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娇妃:四爷,〕〔千亿宠婚:总裁大〕〔助鬼师已上线〕〔少爷心尖宠:甜心〕〔路过漫威的骑士〕〔神武帝主〕〔我欲吞天〕〔这个游戏不简单〕〔奶爸戏精〕〔凌天战神〕〔道途无极〕〔一卡在手〕〔万古第一帝〕〔重生西游之齐天大〕〔蜀山剑宗系统〕〔天才萌宝,妈咪要〕〔萌宝来袭:总裁爹〕〔全职法师〕〔狼啸苍穹〕〔枕上名门:腹黑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28章
    ,!

    此为防盗章购买全文50%可看

    “哦。”苏冉秋从秦雨阳怀里起来, 有点小羞涩地上了车:“你真的买了那里的蛋黄酥啊?”他看见之后很惊喜。

    又有点小心疼:“但是很贵吧?”

    一个可能要几十块钱,甚至上百。

    那是他以前兼职一天的工资了, 吃下去还是有点心疼的。

    “这个需要你管吗?”秦雨阳系上安全带,把点心盒子塞进隔壁的小男生怀里:“饿了就吃。”

    “嗯。”

    二十岁左右正是长身体的阶段, 中午到现在确实饿了。

    苏冉秋打开,趁着秦雨阳还没开车的空当,拿出一只先喂到对方嘴边:“给你咬一口。”

    秦雨阳望着自己一口就能吞掉的小点心:“……”一边摆出纠结的神情一边斯文地咬了一小口。

    “好吃吗?”苏冉秋两只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嗯。”秦·什么滋味都没尝到·雨阳, 虚伪地点点头。

    “我也觉得好吃。”苏冉秋羞羞地把男朋友吃剩的另一半咬进嘴里, 分三下吃完。

    其实昨天, 秦雨阳说要回家一趟的时候, 苏冉秋就没想过秦雨阳会再回来。

    他找不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让秦雨阳留恋的地方, 说句很客观的话, 像自己这样的人满大街都是吧。

    可是秦雨阳回来了,还是那么温柔,让他的心安稳了不少。

    “昨天回去, 没有跟家里人吵架吧?”苏冉秋小心翼翼地试探,担忧的眼神往旁边投去。

    “没有吵架。”秦雨阳说:“我是回去挨骂的。”

    苏冉秋安静,可是心疼写在表情上。

    秦雨阳看了好笑, 就心血来潮地逗逗他:“你要是心疼我, 那回家安慰安慰我呗?”

    “行啊。”苏冉秋不假思索地答应。

    秦雨阳没当一回事,一会儿到小巷口他就让苏冉秋先下车, 自己找个地方泊车。

    等他进家门, 苏冉秋已经在厨房捣鼓, 他没说什么, 直接走到床边歪着,拿出手机看自己那小股票的涨跌。

    苏冉秋知道秦雨阳回来了,他弄完厨房的事,洗好手,呼吸轻轻地走出来。

    “干嘛?”秦雨阳看得正入神,突然感觉下三路一凉。

    扔下手机一看,自己那有一双怯怯的手,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案;被他开口一吓就缩了回去。

    “你不是说要我安慰你吗?”苏冉秋泛红了脸,既羞涩又大胆地搁回去。

    秦雨阳这才想起自己确实说过那样的话:“那你随便吧。”既然对方肯伺候的话,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自然是大大方方地让人伺候。

    “嗯。”见男朋友重新拿起了手机在看,苏冉秋磕磕绊绊地继续干活。

    秦雨阳看着看着又惊了一声:“操……”这小子不是动手而已吗!

    他顿时挡着苏冉秋的额头:“你干什么你?”

    “……”这么明显的事,苏冉秋红着脸支吾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绝对以为秦雨阳是故意问的。

    “我没让你干这个。”秦雨阳闹心地说。

    “不好吗……”苏冉秋神情错愕过后,面露无措。

    “你不用勉强自己。”这事儿怎么说,反正秦雨阳觉得挺糟践人的,除了花钱买的mb,正常谈恋爱的没这样干的。

    “我不勉强啊……”苏冉秋垂着眼,小声说。

    “胡说八道。”秦雨阳拍开他,想挪个地方待着。

    苏冉秋一着急,抱住不让他走:“我真的不勉强,我喜欢你啊。”如果秦雨阳不让,他会更不开心。

    “真的不勉强?”秦雨阳不敢相信。

    “真的。”苏冉秋又羞又用力地强调。

    “好吧……”秦雨阳心里默默念:你们小受的世界我不懂。

    既然苏冉秋乐意,并且不让他这样做他还会不开心的迹象,秦雨阳就开放授权,随便他怎么对待自己。

    后来晚饭吃得很晚。

    “我还饱。”苏冉秋心情不错地说。

    在他身边的秦雨阳从进门不久到现在,表情一直没能缓过来,太震惊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苏冉秋无意中看见秦雨阳的眼神,立刻捶了他一把:“我是说我吃了点心啊!”

    秦雨阳又被小对象喂了一个黄梗:“……我没有多想。”真的,可是苏冉秋提醒他了,污得一塌糊涂。

    深夜睡觉之前,苏冉秋放下书本爬上.床,笑眯眯地蹭到秦雨阳身边:“晚安。”

    秦雨阳没有回头:“嗯,晚安。”

    “你……不想亲我一下吗?”苏冉秋把嘴唇停在附近,脸上写满失落。

    “……”秦雨阳转过来,一看到那张朦胧的脸,顿时崩溃地躲开。

    “你居然嫌弃我?”苏冉秋又伤心又意外,没想到秦雨阳会介意。

    他在小说上看到说,男人都喜欢被这样。

    今天豁出面子‘安慰’秦雨阳,确实有一部分是自己心甘情愿,但更多是想讨好男朋友。

    换了这样的结果,苏冉秋有点受打击。

    他一声不吭地躺下了,呆呆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

    感觉自己有点贱吧,为了留住对方,这几天有点过了。

    上赶着的东西是不值钱的,他其实知道。

    “小秋?”秦雨阳以为两个人在开玩笑,但是苏冉秋这么久没有动静,他就觉得不对劲。

    “什么事?”苏冉秋清了清嗓子,恢复平时自己跟别人说话的声音,平淡中偏冷。

    秦雨阳才知道玩大了,他立刻抱过去,把人搂在怀里:“我没嫌弃你。”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他二话不说捏着苏冉秋下巴,打个啵儿:“我在跟你开玩笑呢,打趣你懂吗?”

    “……”苏冉秋马上就知道自己刚才想太多,连男朋友正常开个玩笑都配合不起,他心里顿时难受。

    因为自己自卑啊,别人有点风吹草动就受不了……

    “还生气呢?”秦雨阳又啵了他几次,一次比一次更亲热。

    “没有,是生自己的气……”苏冉秋闷闷地说。

    “那我以后不开玩笑了。”秦雨阳懊恼地揉揉他:“小秋,我希望你开开心心地。”

    后面这句‘开开心心’直戳心窝子。

    “不是你的错。”苏冉秋眼眶发红,伏在男朋友宽厚的怀里哽咽着说。

    以前遭人白眼的时候没哭,被妈妈关在屋里没哭,长大后自己讨生活也没哭,这会儿却极想哭。

    身为钢铁大‘直’男,秦雨阳无声了地扯了两节纸巾,递给小男友。

    “谢谢。”这几天,苏冉秋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梦,一个周围的人都很清醒,只有自己不愿醒来的梦。

    “你真的喜欢我吗?”他用纸巾盖在自己发烫的双眼上,声音模糊。

    “喜欢。”秦雨阳很庆幸,对方问的不是你爱不爱我,而是喜不喜欢我。

    他当然喜欢苏冉秋,不然怎么能够一起滚.床.单。

    可是谈不上爱,这辈子秦雨阳就没爱过人,他必须老实承认,自己身边可以是苏冉秋,也可以是别人。

    只是敲对苏冉秋感官不错,就选择了而已。

    假如以后出现一个自己很爱很爱的人,虽然秦雨阳觉得不太可能,但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他的做法是如实告诉苏冉秋,自己爱上了别人,你能接受分手就分手,不能就继续在一起。

    苏冉秋枕着让自己安心的两个字,精神恍惚地陷入睡眠。

    第二天早上,发现眼眶有点红肿,他很难堪,不喜欢因为爱情而变得脆弱的自己。

    “小秋?”秦雨阳进来。

    “啊?”苏冉秋在发呆。

    “上课快要迟到了。”秦雨阳说了句,顶着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去放水。

    “哥哥。”苏冉秋跟后面喊了声。

    “嗯?”秦雨阳转头。

    一股鄙味蹿入鼻间,小男生清爽的吻留在自己帅帅的下巴上。

    这甜甜的称呼……让秦雨阳感觉有一道电流从脚底板一直蹿到脑门,通过中段的时候小雨阳顿时肃然起敬。

    他这才仔细打量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秋同学,干干净净的一个,穿着款式年轻却廉价的衣服,留着学生哥们喜欢的小清新发型,双眼皮,小脸。

    “乖。”秦雨阳揉揉他的头。

    这小男生,真的挺招人疼的。

    自从住进来之后,不声不响地伺候自己吃喝拉撒,连内.裤都人家洗了。

    秦雨阳对着镜子指指自己,以后要是欺负人家,你他妈就不是人。

    “走,这个点儿了,哥送你上学。”他穿戴整齐,帮苏冉秋提起书包。

    “真的吗?”苏冉秋正在穿鞋,他看了看时间,今天确实有点晚。

    开心地上了秦雨阳的车,在车上吃着路边买的手抓饼,头一次觉得许巍大叔的歌真好听。

    秦雨阳突然说:“小秋,你是故意磨蹭的吧?就等着我送你上学呢?”

    看见苏冉秋吧唧的嘴愕然停下来,秦雨阳心说坏了,昨晚才说过不开玩笑,这张笨嘴一大早又他妈地不老实。

    “不不,我没那个意思。”他强行想解释一波。

    “没关系。”苏冉秋继续吧唧着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呗,玩笑开多大都没问题。”我一定不会再配合不起的,他笑眯眯地心想。

    事实真不是这样,那都是外人的臆想。

    不是说他玩不来,要是遇到推不掉的应酬,他也能跟着一起玩,玩得比谁都凶。

    秦雨阳的原则就是,黄赌毒不碰,暴力血腥那些就更不用说了。

    其余的看情况,反正无论在长辈的眼中还是在同辈的眼中,他特乖。

    圈子周围认识他的女孩子,家世对得上的,都挺愿意跟他来往来往。

    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秦雨阳不敢说,反正他问心无愧,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别人的事,除了昨天晚上的犯浑。

    “小秋,我吃完了。”那个说自己吃不完的猪,又用惊人的速度把两大盆食物吃得一干二净。

    苏冉秋默不作声地走过来,把自己的碗和对方吃干净的两个大菜盆收起来,另外,那只黑色的饭兜根本就用不着,人家就着盆吃的。

    “有鸡蛋吗?”秦雨阳站起来,尾随苏冉秋走进厨房。

    苏冉秋正在洗碗,闻言差点摔了手里的菜盆:“……”别说养一段时间,养两天就觉得压力很大了好吗!

    “有,左手边箱子里。”表面上,苏冉秋还是很淡定。

    “哦。”秦雨阳拿了两只鸡蛋,扔进正在烧的洗澡水里面。

    估摸着鸡蛋差不多熟了,他用尽各种办法把鸡蛋捞起来。

    “小秋。”

    苏冉秋闻言,立刻停下书写的笔,用手撑着太阳穴说:“我不吃,你自己吃吧。”他真的很饱!

    “这不是用来吃的。”秦雨阳说道,双手碰着烫死人的鸡蛋,龇牙咧嘴地放到桌面上:“这是用来滚脸的。”说着,他用纸巾把两个鸡蛋抱起来,起到隔热的效果。

    “……”苏冉秋整个人僵住。

    滚烫的鸡蛋敷在脸上,有点热辣辣,又有点刺痛。

    “你这脸真小,早知道煮一个就够了。”秦雨阳说道,他煮鸡蛋的时候,可能是按照自己的脸来计算的。

    “我自己来。”苏冉秋抬起手抢过鸡蛋,不过立刻被滚烫的温度吓到。

    “别,你细皮嫩肉地,拿不住。”秦雨阳仗着自己皮厚,一点都不在乎手指被鸡蛋烫得通红。

    就这样滚了十分钟左右,秦雨阳说:“好了。”然后一边端详自己的劳动成果,一边动作潇洒地磕鸡蛋,行云流水地剥了,吃了。

    “……”吃了。

    “去洗澡吧,水热了。”秦雨阳提醒说。

    之前复习的书本内容一片空白,苏冉秋满脑子只剩下秦雨阳吃鸡蛋的模样。

    洗完澡之后,气温更加冷。

    苏冉秋把书本带上.床,准备在床上再看一会儿书。

    “给。”一支药膏隔空飞了过来,他抬头的时候,那男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玩(游)手(戏)机。

    “声音调小一点。”苏冉秋非常无语,他好像听到了开心消消乐的游戏背景音乐:“……”很好,一个快一米九的大老爷们,在他面前沉迷于开心消消乐。

    于是他把帘子完全拉上,隔绝外面与里面的空间。

    然后拧开药膏,仔细护理了一下红肿的左脸。

    十点钟左右,秦雨阳看着就快没电的手机,有些意犹未尽地结束游戏。

    鉴于目前没有什么可玩,他终于有时间感怀一下自己的遭遇。

    感怀的结果就是:“……”有什么好感怀的吗,秦雨阳没心没肺地想,人在哪里活着不是活着。

    在有限的选择范围内,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他哥哥爸爸姐姐妈妈奶奶爷爷如果知道情况,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压根就不指望他思念家人。

    在外面野得开心,家里人也是很欣慰的。

    “往里面让一让。”秦雨阳掀开被子,拱着屁股进去。

    苏冉秋放下书本,没好脸色地挪进去:“再进去就是墙了。”床就这么点大,躺两个他可能刚刚好;问题是秦雨阳一个人就抵他俩。

    “这床太小了。”秦雨阳穿着薄薄的内衣躺下去,没一会儿就把被窝弄得暖烘烘。

    “把灯关了。”苏冉秋吩咐道,他躺下去之后才发现灯没关。

    于是秦雨阳又爬了起来,认命地去门边关灯。

    第二天早上,周日。

    苏冉秋今天用不着上学,也没有兼职要做;他比平时多睡了一个小时,想着不用苦哈哈地出去挤公交,心情也还不错。

    今天早上吃秦雨阳买回来的红豆吐司,还有新熬的小米粥。

    “你有某果的充电器吗?”秦雨阳吃早餐的空当,终于把自己的手机给折腾断电。

    “没有。”苏冉秋比他早吃完,现在在看书。

    “那借你的手机给我玩一下。”秦雨阳瞥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一脸正经地保证道:“我就用来玩小游戏,不看你的东西。”

    苏冉秋想说不行,但是动了动嘴唇还是没说什么。

    秦雨阳哪能不知道这是默认的意思:“谢谢了。”然后拿了过来,用路人皆知的办法解开了屏幕锁,他却发现,苏冉秋的手机里面没有开心消消乐,不过却有一个王者荣耀。

    完全没有玩过的一款游戏,但是看起来不错的样子,他决定看看。

    一个小时后,苏冉秋的手机铃声响起。

    秦雨阳愣了一下,然后把手机还给苏冉秋:“有人打你的电话。”

    苏冉秋也愣了一下,因为一般很少人打他的手机,除非是要钱的,可是这个月的借贷已经还了,给家里的钱也打回去了。

    “致凯?”苏冉秋没有想到是他:“怎么了?”

    席致凯是苏冉秋的同学兼前室友,他们大一共寝室:“冉秋,你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从王者掉到白银了?是不是被人盗号了?”

    “……”苏冉秋顿住,慢慢扭头看了秦雨阳一眼。

    “……”秦雨阳赶紧站起来跑路。

    “你怎么那么手贱!”苏冉秋举着拖鞋追赶,恨不得现场把秦雨阳给宰了,那可是他准备卖的号!

    秦雨阳夺门而出,在走廊上边走边说:“我去买个充电器,你消消气。”然后抱着头跑远了。

    苏冉秋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把鞋扔地上穿上。

    “冉秋?”

    电话还没挂,苏冉秋喘着气说:“没事,手机被熊孩子拿去玩了。”

    “靠,心疼你。”席致凯说:“熊孩子就要打,下回揍死他。”

    秦·熊孩子·雨阳,跑到外面的手机店,花了二十块钱,买了一个山寨版的某果充电器。

    “小秋,开门。”

    苏冉秋打开门,看见秦雨阳手里提着蔬果,心情莫名其妙地被安抚了一点点。

    “你的手机号是多少?”秦雨阳走进来说:“我换了一张新的手机卡,我俩交换一下号码。”

    苏冉秋把东西搁好,不是很情愿地把电话号码报给他。

    “好,完事儿。”秦雨阳厚着脸皮说:“游戏的事对不起,等我把技术练好了再帮你升上去。”

    苏冉秋没好气地说:“不用了,我自己会上。”要是号卖出去,可是整整的300块钱,他肉疼。

    秦雨阳说:“也是,你的技术比我好,要不你带带我?”

    苏冉秋忍住一巴掌糊过去的冲动,瞪着他说:“你不是要赚钱吗?玩什么游戏?”还嫌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够惨是不?

    亦或者是吊儿郎当,根本就没有把净身出户当回事。

    到时候真走投无路了就回去啃父母是不?

    “赚钱的路子我已经找好了,这不是等通知嘛。”秦雨阳说,拿着自己正在充电的手机下载游戏:“说,隔壁的wifi秘密是多少?”

    苏冉秋拧开头:“我不知道。”

    “骗人。”秦雨阳说目光危险地看着他:“我看见你的手机连上了,你肯定知道。”

    最终,为了能清静地看个书,苏冉秋忍痛出卖了隔壁拽的wifi密码。

    “什么工作?”他随便问一下。

    “就是……能赚很多钱的工作。”秦雨阳嘴里叼着一个小番茄:“要是顺利的话,金主给我二百万。”

    苏冉秋睁了睁眼,也拿了一个小番茄吃:“具体是什么?”

    秦雨阳着实对这样询问有阴影,他混不吝地道:“卖身。”

    “咳咳咳……”苏冉秋立刻被嘴里的番茄呛到。

    “开玩笑的。”秦雨阳一脸无辜地说:“我这种人有可能卖身吗?你激动个啥。”

    “……”

    中午十二点,黄毛打通了秦雨阳的新号码:“小雨哥早,我是黄毛,你起床了吗?”

    秦雨阳望了一眼窗外的太阳,心想,是他傻还是我傻:“说。”

    “人约好了,今天晚上八点206。”黄毛说:“怎么样,行吗?”

    秦雨阳点点头:“你们庭哥还真着急。”

    黄毛嘿嘿笑了两声,没说什么。

    “那就这么说定了。”秦雨阳说道:“晚上七点钟,你到上次的奶茶店接我。”

    黄毛疑惑地说:“不是一起去吃饭吗?”七点钟就很晚了,根本没时间和秦雨阳一起去吃饭。

    “这么着急干什么,赢了再跟你吃。”秦雨阳说道。

    “好吧……”黄毛摸摸鼻子,挂了电话。

    苏冉秋隐约听到一个‘赢’字,他立刻拿着菜刀从厨房里走出来,皱着眉头问:“你要去赌.博?”

    “嗯?”秦雨阳回头,理直气壮地道:“我那是正儿八经的比赛,赛车懂吗?”他的反射卉长,过了好一会儿才叮嘱道:“菜刀很利,小心切伤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