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18章
    ,!

    不就是一朵小玫瑰么,又不是什么媳玩意儿。

    “你可真好哄。”秦雨阳心想,当年他和邵飞泡妞,啊呸,不对,是邵飞自己泡妞,他在旁边看着,那都是一敞篷车一敞篷车拉着去的。

    这才十块钱一朵,算什么。

    可是苏冉秋傻,不计较物质,只要人对他好,他就死心塌地。

    比如现在,拿着玫瑰嗅了又嗅,一脸满足的样儿傻了吧唧地。

    在路上,一直小心捧着,回到家,找出一个老干妈瓶子,洗干净用来养花,摆在小书桌上。

    “老干妈没了?”秦雨阳心疼,那自己明天早上吃面怎么办?

    “有,在碗里呢。”苏冉秋急着用瓶子,就把剩下的一点倒了出来,他有点后悔把以前的瓶子都扔了。

    秦雨阳消停了一会儿,人歪在床上,漫不经心,动手指划拉开手机屏幕,在股票和游戏的app上来回犹豫,最后点了游戏。

    “小秋。”他冲外面喊:“来,陪哥打游戏。”

    “我学习。”苏冉秋看一眼书,看一眼桌上的花,心里甜滋滋。

    “小秋哥,你就带带我呗。”秦雨阳撑起身来,就不相信苏冉秋真的在学习,可是一看,还真是:“勤奋好学的学霸!”

    “你有意见怎么地?”苏冉秋回头看他:“再叫声小秋哥。”

    “狂,”秦雨阳竖起拇指:“你带不带不带拉倒。”

    苏冉秋装逼了一会儿,拿着手机笑眯眯地凑过去:“哥哥。”自己心爱的男人能不带吗,就是死八百回也愿意。

    “坐这。”秦雨阳让出位置给他。

    苏冉秋坐上去,肩膀贴着,一个靠着墙,一个靠着人,开游戏,加好友:“你先等等,我拉一波人,我怕我带不动你。”

    “操。”秦雨阳说。

    他知道,苏冉秋嫌他技术菜。

    没一会儿,苏冉秋叫的人到了,是他以前宿舍的人,经常一起打游戏。

    席致凯:“冉秋,你又练信?”他看见队伍里有个崭新崭新的号。

    “没,这是我朋友的号,你们带着他点。”苏冉秋说。

    “行。”宿舍里几个人讲义气地答应,毕竟以前也没少给苏冉秋带信。

    几局过后,几位舍友一个个找借口溜了溜了:“我去洗个澡,下次有空再打。”

    “我吃饭。”

    “我去上自习。”

    区区一个游戏,竟然能被自己打成屎一样,毒得不能再毒了;秦雨阳下意识地往旁边看,有点丢脸。

    “没事,我们组个野队。”苏冉秋倒是淡定。

    几分钟后,组的野队再一次团灭,室内一时安静。

    苏冉秋往旁边看了眼:“还打吗……”假装镇定了片刻,不过颤动的双肩出卖了他。

    “你笑。”秦雨阳说:“别憋着。”

    那货就真笑了:“哈哈哈哈……”

    秦雨阳看着苏冉秋一边笑一边捶床,表情难看地扔了手机:“不打了。”他转身摁着还在笑的苏冉秋,低头耍流氓。

    “喂?”苏冉秋受惊地看着他,忘了笑。

    “滚.床.单。”秦雨阳说。

    没有过多的解释,或者开场白,就是想滚就滚,想撒欢就撒欢。

    年轻么,不是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穿到这里平白老了三岁,认真计较起来就少滚了三年床.单。

    不过好像也不能这么算,他没遇到苏冉秋的时候,身边连滚个床.单的人都没有。

    “好……”苏冉秋喜欢他,没有拒绝的道理:“那我去洗一洗。”就是天儿挺冷的,这会儿用热水壶烧水比较快。

    秦雨阳愣了把他拦住了:“算了,晚上洗完澡再滚吧,我就亲亲你。”

    “我……”苏冉秋想说不麻烦,但终究没说,还是有点怕自己太上赶着不被珍惜。

    秦雨阳低头亲着,过程中心情愉快地观察被自己亲的人,发现对方的眼睫毛薄薄地垂着,偶尔轻轻地颤动,像只不安的蝴蝶翅膀,漂亮。

    记忆中苏冉秋的形象在他心里很彪悍坚韧,自己一个人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哪怕遇到坎坷,也打起精神来硬抗。

    其实很男人了。

    “要不……就这样滚吧?”秦雨阳感觉自己被蛊惑了,心里痒痒涨涨地,有点管不动下半边身子。

    “也行。”苏冉秋不动声色地纵着他。

    今晚滚.床.单的质量倍儿好。

    不知道怎么说,双方都有点说不出的感觉,不单只是享受,做完竟然他娘的有点害羞。

    “咳。”气氛略尴尬。

    秦雨阳坐在隔壁,苏冉秋背对着他。

    “你今晚有点猴急……”苏冉秋埋着半边脸:“怎么了,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可爱?”

    “是啊。”秦雨阳接茬:“可爱,想日。”

    “那再来啊……”苏冉秋笑吟吟,喜欢这种跟对象打情骂俏的快乐。

    “小秋。”秦雨阳喊他。

    “嗯?”苏冉秋嗓音沙沙地。

    “你在床上真骚。”秦雨阳突然笑得东歪西倒:“我说真的,你骚起来没女人什么事儿。”

    “你和女人睡过?”苏冉秋望着他。

    “没,”秦雨阳摸摸脸:“我不喜欢异性。”

    那段被占了点便宜的少年期回忆,虽然已经在脑海里淡去,可是人有时候有点偏执,认定的东西哪怕是错的,也懒得改变。

    就比如他漫不经心地选了苏冉秋,是个完全不过脑子的选择。

    也许是错的,可是又怎么样,一片不支持的声音中,他要给他们俩弄个好结局。

    “我也不是介意你以前跟谁睡过。”苏冉秋挨着他:“那是你的过去我管不了。”

    “你心宽就行。”秦雨阳轻笑。

    这天晚上都睡得挺好的,第二起来精神饱.满。

    看男朋友起这么早,苏冉秋惊讶,他记得秦雨阳不是这么勤快的人,早上一般起不来这么早。

    “别惊讶了。”秦雨阳说:“我今天还要去我哥那。”所以顺路送苏冉秋上学,顺便调整一下自己的魔鬼作息,否则以后时间越来越短怎么办。

    “哦。”一大早起来自作多情,苏冉秋捋捋头发,跟在秦雨阳后面出了门。

    x茂大厦,十七楼。

    “早,大哥。”混账弟弟一双桃花眼笑眯眯地瞅过来,看见他进来立刻挥手求关注。

    “你……”秦雨顺眉心一跳,这混账怎么又来了。

    “我跟你说件事儿。”秦雨阳迎上去搂着总裁哥哥的肩膀:“我已决定以后来你公司上班,你看是给我个经理职位还是……哎?”

    “滚。”秦雨顺不给面子地道,

    “你也太无情了吧你?”秦雨阳赶紧抱胳膊:“我俩是亲兄弟,你不罩着我谁罩我呀?”

    “……”秦雨顺拿出钢笔撬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撬。

    “净身出户之后我一分钱也没向家里要!这是什么概念!”以前的秦雨阳是肯定做不到的,身为亲哥他心里没点逼数吗?

    “可以让你当个助理。”秦雨顺不知道被戳中了哪个点,竟然收起钢笔。

    “也行。”秦雨阳从善如流:“那工资开多少?包食宿吗?我现在住的环境你也是知道的,最好给我租个二室一厅带小阳台。”

    “进去再说。”

    真是丢人现眼!

    跟着总裁哥哥进了办公室,对方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扔给他,是真的用扔的:“我的副卡。”

    卧槽,副卡。

    秦雨阳心情复杂地捡起来,顿时有种被大款包养的酸爽。

    “谢谢哥,你对我太好了。”他抽着嘴角说了句。

    “啧,收起你的苦肉计。”总裁哥哥说:“这招在我这里没用。”

    秦雨阳愣了笑了:“是是是。”心里却懵逼,自己什么时候苦肉计了?住那么差的环境真的只是没钱。

    “如果你是为了钱来我公司上班,”秦雨顺说:“那就不用在我面前碍眼,副卡里面的钱你爱花多少花多少。”

    “不是,哥……”秦雨阳解释:“我要是为了钱,根本用不着来你面前要,随随便便回家就能……”

    “也对。”秦雨顺的脸黑下去:“你用不着花我的钱,你想花钱有的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秦雨阳急了:“他们是他们,你是你,能一样吗?”以前秦雨阳是没花过亲哥一分钱,那不是因为混账吗,他总想着热脸不贴冷屁.股,讨厌秦雨顺。

    可是摸着良心说句实话,这个哥真的不好?

    “说够了吗?”秦雨顺指着门口:“说够了就出去。”

    “……”秦雨阳一时脑子发热:“你真让我出去你会后悔的。”

    “后悔?”秦雨顺冷笑了:“我为什么要后悔,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秦雨阳好歹也是个有气性的人,他整了整衣领转身就走。

    “站住。”

    听见秦雨顺的声音,他露出小爷我现在很不爽的笑容:“我就说你会后悔。”

    “把副卡还给我。”秦雨顺说了句。

    秦雨阳的笑容凝结在嘴边,整个人有点上头:“……”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丢脸的一次:“行。”不就是一腔兄弟情被泼成了冰渣渣。

    他拿出副卡,转身摆到秦雨顺面前的桌面上。

    “那你工作,我不打扰了。”

    以为自己肯伸出橄榄枝,对方就会欣然接受,结果却换来对方毫不留情的打击,没错,永远都别以为自己有多重要。

    秦雨阳今天才知道,自己太看得起自己了。

    “老板……”林助理有点担心地开口。

    唉,秦二公子都走了十多分钟了,他们老板还没缓过来。

    如果不想闹僵的话,刚才为什么那么强硬呢,一点余地也没给对方留,不闹僵才怪。

    秦雨阳走出公司门口,其实也没走,他找了个清静的台阶坐着,没想干什么。

    就是有点儿不平静,在反省自己刚才哪句话哪个表情做错了?

    总裁办公室的窗口是看不见秦雨阳的,可是别的办公室能看到。

    林助理无意中发现秦雨阳还没走,他叹了口气,硬着头皮再次去了秦雨顺的办公室。

    “什么事?”秦雨顺拿起笔开始签文件。

    “秦先生还没走,”林助理说:“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他心里挺着急的,就怕这一会儿功夫秦雨阳就走了。

    片刻之后,秦雨顺站在一面落地窗前,往下看到一个影子,不是他的混账弟弟又是谁。

    “唉。”林助理目送老板下去了,这次是松了一口气。

    秦雨阳准备走的,起身到一半,余光才睨到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哥?”

    “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对方的表情很不好。

    “啊?”秦雨阳懵逼,什么什么意思?

    等等,对方的意思好像是自己故意博同情?

    操.他亲舅舅的,冤枉大发了。

    “我就是坐坐想点事情,”秦雨阳说:“我现在就走。”

    秦雨顺一时情急,伸手拉了一把:“……”这一举动不仅把秦雨阳吓到了,也把总裁哥哥自己吓到了,赶紧松手。

    “……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秦雨阳告诫自己别自作多情,省得又被人叫滚。

    “我今天心情不太好。”秦雨顺的道歉也很霸总式:“你跟我上去我们重新谈过。”

    “说句对不起会死吗?”秦雨阳嘴贱。

    “就是会。”秦雨顺转身说了句:“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