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23章
    ,!

    其实秦雨阳也没干什么, 他只是把秦雨顺扒了, 顺便摁着对方洗了个简单粗暴的战斗澡。

    按照他的钢铁直男性格和粗大的恋爱神经,这么做的时候是真心实意兄弟情, 一丝歪念也没有。

    别说对方是自己各种意义上的亲哥, 就算是穿越到这里之前,秦雨阳之所以会选择和男性上.床,也只是因为没得选了。

    虽然他不是天然gay,可是在同性和异性之间,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同性。

    可能有人觉得他这样对爱人挺不公平, 既然不深爱,为什么要招惹别人。

    对。

    可是秦雨阳觉得, 与其一个人瞎过,浪费一个又帅又体贴的好资源, 倒不如沉下心来, 好好地看一看身边的人。

    然后选择一个不错的,给自己找个伴,也给别人找个伴。

    对于未来是怎么样的, 自己应该把生活经营成什么样,秦雨阳没有迷茫过, 不管身在哪里, 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

    今年夏天,苏冉秋放了暑假, 从此天天待家里学习, 顺便照顾男朋友的起居生活。

    他很享受这样的日子, 希望一直过下去。

    “小秋,要不回你老家看看?”秦雨阳提出这几天自己都想在的想法,他注意到苏冉秋整个学期都没回家,也很少和妈妈打电话。

    “嗯?”太突然了,苏冉秋皱着眉:“怎么突然想回我老家?”他表情不太乐意。

    “我跟你处了小半年,你家的事你一个字都不跟我提,这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呢?”秦雨阳问得跟真的似的。

    “我不把你当自己人?”苏冉秋一笑,然后一扔手里的抹布,像只炸毛的小奶猫:“秦雨阳,你摸着良心再来说这句话好吗?”

    他死心塌地地跟了对方小半年,从来没有哪一天有过这种想法。

    平时都是恨不得掏心掏肺,只是家庭那块,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嗯?”秦雨阳看着他。

    “现在我妈都再婚多少年了,她真的不在乎我在外面过得怎么样,”没准自己不回去她还省心些:“你要是担心我想家什么的,那我劝你还是多想想怎么疼我。”

    “你可真不害臊,”秦雨阳笑了一会儿:“不是,你这么好的儿子,她还能不喜欢你?”那得多眼瞎的妈呀,他心想,才会不喜欢苏冉秋呢。

    “说出来你不信。”苏冉秋捡起抹布重新擦桌子:“除了你,我很少听到有人说我好的。”都是觉得他可怜的居多,但是不想深入交往。

    不过有一个人懂得他的好就够了,这小半年过得蜜里调油,他很满意。

    要是人生只有一年就要去死,苏冉秋宁愿换这样的生活。

    “不行,还是得回你家一趟。”秦雨阳拍板。

    虽然这边秦父秦妈还没松口,可是结婚是迟早的事,不管有没有那张证都是在一起的。

    苏冉秋拗不过他,被逼着把电话回家,打通之后:“妈。”

    鉴于他很少打电话回家,每次都是有事发生才打,他.妈口吻小心翼翼地问:“有什么事?”

    “没。”苏冉秋说:“过几天我回家一趟,带个朋友。”

    “是女朋友?”苏妈妈松了一口气,可是娶儿媳又是一笔钱,如果苏冉秋想问家里要彩礼,她可没有。

    “不是,是男朋友。”苏冉秋直说:“你放心吧,我不问你要钱。”妈妈心里想什么,他清楚呢:“以后他们结婚买房,我也不拿钱。”

    “哦……”被戳穿的苏妈妈脸热了一下,才呐呐道:“那你回吧,不过家里没有住的地方。”

    苏冉秋叹气:“我们自己会想办法。”挂了电话,垂着清秀的眉眼:“我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家,房子只有两间房。”弟弟妹妹十多岁了,还是住在同一间挤着。

    这不能叫普通,实际上叫贫穷。

    “你觉得我会介意吗?”秦雨阳吊儿郎当地朝他飞媚眼,然后抓住手机订机票,顺便买了一大堆实用的礼品。

    这些东西买好了直接寄过去,他懒得随身带。

    出行那天,只要带上苏冉秋和一套换洗衣服就行了。

    既然都去了,肯定要玩儿两天才回来。

    “哎,你怎么人这么好。”苏冉秋受不了地朝男朋友靠过去,自从上次见家长被教训了之后,他已经很少明目张胆地撒娇。

    可是有时候忍不住,就是容易感动。

    偶然听见谁谁又分手了,谁谁又遇到了伤心的事,他就会想到自己,如果不是跟秦雨阳在一起,现在的日子会怎么样呢?

    其实可以想象得到,只是不敢深想。

    八月中旬还是去了一趟苏冉秋的老家,见了他.妈和叔叔,还有两个读初中的弟弟妹妹。

    怎么说呢,苏冉秋以前在家是个隐形人,没有存在感。

    这一次带回了秦雨阳,算是……彻底找回了存在感?

    反正从家里出去的时候,他在酒店的洗手间哭得稀里哗啦,然后就释怀了,跟过去告个别,迎接新的生活,以及自己。

    “小秋哥,”秦雨阳打开门:“没事吧。”

    “嗯。”苏冉秋已经不哭了,只是眼眶还红,他撑着洗手台上扭头:“有烟吗?给我点根烟怎么样?”

    “……”秦雨阳石化了一秒钟,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上:“你继续哭。”

    “哈哈哈哈……”里面爆出苏冉秋的笑声,特狂。

    妈的,好好的一个学霸青年,怎么就被自己带成了这样呢?

    “喂。”学霸探出头来,这小半年人家日子过得滋润,脸和身材都长得越发妖孽了:“浴室啪玩吗?”苏·骚话复读机·冉秋说。

    秦雨阳斜着他,一身银灰色的骚气丝绸睡衣,小肩都露出来了。

    “没兴趣。”昨天刚玩过,腻味。

    “那你自己选。”那人在门框上摆了个姿势:“只要不是野战,我都接受。”

    “这可是你说的,”秦雨阳冲他勾勾手指头,等他过来之后塞给他一支手机:“来,陪我上星。”

    “上,上星……”苏冉秋摆着妖娆的姿势,差点扭了腰。

    ——我这是哪垃圾堆里捡的男朋友,靠!

    拿了手机自己扑到床上,忍不住了,点开微信向朋友吐槽。

    ——你穿着情趣睡衣邀他打.炮,他拉着你打王者荣耀,这是我今年听过最骚的操作。

    ——啊啊啊啊!

    聊着说到什么时候回北京,他们宿舍哥几个也没回老家,都在北京待着。

    “明天?要不出来聚聚。”席致凯第二次提起,想着可能也是不成。

    “好啊。”苏冉秋笑笑地回答,出乎朋友的意料。

    这一年的暑假,他大概一生忘记吧。

    一起生活的伴侣,一起学习的朋友,一起打王者的不知名菜鸟或大神,都美好得像梦里发生的事。

    这一年人间四月天,在去学校的路上坐过秦雨阳的车,听了一首《旅行》,从此以后就爱上了许巍大叔的歌。

    大二暑假快结束的那几天,还一起去听了一场演唱会。

    可能是受到了摇滚的刺激,那天晚上秦雨阳很刚猛,一边笑一边调侃道:“幸亏换了床呢。”

    看来离开了破旧昏暗的小单间小半年,他还是没有忘记在一起苟着的日子。

    苏冉秋被他折腾得说不出话,只能泪涟涟,哭唧唧地喊哥哥。

    说起来好了半年,平时秦雨阳都疼着他,很少肆意放纵,都是点到为止。

    一开始苏冉秋只当他清心寡欲,后来见他在洗手间lu了才知道,这个男人欲念挺重的,就是特别克制,也不会在他面前表现。

    从那以后苏冉秋主动了许多,没事就帮自己男人lu一炮,看他轻松的样子,自己也特别开心。

    感情上的事就是这样,出乎苏冉秋的意料,稳定得让他恍恍惚惚。

    工作上吧,他大三开学后,秦雨阳自己出去单飞了。

    辞职那天晚上,找他哥出去喝了一顿酒,周围谁都没有,就他们两个人,说了一通掏心窝的话。

    然后秦雨顺就去谈恋爱了,嗯,是去谈的路上,而不是已经找到了对象。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

    那天,秦雨阳公司成立的庆祝会上,苏冉秋看见了很多熟面孔。

    比如穿着惹眼的江同学,端着一杯香槟过来打招呼:“这不是撬季二少墙角的苏同学吗?”他眼睛带扫描仪似的打量:“怎么了,秦雨阳还没跟你分手吗?”

    又一次被嘲讽,苏冉秋心里什么涟漪都没有,特平静。

    “欢迎江同学大驾光临,请吃好喝好。”他微笑着念完这一句,扭头找自己老公去。

    “拽个屁,小三儿。”江逐浪说。

    “……”苏冉秋停下来,想了想,走回到这位嘴贱的江同学面前:“我说……你一直揪着我不放,是嫉妒我过得好,还是嫉妒我过得好?”

    “什么……”江逐浪说。

    “秦雨阳为我净身出户的那会儿,你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他这号儿人吧,你就是一个路人甲你懂吗?”苏冉秋看着他:“所以,我和他的生活关你屁事?”

    秦雨阳在附近看着,面上不动声色。

    他一直担心苏冉秋强硬不起来,以后万一自己因故离开,对方一个人会过得不好。

    现在看来是多虑了,人越长大就会越坚强,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脆弱。

    “江二少,不好意思。”围观了片刻,秦雨阳向他们走过去,伸出一只手搂着苏冉秋裹在西装下的腰身:“不过我觉得他说得挺对的。”他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吊儿郎当,又让人无可奈何:“我俩的屁事确实碍不着别人,所以请你,以后就别再哔哔了行吗?”

    “……”江逐浪面容僵硬,不可置信地瞪着眼。

    “失陪。”苏冉秋说道,他拉着秦雨阳的手,走向别处去。

    直到融入人群中,他才收回掌心冒汗的手,轻吐了一口气:“我刚才很紧张……”第一次怼人,他害怕自己怼得不够到位,太怂。

    “没事。”秦雨阳懒洋洋站在他身边说:“有我呢。”

    听到这句令人安心的话,苏冉秋毫无抵抗力地小受心泛滥,然后趁着周围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凑过去啄了一口男朋友的嘴唇。

    “谢谢你。”在茫茫人海中……选择了一个并不起眼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