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10章
    ,!

    身后半晌没有听见秦雨阳的动静,然后一股热水突然加进了洗菜的水盆里,苏冉秋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冻僵的手迅速回暖。

    “烧了热水也不会用,你是不是猪脑子?”秦雨阳在他身边说。

    苏冉秋的心脏砰砰地跳,才发现自己腿边有一桶水,桶里放着电热丝正在烧。

    而刚才自己心不在焉,不曾注意到秦雨阳烧了热水。

    “咳咳。”苏冉秋摆正脸色:“谈完了,什么时候回去?”

    秦雨阳:“还没定呢,怎么了?”他瞅着对方:“我们和谐相处了这么多天,我还以为你已经原谅我了呢。”

    苏冉秋瞪了他一眼,脑海里想起了那天的事。

    “别,我开玩笑的。”秦雨阳面露内疚,立刻说:“哪那么简单呢。”虽然,他也希望苏冉秋轻松点面对,不用想太多。

    所以他留下来跟苏冉秋相处,目的就是想要淡化两个人的对立关系。

    在秦雨阳心里面,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没那么复杂。

    “哦。”苏冉秋静静听他的话,随后轻声说了句:“其实我现在没有很在意。”否则就不会在秦雨阳面前换衣服。

    所以秦雨阳的猜测是对的,苏冉秋淡化了那件事,没有留下阴影。

    “那挺好的。”秦雨阳咧开嘴笑了笑,厨房里不太亮的灯光,把他照得特别温柔。

    苏冉秋也跟着勾起了嘴角,心里面一阵轻松,就像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哎,今晚这么开心,我出去买点啤酒。”秦雨阳自说自话地走出去,一会儿就没了动静。

    苏冉秋刚刚舒展的眉心又锁了起来,望着已经洗好的菜,悄悄叹了一口气。

    二十分钟之后,秦雨阳手里提着一打啤酒,打开了小单间的门:“我回来了。”

    苏冉秋放下手里洗到一半的衣服:“那我去煮菜。”

    饭早就煮好了,等着秦雨阳回来,他把生菜炒一炒。

    “给。”秦雨阳提进来一盒熟食,是猪耳朵:“炒热了当下酒菜,爽。”

    “你竟然喜欢吃这个。”苏冉秋无语。

    秦雨阳一脸疑惑:“我喜欢吃这个怎么了?”猪耳朵多好吃。

    “没有。”苏冉秋心想,只是不符合你富二代的人设而已。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跟猪耳朵八竿子打不着的?”秦雨阳摸摸下巴:“那现在是不是发现,我其实跟大家一样接地气,老好相处了?”

    “还好吧。”苏冉秋扭头瞅他一眼,老实说,有区别就是有区别。

    就算秦雨阳穿三十块的t恤四十块的牛仔裤,蹲在路边摊吃烤串,也改变不了本质上的东西。

    他跟普通人之间,就是有一条鸿沟。

    比如说自己这样的普通人,苏冉秋心想。

    “真香。”秦雨阳帮忙,装饭端菜,洗好两个人要用的筷子。

    他今晚心情很好,虽然平时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很小的时候秦雨阳就是这种,天塌了也没有关系的心态;所以那天在苏冉秋身边醒来,他特淡定,一点都不慌张。

    “平时喝酒吗?”拎起啤酒开了一罐,秦雨阳先把它放到苏冉秋面前。

    苏冉秋夹着一块猪耳朵陷入回想,自己上一次喝酒,是去年刚来北京的时候,刚刚入学c大,他和自己的三位舍友,一起出去吃了一顿宵夜。

    酒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已经忘了,只记得自己心疼钱,觉得北京的物价就是贵。

    “喝一口吧。”秦雨阳举起啤酒罐,碰了一下苏冉秋的啤酒罐。

    他仰头自己咕噜了一大口,眉头都不皱一下。

    苏冉秋收回定在秦雨阳脸上的视线,端起酒罐子抿了一口,说了句:“酒真冷。”

    可是啤酒,就是冷的才好喝。

    秦雨阳心疼他的小身板,提议说:“那你少喝点,我自己喝也没关系。”

    “哪能呢。”苏冉秋摇摇头:“一边吃饭一边喝吧,也别顾着喝酒。”

    “嗯。”秦雨阳应是应了,却是一口酒一口酒地往嘴里罐,一顿饭下来,他脚边多了三个空罐子。

    苏冉秋这边还没喝完一罐,吃好饭他站起来收拾:“你接着喝吧,我去洗洗。”然后把桌面收了进去,洗好碗筷,也洗了个澡。

    他重新打了一桶水,把水烧起来,准备一会儿给谁用都好,或者谁都用不上。

    走出去,秦雨阳已经不在饭桌边坐着,他去了里面的床上躺着。

    苏冉秋拎起自己喝剩的啤酒,走进去踢了踢秦雨阳搁在外面的脚。

    他什么都不用说,秦雨阳自动地给他让出位置。

    “聊聊吗?”他爬上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壮胆似的喝了一口酒。

    秦雨阳点了点头:“你说。”

    “说什么好?”苏冉秋靠着床头,双眼有点放空。

    “都可以吧。”秦雨阳说:“人生经历,未来理想。”

    苏冉秋点点头:“那就说说家里的那点破事。”他喝过酒的声音低低地:“咳咳,小时候,我有个诨号叫拖油瓶,因为我爸很早就死了,赌博欠债然后跳楼自杀。我爸他爸妈也不想养我,所以我妈就带着我改嫁。她很辛苦,从我懂事开始,我没让她为我操过一点心。”

    秦雨阳扭头,虽然看不清楚苏冉秋脸上是什么表情。

    “我懂事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体谅她,也不是因为我想得到表扬……”苏冉秋喝了一口酒,有点犹豫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好像很幼稚的样子:“额,因为我不想有存在感,我想消失在他们面前,甚至没有来过这个世界更好。”

    这种扭曲的心态,长大就改不了了。

    一边害怕寂寞,一边抗拒集体生活,不想出现在人前,又不想被彻底抛弃。

    所以苏冉秋很讨厌自己的家,却还是会每个月寄钱回去。

    “你现在还是这么想吗?”秦雨阳问。

    “不会。”苏冉秋摇头:“我自己出来独立之后就没有这么想了,就是……”找不到精准的词来形容,类似于后遗症,余震?

    反正不是个什么完善的人。

    “你谈过恋爱吗?”秦雨阳又问。

    这个问题来得措手不及,苏冉秋险些呛到,他说:“谈过。”

    轮到秦雨阳睁大眼:“哎?”这个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高一的时候,没接吻也没上床,在你眼里可能不算恋爱。”苏冉秋含着酒,咬字模模糊糊地:“但很开心,虽然只谈了三个月。”

    “怎么分开了?”秦雨阳听得也乐呵。

    “老师发现了,然后分班了。”苏冉秋笑了笑:“分班就是高中情侣的异地恋,你不懂。”

    “异地恋,哈哈。”

    “后来在走廊上遇见,她都不理我,觉得我不够坚定。”

    从回忆初恋的事开始唠起,苏冉秋说了很多,把自己小半生都倒尽了之后,用脚踢踢秦雨阳:“你谈过多少个,更喜欢男的还是更喜欢女的?”

    秦雨阳知道苏冉秋喝多了酒才会变成话痨,他认真数了数说:“不超过一百个。”

    苏冉秋勉强笑了笑,追问:“到底是多少个?”

    “……”这个问题秦雨阳选择装死,如果说没谈过的话,八成会被嘲讽。

    他的沉默被苏冉秋曲解成没兴趣回答的意思,于是跳过这道题,重新提问:“你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会继续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结婚吧?

    还是继承家里的生意,努力工作?

    “没有想好。”秦雨阳懒洋洋地说:“工作吧,我那个哥挺严厉的,我夸下海口要超过他。”

    “……”苏冉秋点点头,他发现罐子已经空了,坐起来床沿边,在起身出去再拿一罐和躺回去之间犹豫了十几秒。

    最后他选择了躺回去,靠近秦雨阳身边,头搁着秦雨阳的肩膀,手掌搁着秦雨阳的小腹。

    要不怎么说秦雨阳淡定,他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继续说:“或者自己拿点钱单干,那样自由得多。”

    苏冉秋抬起头,手肘撑着枕边,在昏暗中找到秦雨阳的嘴唇,从脸颊边一路蹭上去。

    秦雨阳没管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地说话:“喝多了就冲人耍流.氓,这种酒品你得改改。”

    “……”苏冉秋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做出这样的壮举,闻言就假装自己确实喝昏了头,把脸埋在秦雨阳肩窝里。

    手掌依然搁着,心情难过地偶尔游走。

    “想你的初恋吗?”秦雨阳低声问。

    “想你的头……”苏冉秋带着鼻音说:“我头晕,睡觉吧。”

    秦雨阳说:“抱着我这样的猛.男,想你娇小的初恋妹子,似乎不太科学。”

    这样都能触景生情,他也是佩服苏冉秋。

    “你是故意的吗?”苏冉秋气笑,这个男人看得出来江逐浪喜欢他,难道就看不出来,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的人对他的变化。

    “故什么意,喝了酒就早点睡吧。”秦雨阳揉揉他的头,自己起身去洗澡。

    苏冉秋麻木地感受着从自己身边抽离的体温,整个人有点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