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31章
    ,!

    此为防盗章购买全文50%可看  “……”苏冉秋坐在他身边脸色凝重,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道:“秦雨阳……”

    “嗯?害怕吗?”秦雨阳抽空关心了一下坐在副驾驶的人。

    “还好。”苏冉秋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现在确实是怕的,身边这个男人开车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

    仿佛这个世界再大,也没有能够阻挡对方的存在。

    “不用怕, 等着数钱。”秦雨阳一边控车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久违的奔跑, 其实没有让他有热血沸腾的感觉,反而下定决心以后还是少跑为妙。

    这次把苏冉秋留在副驾驶,也是为了警告自己, 不能作死。

    “秦雨阳。”苏冉秋突然咽了咽口水, 说:“我们不要这笔钱了……”

    “嗯?”为什么?秦雨阳一脸不解, 他跑这趟车的目的, 就是想拿到二百万交给苏冉秋, 然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我认识跟你赛车的人,他家是混黑的。”苏冉秋想起那些惊悚的听闻,皱着眉头说:“如果你赢了他, 他有很大的可能会报复你。”

    这件事学校里面每个人都知道, 江逐浪是校霸, 招惹他的人没有一个不吃亏的。

    看见秦雨阳好像不信的样子,苏冉秋又说:“他是我们学校的人, 叫江逐浪, 跟我一个院系。”

    听到这里, 秦雨阳轻轻啐了一口, 这就有点麻烦了,如果江逐浪不是跟苏冉秋一个院系,他赢了这场比赛也没有什么不可。

    但如果因为二百万惹上一个麻烦,不值得。

    秦雨阳考虑了片刻,说:“那算了,我不赢他。”

    苏冉秋立即松了一口气,可是:“那你的金主怎么办?”如果秦雨阳输了比赛,会不会被责罚?

    “没事。”秦雨阳安抚道:“我只是说不赢他,又没说要输给他。”

    就算最后不能赢,在比赛途中甩江逐浪一把,也还是行的。

    “……”江逐浪跟在蓝色的跑车背后,一直超不了车,心里早已翻江倒海,怒不可遏:“这小子开车的方式……”简直就是不要命,比他还疯狂。

    怪不得陶震庭会找这个人来跟自己比赛,因为惜命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赢。

    作为江氏的独生子,江逐浪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遇到秦雨阳这种人,他只能自认倒霉。

    大半个小时过后,等在山下的人频频看表。

    绕到桥边跑一圈,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能回来。

    他们紧紧盯着路口,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哪一辆车先出来。

    是江逐浪的银色跑车,还是那辆名不经传的蓝色跑车?

    突然,黄毛惊呼了一声:“庭哥,他们来了。”

    陶震庭一看,鹰凖般的眼睛一眯:“……”两辆车在他的注视下,并肩齐行,最终一起越过终点线。

    他此时心里所想的是:妈的,这都没输!

    刚才不爽的心情,现在终于好了不少。

    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惊讶,没想到比赛的结果竟然是一起越过终点,谁也没赢谁也没输。

    不得不说这是最好的结果,蓝色的跑车已经够牛逼了。

    越过终点线的一瞬间,江逐浪松了一口气,比起刚才那种落后一截的惨状,他对这个结果真是谢天谢地。

    但是他心情很复杂,跟自己赛车的那男人明显就是有意相让。

    想到这里,江逐浪立刻打开车门,过去找人说几句话。

    这时候,秦雨阳发现苏冉秋有点晕车的现象,他连忙拧开了一瓶矿泉水,给对方喝了几口,然后打开车门过去,把人弄下来喘口气。

    江逐浪走到自己车头边看见这一幕,两条腿就像石化了一样,根本走不动路:“……”那家伙,竟然载着人跟自己比赛。

    “那小子可真是吊儿郎当。”陶震庭站在江逐浪背后说:“我竟然忘了让他不要载人,否则应该就能赢你。”不过,他拍拍江逐浪的肩膀:“小秦说得对,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以后赛车这件事,哥就不跟你闹了。”

    “庭哥,这一把是我输了。”江逐浪脸色难看地说:“以后你组织的车赛,我不会再出来捣乱。”

    他有点压抑地退回去,开上自己的车离开。

    黄毛见状,搓搓手说:“庭哥,那这把算不算小雨哥赢了,我们答应给他的钱怎么算……”他还等着收一点点佣金呢。

    他看秦雨阳也不像吝啬的人,出手应该不会小气。

    “给他一百万吧。”陶震庭面容平静地说。

    这边,苏冉秋接过秦雨阳手里的水说:“我不要紧,你先过去看一下。”他害怕这个结果对方还是不满意,心里有些忐忑。

    “不用担心。”秦雨阳揉揉他的头,然后起身向陶震庭和黄毛走了过来:“陶先生,这场比赛我没赢,但是也没输,之前谈好的报酬就算了,我没那个能力拿。”

    陶震庭和黄毛齐齐露出惊讶的神情,对方会这么说是他们没想到的。

    “不,这场比赛是你赢了,虽然没有赢得很漂亮。”陶震庭说:“就按照之前说好的一百万给你,怎么样?”

    秦雨阳摆摆手:“一百万就算了,我不拿。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帮我还钱给小毛哥。”

    陶震庭挑了挑眉:“多少?”

    秦雨阳瞅了一眼挤眉弄眼的黄毛,笑眯眯地报了个数:“五万。”

    这对陶震庭来说只是个小数目,他都不用通知财务,直接从自己的私人账号划了出去。

    “谢谢庭哥,嘿嘿,那我送小雨哥他们回家。”黄毛开心得手舞足蹈,说道。

    陶震庭点点头,转身上了背后那辆黑色的商务车。

    这时候苏冉秋朝他们走了过来。

    “小秋哥没事吧?”黄毛被苏冉秋脸上的巴掌印弄得一愣,惊讶地道:“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打小秋哥?”

    苏冉秋把口罩戴上去,但是呼吸难受,只能取了下来。

    “我前任打的。”秦雨阳毫无隐瞒地说,然后看着苏冉秋:“怎么样,还头晕吗?”

    “现在好多了。”苏冉秋的脸有点热辣辣。

    “什么?”黄毛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小秋哥只是头晕而已?没有吐吗?”靠,当时他可是吐得七荤八素。

    “没吐。”发现黄毛很正常,苏冉秋心里松了一口气。

    上了车之后,黄毛一边开车一边兴致勃勃地询问比赛的细节,秦雨阳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苏冉秋则是昏昏欲睡,走到一半的时候,身体终于控制不住靠着秦雨阳睡着了。

    “嘘,别聊了,他睡着了。”秦雨阳说。

    黄毛比了个收到的手势,静悄悄地开起车。

    “小雨哥。”到了奶茶店门口,黄毛拿出手机悄声说:“庭哥给的五万块到账了,我俩怎么分?一人一半吗?”

    那不就是二万五?

    秦雨阳黑着脸:“二万七二万三你自己选一个。”反正不是二万五就行。

    “行,二万三吧。”黄毛挺厚道地说:“两千算小秋哥的,给他多买点肉补补,你看,他瘦成这样你就不心疼吗?”

    这么一说秦雨阳开始后悔,如果那一百万留下,苏冉秋就可以顿顿吃肉了。

    苏冉秋估计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马上从秦雨阳的肩膀上醒了过来,他眯着酸涩的眼睛问道:“到了?”他看见整条街的商铺都关上了门,四周围很安静。

    “小秋哥。”黄毛满脸兴奋地问:“去不去吃宵夜?”

    苏冉秋睡眼惺忪地愣着,一时之间下不了决定。

    “困成这样了还吃,回家洗洗睡吧。”秦雨阳打开车门,伸手拉苏冉秋出来:“小毛哥再见,有空一起吃饭。”

    黄·夜生活·毛,从车窗里探头出来说:“好吧,再见,有空一起吃饭!”

    回到家十一点多,苏冉秋望着直接脱鞋上床的男人,心情很复杂。

    虽然两百万根本比不上秦雨阳之前付出的多,可是又一次,对方毫无不犹豫。

    “你站屋里干什么?”秦雨阳说:“快过来睡觉。”

    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苏冉秋关了灯直接上床,躺在自己讨厌过恨过也照顾过的男人身边,睡得很舒服。

    这一晚他做了很多梦,梦里有几张熟悉的脸孔。

    具体的剧情是什么,第二天醒来就忘了,可是那种愉快的幸福的感觉令人印象深刻。

    “今天起这么早?”才七点钟就听见悉悉索索,秦雨阳也醒了过来。

    “我今天有课。”苏冉秋说,因为他的学校比较远,搭公交车得四十分钟,只能早点起床。

    “行,那你出门吧。”秦雨阳继续睡。

    苏冉秋收拾好一切,出门前拿好口罩:“那你今天……”还是在这里待着吧?

    “什么?”秦雨阳起床气不大,口吻特温柔:“我一会儿出门赚钱,你告诉我你学校在哪,我给你送午饭。”

    他始终记得,昨晚黄毛说苏冉秋太瘦了。

    “……”苏冉秋捏着口罩,一时间只能做出点头摇头的反应。

    “手机说吧,你快去,我再睡一会儿。”秦雨阳还没完全清醒,他的魂儿还有一半在周公那儿搁着。

    苏冉秋像平时一样出门锁门,在这座繁华中透着冷漠的城市里战战兢兢地活着,他的压力并不比养家糊口的职场精英们小多少。

    生活的压力可以硬扛,寂寞却是自己一个人无法排解的。

    这个城市的空气一直都是这样,即使是清晨也不怎么好。

    在秦雨阳的记忆中,他很少看见北京有蓝天白云。

    “到了。”他在路边停下车来。

    “你一会儿回家吗?”苏冉秋看他,解开安全带的手速度略慢。

    “不。”秦雨阳说:“我去找我大哥。”他看了眼时间,现在才八点出头,人家公司可能没上班,不过开车过去应该差不多。

    “哦,那挺好的。”苏冉秋对秦雨阳的家事一无所知,只是觉得有家人挺好的,不管怎么样都应该好好相处:“那我上学了,拜。”

    “不亲一下我再走吗?”秦雨阳朝他笑。

    漫不经心的模样痞帅痞帅地,加上人品性格,轻而易举就扭转了苏冉秋对富二代的负面印象。

    因为秦雨阳,他对这个标签好感倍生。

    “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亲你一下。”苏冉秋坐回来:“亲哪里都可以。”

    “操。”秦雨阳嘀咕。

    “也行。”苏冉秋不笑的时候,气质是冷清的,对自己男人笑的时候,却是荡得要上天。

    “我不在外面过夜。”秦雨阳看着他:“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外面乱搞。”

    苏冉秋摇摇头,其实不是担心秦雨阳出去乱搞,是担心他不回来。

    “去吧。”秦雨阳又看了眼表。

    “爱你。”苏冉秋凑过来,在他嘴角碰了碰。

    身边谈过恋爱的人说,不要热得太快,那些把爱和老公老婆挂在嘴边的人,他们都被分手了。

    开车在路上恍惚了一段时间,把苏冉秋的脸蛋从心里摘出去,然后打开导航,定位秦雨顺的公司。

    ——大哥,我现在去你的公司。

    不管对方会不会看,发信息通知一声是应该的。

    秦雨顺看了,心里略烦,他在车上对助理吩咐:“上午十点组织一个会议,没有什么主题,就说说最近的工作。”

    他是不耐烦手把手地教家里的混账,就让对方自己看好了。

    反正也没有期望值,更谈不上失望。

    “是。”助理略吃惊,这个决定有点突然。

    个性严谨的老板,做事情比较偏向有计划。

    公司前台是两个漂亮的妹子,按理说天天看见秦雨顺那张鬼斧神工的俊脸,对帅哥应该很有免疫力。

    可是秦雨阳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那一刻,还是看直了眼。

    是个完全跟老板不同类型的帅哥啊,一看就是很会玩的类型,背后的女朋友估计有一打。

    这种浑身浪劲儿收不住的男人,让人明知道会受伤还是忍不住受他吸引。

    “嗨。”秦雨阳过去:“你们秦总来了吗?”

    “现在还没有来哦。”前台妹子小鹿乱撞,这个男人近看更帅,而且很年轻精神。

    “平时几点钟来?”秦雨阳说。

    “九点钟半呢。”前台妹子语气软软地。

    秦雨顺带着助理进来,立刻看见了和妹子聊得火.热的混账弟弟,他很后悔。

    “啊,总裁来了。”妹子低呼一声。

    “哥。”秦雨阳笑眯眯喊了句。

    背后俩前台妹子小心捂着嘴,吃惊,刚才和她们聊天的帅哥是总裁的弟弟?

    “你来我公司泡妞还是学习?”秦雨顺冷声问了句。

    “当然是学习啊。”秦雨阳跟上去:“我泡个屁的妞,我要是肯泡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倒是这位总裁哥哥,秦雨阳看了眼他,不确定对方是冷冰冰的大龄处男,还是表面禁.欲.床.上狂.野的两面人。

    “给我老实点。”秦雨顺的眼神极不友好:“要是敢浪费我的时间,我会把你从十七楼扔下去。”

    “亲哥……”秦雨阳的心肝儿微颤,真的,至于吗……

    旁边的助理第n次见秦雨阳,这次比较惊讶的是,对方看起来好像顺眼了不少,跟在老板身边就像只听话的凶兽。

    以前是张牙舞爪的,好像不在乎和老板的兄弟情,要多混账就有多混账,不提也罢。

    十点钟开会,秦雨阳老实坐在总裁哥哥身边,多听多看少哔哔。

    实在遇到不懂的,开口之前就被总裁哥哥犀利的眼神杀回来:“……”行,会后再问。

    他是认真做了笔记的,会后总裁办公室,秦雨顺瞅着弟弟写满一页的问题,其实有点惊讶。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问题,”他喝了口茶:“不过以你的智商,我应该慢慢跟你解释。”

    秦雨阳心想:“……”咱能不这样埋汰吗?

    这个上午,n个高层徘徊在门口想进去找老板商量工作。

    然而听助理说,老板现在没空,他正在教育他家二公子。

    中午十一点半。

    “不行,我饿了。”秦雨阳啪叽一声放下笔,不干了,拿起手机定外卖:“哥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

    “不吃外卖。”他哥起身拿起外套:“楼下饭堂吃。”

    “也成。”秦雨阳跟上去,手贼几把多地搁在总裁哥哥的肩膀上。

    “……”总裁哥哥瞥了一眼,抖抖肩膀:“滚。”

    “哎。”秦雨阳不当回事:“哥你有女朋友吗?”手是没放开的,脸皮八尺厚,不怕人嫌弃。

    秦雨顺不搭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秦雨阳又哔哔。

    “谁叫你问的?”秦雨顺终于有了点反应。

    “我们都想知道啊,”秦雨阳眨了眨眼睛:“就是不敢问你,你太酷了。”

    “那你还问?”秦雨顺睇着弟弟冷笑。

    “好吧……”消停了一会儿,又说:“如果真找到了,带我见见呗,我帮你掌掌眼。”秦雨阳没办法,他其实不想管秦家的闲事,可是心里那关过不去。

    就是那种,不想眼睁睁看着某些东西恶化的个性,想它好起来。

    秦雨顺懒得理会,他不认为混球的眼光值得参考,也暂时没有想过结婚的问题。

    “如果你也喜欢男的,那我就去代孕一个娃。”秦雨阳自顾自地说。

    然后就很安静了,吃饭的时候没哔哔什么。

    下午待到四点,顺路去接苏冉秋放学。

    “走,哥带你下馆子。”

    苏冉秋刚才已经放学了,接到通知站在校门口等。

    秦雨阳开着车呼啸过来,一脸开心地探出头来。

    他们去吃的拉面,一份海鲜一份牛肉,两份加起来四十六块钱。

    很平价的东西,苏冉秋吃得很感动,他终于感受了一把,一次吃到两种口味的幸福。

    发现还是海鲜更好吃,牛肉的味儿重。

    “老板,结账。”秦雨阳说。

    “我付钱吧。”苏冉秋比他更急:“你把钱都给我了,从我这出就是了。”男人身上留点钱比较好,更何况秦雨阳还开车呢,油钱好像还挺贵的。

    “你跟了个假富二代。”秦雨阳自我吐槽,眼底中刚来的时候那种满不在乎突然少了许多。

    “走吧。”他脱下外套,披在苏冉秋身上。

    “我不冷啊。”苏冉秋吃惊,想还给他。

    “有种冷叫做你男朋友觉得你冷。”秦雨阳说:“好了,披着吧,走。”

    “……”苏冉秋无语,可是走出拉面店,还真有点冷。

    他想把外套还给秦雨阳,但是想想,两个大老爷们在街上让来让去,画面太美不敢看。

    从拉面店走到停车场,路过一个华灯初上的广场,那里边人来人往,还有人拉琴,气氛真不错。

    “你想去看电影吗?”秦雨阳问。

    “可是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好看的。”苏冉秋扭头看了眼高楼:“要不下次吧。”最近花了这么多钱,他有些舍不得。

    “那送你朵花儿。”秦雨阳花十块钱,在路边买了朵小玫瑰。

    “花这冤枉钱干什么?”苏冉秋嘴上数落着,表情却啪地一下眉开眼笑。

    “哎,我叫秦雨阳。”对方却咧着嘴傻笑,走上来一脸灿烂地说:“怎么称呼你?”

    黄毛低头扫过那只手,好家伙,手腕上戴着一只patek philippe,价格少说也三十万往上;身上的休闲西服,得了,仔细一看赫然是博百利。

    至于对方脚上的皮鞋和腰间是皮带是什么牌子,黄毛已经不想去探究了,反正这哥们绝对是个有钱的主儿没错。

    “我叫黄毛。”他握上那只养尊处优的手,手指上一丝老茧也没有,顿时进一步地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