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34章
    ,!

    此为防盗章购买全文50%可看

    可是秦雨阳看得出来, 江逐浪的车技不差,怪不得这么多人盼着他输。

    更何况对方现在还那么年轻, 以后提升的空间大把。

    “……”苏冉秋坐在他身边脸色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秦雨阳……”

    “嗯?害怕吗?”秦雨阳抽空关心了一下坐在副驾驶的人。

    “还好。”苏冉秋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现在确实是怕的, 身边这个男人开车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

    仿佛这个世界再大, 也没有能够阻挡对方的存在。

    “不用怕,等着数钱。”秦雨阳一边控车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久违的奔跑, 其实没有让他有热血沸腾的感觉,反而下定决心以后还是少跑为妙。

    这次把苏冉秋留在副驾驶, 也是为了警告自己, 不能作死。

    “秦雨阳。”苏冉秋突然咽了咽口水, 说:“我们不要这笔钱了……”

    “嗯?”为什么?秦雨阳一脸不解,他跑这趟车的目的,就是想拿到二百万交给苏冉秋, 然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我认识跟你赛车的人,他家是混黑的。”苏冉秋想起那些惊悚的听闻, 皱着眉头说:“如果你赢了他, 他有很大的可能会报复你。”

    这件事学校里面每个人都知道, 江逐浪是校霸, 招惹他的人没有一个不吃亏的。

    看见秦雨阳好像不信的样子, 苏冉秋又说:“他是我们学校的人, 叫江逐浪,跟我一个院系。”

    听到这里,秦雨阳轻轻啐了一口,这就有点麻烦了,如果江逐浪不是跟苏冉秋一个院系,他赢了这场比赛也没有什么不可。

    但如果因为二百万惹上一个麻烦,不值得。

    秦雨阳考虑了片刻,说:“那算了,我不赢他。”

    苏冉秋立即松了一口气,可是:“那你的金主怎么办?”如果秦雨阳输了比赛,会不会被责罚?

    “没事。”秦雨阳安抚道:“我只是说不赢他,又没说要输给他。”

    就算最后不能赢,在比赛途中甩江逐浪一把,也还是行的。

    “……”江逐浪跟在蓝色的跑车背后,一直超不了车,心里早已翻江倒海,怒不可遏:“这小子开车的方式……”简直就是不要命,比他还疯狂。

    怪不得陶震庭会找这个人来跟自己比赛,因为惜命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赢。

    作为江氏的独生子,江逐浪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遇到秦雨阳这种人,他只能自认倒霉。

    大半个小时过后,等在山下的人频频看表。

    绕到桥边跑一圈,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能回来。

    他们紧紧盯着路口,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哪一辆车先出来。

    是江逐浪的银色跑车,还是那辆名不经传的蓝色跑车?

    突然,黄毛惊呼了一声:“庭哥,他们来了。”

    陶震庭一看,鹰凖般的眼睛一眯:“……”两辆车在他的注视下,并肩齐行,最终一起越过终点线。

    他此时心里所想的是:妈的,这都没输!

    刚才不爽的心情,现在终于好了不少。

    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惊讶,没想到比赛的结果竟然是一起越过终点,谁也没赢谁也没输。

    不得不说这是最好的结果,蓝色的跑车已经够牛逼了。

    越过终点线的一瞬间,江逐浪松了一口气,比起刚才那种落后一截的惨状,他对这个结果真是谢天谢地。

    但是他心情很复杂,跟自己赛车的那男人明显就是有意相让。

    想到这里,江逐浪立刻打开车门,过去找人说几句话。

    这时候,秦雨阳发现苏冉秋有点晕车的现象,他连忙拧开了一瓶矿泉水,给对方喝了几口,然后打开车门过去,把人弄下来喘口气。

    江逐浪走到自己车头边看见这一幕,两条腿就像石化了一样,根本走不动路:“……”那家伙,竟然载着人跟自己比赛。

    “那小子可真是吊儿郎当。”陶震庭站在江逐浪背后说:“我竟然忘了让他不要载人,否则应该就能赢你。”不过,他拍拍江逐浪的肩膀:“小秦说得对,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以后赛车这件事,哥就不跟你闹了。”

    “庭哥,这一把是我输了。”江逐浪脸色难看地说:“以后你组织的车赛,我不会再出来捣乱。”

    他有点压抑地退回去,开上自己的车离开。

    黄毛见状,搓搓手说:“庭哥,那这把算不算小雨哥赢了,我们答应给他的钱怎么算……”他还等着收一点点佣金呢。

    他看秦雨阳也不像吝啬的人,出手应该不会小气。

    “给他一百万吧。”陶震庭面容平静地说。

    这边,苏冉秋接过秦雨阳手里的水说:“我不要紧,你先过去看一下。”他害怕这个结果对方还是不满意,心里有些忐忑。

    “不用担心。”秦雨阳揉揉他的头,然后起身向陶震庭和黄毛走了过来:“陶先生,这场比赛我没赢,但是也没输,之前谈好的报酬就算了,我没那个能力拿。”

    陶震庭和黄毛齐齐露出惊讶的神情,对方会这么说是他们没想到的。

    “不,这场比赛是你赢了,虽然没有赢得很漂亮。”陶震庭说:“就按照之前说好的一百万给你,怎么样?”

    秦雨阳摆摆手:“一百万就算了,我不拿。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帮我还钱给小毛哥。”

    陶震庭挑了挑眉:“多少?”

    秦雨阳瞅了一眼挤眉弄眼的黄毛,笑眯眯地报了个数:“五万。”

    这对陶震庭来说只是个小数目,他都不用通知财务,直接从自己的私人账号划了出去。

    “谢谢庭哥,嘿嘿,那我送小雨哥他们回家。”黄毛开心得手舞足蹈,说道。

    陶震庭点点头,转身上了背后那辆黑色的商务车。

    这时候苏冉秋朝他们走了过来。

    “小秋哥没事吧?”黄毛被苏冉秋脸上的巴掌印弄得一愣,惊讶地道:“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打小秋哥?”

    苏冉秋把口罩戴上去,但是呼吸难受,只能取了下来。

    “我前任打的。”秦雨阳毫无隐瞒地说,然后看着苏冉秋:“怎么样,还头晕吗?”

    “现在好多了。”苏冉秋的脸有点热辣辣。

    “什么?”黄毛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小秋哥只是头晕而已?没有吐吗?”靠,当时他可是吐得七荤八素。

    “没吐。”发现黄毛很正常,苏冉秋心里松了一口气。

    上了车之后,黄毛一边开车一边兴致勃勃地询问比赛的细节,秦雨阳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苏冉秋则是昏昏欲睡,走到一半的时候,身体终于控制不住靠着秦雨阳睡着了。

    “嘘,别聊了,他睡着了。”秦雨阳说。

    黄毛比了个收到的手势,静悄悄地开起车。

    “小雨哥。”到了奶茶店门口,黄毛拿出手机悄声说:“庭哥给的五万块到账了,我俩怎么分?一人一半吗?”

    那不就是二万五?

    秦雨阳黑着脸:“二万七二万三你自己选一个。”反正不是二万五就行。

    “行,二万三吧。”黄毛挺厚道地说:“两千算小秋哥的,给他多买点肉补补,你看,他瘦成这样你就不心疼吗?”

    这么一说秦雨阳开始后悔,如果那一百万留下,苏冉秋就可以顿顿吃肉了。

    苏冉秋估计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马上从秦雨阳的肩膀上醒了过来,他眯着酸涩的眼睛问道:“到了?”他看见整条街的商铺都关上了门,四周围很安静。

    “小秋哥。”黄毛满脸兴奋地问:“去不去吃宵夜?”

    苏冉秋睡眼惺忪地愣着,一时之间下不了决定。

    “困成这样了还吃,回家洗洗睡吧。”秦雨阳打开车门,伸手拉苏冉秋出来:“小毛哥再见,有空一起吃饭。”

    黄·夜生活·毛,从车窗里探头出来说:“好吧,再见,有空一起吃饭!”

    回到家十一点多,苏冉秋望着直接脱鞋上床的男人,心情很复杂。

    虽然两百万根本比不上秦雨阳之前付出的多,可是又一次,对方毫无不犹豫。

    “你站屋里干什么?”秦雨阳说:“快过来睡觉。”

    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苏冉秋关了灯直接上床,躺在自己讨厌过恨过也照顾过的男人身边,睡得很舒服。

    这一晚他做了很多梦,梦里有几张熟悉的脸孔。

    具体的剧情是什么,第二天醒来就忘了,可是那种愉快的幸福的感觉令人印象深刻。

    “今天起这么早?”才七点钟就听见悉悉索索,秦雨阳也醒了过来。

    “我今天有课。”苏冉秋说,因为他的学校比较远,搭公交车得四十分钟,只能早点起床。

    “行,那你出门吧。”秦雨阳继续睡。

    苏冉秋收拾好一切,出门前拿好口罩:“那你今天……”还是在这里待着吧?

    “什么?”秦雨阳起床气不大,口吻特温柔:“我一会儿出门赚钱,你告诉我你学校在哪,我给你送午饭。”

    他始终记得,昨晚黄毛说苏冉秋太瘦了。

    “……”苏冉秋捏着口罩,一时间只能做出点头摇头的反应。

    “手机说吧,你快去,我再睡一会儿。”秦雨阳还没完全清醒,他的魂儿还有一半在周公那儿搁着。

    苏冉秋像平时一样出门锁门,在这座繁华中透着冷漠的城市里战战兢兢地活着,他的压力并不比养家糊口的职场精英们小多少。

    生活的压力可以硬扛,寂寞却是自己一个人无法排解的。

    “没,这天怎么这么热?”苏冉秋嘀咕道:“昨天还打哆嗦。”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席致凯问了句。

    “嗯?”苏冉秋夹菜的手一顿,心里微颤:“也不算恋爱,八字还没一撇,只是互相试探的阶段。”虽然该做过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可怎么说呢,没底。

    “哪个系的美女?”席致凯眼带好奇。

    “社会人了。”苏冉秋边笑边说。

    “那不是年纪比你大么?”席致凯调侃:“我算是知道了,原来你喜欢御姐型的?”不过也不意外,苏冉秋出生在那样的家庭,缺的东西太多了,不仅仅是父母的关爱而已。

    这边儿,气氛可没有小同学之间那么轻松。

    秦雨阳站在秦父的书房,正在接受秦父滔滔不绝的数落。

    发现小儿子一改过去的爱顶嘴之后,秦父更是管不住自己蹦腾的心情,把秦雨阳从小到大的黑历史拿出来痛骂一顿。

    “……”秦雨阳不是原来的混账,他是个对长辈很尊敬的后生,姿态摆得让人挑不出毛病。

    秦妈和秦雨顺也在身旁围观,他们一个是怕打起来伤了儿子,一个是怕父亲再次纵容,两者在场的目的正好相反,却都一致坚定,目光如炬。

    大哥心想:这混账装得倒乖,也不知是真是假。

    亲妈心想:我儿子真是太可怜了,被骂得都不敢顶嘴了,当妈的心好痛。

    “古人常说三十而立,你今年二十七岁了!”秦父站起来拍桌子怒骂:“可你二十七活成了什么样子?”

    出轨、离婚、净身出户,最后不回家,和三儿在外面鬼混。

    “你是个人样儿吗?秦雨阳?”

    父亲的手指搁在眼前,恨铁不成钢的指控,令秦雨阳大叹气。

    他不是真正的秦雨阳,也不爱这对溺爱了秦雨阳二十七年的夫妇。可是天下父母心,他作为晚辈心里很尊重,没有不当回事的意思。

    “是,我错了。”秦雨阳阖着眼,深深鞠一躬。

    倒把屋里弄得安静如鸡,父子三人面面相窥。

    秦雨阳猜他们心里可能在想:这孩子在外面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雨阳?”秦妈果然凑上去说:“你可别吓妈,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出来,我和你爸替你出头!”

    秦雨顺顿时黑着脸,他将秦妈拉开:“你要是嫌他不够混账,那就继续纵着他,看他哪天给你闯个大祸出来。”

    “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秦妈凶巴巴地看着大儿子。

    这个眼神让对方闭上嘴,握紧拳头转身离开。

    场面有点失控的样子,秦雨阳在想要不要救场,还是继续冷眼旁观事不关己?

    “哎,我大哥他说得对,我以前是混账。”自己这种爱揽事的性格,秦雨阳还真希望能改:“大哥。”他拉住秦雨顺的手臂,和稀泥道:“这次要不是大哥找我,我还没脸回来呢。”

    秦家的气氛从来就不好,明明是四口人,却有一个人游离在外。

    更何况按照秦雨顺的性格,能费尽心思去找弟弟,已经很让人感动了。

    “松开。”秦雨顺甩甩手臂上那只手,满脸嫌恶。

    “你……”秦妈又要说他,亏得秦雨阳立刻放开手,嘴儿甜道:“谢谢大哥,耽误了你半天,你快去忙吧。”记忆中秦雨阳的大哥总是特别忙。

    松开之后,秦雨顺头也不回地离开父亲的书房。

    他们的家里自己好似个外人,只有书房里那三个才是一家,可是他不在意。

    “妈,你别对大哥那么凶。”秦雨阳劝告道,这家人对小儿子宠上天,却对能干懂事的大儿子不闻不问,他嘴上不说,心里挺难受。

    秦雨顺今年三十一了吧,可是父母从不操心他的婚事。

    秦妈说:“我要是不凶一点,他根本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儿。”在她心里,那孩子从小就目中无人,凡事都自己拿主意,就跟天煞孤星似的,不疼父母也就算了,连弟弟也不疼。

    “就像你妈说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秦父别扭地道:“被人欺负了就开口,我们还能让你受委屈不成?”

    秦雨阳真是无言以对:“……”这家的父母这样教育孩子,不教出熊孩子才是奇怪。

    “我没有被人欺负。”他摇摇头,正经地说:“我也快三十岁了,想重新收拾收拾心情,学做生意。”

    秦父:“这话你去年也说过,我让你去找你大哥你又不敢去,你妈给你钱创业,结果你都拿去吃喝玩乐买游艇。”现在说起来也不是那么生气的样子。

    秦雨阳十分怀疑刚才的怒气冲冲是做给秦雨顺看的。

    秦妈:“钱花了就花了,还提过去干什么?”她瞪了丈夫一眼,转头笑对秦雨阳说:“你要是还想创业,妈再给你钱,这次请好一点的人,不必去找你大哥,他不耐烦你。”

    很好,只能说这个家真是槽点满满。

    唯一正常的好像就是秦雨顺了,可惜在秦家夫妇眼中,他是个没人性的孩子。

    “算了,婚离了就离了,反正若然那孩子太精明,你根本就压不过。”秦父说:“创业的事不着急,你说说你那情人是怎么回事儿?”

    他夫妇俩当初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男孩还是女孩?

    要是女的,能给秦雨阳生个一儿半女,也不错。

    可是秦雨阳出柜得早,是女孩的几率不大。

    关于苏冉秋的信息,秦雨阳和父母简单说了两句,总结归纳就是年纪还小的大学生,普通家庭出身。

    又是个男孩儿,秦雨阳的父母挺失望的,不过胜在对方背景普通,应该没有胆子干涉秦雨阳传宗接代的事。

    秦妈心里打着小算盘,脸上不动声色地问:“现在住在外面?”

    “嗯。”秦雨阳说:“我在家吃个饭就回去。”

    秦父板着脸:“我们好不容易盼着你回来。”

    想到家里的家庭气氛,秦雨阳幽幽叹气,点头说:“行,我问问大哥有没有空回家吃饭。”他记得秦雨顺以前总是不和他们一起吃饭的。

    “问了他也不会回来,他那么忙。”秦妈挺高兴的,可是心里对秦雨顺仍有疙瘩。

    “你这样想的话,以后就没机会跟他一起吃饭了。”秦雨阳不管她说什么,自己走出去打电话。

    果然,秦雨顺接起电话,听见弟弟的邀请之后说:“忙。”

    他说完想挂电话,秦雨阳仍在继续说:“那没关系,看明天还是后天,我去你公司找你,一起吃顿便饭,顺便谈谈工作的事情。”

    秦雨顺挑着眉:“工作?”他不敢相信,自己从秦雨阳嘴里听见了这么正经的词。

    “嗯,想跟你学点经验,怎么。你不介意吧?”秦雨阳虽然认识众多老板,可是终究自己没做过生意,不敢说自己一定行。

    “随你。”久久之后,秦雨顺说,然后电话就挂了。

    身边的助理,从他嘴里听见一声烦躁的:“麻烦。”

    而后,秦雨阳就拨通苏冉秋的电话:“小秋,我晚上不回来了,你自己吃好睡好,别等我了。”

    苏冉秋说:“明天呢?”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小心翼翼,又流露着满怀期待。

    “你说呢?”秦雨阳好笑地问:“想吃什么,我明天给你带。”

    苏冉秋马上开心起来,脱口而出说:“我一时想不到,你人回来就好了。”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软软的,又有点腻人,秦雨阳扫了扫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那就带上次你在酒店吃得很香的蛋黄酥。”

    “嗯。”自己在聚会上只是多吃了一个,对方这都记得,挺有心的了,苏冉秋提在半空的心又踏实了一点:“今天……”

    “嗯?说什么呢?”秦雨阳没听清楚。

    “没说什么,就是让你早点回来。”苏冉秋吸了口气,静默了两秒:“那……挂电话吧,我等你回来。”

    “好,那你自己乖乖地。”秦雨阳说道,慢慢挂了电话。

    自从身边多了苏冉秋,他温柔的一面都全被挖出来了。

    “你哥不回来吧?”秦妈出来问道。

    “嗯。”秦雨阳回神:“他工作忙,不过没关系,我后天去找他。”

    秦妈想问,你找他干什么,但是秦雨阳已经转身去了房间:“妈,我上去睡一会儿。”

    她只好说:“好吧,晚上吃饭妈再叫你。”

    这间房间跟秦雨阳记忆中的一样,没有什么好看的,他倒头就躺了下来,一觉睡到傍晚时分,被秦妈叫起来吃晚饭。

    “你的车给了若然,那就开妈的车吧。”秦妈说:“还是你想看看新的?xx的新款怎么样?你要是喜欢,我现在叫人给你开一辆回来。”

    “妈,给我一辆闲置的车就行了。”

    小儿子今天总是令他们出乎意料。

    第二天下午,秦雨阳果然开走了一辆家里不常用的车。

    特意绕了小半个城,开到那天去过的酒店,买了他家的特色蛋黄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