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大神的头号黑〕〔明德三十年〕〔重生娱乐圈:神医〕〔茅山捉鬼笔记〕〔我有一座军火库〕〔倾世盛宠:粗野将〕〔无攻不受〕〔隐天传奇之青箩记〕〔我的极品仙女老婆〕〔地中海霸主之路〕〔霸宠天下:神医小〕〔最强盛宠!神秘魅〕〔军痞老公,深入宠〕〔超级疯狂无敌系统〕〔总统,霸爱成宠!〕〔朕的纨绔皇妃〕〔全民诸天轮回〕〔火影极光〕〔废材逆天:傲娇帝〕〔锦绣江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15章
    ,!

    虽然觉得苏冉秋非常啰嗦,说出来的注意事项三岁孝都知道,但是秦雨阳没有不耐烦,他静静听完,才问:“你吃午饭了吗?”

    格外地耐心又贴心,看外表和出身完全看不出来,他人这么nice。

    苏冉秋心里一暖,回答说没,而且今天白天气温有点高,令他食欲不振。

    “那就快去吃饭,有什么事我再联系你。”秦雨阳说道。

    “好。”苏冉秋笑着挂了电话,然后走回食堂,发现朋友已经帮自己买好了饭。

    “谢了,阿凯。”他拿起筷子。

    “怎么了?”席致凯抬头瞅他,看得出来,这人情绪不佳,肯定有事情。

    “没,这天怎么这么热?”苏冉秋嘀咕道:“昨天还打哆嗦。”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席致凯问了句。

    “嗯?”苏冉秋夹菜的手一顿,心里微颤:“也不算恋爱,八字还没一撇,只是互相试探的阶段。”虽然该做过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可怎么说呢,没底。

    “哪个系的美女?”席致凯眼带好奇。

    “社会人了。”苏冉秋边笑边说。

    “那不是年纪比你大么?”席致凯调侃:“我算是知道了,原来你喜欢御姐型的?”不过也不意外,苏冉秋出生在那样的家庭,缺的东西太多了,不仅仅是父母的关爱而已。

    这边儿,气氛可没有小同学之间那么轻松。

    秦雨阳站在秦父的书房,正在接受秦父滔滔不绝的数落。

    发现小儿子一改过去的爱顶嘴之后,秦父更是管不住自己蹦腾的心情,把秦雨阳从小到大的黑历史拿出来痛骂一顿。

    “……”秦雨阳不是原来的混账,他是个对长辈很尊敬的后生,姿态摆得让人挑不出毛病。

    秦妈和秦雨顺也在身旁围观,他们一个是怕打起来伤了儿子,一个是怕父亲再次纵容,两者在场的目的正好相反,却都一致坚定,目光如炬。

    大哥心想:这混账装得倒乖,也不知是真是假。

    亲妈心想:我儿子真是太可怜了,被骂得都不敢顶嘴了,当妈的心好痛。

    “古人常说三十而立,你今年二十七岁了!”秦父站起来拍桌子怒骂:“可你二十七活成了什么样子?”

    出轨、离婚、净身出户,最后不回家,和三儿在外面鬼混。

    “你是个人样儿吗?秦雨阳?”

    父亲的手指搁在眼前,恨铁不成钢的指控,令秦雨阳大叹气。

    他不是真正的秦雨阳,也不爱这对溺爱了秦雨阳二十七年的夫妇。可是天下父母心,他作为晚辈心里很尊重,没有不当回事的意思。

    “是,我错了。”秦雨阳阖着眼,深深鞠一躬。

    倒把屋里弄得安静如鸡,父子三人面面相窥。

    秦雨阳猜他们心里可能在想:这孩子在外面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雨阳?”秦妈果然凑上去说:“你可别吓妈,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出来,我和你爸替你出头!”

    秦雨顺顿时黑着脸,他将秦妈拉开:“你要是嫌他不够混账,那就继续纵着他,看他哪天给你闯个大祸出来。”

    “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秦妈凶巴巴地看着大儿子。

    这个眼神让对方闭上嘴,握紧拳头转身离开。

    场面有点失控的样子,秦雨阳在想要不要救场,还是继续冷眼旁观事不关己?

    “哎,我大哥他说得对,我以前是混账。”自己这种爱揽事的性格,秦雨阳还真希望能改:“大哥。”他拉住秦雨顺的手臂,和稀泥道:“这次要不是大哥找我,我还没脸回来呢。”

    秦家的气氛从来就不好,明明是四口人,却有一个人游离在外。

    更何况按照秦雨顺的性格,能费尽心思去找弟弟,已经很让人感动了。

    “松开。”秦雨顺甩甩手臂上那只手,满脸嫌恶。

    “你……”秦妈又要说他,亏得秦雨阳立刻放开手,嘴儿甜道:“谢谢大哥,耽误了你半天,你快去忙吧。”记忆中秦雨阳的大哥总是特别忙。

    松开之后,秦雨顺头也不回地离开父亲的书房。

    他们的家里自己好似个外人,只有书房里那三个才是一家,可是他不在意。

    “妈,你别对大哥那么凶。”秦雨阳劝告道,这家人对小儿子宠上天,却对能干懂事的大儿子不闻不问,他嘴上不说,心里挺难受。

    秦雨顺今年三十一了吧,可是父母从不操心他的婚事。

    秦妈说:“我要是不凶一点,他根本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儿。”在她心里,那孩子从小就目中无人,凡事都自己拿主意,就跟天煞孤星似的,不疼父母也就算了,连弟弟也不疼。

    “就像你妈说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秦父别扭地道:“被人欺负了就开口,我们还能让你受委屈不成?”

    秦雨阳真是无言以对:“……”这家的父母这样教育孩子,不教出熊孩子才是奇怪。

    “我没有被人欺负。”他摇摇头,正经地说:“我也快三十岁了,想重新收拾收拾心情,学做生意。”

    秦父:“这话你去年也说过,我让你去找你大哥你又不敢去,你妈给你钱创业,结果你都拿去吃喝玩乐买游艇。”现在说起来也不是那么生气的样子。

    秦雨阳十分怀疑刚才的怒气冲冲是做给秦雨顺看的。

    秦妈:“钱花了就花了,还提过去干什么?”她瞪了丈夫一眼,转头笑对秦雨阳说:“你要是还想创业,妈再给你钱,这次请好一点的人,不必去找你大哥,他不耐烦你。”

    很好,只能说这个家真是槽点满满。

    唯一正常的好像就是秦雨顺了,可惜在秦家夫妇眼中,他是个没人性的孩子。

    “算了,婚离了就离了,反正若然那孩子太精明,你根本就压不过。”秦父说:“创业的事不着急,你说说你那情人是怎么回事儿?”

    他夫妇俩当初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男孩还是女孩?

    要是女的,能给秦雨阳生个一儿半女,也不错。

    可是秦雨阳出柜得早,是女孩的几率不大。

    关于苏冉秋的信息,秦雨阳和父母简单说了两句,总结归纳就是年纪还小的大学生,普通家庭出身。

    又是个男孩儿,秦雨阳的父母挺失望的,不过胜在对方背景普通,应该没有胆子干涉秦雨阳传宗接代的事。

    秦妈心里打着小算盘,脸上不动声色地问:“现在住在外面?”

    “嗯。”秦雨阳说:“我在家吃个饭就回去。”

    秦父板着脸:“我们好不容易盼着你回来。”

    想到家里的家庭气氛,秦雨阳幽幽叹气,点头说:“行,我问问大哥有没有空回家吃饭。”他记得秦雨顺以前总是不和他们一起吃饭的。

    “问了他也不会回来,他那么忙。”秦妈挺高兴的,可是心里对秦雨顺仍有疙瘩。

    “你这样想的话,以后就没机会跟他一起吃饭了。”秦雨阳不管她说什么,自己走出去打电话。

    果然,秦雨顺接起电话,听见弟弟的邀请之后说:“忙。”

    他说完想挂电话,秦雨阳仍在继续说:“那没关系,看明天还是后天,我去你公司找你,一起吃顿便饭,顺便谈谈工作的事情。”

    秦雨顺挑着眉:“工作?”他不敢相信,自己从秦雨阳嘴里听见了这么正经的词。

    “嗯,想跟你学点经验,怎么。你不介意吧?”秦雨阳虽然认识众多老板,可是终究自己没做过生意,不敢说自己一定行。

    “随你。”久久之后,秦雨顺说,然后电话就挂了。

    身边的助理,从他嘴里听见一声烦躁的:“麻烦。”

    而后,秦雨阳就拨通苏冉秋的电话:“小秋,我晚上不回来了,你自己吃好睡好,别等我了。”

    苏冉秋说:“明天呢?”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小心翼翼,又流露着满怀期待。

    “你说呢?”秦雨阳好笑地问:“想吃什么,我明天给你带。”

    苏冉秋马上开心起来,脱口而出说:“我一时想不到,你人回来就好了。”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软软的,又有点腻人,秦雨阳扫了扫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那就带上次你在酒店吃得很香的蛋黄酥。”

    “嗯。”自己在聚会上只是多吃了一个,对方这都记得,挺有心的了,苏冉秋提在半空的心又踏实了一点:“今天……”

    “嗯?说什么呢?”秦雨阳没听清楚。

    “没说什么,就是让你早点回来。”苏冉秋吸了口气,静默了两秒:“那……挂电话吧,我等你回来。”

    “好,那你自己乖乖地。”秦雨阳说道,慢慢挂了电话。

    自从身边多了苏冉秋,他温柔的一面都全被挖出来了。

    “你哥不回来吧?”秦妈出来问道。

    “嗯。”秦雨阳回神:“他工作忙,不过没关系,我后天去找他。”

    秦妈想问,你找他干什么,但是秦雨阳已经转身去了房间:“妈,我上去睡一会儿。”

    她只好说:“好吧,晚上吃饭妈再叫你。”

    这间房间跟秦雨阳记忆中的一样,没有什么好看的,他倒头就躺了下来,一觉睡到傍晚时分,被秦妈叫起来吃晚饭。

    “你的车给了若然,那就开妈的车吧。”秦妈说:“还是你想看看新的?xx的新款怎么样?你要是喜欢,我现在叫人给你开一辆回来。”

    “妈,给我一辆闲置的车就行了。”

    小儿子今天总是令他们出乎意料。

    第二天下午,秦雨阳果然开走了一辆家里不常用的车。

    特意绕了小半个城,开到那天去过的酒店,买了他家的特色蛋黄酥。

    即便是家里不常用的车,也是价值不菲的豪车,停在大学门口异常引人注目。

    这些目光秦雨阳与生俱来就很适应,他从来不受别人影响,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等在门口闲着也是无聊,秦雨阳就发短信,想忽悠苏冉秋逃课出来玩儿。

    ——小秋,你做过最出格的事是什么?

    那边很快就回了三个字。

    ——喜欢你。

    收到这么让人开不起玩笑的回答,秦雨阳摸摸胸口,刚才还浮躁的心整个安静下来。

    ——我知道了,安心上课吧。

    苏冉秋等了一天才等到秦雨阳联系自己,他心里又甜又涩地回复:“突然收到你的短信,哪有心情上课。”

    然后又发了一条:“你回来了没?”

    ——真不想上课的话,逃课出来校门口,敢不敢?

    苏冉秋呆呆看着屏幕,他不笨,还挺聪明的,很快就懂了秦雨阳的意思。

    ——你在门口是吗?

    欣喜在心中炸开。

    秦雨阳回他一张校门口的现拍。

    苏冉秋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大学门口真好看:“等我五分钟,我现在就出来找你。”

    手忙脚乱发了这条信息,他都没来得及跟朋友说明情况,只说了一句:“阿凯,我溜了。”就提着背包悄悄地矮下去,从后门偷偷溜走。

    周围的人:“……”卧槽,学霸逃课?今天是什么日子!

    老师板书完毕,习惯性找自己看好的学生起来回答问题,结果:“……”人嘞?

    大家都替苏冉秋捏了一把冷汗,因为他是老师的熟面孔,直接逃了太显眼了。

    当秦雨阳看见从校门口跑出来的人,浓眉挑了挑,这人让他想起了一句话:飞蛾扑火。

    “秦……秦雨阳……”苏冉秋气喘吁吁地站在男朋友面前,喘得直不起身。

    “你用得着这么拼吗?”秦雨阳压力大的眼神在他身上打量。

    苏冉秋不好意思地笑:“我怕你等得不耐烦,就不等我了。”然后靠上去索了一个抱抱:“谢谢你来接我。”

    他超开心的。

    秦雨阳抱着他想,老子是祸害你才对,傻了吧唧的小零号。

    之前怎么没觉得苏冉秋这么天真呢,简直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