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娇妃:四爷,〕〔千亿宠婚:总裁大〕〔助鬼师已上线〕〔少爷心尖宠:甜心〕〔路过漫威的骑士〕〔神武帝主〕〔我欲吞天〕〔这个游戏不简单〕〔奶爸戏精〕〔凌天战神〕〔道途无极〕〔一卡在手〕〔万古第一帝〕〔重生西游之齐天大〕〔蜀山剑宗系统〕〔天才萌宝,妈咪要〕〔萌宝来袭:总裁爹〕〔全职法师〕〔狼啸苍穹〕〔枕上名门:腹黑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25章
    ,!

    从上个月初开始, 沈慕川就入了狱。从他入狱的第一时间起, 秦家立即打电话给秦雨阳,跟他商量对策。

    鉴于秦渣男的形象树立得完美无瑕, 连他父母也信了, 所以一开始只是旁敲侧击,不太敢直接表明态度。

    于是秦渣男顺水推舟,假装自己很纠结,直到现在也没有给父母一个明确的答案。

    毕竟他心里是不想离婚的,因为他惦记着沈家的财产, 顺便还能把自己有情有义的标签延续到底,何乐而不为。

    这天一大早, 秦父想来想去觉得不踏实,就给独子打了个电话。

    “雨阳, 你和沈慕川的事,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说。

    “嗯?”秦雨阳昨晚回到家,一觉睡到天亮,早上接到电话一时还没进入角色:“什么情况?”他睡眼惺忪地想了想, 终于头疼地想了起来:“……”只觉得操.蛋。

    “你知道你心烦,”秦父也跟着叹了口气:“可是你这么优秀的人, 总不能一辈子跟他耗着, 就算你现在提离婚,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更何况, 对方犯的罪名可是故意杀人罪, 和一个杀人犯离婚没什么不对。

    自己的儿子就是太过善良, 秦父心想。

    “要离婚可以,但不是现在离。”秦雨阳说:“他还在牢里的一天,我就不可能跟他离婚,除非他出来……”

    “你……”秦父着急:“你怎么这么傻?”他反问道:“如果今天入狱的人是你,你觉得别人会对你这么有情有义吗?”

    “我不知道,有没有又怎样?”秦雨阳问:“别人怎么做我不管,反正这事我做不出来。”

    “……”秦父劝不动,就住了嘴。

    那一边,宋迎晨探监完毕,就按照沈慕川的吩咐,找到那天和秦渣男一起开房的小姐,叫专业人士拷问拷问。

    然后又调查了一下秦渣男那天晚上参加的饭局,情况是否跟他自己说出来的一样。

    结果肯定是一样的,因为秦渣男在人前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他就算带小姐离开,也是一副我的意图是什么你们心知肚明的情况,没人会相信他是真的打算玩小姐。

    可能也是这些年为了维持形象压抑坏了,结婚后伴侣进了监狱觉得没人管束,就萌生了放纵的念头。

    得亏秦雨阳来得早,对方还没来得及跟小姐发生关系。

    宋迎晨查到的消息通通都证明秦雨阳确实是无辜的,他很不甘心地继续查,就算查不到对方嫖的证据,也可能会查到点不可见人的黑历史。

    可是没有,姓秦的底子很干净,干净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在娱乐圈打滚多年的宋迎晨,本身就很清楚人设这个东西的厉害,他不可能相信一个有钱有势还有貌的青年男性,可以保持干干净净的生活方式。

    这种人只存在于每个人的幻想里面,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存在。

    “宋先生,什么都查不到,这位秦先生的私生活太干净了。”被他委托的私家侦探说:“我当侦探那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么完美的人,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什么?”王子个屁,宋迎晨扭曲着脸:“你信吗?”

    私家侦探搔搔头:“我信啊。”眼见为实,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行,老子就不信他一辈子不露出马脚。”宋迎晨冷笑着付了私家侦探的钱,然后打电话到监狱让人安排沈慕川接电话。

    “说吧。”沈慕川一身灰蓝色的囚服,站在草场上晒太阳,身后是等着打电话的其他狱友。

    他们都不敢靠近前面这位高大的先生。

    “什么都没查到。”宋迎晨很不甘心地告知。

    “所以嫖.妓是子虚乌有对吗?”沈慕川不紧不慢地笑笑:“这个结果我早就料到了。”宋迎晨不可能查到什么的。

    “表哥!”宋迎晨以为表哥对那个姓秦的深信不疑:“我不明白你怎么那么信任他,反正他绝对有猫腻,只是现在还查不到而已。”

    但是这种人更可怕不是吗,隐藏得这么深。

    “不是我信任他,这个人我早就查过,连我都查不出来,你觉得我信还是不信?”沈慕川反问,虽然这个世界上底子干净的人真的很少,可是万一有呢?

    “那他从你入狱后一次都没来看过你,又怎么说?”宋迎晨痛心疾首:“你那么好的一个人,找一个死心塌地喜欢你的人不好?为什么偏要找一个对你没感情的人?”

    就算是为了家族牺牲,这牺牲也太大了点。

    更何况沈家现在还算稳定,之所以没有上升的迹象只是因为过渡期,只要慢慢度过去就好了。

    “你说得对,他确实暂时对我没有感情,”沈慕川实事求是:“至于不来看我,这是礼貌的问题问题,我不让他过来,他就不会贸然过来。”

    “哈?礼貌。”这是什么鬼:“那我们来打个赌,你现在叫他来,我赌他肯定会说工作繁忙,没空来看你。”

    “幼稚,”不过沈慕川还是乐意证明:“行吧,把电话报给我。”他现在手头上没有。

    “好,你等一下。”宋迎晨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才找到秦雨阳的号码,然后报了过去喝去。。

    沈慕川听完之后,把电话挂了,然后重新拨打表弟刚才报过来的号码。

    这个点儿,秦雨阳在工作,他接手了原主的公司,倒是没有涩滞感,一切都很顺利。

    “喂?”

    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沈慕川听到一把模糊的声音好像在汇报工作,然后这把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彻底消失。

    因为秦雨阳走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是我。”沈慕川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流泻出来。

    秦雨阳摸了摸耳朵,只觉得耳朵痒痒地,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声音有点令人惊.艳:“慕川?”对方说了一声嗯,他就说:“怎么给我打电话的话了?”

    “工作忙吗?”沈慕川说,给人不像是在监狱里打电话的感觉,更像是身在某处度假,特别的悠闲。

    “还行,因为最近是高峰期,工作确实比较忙。”

    “三个小时的时间总有吧?”沈慕川笑了笑。

    “嗯,你说呢,”秦雨阳挺聪明的一个人,直接说:“你自己安排一个时间?”

    然后那边说了一句话,把他吓一跳:“明天吧,报配偶探监,申请一个小时独处,毕竟,我好像欠你一个洞房花烛夜。”

    那天还没洞房,他就被抓了。

    “那我需要准备什么?”秦雨阳淡定得一比。

    “监狱有配发安全套,你可以自己带一管润滑剂。”沈慕川说完,又说:“监狱的环境这么简陋,想想还是有点委屈了,你要是不愿意,可以不来。”

    短短的几句话,充满了试探和威胁。

    这哪是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输家,分明是一个手握乾坤的赢家才对。

    他的自信让秦雨阳觉得,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自己做过的手脚迟早会暴露在人前。

    到时候人设崩塌倒是小事,小命不保才是大事。

    他知道,沈慕川跟普通商人不同,是个亦正亦邪的边缘人士,暗地里的勾当和关系可不少。

    否则被人起诉故意杀人和涉.毒之后,也不可能这么悠哉。

    “放心吧,我会去的。”秦雨阳说。

    原主在沈慕川身上讨好处,简直是与虎谋皮,不知天高地厚。

    “那好,”沈慕川说:“明天上午九点,我就在这里等你。”

    挂了电话,秦雨阳倒回去开会。

    本来,沈慕川还想打个电话告诉宋迎晨,这个打赌自己赢了,可是看见后面这么多人等着打电话,他便打消了欺负人的念头。

    同时又有点烦恼,等配偶探视申请下来之后,一个小时该怎么打发?

    不过,等以后他就会明白,一个小时远远不够。

    “明天把我的行程推掉,我要去探监。”这天工作结束,秦雨阳吩咐自己的助理琳达。

    “好的,需要我陪你去吗,老板?”琳达是个三十多岁的职业女性,工作能力出色,性格严谨大方。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秦雨阳很佩服渣男,真是方方面面都注意树立自己的形象,比如说,秘书和助理都是上了年纪的有能力者。

    第二天早上,秦雨阳起得挺早,他对着镜子仔细刮了胡子,梳好头发,佩戴整齐,喷上味道清淡的男士香水,出门时含了一粒玫瑰香型的口腔清新糖果。

    诚然,一开始他是个漫不经心的糙话青年,但是随便年纪渐长之后,他变成了精致优雅的糙话中年。

    只是没想到,准备去死的当下又白捡了一辈子。

    七点半钟,秦雨阳开着豪车从市中心出发,花了一个小时,抵达坐落在市郊的xx监狱。

    穿着正装来探监的人可能不多,但他就是其中一个。

    狱警们乍一见到这位骚气满满的年轻老板,心里又艳羡又吐槽,装逼装到监狱来了,呵呵。

    “嗨。”秦雨阳笑容和煦,一团和气地跟他们打招呼。

    “探监请到这边登记。”狱警目不斜视地说,尽量不去注意这位花枝招展的年轻老板这身行头值多少钱。

    负责办手续的工作人员一看,是来探视配偶的,而且配偶是个男性。

    他不由觉得菊花一紧,毕竟这个人长得这么高大健硕,肯定是个强攻。

    “好了。”狱警说话的时候语气都不由自主地怂了,毕竟人家以前每天压的对象是个同样强势的杀人犯。

    “谢谢。”秦雨阳领到出入卡,由狱警带过去搜身。

    “这是什么?”狱警从秦雨阳的口袋里搜出一管润滑剂。

    “润滑剂,不能带吗?”秦雨阳朝狱警笑笑,灿烂的桃花眼电流量十足。

    搞得狱警浑身不自在,赶紧移开自己的视线:“我确定一下。”他拧开弄出来一点,嗅过之后没有异样,这才还给秦雨阳。

    然后进入一条通道,两旁就是写着门牌号的房间。

    秦雨阳低头看自己的卡,写着419,这个房号真他妈应景。

    “好了,进去吧。”狱警说。

    “谢谢。”秦雨阳用卡打开门,笑眯眯地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他的笑容就没了,呵呵,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上坐着一个并不柔弱的身影,甚至比原主记忆中还要高大强势。

    脸和记忆中倒是一样,长得很帅,很激发人的交.配欲。

    “你好。”他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

    看着高挑英俊的男人走进来,沈慕川的心情其实跟对方差不多郁闷:“你好。”他口吻冷淡,说了句。

    从坐在这里开始,沈慕川就后悔了,之前在电话里没事说什么配偶探视,简直是自找麻烦。

    “嗯,你在这里过得还好吗?”秦雨阳好歹也是吃了几十年饭的老油条,他面上不动声色地扯着笑,跟沈慕川闲磕着,顺便找了个不太远也不太近的地方坐下来。

    这些从容的举动让人觉得他很体面,很有魅力。

    “还行。”沈慕川扭头瞥着他:“我的情况我想你心里也有数。”如无意外的话,自己这辈子就是牢底坐穿的无期徒刑犯人。

    “嗯,”知道:“嗯?”所以呢?

    “你有什么打算?”沈慕川问。

    “如果你是说离婚,那我不会离。”秦雨阳说:“除非你出去,有特殊的情况这婚才能离,比如说你想离。”

    在沈慕川的注视下,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可不是为了维持渣男树立的形象,而是他本身对自己的道德要求。

    “如果我一辈子出不去呢?”沈慕川又说。

    “怎么会呢?”秦雨阳笑得一本纯良:“你这么大的能耐,我不相信你会一辈子蹉跎在这里。”

    “那你相信我杀人吗?”沈慕川紧接着又问,这一次对方在三秒钟之内并没有回答,而且还有回答不出来的迹象。

    就在他想说算了的时候,隔壁那男人却开口:“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会杀人。”

    原本也不在意答案的沈慕川挑起眉毛,无所谓地一笑:“是吗,谢谢秦老板。”这一瞬间他突然想起昨天中午,对方那一声‘慕川’,但是其实他们根本没有这么熟。

    那么今天的试探就到此为止,对方不提出离婚对他来说有利无害。

    “时间有限,沈老板,我们是不是要抓紧时间。”秦雨阳一边脱外套一边说道,为了不被剥夺主动权,他决定先声夺人。

    “……”沈慕川整个人石化了一下,然后皱眉,这人是来真的?

    “这管小东西,带进来可不容易,差点就被狱警给没收了。”秦雨阳毫无所觉地继续哔哔,顺便找到房间里的免费套,有三盒那么多,型号分别是大中信,他毫不犹豫地拿了一个大号。

    “秦老板……”沈慕川的声音里着带着罕见的干涩。

    他充分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什么?”秦雨阳回头,他是个不害臊的人,对床上的事既开放又保守。

    一方面觉得年轻就应该享受男欢女爱(除非对象还小在读书就应该克制),一方面又觉得跟一个人滚就好了,床上这点事不适合太多人掺和。

    沈慕川的外形条件属于无可挑剔的类型,想到自己要把他压制在身下,秦雨阳并不反感。

    所以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衬衫底下若隐若现的画面已经很赏心悦目,就连沈慕川这种冷静自持的男人,也一时忘了呼吸。

    对方硕长的身材锻炼得很好,半掩不掩的模样,比很多所谓的男神写真集更有看头。

    “没什么。”等沈慕川反应过来,立刻感到好笑,这个骚男人是在色.诱自己吗?之前怎么没听说过他有这样的一面?

    秦雨阳可不承认自己骚,他是身经百战的经验多了,身上有股子自然流露的浪.荡。

    “还有四十五分钟。”他抬起手腕,心里有些担心不够自己发挥,如果真的要做的话,就没时间磨叽了。

    “算了吧。”沈慕川从他身上移开视线:“我今天没有兴致。”

    秦雨阳叼着小包装,进行到一半的动作顿时:“你耍我吗?”他拿下小包装说:“我人都来了,你现在跟我说没兴致?”

    昨天是谁急吼吼地打电话叫他带润滑剂来的?

    沈慕川看着他不动声色,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情?

    “行,好吧。”秦雨阳干脆把套收起来,手脚麻利地穿上衣服,脸上有点不爽的样子:“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没有了。”沈慕川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说:“谢谢你今天来看我。”那意思相当于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嗯,不客气。”秦雨阳面上不悦,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今天沈慕川叫他过来,打死他也不信是为了滚床单。

    至于是为了什么他不知道,最好不是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就好。

    “那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你以后有需要再找我。”秦雨阳走之前,小心翼翼地调.戏了一把对方。

    沈慕川盯着那抹潇洒的背影,无声思索了很久。

    诚然,当初答应和秦雨阳结婚,完全是出于利益的考量,在此之前他们没有任何感情。

    沈慕川承认自己是个霸道自私的男人,就算没有感情,他也决不允许秦雨阳有半点出轨行为,哪怕自己不一定会履行夫妻义务。

    “表哥?”第二天上午监狱放风,宋迎晨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那天跟你打的赌怎么样,他来了吗?”

    “来了。”沈慕川顿了顿,跟表弟说:“以后关于秦雨阳的事,你少跟着掺和,老老实实当你的明星就好。”

    “表……表哥?”宋迎晨受到了一万点伤害,难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挂了。”沈慕川却没心情理会宋迎晨的玻璃心,他挂了电话之后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接听之后低声吩咐:“老井,找几个身手好的人盯着秦雨阳,别让他察觉。”

    “是,川哥,”老井说:“二十四小时都盯着?”

    “这不是废话吗?”沈慕川叮嘱:“盯仔细点,注意他平时有什么异样的表现,还有……”

    “嗯?”老井洗耳恭听。

    “如果看见他拈花惹草,”沈慕川说到这的声音冷了几度:“先揍他一顿再告诉我。”

    “额,是。”老井心想,那位先生大概是不敢的吧,否则他招惹谁不好,偏偏要向他们川哥求婚。

    于是接到吩咐,老井立刻开始物色人选,从自己的关系网里,找到四个身手靠谱的人,让他们轮流跟着秦雨阳。

    这个时候秦雨阳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他从监狱回来之后,日子一切正常……当然只是表面上正常。

    他很乐意再活一辈子没错,可是他不想接手秦渣男的虚伪人生,太虚伪了。

    但是吧,让他现在去死,又有点不得劲……

    人活着就不能老想着死,这是秦雨阳做人的原则。

    所以,自己到底该救沈慕川还是不管他死活,秦雨阳想得头都快爆了,也没想出来一二三来。

    “唉,沈慕川……”这个男人倒真不是什么坏人,人家对公益事业可热心了,每年都捐不少钱给学校和爱心组织。

    想着这些,秦雨阳头痛地抿了一口酒,显得心情很不好。

    “阿晓,你刚才听见了吗?”老肖用手肘撞撞身边的青年,压低声音小声地问:“刚刚目标是不是在喊沈慕川?”

    “嗯。”叫阿晓的青年认真地点点头,肯定了老肖的疑问。

    现在他们俩,正躲在秦雨阳喝酒的长桌底下,这一手匿藏的功夫也是厉害。

    现在是晚上九点四十分左右,对于夜生活来说还早。

    不过这个安静的酒吧,已经陆陆续续聚集了不少打算猎.艳的人。

    秦雨阳长相出色,又一个人喝闷酒,显得很需要安慰的模样,因此搭讪他的人特别多,弄得他烦不胜烦,十点出头就结账离开。

    到了凌晨十二点换班的时候,老肖收拾收拾今天的信息,打电话向老井汇报:“老井,今天目标没有什么异常表现,不过他去了一趟酒吧喝酒……”

    “你,你说……”老井脸色怪怪地,并且成功地润色了老肖的汇报:“秦先生一个人在酒吧买醉,嘴里还念着川哥的名字?”

    “是啊。”老肖听了一遍,觉得没毛病,就点点头。

    “好,我知道了。”老井抓抓脸说道:“那你们继续盯着,小心点,千万别让秦先生发现,否则川哥怪罪起来,我们可负担不起。”

    “是是。”老肖说。

    挂了电话之后,老井一个人对着空屋子呢喃:“看来秦先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呢。”没准对他们川哥是一片真心。

    明天汇报的时候可要记得告诉川哥,老井心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