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医圣〕〔商途春娇〕〔变身萝莉剑仙〕〔斗破苍穹之大陆起〕〔重生八零逆袭记〕〔宠巫纪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契约暖婚:军少,〕〔倾城娇女:将军,〕〔女王心尖宠:恶魔〕〔猎户相公宠妻成瘾〕〔枭爷霸宠:重生系〕〔辰少宠妻无度:老〕〔绝色魔医:神帝,〕〔养狐为妃〕〔阴缘:鬼夫难缠〕〔兵者〕〔混沌幽莲空间〕〔宠妃打脸日常〕〔问月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12章
    ,!

    面对黄毛那讶异中带着了然的眼神,苏冉秋羞愧难堪,就像脑门上贴着三儿的字样,顿时想找条地缝儿钻进去才好。

    他脱口而出地说:“要不我不去了。”

    前面的人抬脚出去,只他一个人站在电梯里面待着。

    秦雨阳和黄毛惊讶地回头:“干嘛呢,刚才小毛哥不是说了吗,又不止是他一个人。”

    “影响不好。”苏冉秋语气装得平静,心想,自己一个穷学生,跟这种诚格格不入也就罢了,还要面对季若然,未免有些自找苦吃。

    “小秋哥……”黄毛想说句话,秦雨阳开口给他拦住,淡淡问了句:“你真不去?”

    苏冉秋低眉应了声:“嗯。”

    “那行。”秦雨阳也不劝,干脆地移步走人:“你自己打车回去。”

    他转身的刹那,苏冉秋立即愣了愣,鼻子酸了地抿着嘴,伸出手指摁下关门键。

    虽然是自己不想去的,但是秦雨阳一点没挽留,也是他没想到。

    “小雨哥……”黄毛看看这边,又看看后面,唉,他小雨哥果然不是什么儿女情长的人,电梯里的那位怕是要伤心了。

    照他说,像苏冉秋这种单纯较真的学生哥,有点良心的就不应该碰。

    当然也不是说秦雨阳没良心,就是,男人嘛,不可能守着谁甜甜蜜蜜过一辈子的。

    “他真走了?”秦雨阳走了那么几步,又回头去看。

    “嗯?”黄毛恍惚地回神,一看:“嗯,真走了。”他看着电梯下去的。

    “不行,我得下去看看。”秦雨阳想了想,转身说走就下去了。

    黄毛一时愣住:“???”我小雨哥说好的浪荡无情人设呢?

    电梯门打开,苏冉秋有些恍惚地从里面走出来,就连有人不小心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他也只是呆了一下,心不在焉地。

    其实苏冉秋心里已经乱成一团了,一会儿想着这样也好,趁这个机会理清楚。

    一会儿想着昨晚,那男人对自己那么温柔,难不成是自己的错觉。

    苏冉秋转念又想,即使不是错觉也没卵用,等人家腻了还不是说丢开就丢开。

    比如说刚才,自己说要走,他就真不挽留。

    更何况……这几天贪恋秦雨阳的体温,可能也只是自己寂寞空虚冷了。

    这样说的话,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料,苏冉秋越想越难受。

    他紧了紧肩上的背包带子,心念一动地想到了背包里的那盒套。

    仍记得秦雨阳吩咐他买的时候,那种羞涩难当的心情。

    嘶拉一声拉开拉链,苏冉秋走到酒店大堂的垃圾桶旁边,把那盒套扔进去:“……”临放手的时候有个声音喊他。

    “小秋?”

    苏冉秋心肝儿一颤,立刻把套收回来,胡乱塞进了背包里。

    回头看,果然是他。

    “干什么呢?”秦雨阳越走越近。

    “没。”苏冉秋迅速站好,身上冒着乖气。

    “不是说回去吗?”秦雨阳问。

    他高苏冉秋一个头,身材结实气场又霸道,不笑的时候眼神微戾。

    “我……”苏冉秋看惯了对方吊儿郎当的样子,突然这样他很不知所措。

    秦雨阳皱眉望着他,挺闹心地说:“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跟我上去,第二是以后也别见了,你读你的书,我创我的业。”

    省得他心里老惦记,怕自己辜负了人。

    苏冉秋瞪大眼,讶异得很:“什么意思?”这话说的,让他呼吸骤然停止,只剩下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乱撞。

    他想,如果只是空虚寂寞冷,应该不会犯心脏病的。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秦雨阳说:“一还是二赶紧选,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你可想仔细了。”

    倒把苏冉秋吓得闭上嘴,就怕自己一不留神选了二。

    “那……如果我选了一,是不是表示你是我男朋友……”那三个字把他弄得脸皮热辣,十分不自在。

    “对。”这个社会可以同性结婚,秦雨阳突然想起了这茬儿,立刻来一句:“选了一我就是你老公。”

    苏冉秋险些两眼一翻晕过去:“……”这么快就谈婚论嫁他承受不起,还没有做好有男朋友的准备就要有老公了吗。

    “可是不现实。”两个人配不上,别开玩笑了。

    苏冉秋故作冷淡,抓紧手里的背包带子:“你别耍我了,快去参加饭局吧,我回家煮个泡面吃。”

    秦雨阳看了他良久,收回自己的手:“好,那你走,别后悔。”他真的转身走,一点不哄人。

    苏冉秋痴痴盯着那道挺拔的背影,心里难受得像刀割,他心甘情愿地提着背包跟上去。

    心里有个声音说:“别去,你会死得很惨的。”

    可他还是去了,如同飞蛾扑火。

    要最后真给人玩腻了,不要了,那就到时候再算吧。

    “为什么要下来找我?”走进电梯,苏冉秋的声音小到让人难以听清楚。

    秦雨阳伸手将他拉到身边,搂着一握就断的小腰回答道:“你为什么跟上来,我就为什么下来。”

    这话就像一把糖,洒在了苏冉秋的心田里,甜炸。

    “秦雨阳。”要是一直这样有耐心哄他该多好。

    “什么?”秦雨阳仔细看着他,轻轻收收手臂:“等会儿别怕,跟着我就行了。”

    “嗯。”苏冉秋点头答应,其实他怕的怎么会是季若然呢,他只是怕一段感情由浓变淡,朱砂痣熬成蚊子血,白月光耗成米饭粒。

    那样的话,还爱着的人注定要伤心吧。

    “哟,小秋哥又回来了?”黄毛一直站在门口等候,没想到秦雨阳还真把苏冉秋给带了回来,顿时调侃道:“哎呀,这恋爱的酸臭味。”

    秦雨阳立刻飞一眼刀过去:“还不带路。”

    “是是。”黄毛前面开路:“人都到了呢,就等你俩了。”

    这是客气话了,因为场内的人都各自都好不忙碌,攀关系的攀关系,谈生意的谈生意,压根就没人注意门口有谁进来。

    “走,先去跟庭哥打个招呼。”黄毛安排道。

    “好。”秦雨阳跟上,苏冉秋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一起过去跟陶震庭碰了个面,人家正在谈生意,他们不好打扰。

    于是三个闲人在场内吃吃喝喝,不时对周围的人评头论足,八卦人家祖宗三代。

    季若然早就看见了秦雨阳和他身边的三儿,心里虽然不爽,可是认真想想,这关他屁事。

    反正钱已经到手了,秦雨阳这个坏种,谁媳谁要去。

    “季二少,嘿嘿,听说你离婚了?”

    刚做好心理调整,身边就来了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贱人。

    “怎么了,跟你有关系吗?”季若然皮笑肉不笑地道。

    “是没关系,不过……听说对方出轨了是吧?”说话的是个肥头大耳的富商,精明的眼光在季若然身上打量:“不可能吧,你这么好的条件,对方都出轨?”

    这种视线让季若然极不舒服,他马上丢下一个眼神,端着香槟离开。

    “哎,别生气啊。”那富商囔囔道:“听说只要有钱就可以和你联姻,是不是真的?”

    季若然望着自己肩膀上的手指,厌恶地皱着眉:“抱歉,请你离我远点。”

    “哎呀,装什么矜持,我……”富商的话突然被一个人打断。

    “耳朵聋了吗?他叫你离他远点儿。”秦雨阳一把揪住富商的衣领,把他弄开到旁边。

    “你小子是谁?放手!”富商脸色涨红地骂道。

    “你甭管我是谁,你骚扰别人就是不对。”秦雨阳狠声说着,一把丢开这只油腻的老色.狼。

    周围的眼睛看过来,大概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那富商脸红耳赤,立刻整了整衣领,人模狗样地反驳道:“什么骚扰,我只是跟季二少谈事情,倒是你?你是哪根葱,凭什么多管闲事?”

    “我是哪根葱?”秦雨阳捏着拳头道:“不管我是哪根葱,你要敢再骚扰他试试,我让你走着进来横着出去。”

    这么多人看着,富商脸色涨红,不搁狠话显得他怕了秦雨阳似的:“你放尊重点,小心我报警……”

    他话还没说话,秦雨阳又揪上了他的衣领:“你倒是报一个,看警察快还是我的拳头快?”

    富商看他高大健壮的体格,心里其实很怂,兼之这人说动手就动手,一副流.氓相,他是怕了。

    “放,放开我!”他挣扎出来,立刻郁闷地躲着秦雨阳走。

    周围一片偷笑。

    “老色.狼。”秦雨阳最看不上这种人,他平时在路上见到了,也会帮妹子们驱赶骚扰者。不过帮男人驱赶,倒是第一次。

    “谁让你多管闲事了?”被他帮助的男人却横眉冷对。

    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出戏码。

    更糟心的是,秦雨阳还带着三儿在身边,要是被人认出来,他不要面子了。

    “抱歉,条件反射,那我下次就不管了。”秦雨阳撇撇嘴,转身走回苏冉秋和黄毛身边去。

    “啧!”季若然有种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难受。

    坏种就是坏种,不管是离婚前还是离婚后都让人牙痒痒。

    苏冉秋放下手里吃到一半的东西,双手无声地握住秦雨阳的手腕。

    他这会儿害怕秦雨阳会回到前任身边,哪还有心思吃东西。

    “不吃了?”秦雨阳关心道。

    “吃不下。”苏冉秋老实地说,食物很好吃,可是他想念和秦雨阳一起吃炒面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