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娇妃:四爷,〕〔千亿宠婚:总裁大〕〔助鬼师已上线〕〔少爷心尖宠:甜心〕〔路过漫威的骑士〕〔神武帝主〕〔我欲吞天〕〔这个游戏不简单〕〔奶爸戏精〕〔凌天战神〕〔道途无极〕〔一卡在手〕〔万古第一帝〕〔重生西游之齐天大〕〔蜀山剑宗系统〕〔天才萌宝,妈咪要〕〔萌宝来袭:总裁爹〕〔全职法师〕〔狼啸苍穹〕〔枕上名门:腹黑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13章
    ,!

    下了课直接奔这儿来,肚子是空的,这会儿说吃不下,本来以为秦雨阳会劝自己再吃两口,可是没有。

    那男人也吃了两口,啧啧道:“味道是不咋地。”

    苏冉秋没憋住,眼露怀疑,这么昂贵的食材,会比他炒的菜难吃?

    “你试试?”秦雨阳瞅见,直接塞他嘴里。

    “明明很好吃。”苏冉秋咬嘴里,就知道秦雨阳满嘴放屁。

    “那就多吃点。”秦雨阳还是一本正经地。

    隔壁黄毛,瞅他的眼神让人瘆得慌。

    刚才,听见那富商喊季若然‘季二少’他就知道,他小雨哥的前对象是个人物,而不是有钱而已的商人。

    照这样说,能跟季若然结婚的人,身份自然也不差的。

    黄毛心里有底,他小雨哥肯定不是普通人,可是没想到,背景可能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想到这里,他收起心里的弯弯绕绕,比以前更热情地招呼道:“小雨哥,您最近在忙什么呢?”

    偶尔粗中不带细的秦雨阳没仔细听,他倒是平静。

    苏冉秋在一旁听了‘您’字,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他觉得小毛哥人真有意思。

    “不忙什么,我在炒股。”秦雨阳回答完,才觉得哪里不对:“小毛哥,你这就没意思了。”

    他秦雨阳处朋友,可没有尊卑阶级之分。

    黄毛笑了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心里又亲热了两分。

    苏冉秋重新又吃起了东西,一边品尝从没吃过的美食,一边竖起耳朵听秦雨阳和黄毛扯淡。

    其实他对秦雨阳的家底也不是了若指掌,只是隐约知道是豪门级别,所以每次听见秦雨阳尊重地喊小毛哥,他心里边也是舒服。

    季若然可不这么想,他这会儿看见秦雨阳和一个不怎样的社会人有说有笑,只觉得老秦家要完了,他们家的儿子已经堕.落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可是后面,又瞅见秦雨阳和某娱乐业大亨有说有笑,便不由惊讶,这坏种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身份的人。

    他不是不学无术,胸无点墨的纨绔吗?

    季若然心情难受,他其实不想关注秦雨阳的一举一动,偏偏这个人总在眼前晃悠,想眼不见为净都不行。

    聚会结束后,季若然坐在车上打电话:“秦雨顺,我在xx酒店看见你弟弟了,你要是想找他,就跟欢翎的老板打听打听。”

    秦雨顺讶异道:“他们怎么会扯上关系?”

    季若然回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能给你的消息就是这么多。”然后就挂了电话。

    打开车窗往外望,只见秦雨阳搂着三儿上了一辆黄色的跑车。

    “自甘堕落。”季若然闭上眼,不太看好秦雨阳的未来,至于他跟三儿的爱情,那就更可笑了。

    “好了,谢谢小毛哥。”又一次被黄毛送到奶茶店门口。

    黄毛厚着脸皮说:“我还不知道你俩住在哪儿呢?不请我进去坐坐?”

    秦雨阳指指苏冉秋:“这你得问他,因为我也是寄人篱下。”

    苏冉秋拍开那只手:“好啊,但是家里很窄,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招待你。”

    “这话说的,小秋哥跟我还客气呢?我黄毛是那种人吗?”黄毛想着,左不过是一房一厅,再窄也就那样。

    可是到了秦雨阳和苏冉秋住的房里,才知道什么叫做窄。

    他震惊之后,只剩下沉默和佩服了:“小秋哥……”趁着秦雨阳放水的空当,他拍拍苏冉秋的胳膊:“我小雨哥是个好男人,你好好谈,真的。”

    来得突然,苏冉秋脸热道:“我知道啊。”

    “你知道个屁。”黄毛压低声音着急道:“等你出了社会你就知道,我小雨哥那样的人就算有,也轮不到你沾手。”

    一句话戳中了苏冉秋的心窝子,红脸变青脸。

    “我说这话你可能不爱听。”

    “没。”都是真的,可是架不住情愫已生,秦雨阳又是那么个温柔强势的人。

    “自己懂事着点,像今天……唉……”他在旁边揪了一把冷汗。

    “谢谢小毛哥。”苏冉秋听见了冲水声,就打住了话头。

    “我是看你年纪小,替你提着心。”

    “聊什么呢?”秦雨阳人未到声先到,屋里的存在感自然而然被他夺去:“小毛哥。”他踢一脚黄毛:“你情商够低的啊,都大晚上了还跟我这儿赖着不走。”

    黄毛的脸上一下子猥琐起来,切换毫无压力:“我懂我懂,那我就先告辞了,以后有空再一起吃饭,我随时都有空的。”

    秦雨阳颔首:“嗯,我就不送了,你自己走好。”

    烧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水,苏冉秋摸摸温度觉着适合:“你洗么?”

    秦雨阳回他:“你自己洗一下,我在床上等你。”

    苏冉秋站在不太亮的灯火下,就愣住了,眼睛悄咪.咪瞥向那只陪伴自己上下学的背包:“那,怎么洗?”

    男人之间做那个,还是要准备的,他们都知道。

    “取温水一盆,大号注射器一支,将温水注入菊花……”

    苏冉秋内心崩溃:“好了,别念了。”他关上门,按照自己的方式清洗。

    整个过程脸红得像成熟的桃子。

    “噗。”秦雨阳焉坏地浪笑,尽管这种时候,仍是吊儿郎当。

    可是但凡认识他的人,从不会觉得他不靠谱。

    “我好了。”苏冉秋刚洗完澡的纤瘦身体,掩藏在大号的轻薄睡衣底下,在冷冷的夜里,穿过窄小的房间直奔床铺。

    因为冷,他的哆嗦惊动了隔壁的秦雨阳:“怎么不多穿点?”

    苏冉秋羞涩道:“不是迟早要脱的吗?”

    秦雨阳听得心里一热:“说的也是。”就立刻动手出去身上的束缚,整个人如泰山压顶,笼罩在瑟瑟发抖的对象上面。

    “你是冷还是紧张?”

    这抖法极他妈的不正常。

    “冷的,也是,紧张吧……”苏冉秋抖着唇,羞涩笑。

    “那我帮你暖暖。”秦雨阳俯下去,瞅见粉面桃腮,乍然懂得了什么叫做‘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念着这两句淫.诗,他采撷了苏冉秋的嘴唇和红豆。

    对方贪恋他的温存,临急临忙才推开:“那个……在我背包里。”

    “啊?”

    “你叫我买的。”

    花了好几秒钟回忆,秦雨阳一拍脑袋:“哦,小雨衣。”只顾着办事把安全措施给忘了。

    他回来时叼嘴里,撕开了用上。

    苏冉秋呆呆看着他,末了又被自己羞死,把脸埋进枕头里去:“你觉着合用吗?”上午捡了最大号的买,导购员特意看了一眼他。

    “合用的,我也是第一次用这玩意儿。”秦雨阳专心研究,无意中暴露零经历。

    苏冉秋误会了,幽幽怨怨道:“这么说,你和那位季二少用不着。”

    “那是。”察觉他吃醋了,秦雨阳干脆说清楚:“我跟他是无性婚姻,你要懂。”

    “这样啊。”苏冉秋笑容顿生,小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会儿这张脸上,出现了更多让人意想不到的表情。

    秦雨阳一个大老爷们,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男人骚起来,真没女人什么事。

    苏冉秋倒也不是骚,就是婉转温柔,懂得讨人欢心。

    当初他还没有交付真心的时候,总是横眉竖眼,冷言冷语。

    秦雨阳一点都看不出来苏冉秋还有这一面;现在约莫是喜欢上了,那顾盼多情的小模样压起来倍儿带感。

    于是折腾得晚了些,鸣金收兵的时候看了眼时间,得,凌晨一点多。

    秦雨阳像头吃饱的老虎,从床上赶紧下去,用桶里的热水洗了澡。

    “小秋,我留了水,你起不起来洗?”十分钟后,他倒回床边轻声问。

    苏冉秋正心凉呢,这男人刚才一声不吭就走了:“我不洗,太累了。”幸亏懂得回来问问,他心里的难受去了一半。

    “总得洗个脸,擦擦屁.股。”秦雨阳说着,转身又走了。

    回来时手里拿着热乎乎的毛巾,手法不算温柔地在苏冉秋脸上抹一遭,然后直接擦屁.股。

    这骚操作和效率,被他摁着擦的对象又尬又甜。

    彻底想不起来刚才被丢下的难受,又回到了激战中心神荡漾的状态。

    倒是秦雨阳,神色如常,回来躺下呼呼大睡。

    妄想他来几句温存情话,或者晚安吻的苏冉秋期待落空。

    但是也没不高兴,苏冉秋还是心情很好地枕着对方的肩膀入睡。

    早上。

    “铃铃铃……”

    “靠……”秦雨阳在睡梦中被苏冉秋的闹钟吵醒,他睁眼一看时间才七点钟,问题是今天周六:“你调闹钟干什么?”

    苏冉秋也醒了,睡眼惺忪地说:“今天有个兼职。”

    “什么?”秦雨阳掏掏耳朵,不想太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我是不是说过,让你别去找兼职了?”

    苏冉秋沉默片刻,开口:“不兼职怎么生活?”他要交学费,还借贷,还有自己的生活费。

    秦雨阳脸黑似锅底:“听着,今天说清楚,这些以后我负责。”刺激一下他也没心思睡觉,就坐起来拿着自己和苏冉秋的手机,把微信钱包里剩下的钱全转给苏冉秋。

    “秦雨阳,我跟你在一起不是要你养,我不是为了你的钱。”苏冉秋倔强地望着他,眉宇间都是焦虑。

    “可你现在为了钱的问题跟我闹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吗?”秦雨阳一针见血地道,然后把手机还给他:“打电话,把兼职辞了,省得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苏冉秋没动弹。

    “你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秦雨阳捏着他的下巴:“老子要是连你是什么人都看不清楚,还用在你床上风流?”早躲到西伯利亚去了,一个人潇洒得飞起好吗?

    “你哪来的钱?”苏冉秋闷闷地道:“你净身出户又找不到工作……”总不能是这几天家里给他打了钱,或者又向小毛哥借了钱?

    “上次在陶先生那讹的,一共是两万七千块钱,其中两万投了股市,剩下的七千给你转了五千,我身上还有两千块钱现金。”秦雨阳一口气交代完毕。

    苏冉秋讶异地瞅了他几眼,心中想起小毛哥对自己的忠告:一是秦雨阳这个人好,二是让自己别那么不懂事。

    想到这儿,他打了个寒颤,几乎是匆忙地打通兼职负责人的电话,态度坚定地把兼职辞了。

    表明不爱钱的态度是一回事,可是因为钱的事和秦雨阳闹不高兴,那确实是脑袋被门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