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29章
    ,!

    此为防盗章购买全文50%可看  苏冉秋躺在床沿边, 目不转睛盯着看:“……”

    那样幽深专注的眼神, 不由让秦雨阳头皮发麻,起鸡皮疙瘩:“小秋,躺进去。”

    “嗯……”苏冉秋很是听话, 坐起身就挪了进去, 可是他双手抱膝,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透着点倔强,在秦雨阳看来很孩子气。

    他挑起眉问:“干嘛呢, 不睡觉?”

    苏冉秋说:“你睡吧, 我待会。”

    秦雨阳:“……”待个屁,他伸出手臂一横,把人摁下去, 动作连贯霸气。

    “我不睡……”苏冉秋弓着身体挣扎, 耳边听见自己身边的男人说:“你想我吻你是不是?”

    他想说不是, 可是温暖的触感印在嘴角,自己有种要哭的冲动, 根本无法反驳。

    “别动了。”男人安抚力量十足的吻到位后, 手指熟练地去到。

    苏冉秋的眼睛在黑暗中一睁一闭,丝丝酒气从嘴里吐出来,凉气吸进去:“秦雨阳。”

    “嗯。”秦雨阳回他一个沉稳的字。

    苏冉秋很快就往他身边靠过去, 额头抵着肩膀,手抓住肌肉结实的手臂。

    挺生涩的, 秦雨阳心里想, 对他更温柔些。

    “……”苏冉秋窝在对方怀里咬着牙, 呼吸间全是让人心乱的气息,就像毒.药一样,明知道危险却停不下来。

    “好了。”一阵子过后,头顶上响起一声声音。

    他喘了喘,浑身就像被抽去了筋骨一样,没一点力气。

    “没事儿吧?”秦雨阳低声问,估摸着后劲儿差不多也过去了,他推开苏冉秋:“起来,我去洗洗。”

    “……”苏冉秋平躺在那,恍恍惚惚地长出了口气:“给我带点儿纸巾。”然后发现,嗓子都沙了。

    “你床头不常备吗?”秦雨阳说。

    苏冉秋还没说什么,他就到床边,把胡乱扯的纸巾递过去。

    “谢谢。”苏冉秋接了纸巾,转身向着墙,躲在被子里擦。

    “打一炮,连酒都醒了。”那男人在他背后调侃,声音焉坏焉坏地。

    “你呢?”苏冉秋擦好,用过的纸巾正不知道该怎么办。

    “给我。”秦雨阳帮他拿了过去。

    “谢谢。”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态,苏冉秋略尴尬。

    “你刚才说我什么?”秦雨阳帮他扔完纸巾,打着哈欠倒回来。

    “没说什么。”苏冉秋钻进被子里。

    “哦。”秦雨阳也躺下来:“睡吧,明天上学。”

    “晚安。”苏冉秋踌躇了半天,还是没敢伸手。

    他瞪着黑漆漆的屋顶,一会儿想着刚才,一会儿想着秦雨阳:他不硬吗……

    第二天早上醒来,苏冉秋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眼底黑了一圈。

    就像那啥过度似的,他出门前用口罩遮起来:“我上学了,你自己吃早餐。”

    “小秋。”秦雨阳从里面探出头来喊了一声。

    “嗯?”苏冉秋扭头看着他,猜不到他要说什么。

    “晚上回来带盒套。”秦雨阳说。

    说完就倒回去睡觉了,苏冉秋开门的动作一下子没收住,差点在门口摔了个狗啃泥:“……”那个,他叫自己买什么?

    “秦雨阳……我没听清楚。”

    “买盒套儿。”

    这回可清楚了,字正腔圆的京片子,听得苏冉秋心里一突一突地,直想揪着人问清楚:买来干什么?

    但是他没问,出门了。

    上午十二点不到,秦雨阳在交易所乱晃的时候,接到了黄毛的电话:“小雨哥,我是黄毛啊,你还记得我吗?”

    这问题每回都要听一遍。

    秦雨阳说:“敢情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健忘症。”

    “嘿嘿。”黄毛说:“怕你贵人多忘事。”

    “说。”

    “晚上一起吃饭,和庭哥他们一起。”黄毛收起儿戏,整得挺严肃的。

    “嗯?”秦雨阳追问清楚:“是单纯吃饭,还是你们有什么活动?”

    黄毛:“我们单纯吃饭,庭哥他应酬客人。”怕秦雨阳有压力,他说:“就当去开开眼界呗,有什么关系?对了,把小秋哥也带上。”

    “别人做的局?”

    “嗯嗯。”

    这么说的话,秦雨阳心里有了底,左不过是有人请陶震庭吃饭,陶震庭给面子,带几个小喽啰过去应酬应酬。

    自己长得高大精神,气质也不差,带出去给陶震庭长脸自不必说。

    ——小秋,放学在校门口等,我和小毛哥去接你。

    ——嗯?

    ——出去吃饭。

    ——嗯。

    苏冉秋摸了摸背包里那盒套,继续上课。

    下午放学,他戴上口罩站在校门口等。

    ——我放学了。

    ——门口等,我就到。

    “操,前面那些孙子把路堵死了,你打电话给小秋哥,让他走过来。”黄毛看着前面那些接学生的豪车,一辆一辆地,他脸上不由露出猥琐的表情。

    秦雨阳解开安全带,一边打电话,一边下了车,在人群中找苏冉秋的身影:“你在哪?看见我了吗?我在门口找你。”

    苏冉秋:“看见了小毛哥的车。”

    秦雨阳:“哦,那我回车上去。”果然黄毛那辆车才是全世界的焦点。

    其实苏冉秋最先看到的是秦雨阳,他比黄毛的车更显眼。

    只是不好意思走过去,不知道怎么面对。

    “去哪吃饭?”看秦雨阳进来了,他低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秦雨阳踢了一脚黄毛的座椅:“小毛哥,回答问题。”

    “啊?哪呀?”黄毛认真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怎么去。”饭店的名字忘了。

    后排没动静,黄毛朝后视镜瞅了一眼。

    他小秋哥的手搁在他小雨哥腿上,手指勾着他小雨哥的手指。

    可真粘人,黄毛心想,找一个年纪小的对象处起来甜是甜,可年纪小就是粘人,还爱较真儿,没年纪大的干脆。

    要万一有一天腻味了,分个手得烦死。

    不过,黄毛又看了一眼后视镜,镜子里边他小雨哥一脸吊儿郎当,应该是个情场老手才对了。

    那手指倒不是苏冉秋的意思,他一开始搁在自己腿上的。

    秦雨阳问他冷不冷,摸他的手确定,然后就没放开。

    傍晚的天儿不算冷,不过今天是阴天,下车后风有点大。

    “你这裤子穿得。”秦雨阳看见苏冉秋的脚踝露了出来,他二话不说给人把裤脚拉下去一点。

    黄毛笑得不行:“人家现在的学生哥就是这么穿的,流行。”然后去瞅苏冉秋,脸上果然甜着呢。

    但是他不羡慕,反正这种还读书的,不敢碰。

    “衣服也是,你又不是猛长个的时候,买这么大号干什么?”秦雨阳叨叨,他搂着苏冉秋,发现衣服底下就那么点腰。

    “真啰嗦,大家就这么穿的。”苏冉秋说道,朝酒店的玻璃门打量自己的穿着,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然后一看,周围都是社会人士,个个穿得非常正经,就自己一个人是学生,穿得跟这里格格不入。

    “小秋哥是零零后呗。”黄毛笑得合不拢嘴,开口跟苏冉秋搭话。

    苏冉秋说不是:“九八的。”离零零后还差两年。

    那年纪也很小,黄毛瞅着苏冉秋那张细皮嫩肉的脸,“啧啧,跟你一比,我们都是老白菜梆子了。”

    “那是你,可不是我。”秦雨阳嘲讽道,一手抓住苏冉秋的手腕,一手插着兜儿,大摇大摆地走进电梯。

    “小雨哥几岁?”黄毛刚问完,准备关电梯门,外面就传来一声声音。

    “请等一下!”一个助理模样的男人,拿着公文包急忙跑过来。

    黄毛赶紧摁着开门键,笑着道:“哥们,再不赶紧滴我就关门了。”

    “谢谢谢谢。”助理喘着气儿说:“等等,我老板还没进来。”他一边摁键一边看表,非常精英的范儿。

    一道西装革履的身影走进来,双方都愣了一下。

    季若然脱口而出道:“秦雨阳?”

    秦雨阳则是高高地挑起眉毛,吊儿郎当地说道:“季若然?”

    男助理的老板就是季若然,他应邀前来吃晚饭顺便谈事情,没想到会在电梯里面遇见秦雨阳……还有秦雨阳的三儿。

    视线朝着戴口罩的大男孩剐了一眼,对方有所感应似的躲在秦雨阳身后面,连头都不敢抬。

    “真巧。”季若然心想,这运气也是够够地。

    “是有点。”秦雨阳说道,顺便把苏冉秋搂到身边,希望他不要怕。

    然而苏冉秋没有底气抬头,刚被弄出来又躲了进去。

    季若然:“……”当我是死的吗。

    “小秋?”秦雨阳沉声搂紧身边的男孩,婚都离了,而且做错事的也不是他,根本不用怕。

    “……”苏冉秋靠着身边的男人,羞耻难堪。

    确实被抓奸的那天他是被迫的,并不心虚自己和秦雨阳睡在同一张床上;不过现在他接受秦雨阳了,他成了名副其实的三儿。

    黄毛觉得气氛有点怪,于是闭着嘴巴静观其变。

    “你大哥正在找你。”季若然在电梯停下的时候说:“我劝你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否则,按照秦雨顺的个性,这要是找着了弟弟,少不得是一顿狠揍。

    “我知道。”秦雨阳说话的空当,季若然和他的助理率先走了出去。

    “好像,我们仨也是这一层。”黄毛搔搔脑袋说。

    秦雨阳猛抽嘴角:“你傻啊……”他记得刚才黄毛摁的可不是这一层。

    “突然想起,突然想起。”黄毛歉意道,同时疑惑地说:“那才那位,是小雨哥的朋友?”

    那人出去之后,苏冉秋的脸色好看了不少,这时竖起耳朵专心倾听。

    “等等,你们庭哥要应酬的不会是他吧?”秦雨阳露出牙疼的表情。

    黄毛忙说:“不不,这是个小酒会的形式,来人有很多的。”他们庭哥只是其中之一被邀请的人,咖位比较大的那种。

    秦雨阳闻言松了一口。

    苏冉秋也是,他社会阅历少,吃过最正式的晚餐,好像就是同学的生日派对。

    “那就好,免得他把小秋吓坏。”秦雨阳说。

    “昂?”黄毛等待下文。

    “刚才那是我前对象,刚离婚。”

    “……”得,黄毛终于知道苏冉秋脸上的伤是哪来的了。

    黄毛听了这话,顿时噗嗤一笑:“成,既然是小嫂子,那就带上呗,我保证热情招呼。”

    秦雨阳冷冷一笑:“你再说一次?”

    黄毛立刻打了个寒颤,连声说不敢:“那就这样说定了,晚上七点见。”

    啪叽挂了电话,秦雨阳坐在桌边等着吃饭。

    今天又是猪油渣炒青菜,伙食很寒酸。

    秦雨阳却是什么都没说,端起碗津津有味地吃了两大碗;那份食欲让苏冉秋很怀疑,自己养的不是个富二代公子哥,而是披着富二代皮的橘猫。

    反正,这短短的时间相处下来,秦雨阳已经差不多颠覆了渣男留在苏冉秋心中的印象,变成一个有点皮,兼手残好养活的假富二代。

    他几乎确定这些不是秦雨阳的伪装,而是最真实的一面。

    不过才相处了短短两天,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苏冉秋心想,这人迟早是要回去当他的富家少爷,而自己只会是他众多风流韵事当中的一段,仅此而已。

    傍晚六点钟,苏冉秋早早做好晚饭,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好,准备陪秦雨阳出门。

    晚饭过后,秦雨阳挺着微鼓的小肚子,躺在床上打盹。

    苏冉秋走过去踢了踢他,说道:“起来换衣服。”

    今天两个人一整天没有出门,身上都穿着睡衣。

    秦雨阳睁开眼睛,猛地看见苏冉秋双手举高在头上,正在脱衣服,白皙纤瘦曼妙可人的腰线映入眼帘。

    他若无其事地挪开眼睛,心想,这家伙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脱衣服,可见是那天晚上没有给对方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

    于是待了一会儿,他坐起来,叮嘱了一句:“山上特别冷,你要多穿点。”

    “哦。”苏冉秋低着头,在抽屉里寻找之前用过的口罩,然后戴上。

    反观秦雨阳自己,这会儿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外面是一件休闲西装外套,显得很雅痞气质。

    苏冉秋突然想到,在公子哥们经常活动的室内,穿这样耍帅的衣服当然适合,可是在这种连空调都没有的地方,这男人究竟冷吗?

    “干嘛这样看着我?”秦雨阳说道,突然感到压力山大。

    “没事。”苏冉秋动作生硬地移开视线,心想,就算秦雨阳冷,自己也没钱给他买衣服。

    然后苏冉秋不由自主地回忆,和秦雨阳一起睡觉的时候,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温度,以及手臂肌肉的触感……

    说起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体会‘肌肤接触’这个词。

    虽然没有很清晰的回忆,但是男人对这种事很敏.感,不是异性可以理解的。

    “就是这儿。”秦雨阳说道,拉着闷头跟他走的苏冉秋找到昨天蹭wifi的奶茶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走进去的时候,那位店员小姐姐好像瞪了自己一眼。

    “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什么?”漂亮的小姐姐却对他身后的苏冉秋非常友好。

    “这么冷的天,要一杯热牛奶吧。”秦雨阳插嘴说。

    苏冉秋面露无语,不过没有拒绝:“那就要热牛奶吧。”

    店员小姐姐问:“两位都是吗?”

    秦雨阳摆手:“我不要。”

    六点五十七分,苏冉秋捧着有点烫的玻璃杯,慢悠悠地喝着加了糖的热牛奶。

    而秦雨阳坐在他身边,一脸严肃地头条新闻。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亮眼的黄色跑车才姗姗来迟。

    黄毛一到奶茶店门口,立刻下车走进来说:“嘿,小雨哥!真是不好意思,非常抱歉,来迟了点点!”

    他一进来,苏冉秋就放下杯子,把口罩戴上。

    “现在才来,奶都凉了。”秦雨阳懒懒地说,然后指指自己身边的人:“我对象小秋。”

    黄毛立刻打招呼说:“小秋哥好!”

    ???哥?

    秦雨阳迎上苏冉秋疑惑的目光,介绍道:“这是小毛哥,帮我找工作的朋友。”

    苏冉秋转过去看着黄毛,点头喊了声:“小毛哥好。”

    听声音确实是个男的,黄毛就笑着嘀咕了一句:“这风向真挺好。”长得好看的都去搞基了,剩下的妞就没人抢了。

    于是他俩就上了黄毛的车,这次是坐在后排。

    秦雨阳的腿贴着苏冉秋穿着一层秋裤和运动裤的腿,漫不经心地问道:“冷吗?”

    苏冉秋摇摇头:“不冷。”他特别安静。

    四十分钟后,到了。

    黄毛停下车来:“小雨哥。”他指着前面那辆蓝色的车说:“那辆车就是比赛用的车,你赶紧去试一下。”

    秦雨阳下车一看,就那么小猫两三个人,心知,黄毛是故意提前让自己过来试车,于是就说:“九点钟开跑?”

    黄毛忙不迭地点头:“是,庭哥应该很快就到了,你先去跑着吧。”

    “小秋。”秦雨阳回头,没忘记自己带了一条小尾巴:“走,哥带你去兜风。”

    山上的气温确定低,苏冉秋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外套,走过去上了那辆蓝色的跑车,副驾驶位。

    秦雨阳打开暖气,慢条斯理地系好安全带,顺便叮嘱苏冉秋:“系紧点。”然后问:“你坐车会吐吗?”

    应该是想起了昨天黄毛的惨状,他面露担心。

    “不会。”苏冉秋谨慎地系好安全带,还仔细确认了一下。

    “那就好。”秦雨阳说着,跑车在他的操控下,势头很柔和地慢慢开出去。

    一段时间之后他开始提速,遇见弯道就控车,入弯,摆尾。

    由慢到快,渐渐地开始风驰电掣,进入高速状态。

    苏冉秋抬手抓住右上角的把手,平衡好身体之后立刻看着前方:“……”每一次转弯他都觉得车子就要掉下去了,但那只是错觉。

    秦雨阳开得稳着呢。

    半个小时之后,山下面比刚才多了不少人;陶震庭和江逐浪陆续到场,一个坐着司机开的商务车,一个开着自己标志性的银色跑车。

    “庭哥,好久不见。”一个打扮新潮的年轻人,面带微笑,走到了陶震庭的身边。

    “江二少,好久不见。”陶震庭和他握了一下手。

    这个年轻人就是今晚要和秦雨阳赛车的人,江逐浪。

    “江二少,你好你好。”黄毛非常热情,也凑上前来:“小半年没见,你好像长高了一截呢?”

    江逐浪顿时吐血,妈的,长得矮点怎么了?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庭哥口中那位了不起的车神呢?怎么没看见人?”

    陶震庭立刻看向黄毛,黄毛忙说:“是这样的,小雨哥去试车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话音刚落,他们看见远处有一辆车,以势如破竹之势开了过来。

    车轮急速摩.擦在泊油路上,发出一串刺耳的声音。

    车子停好之后,秦雨阳打开车窗,吹了一声口哨:“小毛哥!车不错!”

    黄毛顿时有种跪下去谢恩的冲动,只见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小雨哥,嘿嘿嘿,你喜欢就好!”

    既然车不错,那不是说明赢定了?

    “哎,对了。”他赶紧说:“庭哥和江二少到了,你下车见一见。”

    “嗯。”秦雨阳打开车门,回头叮嘱苏冉秋:“你在这里等我。”然后开门下了车。

    一米八八的身高从车上走下来,顿时吸引了陶震庭和江逐浪的视线;一个是第二次见秦雨阳,一个是第一次见。

    但不出意外,都面露惊艳/卧槽。

    陶震庭自己本身也看得津津有味,但是看见江逐浪目不转睛的模样,他就笑着调侃道:“怎么了,以为我会找个其貌不扬的对手和你比?”

    可是那样的话,就是算赢了也不是那么解气。

    而秦雨阳正好,高大帅气,年轻出色,样样都压江逐浪一头。

    虽然现在还没发迹起来,不过那是迟早的事情。

    “怎么会呢?”江逐浪撇撇嘴说:“庭哥的眼光一向很好,你能找他来和我切磋,说明他肯定有过人之处。”

    秦雨阳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贱兮兮地说道:“过人之处可就多了去了,比如说,我腿比你长。”

    大伙们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腿:“……”确实是一双笔直修长令人赞叹的好腿。

    可是这么自卖自夸也不太好吧?

    “哈哈哈哈。”陶震庭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显得特别开心。

    这情况把黄毛吓得一惊一乍,连忙向秦雨阳投去崇拜的目光,心想,这哥们还真的会讨庭哥的欢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