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33章
    ,!

    秦雨阳做出这么决绝的决定, 倒不是因为被欺骗那么简单,而是看到魏临的时候, 他突然明白了。

    这位xx杂志的主编原来和沈慕川有这层瓜葛,那就很好解释,对方来监狱采访自己的时候, 那份违和的由来。

    简单说就是敌意嘛, 情敌对情敌, 分外眼红。

    秦雨阳再联系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不难推理出,自己出狱的关键和魏临有关。

    左不过是沈慕川求了魏临办事, 双方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

    放在平时,秦雨阳对这样的交易没什么感想, 他承认社会的现状就是如此。

    可是作为一个当事人, 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事情, 是一件分外操.蛋的事情。

    再说回沈慕川,一开始就不是秦雨阳的理想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 他愿意给彼此机会,看能不能共普姻缘。

    结果发现, 两个太强势的人在一起, 容易产生各自为政的情况, 并不适合组成家庭。

    还是那句话, 当炮友还差不多。

    “怎么样?”魏临看见沈慕川回来了, 激动地站起来。

    “没找到他。”沈慕川毫无异样地坐下, 说道:“别管了,到时候我再联系,然后解释清楚。”

    反正自己不回去,这婚也离不成。

    “真的没事?”魏临面带怀疑,难道自己刚才看见慌乱都是假的?

    沈慕川没说什么,只是颔首。

    “要不……”魏临说:“我们回国吧,发生了这种事,度假也不开心。”他都看出来沈慕川没有心情了,强行把人家绑在这里,也没有意思。

    “我答应你的,怎么能反悔。”沈慕川拿起叉子,低头吃早餐。

    “不是啊,你心里有事,玩得也不踏实。”魏临喝着热饮,拍板决定:“就这么说好了,我现在去订票。”

    “抱歉。”沈慕川说:“那我解决了这件事,以后再补给你。”

    魏临:“那敢情好,我还白赚了一天。”

    得知男神是别人身下受的时候,唉,他恋爱的火苗已经掐灭了,现在恨得沈慕川的感情生活和和美美,别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晚上八点钟的票,不得不说就是这么巧,秦雨阳也是订得这班机票。

    他提着一个小小的行李袋,墨镜、遮阳帽,上身的t恤有点紧,勾勒着令女士们频频注目,男士们充满羡慕的身材。

    隐藏在人群中的零号,眼珠子简直黏在他身上撕都撕不下来。

    魏临就是一个零号,过安检的时候,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秦雨阳,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发现不对,这不是前男神的对象吗?

    “慕川……”回头发现,沈慕川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安检员的双手。

    那双手在秦雨阳的身上摸来摸去。

    魏临心想,假如被摸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自己一定会醋死。

    “别冲动……”他摁住沈慕川的肩膀说:“秦雨阳这个时候回去,肯定是和我们一班机,上了机你就有机会了。”

    是的,这个时候过去打草惊蛇,按照秦雨阳那种屎一样的个性,没准会放弃这班机。

    “我知道。”沈慕川挺冷静地,就算魏临不提醒,他也没有过去的想法。

    就这么远远地看着秦雨阳,除了眼神深刻一点,其余很平常。

    就连魏临也看不出来,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你为什么会喜欢他?”队伍还那么长,闲着也是闲着,魏临这种靠嘴皮子吃饭的人,没有安静的道理。

    “我不知道。”沈慕川一直看着秦雨阳:“也许他说得对,我只是喜欢他年轻力壮,器大活好。”

    “噗——”魏临毫无心理准备。

    社会社会,不愧是有性.生活的人。

    “这话是他说的?”还别说,确实是秦雨阳的风格,扑面而来一股子玩世不恭又直白的味道。

    “嗯,今天在电话里说的。”沈慕川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我也觉得,我们之间谈感情太扯。”

    不知道为什么,魏临听见这种言论,有点心酸。

    哪怕是大老爷们,哪怕是受,其实他们也向往一段真挚的感情。

    要上机了,在摆渡车上,双方人马注定会狭路相逢。

    秦雨阳是站位,沈慕川也是。

    司机师傅让车身大转弯的时候,秦雨阳感觉背后的大兄弟狂压自己的背,别不是把一二百斤的身体全砸自己身上了。

    问题是车身摆正之后,大兄弟仍然靠着自己,算几个意思?

    秦雨阳忍无可忍地摘下耳机,回头用超凶的眼神警告后面:“你压够了没有?”

    沈慕川低笑着抬头,大佬鬼斧神工的帅脸,映在秦雨阳的墨镜上,让人傻了眼。

    “我靠……”秦雨阳转过去,见了鬼一样往前挪。

    然而车厢就那么点大,他那一小步,相等于蚂蚁的一大步。

    沈慕川说:“磨磨蹭蹭小半年,第一次跟你在外面见面。”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结婚小半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这茬儿秦雨阳不接,打死都不接。

    沈慕川又说:“x国是我很喜欢的旅游胜地,可是这次之后,可能不会再来了。”

    没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自己自顾自地说:“因为这里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

    秦雨阳终于开口了,点头说:“我也不会再来了,这里给我留下了一片绿色的阴影。”

    “噗嗤。”沈慕川情不自禁地抬手抱着他:“什么绿色的阴影,魏临是零号,我也是。”

    但是认真计较起来,第一次滚床单之前他根本没有攻受的概念,更不认为自己是个gay。

    现在为了秦雨阳,他愿意自封零号。

    魏临被爆出是零号倍感羞耻,但是更生气自己的人品被人误会:“就算慕川不是零号,你认为我就会做那种不道德的事吗?未免太小人之心,哼。”

    秦雨阳:“谁知道。”顺便解开缠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沈老板,我在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你这个不把我的话当回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很抱歉,骗你说在x市是我不对,这件事没有什么好辩驳的,但是你因为这样就要跟我掰了,我不服气。”沈慕川用力抱紧,非暴力不合作。

    “放开。”秦雨阳低声吼道。

    “……”沈慕川坚决不放,不放就算了,他还越发勒紧。

    “看来你是想在这里跟我打一架?”秦雨阳恶声道。

    沈慕川:“你可以试试。”

    “哎,你们……”魏临顿时就傻眼了,目瞪口呆,这俩怎么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

    根本不像谈恋爱啊,像野兽护食!

    这里的位置不好施展,秦雨阳还真认真考虑了一圈才放弃了:“哼,你给老子等着。”

    这点毛毛雨的狠话算得了什么。

    沈慕川不屑一顾地冷笑,胜利般继续抱紧自己看上的男人。

    身为旁观者,魏临已经彻底不懂他们的世界。

    突然有点庆幸自己这样的小白兔没有掺和进去,否则有可能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到了机舱门下,沈慕川松开扣在秦雨阳腰间的手臂,离开前说了一句话:“离婚协议书我不会签的,如果你要跟我硬碰硬,随时欢迎。”

    “……”靠……

    秦雨阳一脸反应不过来,提着行李袋心想,老子这是被威胁了吗?

    绕了一圈到头来……主动权还是在别人手里。

    倒霉催的。

    “他一看就是软硬不吃的人……”魏临跟着沈慕川上去,心里大大地不理解:“你干嘛要威胁他?”难道嫌感情破裂得还不够快。

    沈慕川找到位置坐下,面无表情地说:“既然软硬不吃,我还能怎么样?难道跪下求他?”

    魏临心想,那是不可能的,沈慕川不可能跪下求人。

    秦雨阳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在旁边摘下墨镜说:“老子今天肯定是出门没看黄历,不然怎么到哪都遇见你。”

    “那不是挺好的吗?”沈慕川皮笑肉不笑道:“坐下吧,亲爱的。”

    “……”秦雨阳耸耸肩,放好自己的行李袋,一屁.股坐下。

    沈慕川是个有脾气的男人,他知道,可是谁还没脾气了,呵呵。

    被威胁之后还能心平气和地面对,秦雨阳觉得自己的脾气挺好的了。

    夜里的飞机上,空调开得略低。

    飞机起飞后,秦雨阳撕开装毯子的袋子,抖开毯子盖在自己身上。

    周围的乘客大多待着眼罩开始入睡,他也闭目养神,想试试看能不能睡着。

    睡着睡着,一颗脑袋,从隔壁压了过来。

    秦雨阳被惊醒,看到肩膀上沈大佬的脑袋之后,心里略无奈,把人推回去。

    “……”不过没有两分钟,对方又压了过来。

    “喂?”还叫不醒,他严重怀疑这个男人在装睡。

    只有魏临知道,沈慕川是真的困,否则那俩大大的黑眼圈是怎么来的。

    秦雨阳弄了几次之后,也没有耐心去管人家靠不靠自己的肩,毕竟他也需要睡觉。

    隔壁的魏临看见这幅画面,又觉得他们可能是真爱,挺好的。

    飞机要飞好几个小时。

    凌晨的时候大部分乘客都醒了,飞机上有点悉悉索索的噪音。

    沈慕川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靠着秦雨阳,他顿时有点羞耻地坐正身体。

    其实心里不管怎么想,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向这个人靠过去吧。

    之所以搁狠话威胁,只是因为真的没辙了。

    “喂,慕川,你要喝什么?”魏临也醒了,正在向空姐要东西喝。

    “咖啡。”沈慕川说。

    秦雨阳在半梦半醒之间,皱眉怼了一句:“大晚上喝什么咖啡,喝牛奶。”

    沈慕川和魏临顿时都傻住,然后沈慕川率先反应过来,向空姐说:“那要两杯牛奶。”

    魏临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怪我瞎操心,其实你们就是天生一对。”

    然后秦雨阳就清醒了,刚才那是条件反射,他恍惚中还以为自己活在上辈子,和伴侣一起出行旅游。

    其实,虽然脾气臭了点,生活中他真的对伴侣一心一意地,从无杂念。

    “你要的牛奶。”沈慕川的心砰砰跳,把热牛奶端给秦雨阳。

    秦雨阳说:“谢谢。”

    沈慕川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秦雨阳顿时觉得手里的牛奶是套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最后还是无所畏惧地喝了一口:“可以啊,答应我一个条件。”

    沈慕川颔首:“你说。”

    秦雨阳晃着杯子里的白色液体:“你能在飞机上让我身寸出来,我就答应给你一次机会。”

    “噗——”魏临猝不及防地喷出一口热茶:“咳咳咳。”天了噜,身为大龄老处男,他承受不起这些骚操作,嫉妒羡慕恨!

    沈慕川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不可置信地说:“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秦雨阳盖好毯子:“你要是怂的话,可以放弃这次机会。”

    “我认为你是在为难我。”沈慕川说。

    “你的认为是对的。”秦雨阳说。

    过了良久,沈慕川义无反顾地抬起右手,把手表和手串弄下来,然后解开袖扣,撸起袖子,露出一只肌肉结实肤色健康的小臂。

    这只修长漂亮的手掌,毫不犹豫地伸向秦雨阳的毯子下。

    “……”秦雨阳一个激灵用手逮住他,心里早已响起mmp,傻.逼沈慕川还真动手,我了个大靠:“滚。”

    “不是你说让我的吗?”沈慕川面上一脸严肃,心里早就笑疯了,原来秦雨阳只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破!

    “我让你你就,你的节.操呢?”秦雨阳压低声音低吼:“你他.妈快放手,想上国际头条新闻么?”

    这回轮到沈慕川威胁他:“让我放手可以,你亲我一下。”

    秦雨阳脸黑如锅底,但是为了鸡儿的自由,只好趁着光线暗淡,飞快亲一下沈慕川的嘴。

    真是个好欺负的男人,沈慕川微笑着心想,跟他在一起,心里怎么就那么乐。

    得回鸡儿的自由,秦雨阳扭着脸不看沈慕川,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到下机,绝不跟对方说话,也绝不跟对方产生眼神交流。

    “生气了?”沈慕川说。

    秦·好欺负·雨阳,说到做到,坚决不说话。

    沈慕川:“唉……”这一口气叹得真情实感,很无力很无奈,充满烦躁和茫然,小半辈子没试过这种感受。

    “对不起,秦雨阳。”

    没心没肺的男人,打起了细呼噜,一直到下机前才结束,沈慕川深深觉得他是故意的。

    “谁来接你?”看见秦雨阳没有起来的意思,沈慕川也多待了一下。

    “没谁。”秦雨阳一觉睡醒,就忘了自己刚才的决定,一不小心又跟他说话了。

    “那跟我们一起回去,我叫了人来。”沈慕川声音低低说,没什么辙了,弯腰替他解开安全带:“走吧,别跟自己过不去。”

    “我打滴滴就行。”秦雨阳说。

    “这个时候的滴滴司机不宰死你?”沈慕川说。

    “爷有钱。”秦雨阳说话能气死人。

    沈慕川站着看着他,周围的乘客都下去了,魏临在前面等……

    “……算我求你了行吗?”一句折尽雄风的语言从喉咙里溢出来。

    “有站着求人的吗?”秦雨阳的嘴皮子上下一碰仍没放过他,或者说想让他放过自己。

    沈慕川:“你是想让我在这里给你跪?”

    “……”秦雨阳赶紧闭着嘴,他实在是怕了沈慕川的行动力:“再见。”他站起来,提着东西走出去。

    沈慕川一言不发跟在他身后,一起上了摆渡车。

    什么是可怕的人?秦雨阳要把这个标签郑重颁发给沈大佬,顺便给自己点一首凉凉。

    停车之后,秦雨阳身型一闪,从人群中挤下去,然后快速逃也似的跑向出口。

    “魏临!”沈慕川把行李扔给魏临,立刻就追。

    “卧槽!”秦雨阳感觉自己不是结了个婚,而是抢了个银行!

    让他挫败的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大长腿,竟然跑不过沈大佬的大长腿,还没跑出航站楼就被沈大佬一脚堵住。

    “……”沈慕川气喘吁吁地扯了扯领口,咬牙道:“你跑什么跑?”

    秦雨阳喘得不行:“你不追我用得着跑?”

    双方倔强的视线在半空中火花四溅,突然沈慕川揪着秦雨阳的衣领wen上去。

    “妈的……放……唔……”可怜的秦雨阳气还没喘均匀,就被沈慕川摁住了剥夺呼吸权利。

    就这样持续五六分钟,周围乘客远远围观。

    沈慕川用自己的背挡住秦雨阳的身影,手掌遮住对方的脸,有意识地保护隐私,却不舍得结束这个甜蜜的接触。

    “你再这样……老子弄死你……”

    “我求之不得。”

    妈的,遇到这样的男人还能怎么办,当然择日cao死他!

    “你是不是想我在这里上了你?”秦雨阳恶意满满地问,被激怒得口不择言,明显是很气了。

    于是沈慕川终于放开他,胸tang起伏着:“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了……”

    但是秦雨阳却不屑一顾地笑偏了头:“你的答应都是放狗屁。”

    沈慕川伏在他肩上,没有规律的呼吸流露着脆弱。

    “求你……”

    秦雨阳的心刺痛了一下,一股气梗在喉咙里,又重重地咽下去。

    “这次的教训够了吗?”

    沈慕川立刻在他肩上连连点头,绝对够了,记忆深刻,永世难忘。

    “最后一次机会。”秦雨阳抬起沈慕川靠在自己身上的头,四目相对,然后抡起拳头就是一拳过去。

    沈慕川揉了揉挨揍的嘴角,不怒反笑,因为秦雨阳长得牛高马大,不可能就这么点力气。

    “走。”秦雨阳提着行李,郁闷地向前走。

    沈慕川一身轻松地跟上去,脸上挂着可以称之为傻笑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魏临坐在副驾驶,扭头看着后排:“慕川笑成这样,是不是和好了?”

    沈慕川瞅着表情平静的秦雨阳,颔首承认。

    “以后我管你是跟一号出去还是跟零号出去,反正不能瞒着我。”秦雨阳冷声:“我不是死人,我会吃醋。”

    “……”沈慕川简直了,心里打翻了一整缸蜜,甜得倒牙。

    “哎哟,哎哟。”魏临:“这次是我错了,好吧,对你道歉,我不应该要求慕川瞒着你。”

    沈慕川:“是我自己的决定,不怪你。”

    看他们两个零号受受相互,秦雨阳翻着白眼儿受不了。

    人都说烈女怕缠郎,其实烈男也怕缠郎,今天要不是沈慕川像裹脚布一样缠着,秦雨阳没准儿就脱身了。

    “川哥,先去哪里?”司机小弟问道。

    现在天还没亮,才三点出头,天色还是暗的,路上的车辆不多。

    “先送魏先生回家。”沈慕川说。

    秦雨阳无所谓,当送完魏临,对方问他:“你回你家吗?”他斜了一眼:“不是回我家难道回你家?”

    沈慕川:“我随时欢迎。”

    秦雨阳看了眼行李:“过几天吧,我先回家休息。”

    沈慕川看了眼他,没说什么。

    到了秦雨阳楼下,天色微亮,他打开车门下去,顿了顿,转身亲亲沈大佬的嘴:“回去养足精神等我。”

    沈慕川腹下一紧,眯着好看的丹凤眼笑而不语。

    然后庆幸自己没有耍脾气甩脸子,否则就不可能再被对方调.戏了。

    一般送人到达地点就会开车走人,但是沈慕川对秦雨阳正是掏心掏肺的时候,不看着对方的身影完全消失都不甘心离开。

    藏在暗处守株待兔的人,一击成功之后,抬起秦雨阳上了车扬长而去。

    沈慕川全程目睹,瞬间脸色大变:“追前面那辆车!开快点追上去!快!”

    竟然有人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把秦雨阳绑走,气得沈慕川目眦欲裂,暴跳如雷,拿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手指在微微颤.抖,慌了!

    “妈的!你们最好别动他……否则……”电话打通了,沈慕川沉声吩咐:“立即找几个人,给我在xx路段拦截一辆银色商务车车,车牌号xxxx,快!”

    对方能把秦雨阳带走,证明不想撕票,可能只是想要钱,这是沈慕川的推测。

    他并不知道,这都是魏临那个二百五给自己留下的坑!

    秦雨阳中了□□,一时间整个人都是麻麻痹痹,浑浑沌沌,声音听不太清楚,视物也不清楚。

    只知道有人用胶布缠着自己的手脚,嘴.巴。

    妈的……这是绑票?

    哈哈,有人敢绑沈慕川的姘头,怕不是脑子有坑……

    不说了,先休息一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