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医圣〕〔商途春娇〕〔变身萝莉剑仙〕〔斗破苍穹之大陆起〕〔重生八零逆袭记〕〔宠巫纪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契约暖婚:军少,〕〔倾城娇女:将军,〕〔女王心尖宠:恶魔〕〔猎户相公宠妻成瘾〕〔枭爷霸宠:重生系〕〔辰少宠妻无度:老〕〔绝色魔医:神帝,〕〔养狐为妃〕〔阴缘:鬼夫难缠〕〔兵者〕〔混沌幽莲空间〕〔宠妃打脸日常〕〔问月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32章
    ,!

    此为防盗章购买全文50%可看

    于是心里热乎了两分, 跟人家说:“既然不去兼职,那你再睡一会儿。”

    “嗯。”苏冉秋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顺势靠过去。

    话说, 这种倒春寒的天气,睡在一个暖烘烘的叙炉旁边,真是舒服得不要不要地。

    更何况秦雨阳还搂着他, 在他后脑勺上偶尔摸两把,这比一百句情话还要让人心动。

    反正出身破碎家庭的苏冉秋, 从没被人搂着这样疼过。

    今天猛然被心疼了一下,顿时鼻子发酸, 眼眶发热,满脑子只剩下一个想法:如果允许的话, 他跟定这个男人了。

    苏冉秋怀着这样的想法睡过去,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拿起手机一看, 上午十点半,身边的男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秦雨阳?”他迅速起来,跑到厨房看了一眼。

    “嗯?”秦雨阳站在里边洗葡萄, 扭过头来愣了下, 开骂:“苏冉秋, 你他.妈有毛病是吧?”鞋不穿衣服也不穿:“滚回去穿衣服鞋子。”

    苏冉秋调头就走, 因为他冷毙了。

    “你什么时候起来了?”他看见桌面上竟然有早餐。

    这时秦雨阳端着葡萄, 边走边吃, 不顾形象得一塌糊涂, 又帅得一塌糊涂:“九点多吧。”他飞了小情儿一眼:“怎么那么多废话,快看早餐凉了没,趁热吃。”

    “哦。”苏冉秋特别听话,穿着毛衣坐下来,捧着秦雨阳买的生滚粥:“还很烫呢。”没一会儿就吃得满额头汗。

    秦雨阳不说话,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面。

    “你在看什么?”苏冉秋小心翼翼地睨了一眼,发现对方正在看股票。

    于是他闭上嘴巴,安安静静地吃自己的早餐,并不想打扰。

    然后吃完了,也是默默地收拾桌面,把自己的书本挪过来这边开始学习。

    “嗯?”秦雨阳丢开手机,微微笑道:“今天不去小书桌了?”

    之前都不跟他扎堆的。

    “在哪还不是一样?”苏冉秋垂着眼写字,没有理他。

    静默了片刻,一粒红玛瑙般的葡萄喂到嘴边。

    “你看这东西,是不是有点眼熟的样子?”秦雨阳浪里浪气地笑问道。

    “眼熟你的头。”苏冉秋吃进嘴里,脸热热地,心甜甜地。

    “我特意给你买的,你多吃两颗。”秦雨阳连续喂了苏冉秋三颗葡萄,就住了手,剩下的全往自己嘴里喂:“好了,剩下的是我的了。”

    苏冉秋错愕:“这就是你所谓的多吃两颗?”可真是多两颗。

    “啊。”秦雨阳说:“要是你肠胃不好怎么办?过两天再吃吧。”

    “那就不要说是特意给我买的。”苏冉秋气鼓鼓地道,顾着跟男朋友打情骂俏,无心学习。

    “这么努力读书,以后有什么计划?”秦雨阳突然正经起来。

    “计划考研吧。”苏冉秋收起有点荡的状态,认真想了想说:“以后有机会的话,想往科研方向发展。”

    说着,还是忍不住软糯起来:“你会不会不喜欢我搞科研?”

    秦雨阳被甜得倒牙,咽了咽口水才说:“喜欢啊,搞科研挺好的,环境单纯,挺适合你的。”

    “嗯,那就好。”苏冉秋垂下眼,继续云学习。

    “家里几口人,都好吗?”秦雨阳又问,并不知这个问题会踩雷。

    苏冉秋的笔尖涩滞在书本上,表情有点回避地说:“家里啊,五口人,都还好。”

    他妈他叔叔加两个弟弟妹妹,还有叔叔他爸,五口人,苏冉秋没算上自己。

    这样的家庭根本不算他的家,至于详细的情况他没有跟秦雨阳说的打算。

    反正秦雨阳知道他是小门效出身的人,很穷很普通。

    “是吧,有机会去你家玩,暑假怎么样?”秦雨阳算算日子,再过三个月大学又放暑假。

    “……到时候再说吧,现在还这么早。”苏冉秋咬着嘴角心想,三个月后秦雨阳还在不在自己身边,都不一定呢。

    “嗯,别愁眉苦脸。”秦雨阳说,捻起葡萄再给他一颗:“给哥哥笑一个。”

    “去你的。”葡萄皮一咬破,甜味儿在嘴里晕开,苏冉秋也笑了起来。

    秦雨阳俯身过去,一手掐下巴,一手撑着桌子,又当了一回采红豆的风雅贼。

    “这桌子小,否则就在这上面干.你了。”还是个满嘴骚话的贼。

    “……”苏冉秋除了猛捶他,也没别的话。

    腻了两天,周一上课的上课。

    还是那个点儿出门,还是那条路等那辆公交车。

    可是坐在教室里边,又有很多东西悄悄地变了。

    苏冉秋在纸上写满了‘秦雨阳’三个字,又翻了一张重新写。

    “冉秋,周末你干嘛去了?”席致凯来到他身边坐下,嘴里叼着包子低声说:“两天兼职都没来,亏了好几百块钱,我都替你心疼。”

    总不能是生病了吧?

    那也不对,看这丫脸色红润,脸颊上的淤青都好了,半点都不像才。

    “这不是要准备考研吗?我以后不出去兼职了。”苏冉秋瞄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师,也压低声音说话:“以后专心学习。”

    顺便看紧秦雨阳。

    席致凯差点把包子掉地上:“我是不是听错了?你不再出去兼职?”苏冉秋负担大他是知道的:“不兼职,你哪来的钱交学费和生活费?”

    就算那小破房子的房租不贵,也是要交的。

    “总有办法的。”苏冉秋含糊说,暂时不想透露自己处了男朋友。

    “能有什么办法?”席致凯心想,总不能是那个管生不管养的妈,她要是想管苏冉秋,早就管了。

    “老师看着我们,先认真上课吧。”苏冉秋嘴上说,却偷偷低头在抽屉里给秦雨阳发信息。

    ——你起床了吗?

    ——你什么你?

    ——哥哥。

    ——晚上回来喊,我就敬你是条汉子。

    ——哈哈哈。

    身边的酗伴戳戳他的手臂说:“冉秋,笔记借我抄一下。”

    “嗯。”苏冉秋没抬头,直接伸手把桌面上的笔记本推过去朋友那边。

    “谢了。”席致凯翻开笔记,愣住:“秦雨阳?”

    让人灵魂颤抖的三个字传进苏冉秋的耳朵里,他立刻抬起头来,假装淡定地解释:“这是我的笔名,好听吗?”

    席致凯拿起来认真端详,点点头说:“不仅好听,你这一手签名也写得很好看。”不过怎么说呢,他摸着下巴批评:“笔锋不够刚硬,有点缠缠绵绵的味道,配不上这名字的阳刚之气。”

    “……”苏冉秋低下头,从耳根一路红到脚脖子。

    ——哥哥,拍个你的签名给我看看成吗?

    秦雨阳正在本子上划拉东西,收到小情儿的短信,嘴里嘀咕着什么破要求,不过还是签了一个。

    苏冉秋收到之后,立刻送到朋友面前:“这笔锋够刚硬了吧?”

    席致凯随意睨了一眼,顿时想跪:“这字是谁写的,我猜他肯定是钢铁大直男。”光是看字就有一股日天日地之气扑面而来,简直让人菊花一紧。

    我男朋友,苏冉秋默念道。

    虽然确实很钢铁,但是跟直男相去甚远。

    砰砰,有人在外面拍打铁门的声音传进屋里。

    秦雨阳挑起浓密的眉毛,眼睛看了一眼手机,不过很快又把这个怀疑打消,因为苏冉秋有钥匙。

    于是他站起来,带着疑惑打开木门。

    就看见缕空的铁门外面站着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打扮。

    秦雨阳脱口而出:“秦雨顺?”

    这位活阎王怎么来了?他顿时卵疼。

    “以为我找不到你吗?”混球弟弟一脸惊讶的样子,取悦了秦雨顺:“开门。”

    秦雨阳稍一衡量,就识趣地把门打开:“进来吧,这里很窄,不知道你习不习惯。”

    “那我就不进去了,你现在跟我回去。”秦雨顺十分干脆地下命令道。

    果然是霸道总裁式的人,秦雨阳心累地想。

    “回去看看我接受,但我不会常住。”他说:“我是个自由人,你不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对吧?”

    对方却看着他不说话了,犀利的眼神从他脸上移到那间小屋。

    “他不在,去上学了。”秦雨阳用自己的身躯挡住苏冉秋的私人领地。

    “跟我回去。”秦雨顺松了松颈间的领带,和弟弟说:“至于你身边是什么样的人,取得父母的同意之后,没有人会干涉你。”

    两个一般高大的男人对视了片刻,做弟弟的率先低头:“好吧。”

    秦雨阳拿出手机,用信息通知苏冉秋。

    ——小秋,我回家一趟,什么时候回来稍后再通知你,应该不会很久。

    苏冉秋中午放学收到这条短信,脚步立刻停在人流量特别多的走廊里,显得非常唐突。

    “冉秋,怎么不走了?”刚才还言笑晏晏的人,席致凯仔细一看,怎么说不开心就不开心了。

    “没事,收到一条消息。”苏冉秋抿着嘴唇说,到了饭堂坐下来,才鼓起勇气发一条短信追问。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我哥找来了,要我回家看看。

    秦雨阳坐在便宜哥哥的豪车中,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嫌发短信太磨叽,就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小秋?”

    “你说。”苏冉秋跑到没人的地方,感觉被日头晒得自己有点晕。

    “我就是回家一趟。”秦雨阳沉默片刻,叮嘱道:“别想太多,晚上我要是回不来,你就自己先睡。”

    感觉苏冉秋在那边笑了下:“我又不是孝子。”才说:“好,我知道了,你回家好好跟父母沟通,不许冲动,不许耍臭脾气,该承认错误就承认错误……”

    他怕秦雨阳惹怒父母。

    至于自己的事么,那是没有想法的,也不敢胡思乱想。

    “到了。”他在路边停下车来。

    “你一会儿回家吗?”苏冉秋看他,解开安全带的手速度略慢。

    “不。”秦雨阳说:“我去找我大哥。”他看了眼时间,现在才八点出头,人家公司可能没上班,不过开车过去应该差不多。

    “哦,那挺好的。”苏冉秋对秦雨阳的家事一无所知,只是觉得有家人挺好的,不管怎么样都应该好好相处:“那我上学了,拜。”

    “不亲一下我再走吗?”秦雨阳朝他笑。

    漫不经心的模样痞帅痞帅地,加上人品性格,轻而易举就扭转了苏冉秋对富二代的负面印象。

    因为秦雨阳,他对这个标签好感倍生。

    “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亲你一下。”苏冉秋坐回来:“亲哪里都可以。”

    “操。”秦雨阳嘀咕。

    “也行。”苏冉秋不笑的时候,气质是冷清的,对自己男人笑的时候,却是荡得要上天。

    “我不在外面过夜。”秦雨阳看着他:“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外面乱搞。”

    苏冉秋摇摇头,其实不是担心秦雨阳出去乱搞,是担心他不回来。

    “去吧。”秦雨阳又看了眼表。

    “爱你。”苏冉秋凑过来,在他嘴角碰了碰。

    身边谈过恋爱的人说,不要热得太快,那些把爱和老公老婆挂在嘴边的人,他们都被分手了。

    开车在路上恍惚了一段时间,把苏冉秋的脸蛋从心里摘出去,然后打开导航,定位秦雨顺的公司。

    ——大哥,我现在去你的公司。

    不管对方会不会看,发信息通知一声是应该的。

    秦雨顺看了,心里略烦,他在车上对助理吩咐:“上午十点组织一个会议,没有什么主题,就说说最近的工作。”

    他是不耐烦手把手地教家里的混账,就让对方自己看好了。

    反正也没有期望值,更谈不上失望。

    “是。”助理略吃惊,这个决定有点突然。

    个性严谨的老板,做事情比较偏向有计划。

    公司前台是两个漂亮的妹子,按理说天天看见秦雨顺那张鬼斧神工的俊脸,对帅哥应该很有免疫力。

    可是秦雨阳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那一刻,还是看直了眼。

    是个完全跟老板不同类型的帅哥啊,一看就是很会玩的类型,背后的女朋友估计有一打。

    这种浑身浪劲儿收不住的男人,让人明知道会受伤还是忍不住受他吸引。

    “嗨。”秦雨阳过去:“你们秦总来了吗?”

    “现在还没有来哦。”前台妹子小鹿乱撞,这个男人近看更帅,而且很年轻精神。

    “平时几点钟来?”秦雨阳说。

    “九点钟半呢。”前台妹子语气软软地。

    秦雨顺带着助理进来,立刻看见了和妹子聊得火.热的混账弟弟,他很后悔。

    “啊,总裁来了。”妹子低呼一声。

    “哥。”秦雨阳笑眯眯喊了句。

    背后俩前台妹子小心捂着嘴,吃惊,刚才和她们聊天的帅哥是总裁的弟弟?

    “你来我公司泡妞还是学习?”秦雨顺冷声问了句。

    “当然是学习啊。”秦雨阳跟上去:“我泡个屁的妞,我要是肯泡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倒是这位总裁哥哥,秦雨阳看了眼他,不确定对方是冷冰冰的大龄处男,还是表面禁.欲.床.上狂.野的两面人。

    “给我老实点。”秦雨顺的眼神极不友好:“要是敢浪费我的时间,我会把你从十七楼扔下去。”

    “亲哥……”秦雨阳的心肝儿微颤,真的,至于吗……

    旁边的助理第n次见秦雨阳,这次比较惊讶的是,对方看起来好像顺眼了不少,跟在老板身边就像只听话的凶兽。

    以前是张牙舞爪的,好像不在乎和老板的兄弟情,要多混账就有多混账,不提也罢。

    十点钟开会,秦雨阳老实坐在总裁哥哥身边,多听多看少哔哔。

    实在遇到不懂的,开口之前就被总裁哥哥犀利的眼神杀回来:“……”行,会后再问。

    他是认真做了笔记的,会后总裁办公室,秦雨顺瞅着弟弟写满一页的问题,其实有点惊讶。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问题,”他喝了口茶:“不过以你的智商,我应该慢慢跟你解释。”

    秦雨阳心想:“……”咱能不这样埋汰吗?

    这个上午,n个高层徘徊在门口想进去找老板商量工作。

    然而听助理说,老板现在没空,他正在教育他家二公子。

    中午十一点半。

    “不行,我饿了。”秦雨阳啪叽一声放下笔,不干了,拿起手机定外卖:“哥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

    “不吃外卖。”他哥起身拿起外套:“楼下饭堂吃。”

    “也成。”秦雨阳跟上去,手贼几把多地搁在总裁哥哥的肩膀上。

    “……”总裁哥哥瞥了一眼,抖抖肩膀:“滚。”

    “哎。”秦雨阳不当回事:“哥你有女朋友吗?”手是没放开的,脸皮八尺厚,不怕人嫌弃。

    秦雨顺不搭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秦雨阳又哔哔。

    “谁叫你问的?”秦雨顺终于有了点反应。

    “我们都想知道啊,”秦雨阳眨了眨眼睛:“就是不敢问你,你太酷了。”

    “那你还问?”秦雨顺睇着弟弟冷笑。

    “好吧……”消停了一会儿,又说:“如果真找到了,带我见见呗,我帮你掌掌眼。”秦雨阳没办法,他其实不想管秦家的闲事,可是心里那关过不去。

    就是那种,不想眼睁睁看着某些东西恶化的个性,想它好起来。

    秦雨顺懒得理会,他不认为混球的眼光值得参考,也暂时没有想过结婚的问题。

    “如果你也喜欢男的,那我就去代孕一个娃。”秦雨阳自顾自地说。

    然后就很安静了,吃饭的时候没哔哔什么。

    下午待到四点,顺路去接苏冉秋放学。

    “走,哥带你下馆子。”

    苏冉秋刚才已经放学了,接到通知站在校门口等。

    秦雨阳开着车呼啸过来,一脸开心地探出头来。

    他们去吃的拉面,一份海鲜一份牛肉,两份加起来四十六块钱。

    很平价的东西,苏冉秋吃得很感动,他终于感受了一把,一次吃到两种口味的幸福。

    发现还是海鲜更好吃,牛肉的味儿重。

    “老板,结账。”秦雨阳说。

    “我付钱吧。”苏冉秋比他更急:“你把钱都给我了,从我这出就是了。”男人身上留点钱比较好,更何况秦雨阳还开车呢,油钱好像还挺贵的。

    “你跟了个假富二代。”秦雨阳自我吐槽,眼底中刚来的时候那种满不在乎突然少了许多。

    “走吧。”他脱下外套,披在苏冉秋身上。

    “我不冷啊。”苏冉秋吃惊,想还给他。

    “有种冷叫做你男朋友觉得你冷。”秦雨阳说:“好了,披着吧,走。”

    “……”苏冉秋无语,可是走出拉面店,还真有点冷。

    他想把外套还给秦雨阳,但是想想,两个大老爷们在街上让来让去,画面太美不敢看。

    从拉面店走到停车场,路过一个华灯初上的广场,那里边人来人往,还有人拉琴,气氛真不错。

    “你想去看电影吗?”秦雨阳问。

    “可是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好看的。”苏冉秋扭头看了眼高楼:“要不下次吧。”最近花了这么多钱,他有些舍不得。

    “那送你朵花儿。”秦雨阳花十块钱,在路边买了朵小玫瑰。

    “花这冤枉钱干什么?”苏冉秋嘴上数落着,表情却啪地一下眉开眼笑。

    黄毛立刻打了个寒颤,连声说不敢:“那就这样说定了,晚上七点见。”

    啪叽挂了电话,秦雨阳坐在桌边等着吃饭。

    今天又是猪油渣炒青菜,伙食很寒酸。

    秦雨阳却是什么都没说,端起碗津津有味地吃了两大碗;那份食欲让苏冉秋很怀疑,自己养的不是个富二代公子哥,而是披着富二代皮的橘猫。

    反正,这短短的时间相处下来,秦雨阳已经差不多颠覆了渣男留在苏冉秋心中的印象,变成一个有点皮,兼手残好养活的假富二代。

    他几乎确定这些不是秦雨阳的伪装,而是最真实的一面。

    不过才相处了短短两天,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