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9章
    ,!

    季若然那天和秦雨阳离婚之后,才知道秦雨阳没有回家,也没有通知秦家他们已经离婚的事儿。

    作为被离婚的一方,他没有义务帮秦雨阳那个混球隐瞒过错。

    所以不久之后季若然给秦家打了个电话:你们家那混蛋儿子,出轨被我抓奸在床,他自愿提出净身出户,现在跟正在小三在外面瞎混,你们管是不管?

    季若然心想,管不管是秦家的事,自己的义务就尽到这儿了。

    秦家知道之后,反应就不用猜了,气得恨不得把秦雨阳揪出来剁成八块。

    特别是一直看不起混球弟弟的秦雨顺,他完美的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就是秦雨阳。

    如果可以选择,他倒是希望时间回到秦雨阳刚出生的那会儿,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秦雨阳掐死在襁褓中。

    “找!挖地三尺把他找出来!”秦父这次是真生气了:“找出来之后,就立即送到你舅舅那里去,改不好就别回来了!”

    秦雨顺:“早就应该这样了。”如果不是父母太过溺爱秦雨阳,也不会惯成今天这个样子。

    这一次父母终于开窍下定决心管制弟弟,秦雨顺也腾出手来,派人去打探秦雨阳的消息。

    季若然被前大哥追问,只说:“我只知道他跟三儿在一块,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你问我也没用。”

    想起季若然之前说过的话,秦雨顺面带怀疑地皱着眉:“你说他净身出户,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这一点季若然还是可以确定的:“对,他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在离婚之前,也没有转出过大笔的钱,一切都很正常。

    离婚是突然的事,按照秦雨阳那简单的头脑,也不可能筹谋计划那么久。

    天下这么大,想要找一个刻意躲起来的人,就算是一向无往不利的秦雨顺也束手无策。

    c大,法学系。

    苏冉秋的脸颊今天已经看不出手掌印的轮廓,只是留下一块淤青的痕迹。

    他在课堂上就把口罩摘下来,不出意外地很多同学问他怎么了,他就说是不小心撞到的。

    每次被问及脸上的伤痕,苏冉秋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秦雨阳。

    那家伙,每次都把滚过脸的鸡蛋吃掉,好像积极给他煮鸡蛋滚脸就是为了吃。

    想到这里,苏冉秋一脸复杂地捂着脸:“……”他已经数不清今天在课堂上,是第几次想起秦雨阳了。

    “冉秋,你还要练号吗?中午我陪你练。”快要下课的时候,席致凯拍拍苏冉秋的肩膀。

    “嗯,好啊。”苏冉秋恍惚地说。

    下课之后,他和席致凯一起走,刚刚走出教室门,一把熟悉的声音叫住他。

    “喂,那个戴口罩的。”江逐浪用手指指着苏冉秋:“你,过来。”

    身边的同学,看向苏冉秋的眼神充满同情,这是被江逐浪盯上了。

    “冉秋……”席致凯喉咙发紧,他不记得苏冉秋和江逐浪之间有过节。

    “没事,你先走吧。”苏冉秋说道,他给朋友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向前走去。

    江逐浪朝他抬抬下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天台。”

    这话让周围的同学又是一颤,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通知校方。

    “好。”苏冉秋没有异议,他跟着江逐浪不徐不疾地往前走。

    现在的季节是深春,天台上的风呼呼作响。

    江逐浪插兜看着他:“把口罩摘了。”

    苏冉秋照做,抬手摘了口罩。

    当江逐浪看清楚他的长相,顿时撇了撇嘴:“长得也就那样。”算不上是什么国色天香,顶多是顺眼而已,然后又问他:“叫什么名字?”

    苏冉秋平视对方说:“苏冉秋。”

    “你撬了季二少的墙角,蛮厉害的。”江逐浪换了个姿势站着,皮笑肉不笑地道:“现在秦大少正在到处找你们,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苏冉秋心里打了个突,没说什么。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就不说了,在这里我奉劝你给秦雨阳带句话,让他赶紧回家。”江逐浪走到苏冉秋身边:“否则被他大哥找到了,遭殃的可不只是他自己。”

    苏冉秋垂着眼:“谢谢,我知道了。”

    江逐浪看着他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不由憋气:“他喜欢你什么?”既不会笑也不会说,有意思吗?

    “我不知道,不过……”苏冉秋说:“他喜欢我什么,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江逐浪面露意外:“哟。”终于把爪子亮出来了,还以为不会咬人:“怎么会跟我没关系呢,如果我现在就把秦雨阳的行踪告诉他家,你猜会怎么着?”

    苏冉秋还是不受影响:“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吧。”

    江逐浪憋一肚子邪火,可是发出来就没意思了:“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一下你这样的清粥小菜,确实可以新鲜一阵子。”他走过来,离开的时候撞了一把苏冉秋的肩膀:“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有时候别太高看自己。”

    “……”苏冉秋被撞得向一边歪去,等到江逐浪完全下了天台,才皱着眉揉揉自己的肩膀。

    中午他和朋友碰了头,刷游戏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一连挂了几局。

    上完下午的两节课,苏冉秋立刻坐公交车回了家。

    “小秋,回来的路上记得带食材,我想吃肉,还有打折的面包,买回来晚上饿了吃。”一条信息传进来。

    苏冉秋在公交车上打开信息,呆呆看着,他觉得胸口非常闷。

    “我知道了。”因为家里附近没有大型超市,他提前一站下了车,在沃尔玛买了东西,一路走回去。

    “今天回来得有点晚啊。”秦雨阳听见动静,懒洋洋地出来开门。

    他的目标是苏冉秋手里的食物,动作麻利地拆开来一边吃一边往回走,像个饿了很久的留守儿童。

    苏冉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不再犹豫地说:“今天有人让我给你带句话。”

    “谁?”秦雨阳吃得津津有味。

    “江逐浪。”苏冉秋说:“你回家去吧,他说你大哥正在找你。”看看自己这个昏暗窄小的地方,真的不适合住两个人。

    秦雨阳吃东西的动作一顿:“大哥?”然后拍了拍手,把自己之前藏出来的手机卡找出来:“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

    这个陌生的世界现在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处理别人留下的烂摊子。

    “你会搬出去吧?”苏冉秋问他。

    “会的。”秦雨阳说,灵活的手指正在装手机卡。

    苏冉秋点点头:“……”有点庆幸江逐浪的劝告来得这么早,否则的话,才几天就这样了,那以后自己能怎么办。

    “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儿回来。”秦雨阳跟他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秦家大宅,秦雨顺坐在亲人环绕的饭桌边,低头拿出震动的手机。

    瞄见屏幕上是混蛋弟弟的名字,眼神顿时眯了眯。

    真是意外,秦雨阳打回来的第一个电话,竟然不是打给溺爱他的父母,而是打给对他爱答不理的大哥。

    “我接个电话。”

    秦雨顺说道,挺我行我素地离席,丝毫没有要告知父母的意思。

    “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接起电话之后,他冷冰冰怼了一句。

    “这不是还没死吗?”秦雨阳接得飞快,他这个‘大哥’就是这种六亲不认款:“我听说你在找我,准备油炸还是生煎?”

    秦雨顺一口气梗在胸腔,憋得牙痒:“别挑战我的底线,我不是你爸也不是你妈。”

    “但你是我哥啊。”秦雨阳顿了顿,收敛起吊儿郎当的态度,正经说:“你们把我塞给季若然,也是想我有个安稳的环境,有人给我当家做主。但我的目标可不是衣食无忧就可以,我是个有思想的成年人,不是有口饭吃有个地方睡就行,所以这婚我离了。”怎么着吧。

    “……”秦雨顺愣了下,怀疑自己幻听。

    “现在我在c大学附近,过得挺好的,再调整几天就回去。”秦雨阳望着就快下山的太阳,再认真不过地说:“一门没有感情的亲事并没有什么卵用,还不如让自己出去闯荡。”

    他拥有秦雨阳的记忆,秦雨阳原来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清楚。

    这就是那天签下协议书之后,他没有立刻回家的缘故。

    秦父秦母是一对非常溺爱孩子的父母,他们把秦雨阳当成三岁孝,在家靠父母,出外靠对象,把秦雨阳硬生生养成了一个废人。

    秦雨顺:“说了这么多,也不是你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借口。”

    “那是我的错。”秦雨阳赶紧地认错:“所以我净身出户了呀。”

    说起这事儿:“我听季若然说,你现在跟那个三儿在一块。”秦雨顺说:“真那么喜欢就带回家给爸妈看看,能让你收心懂事,也是一份能耐。”

    “……”秦雨阳心想,如果我是原来的秦雨阳,我就信了你的邪。

    “你活了二十七年,没说过一句像样的话。”今天姑且能说出来,已经算是不得了的进步了,秦雨顺吃惊不小。

    “你就不怕人贪你家的钱?”秦雨阳说,背后靠着楼道的墙,一时没注意就弄了一身灰。

    更何况,他和苏冉秋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不是贪你钱还能贪你什么?”秦雨顺实力嘲讽:“贪你有能力?贪你人好?”当初找季若然,可不就是为了有个人能管住秦雨阳,否则家里为什么给他挑那么精明厉害的对象。

    可惜没有一点卵效果,秦雨阳该不懂事还是不懂事。

    这天没法聊下去了,秦雨阳摸摸鼻子:“那你等着瞧,以后我会是你的对手。”

    “呵。”秦雨顺回应他的是一声冷笑:“给我地址,三天后我派人去接你。”

    “那就三天后再说吧。”秦雨阳之前猜过,这个面冷心冷的男人,并不是真正地讨厌弟弟;不管是作为家人还是作为男人,他都挺欣赏秦雨顺的:“挂电话了,拜。”

    打完电话他立刻关机,回去换卡。

    苏冉秋听到开门关门的动静,他在厨房假装若无其事地洗菜。

    “小秋,做什么菜呢?”秦雨阳吊儿郎当地凑了过来,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苏冉秋。

    人家唇红齿白,五官秀逸,确实是个美人胚子。

    要是有条件精心调养两年,也不比养在豪门的贵公子差。

    “你看菜还是看我?”苏冉秋哪会不知道秦雨阳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他心里暗暗地偷乐,可是想起江逐浪的话,那份暗喜的心情立刻变成自嘲:“普通的生菜而已,你出去外面吧,这里太窄了。”

    他说道,侧过身用后脑勺对着秦雨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