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大神的头号黑〕〔明德三十年〕〔重生娱乐圈:神医〕〔茅山捉鬼笔记〕〔我有一座军火库〕〔倾世盛宠:粗野将〕〔无攻不受〕〔隐天传奇之青箩记〕〔我的极品仙女老婆〕〔地中海霸主之路〕〔霸宠天下:神医小〕〔最强盛宠!神秘魅〕〔军痞老公,深入宠〕〔超级疯狂无敌系统〕〔总统,霸爱成宠!〕〔朕的纨绔皇妃〕〔全民诸天轮回〕〔火影极光〕〔废材逆天:傲娇帝〕〔锦绣江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 第35章
    ,!

    此为防盗章购买全文50%可看 ∑毛立刻打了个寒颤, 连声说不敢:“那就这样说定了,晚上七点见。”

    啪叽挂了电话, 秦雨阳坐在桌边等着吃饭。

    今天又是猪油渣炒青菜,伙食很寒酸。

    秦雨阳却是什么都没说, 端起碗津津有味地吃了两大碗;那份食欲让苏冉秋很怀疑,自己养的不是个富二代公子哥,而是披着富二代皮的橘猫。

    反正, 这短短的时间相处下来, 秦雨阳已经差不多颠覆了渣男留在苏冉秋心中的印象,变成一个有点皮,兼手残好养活的假富二代。

    他几乎确定这些不是秦雨阳的伪装, 而是最真实的一面。

    不过才相处了短短两天, 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苏冉秋心想, 这人迟早是要回去当他的富家少爷,而自己只会是他众多风流韵事当中的一段, 仅此而已。

    傍晚六点钟,苏冉秋早早做好晚饭, 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好, 准备陪秦雨阳出门。

    晚饭过后,秦雨阳挺着微鼓的小肚子, 躺在床上打盹。

    苏冉秋走过去踢了踢他,说道:“起来换衣服。”

    今天两个人一整天没有出门, 身上都穿着睡衣。

    秦雨阳睁开眼睛, 猛地看见苏冉秋双手举高在头上, 正在脱衣服,白皙纤瘦曼妙可人的腰线映入眼帘。

    他若无其事地挪开眼睛,心想,这家伙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脱衣服,可见是那天晚上没有给对方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

    于是待了一会儿,他坐起来,叮嘱了一句:“山上特别冷,你要多穿点。”

    “哦。”苏冉秋低着头,在抽屉里寻找之前用过的口罩,然后戴上。

    反观秦雨阳自己,这会儿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外面是一件休闲西装外套,显得很雅痞气质。

    苏冉秋突然想到,在公子哥们经常活动的室内,穿这样耍帅的衣服当然适合,可是在这种连空调都没有的地方,这男人究竟冷吗?

    “干嘛这样看着我?”秦雨阳说道,突然感到压力山大。

    “没事。”苏冉秋动作生硬地移开视线,心想,就算秦雨阳冷,自己也没钱给他买衣服。

    然后苏冉秋不由自主地回忆,和秦雨阳一起睡觉的时候,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温度,以及手臂肌肉的触感……

    说起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体会‘肌肤接触’这个词。

    虽然没有很清晰的回忆,但是男人对这种事很敏.感,不是异性可以理解的。

    “就是这儿。”秦雨阳说道,拉着闷头跟他走的苏冉秋找到昨天蹭wifi的奶茶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走进去的时候,那位店员小姐姐好像瞪了自己一眼。

    “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什么?”漂亮的小姐姐却对他身后的苏冉秋非常友好。

    “这么冷的天,要一杯热牛奶吧。”秦雨阳插嘴说。

    苏冉秋面露无语,不过没有拒绝:“那就要热牛奶吧。”

    店员小姐姐问:“两位都是吗?”

    秦雨阳摆手:“我不要。”

    六点五十七分,苏冉秋捧着有点烫的玻璃杯,慢悠悠地喝着加了糖的热牛奶。

    而秦雨阳坐在他身边,一脸严肃地头条新闻。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亮眼的黄色跑车才姗姗来迟。

    黄毛一到奶茶店门口,立刻下车走进来说:“嘿,小雨哥!真是不好意思,非常抱歉,来迟了点点!”

    他一进来,苏冉秋就放下杯子,把口罩戴上。

    “现在才来,奶都凉了。”秦雨阳懒懒地说,然后指指自己身边的人:“我对象小秋。”

    黄毛立刻打招呼说:“小秋哥好!”

    ???哥?

    秦雨阳迎上苏冉秋疑惑的目光,介绍道:“这是小毛哥,帮我找工作的朋友。”

    苏冉秋转过去看着黄毛,点头喊了声:“小毛哥好。”

    听声音确实是个男的,黄毛就笑着嘀咕了一句:“这风向真挺好。”长得好看的都去搞基了,剩下的妞就没人抢了。

    于是他俩就上了黄毛的车,这次是坐在后排。

    秦雨阳的腿贴着苏冉秋穿着一层秋裤和运动裤的腿,漫不经心地问道:“冷吗?”

    苏冉秋摇摇头:“不冷。”他特别安静。

    四十分钟后,到了。

    黄毛停下车来:“小雨哥。”他指着前面那辆蓝色的车说:“那辆车就是比赛用的车,你赶紧去试一下。”

    秦雨阳下车一看,就那么小猫两三个人,心知,黄毛是故意提前让自己过来试车,于是就说:“九点钟开跑?”

    黄毛忙不迭地点头:“是,庭哥应该很快就到了,你先去跑着吧。”

    “小秋。”秦雨阳回头,没忘记自己带了一条小尾巴:“走,哥带你去兜风。”

    山上的气温确定低,苏冉秋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外套,走过去上了那辆蓝色的跑车,副驾驶位。

    秦雨阳打开暖气,慢条斯理地系好安全带,顺便叮嘱苏冉秋:“系紧点。”然后问:“你坐车会吐吗?”

    应该是想起了昨天黄毛的惨状,他面露担心。

    “不会。”苏冉秋谨慎地系好安全带,还仔细确认了一下。

    “那就好。”秦雨阳说着,跑车在他的操控下,势头很柔和地慢慢开出去。

    一段时间之后他开始提速,遇见弯道就控车,入弯,摆尾。

    由慢到快,渐渐地开始风驰电掣,进入高速状态。

    苏冉秋抬手抓住右上角的把手,平衡好身体之后立刻看着前方:“……”每一次转弯他都觉得车子就要掉下去了,但那只是错觉。

    秦雨阳开得稳着呢。

    半个小时之后,山下面比刚才多了不少人;陶震庭和江逐浪陆续到场,一个坐着司机开的商务车,一个开着自己标志性的银色跑车。

    “庭哥,好久不见。”一个打扮新潮的年轻人,面带微笑,走到了陶震庭的身边。

    “江二少,好久不见。”陶震庭和他握了一下手。

    这个年轻人就是今晚要和秦雨阳赛车的人,江逐浪。

    “江二少,你好你好。”黄毛非常热情,也凑上前来:“小半年没见,你好像长高了一截呢?”

    江逐浪顿时吐血,妈的,长得矮点怎么了?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庭哥口中那位了不起的车神呢?怎么没看见人?”

    陶震庭立刻看向黄毛,黄毛忙说:“是这样的,小雨哥去试车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话音刚落,他们看见远处有一辆车,以势如破竹之势开了过来。

    车轮急速摩.擦在泊油路上,发出一串刺耳的声音。

    车子停好之后,秦雨阳打开车窗,吹了一声口哨:“小毛哥!车不错!”

    黄毛顿时有种跪下去谢恩的冲动,只见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小雨哥,嘿嘿嘿,你喜欢就好!”

    既然车不错,那不是说明赢定了?

    “哎,对了。”他赶紧说:“庭哥和江二少到了,你下车见一见。”

    “嗯。”秦雨阳打开车门,回头叮嘱苏冉秋:“你在这里等我。”然后开门下了车。

    一米八八的身高从车上走下来,顿时吸引了陶震庭和江逐浪的视线;一个是第二次见秦雨阳,一个是第一次见。

    但不出意外,都面露惊艳/卧槽。

    陶震庭自己本身也看得津津有味,但是看见江逐浪目不转睛的模样,他就笑着调侃道:“怎么了,以为我会找个其貌不扬的对手和你比?”

    可是那样的话,就是算赢了也不是那么解气。

    而秦雨阳正好,高大帅气,年轻出色,样样都压江逐浪一头。

    虽然现在还没发迹起来,不过那是迟早的事情。

    “怎么会呢?”江逐浪撇撇嘴说:“庭哥的眼光一向很好,你能找他来和我切磋,说明他肯定有过人之处。”

    秦雨阳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贱兮兮地说道:“过人之处可就多了去了,比如说,我腿比你长。”

    大伙们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腿:“……”确实是一双笔直修长令人赞叹的好腿。

    可是这么自卖自夸也不太好吧?

    “哈哈哈哈。”陶震庭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显得特别开心。

    这情况把黄毛吓得一惊一乍,连忙向秦雨阳投去崇拜的目光,心想,这哥们还真的会讨庭哥的欢心。

    “我叫秦雨阳。”秦雨阳向江逐浪伸出手掌:“你就是江逐浪吧?”

    “是。”江逐浪握住他的手:“四九城里头玩车的人都认识我。”所以秦雨阳认识他也不奇怪。

    秦雨阳微微一笑:“没错,那说一下比赛规则吧。”他话锋一转,切入正题:“一局定胜负,怎么跑你说了算。”

    “老规矩。”江逐浪说:“过了桥就返程,谁先回来算谁赢。”

    “好。”秦雨阳点点头,转身往自己车上走,不过他突然停下来说:“那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输了可不许发脾气。”

    江逐浪马上看了陶震庭一眼:“……”这老小子找这么个人来一定是为了膈应自己!

    对方却笑而不语,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在暗爽似的。

    五分钟之后,气枪的声音在山涧中响起,一蓝一银的两辆车同时飞奔出去。

    黄毛突然说:“糟了!小雨哥的对象还在车上……”

    这对比赛可是有影响的。

    “什么对象?”陶震庭得到答案,立刻黑着脸骂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万一输了自己的老脸往哪搁?

    身后半晌没有听见秦雨阳的动静,然后一股热水突然加进了洗菜的水盆里,苏冉秋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冻僵的手迅速回暖。

    “烧了热水也不会用,你是不是猪脑子?”秦雨阳在他身边说。

    苏冉秋的心脏砰砰地跳,才发现自己腿边有一桶水,桶里放着电热丝正在烧。

    而刚才自己心不在焉,不曾注意到秦雨阳烧了热水。

    “咳咳。”苏冉秋摆正脸色:“谈完了,什么时候回去?”

    秦雨阳:“还没定呢,怎么了?”他瞅着对方:“我们和谐相处了这么多天,我还以为你已经原谅我了呢。”

    苏冉秋瞪了他一眼,脑海里想起了那天的事。

    “别,我开玩笑的。”秦雨阳面露内疚,立刻说:“哪那么简单呢。”虽然,他也希望苏冉秋轻松点面对,不用想太多。

    所以他留下来跟苏冉秋相处,目的就是想要淡化两个人的对立关系。

    在秦雨阳心里面,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没那么复杂。

    “哦。”苏冉秋静静听他的话,随后轻声说了句:“其实我现在没有很在意。”否则就不会在秦雨阳面前换衣服。

    所以秦雨阳的猜测是对的,苏冉秋淡化了那件事,没有留下阴影。

    “那挺好的。”秦雨阳咧开嘴笑了笑,厨房里不太亮的灯光,把他照得特别温柔。

    苏冉秋也跟着勾起了嘴角,心里面一阵轻松,就像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哎,今晚这么开心,我出去买点啤酒。”秦雨阳自说自话地走出去,一会儿就没了动静。

    苏冉秋刚刚舒展的眉心又锁了起来,望着已经洗好的菜,悄悄叹了一口气。

    二十分钟之后,秦雨阳手里提着一打啤酒,打开了小单间的门:“我回来了。”

    苏冉秋放下手里洗到一半的衣服:“那我去煮菜。”

    饭早就煮好了,等着秦雨阳回来,他把生菜炒一炒。

    “给。”秦雨阳提进来一盒熟食,是猪耳朵:“炒热了当下酒菜,爽。”

    “你竟然喜欢吃这个。”苏冉秋无语。

    秦雨阳一脸疑惑:“我喜欢吃这个怎么了?”猪耳朵多好吃。

    “没有。”苏冉秋心想,只是不符合你富二代的人设而已。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跟猪耳朵八竿子打不着的?”秦雨阳摸摸下巴:“那现在是不是发现,我其实跟大家一样接地气,老好相处了?”

    “还好吧。”苏冉秋扭头瞅他一眼,老实说,有区别就是有区别。

    就算秦雨阳穿三十块的t恤四十块的牛仔裤,蹲在路边摊吃烤串,也改变不了本质上的东西。

    他跟普通人之间,就是有一条鸿沟。

    比如说自己这样的普通人,苏冉秋心想。

    “真香。”秦雨阳帮忙,装饭端菜,洗好两个人要用的筷子。

    他今晚心情很好,虽然平时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很小的时候秦雨阳就是这种,天塌了也没有关系的心态;所以那天在苏冉秋身边醒来,他特淡定,一点都不慌张。

    “平时喝酒吗?”拎起啤酒开了一罐,秦雨阳先把它放到苏冉秋面前。

    苏冉秋夹着一块猪耳朵陷入回想,自己上一次喝酒,是去年刚来北京的时候,刚刚入学c大,他和自己的三位舍友,一起出去吃了一顿宵夜。

    酒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已经忘了,只记得自己心疼钱,觉得北京的物价就是贵。

    “喝一口吧。”秦雨阳举起啤酒罐,碰了一下苏冉秋的啤酒罐。

    他仰头自己咕噜了一大口,眉头都不皱一下。

    苏冉秋收回定在秦雨阳脸上的视线,端起酒罐子抿了一口,说了句:“酒真冷。”

    可是啤酒,就是冷的才好喝。

    秦雨阳心疼他的小身板,提议说:“那你少喝点,我自己喝也没关系。”

    “哪能呢。”苏冉秋摇摇头:“一边吃饭一边喝吧,也别顾着喝酒。”

    “嗯。”秦雨阳应是应了,却是一口酒一口酒地往嘴里罐,一顿饭下来,他脚边多了三个空罐子。

    苏冉秋这边还没喝完一罐,吃好饭他站起来收拾:“你接着喝吧,我去洗洗。”然后把桌面收了进去,洗好碗筷,也洗了个澡。

    他重新打了一桶水,把水烧起来,准备一会儿给谁用都好,或者谁都用不上。

    走出去,秦雨阳已经不在饭桌边坐着,他去了里面的床上躺着。

    苏冉秋拎起自己喝剩的啤酒,走进去踢了踢秦雨阳搁在外面的脚。

    他什么都不用说,秦雨阳自动地给他让出位置。

    “聊聊吗?”他爬上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壮胆似的喝了一口酒。

    秦雨阳点了点头:“你说。”

    “说什么好?”苏冉秋靠着床头,双眼有点放空。

    “都可以吧。”秦雨阳说:“人生经历,未来理想。”

    苏冉秋点点头:“那就说说家里的那点破事。”他喝过酒的声音低低地:“咳咳,小时候,我有个诨号叫拖油瓶,因为我爸很早就死了,赌博欠债然后跳楼自杀。我爸他爸妈也不想养我,所以我妈就带着我改嫁。她很辛苦,从我懂事开始,我没让她为我操过一点心。”

    秦雨阳扭头,虽然看不清楚苏冉秋脸上是什么表情。

    “我懂事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体谅她,也不是因为我想得到表扬……”苏冉秋喝了一口酒,有点犹豫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好像很幼稚的样子:“额,因为我不想有存在感,我想消失在他们面前,甚至没有来过这个世界更好。”

    这种扭曲的心态,长大就改不了了。

    一边害怕寂寞,一边抗拒集体生活,不想出现在人前,又不想被彻底抛弃。

    所以苏冉秋很讨厌自己的家,却还是会每个月寄钱回去。

    “你现在还是这么想吗?”秦雨阳问。

    “不会。”苏冉秋摇头:“我自己出来独立之后就没有这么想了,就是……”找不到精准的词来形容,类似于后遗症,余震?

    反正不是个什么完善的人。

    “你谈过恋爱吗?”秦雨阳又问。

    这个问题来得措手不及,苏冉秋险些呛到,他说:“谈过。”

    轮到秦雨阳睁大眼:“哎?”这个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高一的时候,没接吻也没上床,在你眼里可能不算恋爱。”苏冉秋含着酒,咬字模模糊糊地:“但很开心,虽然只谈了三个月。”

    “怎么分开了?”秦雨阳听得也乐呵。

    “老师发现了,然后分班了。”苏冉秋笑了笑:“分班就是高中情侣的异地恋,你不懂。”

    “异地恋,哈哈。”

    “后来在走廊上遇见,她都不理我,觉得我不够坚定。”

    从回忆初恋的事开始唠起,苏冉秋说了很多,把自己小半生都倒尽了之后,用脚踢踢秦雨阳:“你谈过多少个,更喜欢男的还是更喜欢女的?”

    秦雨阳知道苏冉秋喝多了酒才会变成话痨,他认真数了数说:“不超过一百个。”

    苏冉秋勉强笑了笑,追问:“到底是多少个?”

    “……”这个问题秦雨阳选择装死,如果说没谈过的话,八成会被嘲讽。

    他的沉默被苏冉秋曲解成没兴趣回答的意思,于是跳过这道题,重新提问:“你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会继续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结婚吧?

    还是继承家里的生意,努力工作?

    “没有想好。”秦雨阳懒洋洋地说:“工作吧,我那个哥挺严厉的,我夸下海口要超过他。”

    “……”苏冉秋点点头,他发现罐子已经空了,坐起来床沿边,在起身出去再拿一罐和躺回去之间犹豫了十几秒。

    最后他选择了躺回去,靠近秦雨阳身边,头搁着秦雨阳的肩膀,手掌搁着秦雨阳的小腹。

    要不怎么说秦雨阳淡定,他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继续说:“或者自己拿点钱单干,那样自由得多。”

    苏冉秋抬起头,手肘撑着枕边,在昏暗中找到秦雨阳的嘴唇,从脸颊边一路蹭上去。

    秦雨阳没管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地说话:“喝多了就冲人耍流.氓,这种酒品你得改改。”

    “……”苏冉秋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做出这样的壮举,闻言就假装自己确实喝昏了头,把脸埋在秦雨阳肩窝里。

    手掌依然搁着,心情难过地偶尔游走。

    “想你的初恋吗?”秦雨阳低声问。

    “想你的头……”苏冉秋带着鼻音说:“我头晕,睡觉吧。”

    秦雨阳说:“抱着我这样的猛.男,想你娇小的初恋妹子,似乎不太科学。”

    这样都能触景生情,他也是佩服苏冉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