度吓到。

    “别,你细皮嫩肉地,拿不住。”秦雨阳仗着自己皮厚,一点都不在乎手指被鸡蛋烫得通红。

    就这样滚了十分钟左右,秦雨阳说:“好了。”然后一边端详自己的劳动成果,一边动作潇洒地磕鸡蛋,行云流水地剥了,吃了。

    “……”吃了。

    “去洗澡吧,水热了。”秦雨阳提醒说。

    之前复习的书本内容一片空白,苏冉秋满脑子只剩下秦雨阳吃鸡蛋的模样。

    洗完澡之后,气温更加冷。

    苏冉秋把书本带上.床,准备在床上再看一会儿书。

    “给。”一支药膏隔空飞了过来,他抬头的时候,那男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玩(游)手(戏)机。

    “声音调小一点。”苏冉秋非常无语,他好像听到了开心消消乐的游戏背景音乐:“……”很好,一个快一米九的大老爷们,在他面前沉迷于开心消消乐。

    于是他把帘子完全拉上,隔绝外面与里面的空间。

    然后拧开药膏,仔细护理了一下红肿的左脸。

    十点钟左右,秦雨阳看着就快没电的手机,有些意犹未尽地结束游戏。

    鉴于目前没有什么可玩,他终于有时间感怀一下自己的遭遇。

    感怀的结果就是:“……”有什么好感怀的吗,秦雨阳没心没肺地想,人在哪里活着不是活着。

    在有限的选择范围内,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他哥哥爸爸姐姐妈妈奶奶爷爷如果知道情况,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压根就不指望他思念家人。

    在外面野得开心,家里人也是很欣慰的。

    “往里面让一让。”秦雨阳掀开被子,拱着屁股进去。

    苏冉秋放下书本,没好脸色地挪进去:“再进去就是墙了。”床就这么点大,躺两个他可能刚刚好;问题是秦雨阳一个人就抵他俩。

    “这床太小了。”秦雨阳穿着薄薄的内衣躺下去,没一会儿就把被窝弄得暖烘烘。

    “把灯关了。”苏冉秋吩咐道,他躺下去之后才发现灯没关。

    于是秦雨阳又爬了起来,认命地去门边关灯。

    第二天早上,周日。

    苏冉秋今天用不着上学,也没有兼职要做;他比平时多睡了一个小时,想着不用苦哈哈地出去挤公交,心情也还不错。

    今天早上吃秦雨阳买回来的红豆吐司,还有新熬的小米粥。

    “你有某果的充电器吗?”秦雨阳吃早餐的空当,终于把自己的手机给折腾断电。

    “没有。”苏冉秋比他早吃完,现在在看书。

    “那借你的手机给我玩一下。”秦雨阳瞥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一脸正经地保证道:“我就用来玩小游戏,不看你的东西。”

    苏冉秋想说不行,但是动了动嘴唇还是没说什么。

    秦雨阳哪能不知道这是默认的意思:“谢谢了。”然后拿了过来,用路人皆知的办法解开了屏幕锁,他却发现,苏冉秋的手机里面没有开心消消乐,不过却有一个王者荣耀。

    完全没有玩过的一款游戏,但是看起来不错的样子,他决定看看。

    一个小时后,苏冉秋的手机铃声响起。

    秦雨阳愣了一下,然后把手机还给苏冉秋:“有人打你的电话。”

    苏冉秋也愣了一下,因为一般很少人打他的手机,除非是要钱的,可是这个月的借贷已经还了,给家里的钱也打回去了。

    “致凯?”苏冉秋没有想到是他:“怎么了?”

    席致凯是苏冉秋的同学兼前室友,他们大一共寝室:“冉秋,你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从王者掉到白银了?是不是被人盗号了?”

    “……”苏冉秋顿住,慢慢扭头看了秦雨阳一眼。

    “……”秦雨阳赶紧站起来跑路。

    “你怎么那么手贱!”苏冉秋举着拖鞋追赶,恨不得现场把秦雨阳给宰了,那可是他准备卖的号!

    秦雨阳夺门而出,在走廊上边走边说:“我去买个充电器,你消消气。”然后抱着头跑远了。

    苏冉秋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把鞋扔地上穿上。

    “冉秋?”

    电话还没挂,苏冉秋喘着气说:“没事,手机被熊孩子拿去玩了。”

    “靠,心疼你。”席致凯说:“熊孩子就要打,下回揍死他。”

    秦·熊孩子·雨阳,跑到外面的手机店,花了二十块钱,买了一个山寨版的某果充电器。

    “小秋,开门。”

    苏冉秋打开门,看见秦雨阳手里提着蔬果,心情莫名其妙地被安抚了一点点。

    “你的手机号是多少?”秦雨阳走进来说:“我换了一张新的手机卡,我俩交换一下号码。”

    苏冉秋把东西搁好,不是很情愿地把电话号码报给他。

    “好,完事儿。”秦雨阳厚着脸皮说:“游戏的事对不起,等我把技术练好了再帮你升上去。”

    苏冉秋没好气地说:“不用了,我自己会上。”要是号卖出去,可是整整的300块钱,他肉疼。

    秦雨阳说:“也是,你的技术比我好,要不你带带我?”

    苏冉秋忍住一巴掌糊过去的冲动,瞪着他说:“你不是要赚钱吗?玩什么游戏?”还嫌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够惨是不?

    亦或者是吊儿郎当,根本就没有把净身出户当回事。

    到时候真走投无路了就回去啃父母是不?

    “赚钱的路子我已经找好了,这不是等通知嘛。”秦雨阳说,拿着自己正在充电的手机下载游戏:“说,隔壁的wifi秘密是多少?”

    苏冉秋拧开头:“我不知道。”

    “骗人。”秦雨阳说目光危险地看着他:“我看见你的手机连上了,你肯定知道。”

    最终,为了能清静地看个书,苏冉秋忍痛出卖了隔壁拽的wifi密码。

    “什么工作?”他随便问一下。

    “就是……能赚很多钱的工作。”秦雨阳嘴里叼着一个小番茄:“要是顺利的话,金主给我二百万。”

    苏冉秋睁了睁眼,也拿了一个小番茄吃:“具体是什么?”

    秦雨阳着实对这样询问有阴影,他混不吝地道:“卖身。”

    “咳咳咳……”苏冉秋立刻被嘴里的番茄呛到。

    “开玩笑的。”秦雨阳一脸无辜地说:“我这种人有可能卖身吗?你激动个啥。”

    “……”

    中午十二点,黄毛打通了秦雨阳的新号码:“小雨哥早,我是黄毛,你起床了吗?”

    秦雨阳望了一眼窗外的太阳,心想,是他傻还是我傻:“说。”

    “人约好了,今天晚上八点206。”黄毛说:“怎么样,行吗?”

    秦雨阳点点头:“你们庭哥还真着急。”

    黄毛嘿嘿笑了两声,没说什么。

    “那就这么说定了。”秦雨阳说道:“晚上七点钟,你到上次的奶茶店接我。”

    黄毛疑惑地说:“不是一起去吃饭吗?”七点钟就很晚了,根本没时间和秦雨阳一起去吃饭。

    “这么着急干什么,赢了再跟你吃。”秦雨阳说道。

    “好吧……”黄毛摸摸鼻子,挂了电话。

    苏冉秋隐约听到一个‘赢’字,他立刻拿着菜刀从厨房里走出来,皱着眉头问:“你要去赌.博?”

    “嗯?”秦雨阳回头,理直气壮地道:“我那是正儿八经的比赛,赛车懂吗?”他的反射卉长,过了好一会儿才叮嘱道:“菜刀很利,小心切伤手。”

    听见是赛车,苏冉秋松了一口气:“反正你别去赌.博……”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脸色难看:“如果你沾染赌.博,我是不可能再让你进门的。”说着,他才转身进了厨房。

    秦雨阳愣在原地,他想起了两年前的那天晚上,自己在外面玩车玩到很晚才回家;他的父母哥姐爷爷奶奶,全家人都等在客厅,对刚进门的他说:“你以后别再碰车,否则就不要回来了。”

    家里的亲人对他从来没有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碰车。

    想到他们之所以会这样要求的缘故,秦雨阳摸摸鼻子,因为他本人开车很疯狂,曾经多次发生过千钧一发的小意外。

    从那以后他也很听话,两年都没有碰过车。

    “什么时候去?”苏冉秋弄完厨房的事情,再次出来询问。

    “晚上七点。”秦雨阳说。

    “我跟你一起去。”苏冉秋说了一句让人很意外的话。

    “你也要去?”秦雨阳挑着眉头,一边心慌一边不情愿地说:“这你都要监督……我真不是去赌.博……”

    “不是你担心什么?”苏冉秋皮笑肉不笑地说。

    秦雨阳心想,完了,还真是监督:“……”有人管的感觉真操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