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1章
    ,!

    大周的丞相府位于王都东南处,比旁的宅邸都要显赫些,在这京都一亩三分地,可想这宅子的主人有多得当今圣上的宠信。

    可谁能想到呢,在这乱世之中,最得圣心的宠臣,竟是一个年轻体弱的少公子。

    院子里的窗棂前,苏瑾清身拥着雪白大氅,跟前摆着一个暖融融的炭炉。烛火勾勒出的轮廓柔和俊秀,但仍能看出苍白脸颊上的一缕病色。

    不一会儿,从王庭里头来了人,是王上身边的内侍监。苏瑾清整理了一下衣袍冠帽,淡淡垂眸,准备接旨。

    内侍监笑盈盈的,捏着圣旨的指尖却不由的紧了紧。

    这位苏丞相清冷如玉,加之脸颊处因病染上的苍白颜色,几乎像是随时都能融化在空气中似的。

    只是……可惜咯,难得这么一个能得圣宠的少公子,这副皮囊也是绝顶的好,身子……哎,却是无福消受。

    内侍监想着,却也无声的跪下去,面上还余着几分恭谨,压低声音道:“……苏公子,这些是陛下谴奴才送来的案卷,其中还包括前些时日,丞相府上遇刺的那几册。陛下的意思是……全交由公子处置。”

    苏瑾清眼帘微掀,欠首行礼:“是,臣领命。”

    谁都知晓苏丞相在圣上心底的分量,内侍的身子不由俯得更低了,“公子身子弱,圣上还命奴才送来这些上等的补品。公子……可千万记得,别把自个儿给累着了。”

    苏瑾清抿了抿唇,神色仍是淡淡的,“谢过陛下,臣会谨记在心的。阿奴,去送送宁大人吧。”

    谴走内侍监,苏瑾清才随手翻起档案来,指尖划过书册上干燥的字迹,秀眉不由轻轻蹙了蹙。

    前些日子丞相府上遇袭,她虽早已下令将那些人处理干净,却只怕大理寺的人办事并不忠心,根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这倒也无妨,反正她也快离开了。

    苏瑾清阖上眼帘,静静的想着。

    “公子,这是从东南方向来的信鸽身上取下来的。”短暂的寂静后,贴身侍卫越渐离入内。

    苏瑾清接过密函,细密的眼睫一根一根覆下来,“咳咳……”

    目光掠过,如玉的面庞中并未有什么波动,苏瑾清只轻声吩咐:“备马吧。”

    越渐离看了看她,颇有些忧心的道:“可公子身子不好,若是急事也可放一放,除了圣上,还有什么人敢让公子亲自去见呢。”

    她摇了摇头,“不必,这件事情,也该是时候处理了。”

    那密函丢进了火盆中,暖融融的火舌将密函舔舐得连一个角都不剩,最终皆化作了灰烬。

    借着日出前的微光,丞相府的马车驶出京都,往东南方向的蜀山云涯岛去了。

    云涯岛上的山间,风雪弥漫,白雪一层层铺落下来,迷了人的眼睛。

    苏瑾清捏着剑,步入了风雪中,清隽俊秀的脸庞隐隐有些变化,但很快便掩了下去。

    ……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

    其实她幼时原本是蜀山弟子,当年旧事发生后却与蜀山再无联系。而此时堵住她的去路的人,也正是他昔日的同门。

    而今日她回来,是来完成一个约定的。

    “师兄。”对着廊下的那个人,苏瑾清淡淡一笑,“好久不见了。”

    宋昊离没有看他,却长长舒了一口气,“……是啊,已有整整三年了。”

    她的跟前摆着一柄精致通透的棋盘,而棋盘下面,则是若隐若现的短匕首,取人性命最为有用。

    “师弟,事已至此,将偷拿的兵书还给蜀山吧,你已走不掉了。”

    在宋昊离的身后,还站着其余两位蜀山弟子。苏瑾清认得他们,都是门下赫赫有名的师门楷模。

    “既然你们都来了,”苏瑾清凤眸微垂,平静的开口:“若有本事,就上来,将兵书拿走吧。”

    “——只不过,我也只能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没有本事的,恐怕……便再也得不到这兵法了。”

    蜀山弟子心底皆是一震。

    即使早已听说过这个背叛蜀山的少年的名号,但当那张苍白秀美的面庞逐渐出现在风雪中时,他们仍是心惊肉跳。

    ——行走于乱世的少年苏瑾清,果真同传说中一般,容貌出众得惊人。

    尽管如此,虽还有同门之情……可这也不能抵挡他们要杀他证道的决心!

    偷拿兵书,偷习阴阳术。于乱世之中,辅佐昏君,助纣为虐。

    ——苏瑾清这样的孽徒,根本没有资格苟活于世!

    宋昊离捏着剑,眼底淬着入骨的冷意。

    “瑾清,念及昔日同门之情,只要你交出兵法秘籍,我今日便可放你一命。废去你的武功,从此以后,江湖不见!”

    静静聆听着,苏瑾清眼底柔和下来,鸦睫间点满了雪间零落的碎光,似乎这宋师兄在说的,是什么荒诞的玩笑。

    见他不为所动,少年极不甘心,“瑾清!难道你忘记师尊如何教导我们,我们修习百家兵法,是为了辅佐良臣,使得大周的天下重归于海晏河清。可是你……”

    苏瑾清只顿了一下,精致的下颌才微微扬起:“师兄,你难道是第一日才知道,世人说大周朝的苏丞相,本就不是什么善人么。”

    “——而且……莫不是师尊忘了教你,凡事皆得量力而行。否则……很有可能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么,嗯?”

    “孽徒!”宋昊离脸色涨得潮红,不由牙根咬紧,怒喝出声,“那不必废话,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话音未落,宋昊离执起剑来。

    携着大雪里的逆风,锋利的剑刃已逼到了眼前,苏瑾清才轻轻取下身后的玉笛。

    指尖拂过笛孔,笛音缓缓淌出,随即在玉笛根部缓缓移出三寸飞花针。

    “那儿有暗器!”

    不知谁惊呼一声,飞花针从玉笛深处骤然推出,不偏不倚刺入大师兄的脉穴,很快便封锁了他的六识。

    “你!……竟用了歪门邪道。”宋昊离睁大了眼。

    苏瑾清低眉,弯了弯眸子。她很少笑,在雪山上的阳光中,那道笑却有如初晴映雪,似乎寒冰三尺也能变得温暖起来。

    ……可宋昊离此时只觉得冷得入骨。

    蜀山是江湖名门,剑法天下闻名,却唯独不擅暗中用毒,这才被这孽徒讨了便宜去。

    “师兄,你是否想过……为何唯独我能在大周朝堂上荣宠不衰,旁人却并不可?”

    他抵唇轻咳几声,扬了扬指尖的古籍,“至于你们……还是好好呆在蜀山吧,兵书就先留在我这儿了。”

    师兄犹不甘心,苏瑾清看向他身后的蜀山弟子,语意轻缓:“若有谁不服输,现在都可以站出来,我就在这儿,等着你们。”

    蜀山弟子神色愤然跃跃欲试,苏瑾清转身而去,脑海中却忽然传来清脆一声。

    宁樱微微一顿,咬着牙问,

    008早就吓得手足无措了:

    它只是个新人系统,等级太低所以根本无权查看任务改变的原因。现在别说宿主大大,就连它也是一脸懵逼啊!

    宁樱却恨不得一巴掌把系统给拆了!

    在轮回司中存在着无数平行世界,这个世界只是宁樱一个用来练手的初等世界而已。作为使命者,宁樱的等级已经很高了,所以她的任务就从完成使命退居幕后,变成了辅助轮回司的新人。

    但与此同时,每个世界的反派角色都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因为必须狂奔在作死的道路上孜孜不倦,所以轮回司的新人都表示嘤嘤嘤拒绝。

    于是偌大的宇宙轮回司,就只有宁樱接过这个重担,扮演起了作死反派的角色,以此辅助没一个世界的完整性。

    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反派,苏瑾清背叛师门偷拿兵书,女扮男装辅佐昏君,终于成了天下皆知祸国殃民的一代佞臣。

    而且还是人人喊打的那种。

    但是——

    系统真的不知道在抽什么风,在0.001秒之前突然改变了自己的任务指令,它现在居然要求自己立即洗白!!

    洗白就算了,还不能私自做任何违反原定角色本来意志的事情,即ooc,否则就不能从这个世界里脱身!

    “师尊!”少年倏然叫出了声。

    循声望去,苏瑾清看见那人一袭白衣胜雪,提剑缓缓而来,纵使漫天碎雪如此混沌,却更衬得他高贵出尘,宛如九天仙尊。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苏瑾清的师尊,蜀山掌门顾容谨。

    苏瑾清抿了抿唇,却见师尊什么话都不曾说,凤眸微垂,眼底说不出的失望之意。

    “瑾清,回来。”顾容谨淡淡开口。

    这语意虽温和,但他苍白俊美的面颊上却能清晰可见道道青筋,薄唇紧抿,显而易见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苏瑾清止住脚步,捏着玉笛的指尖不由紧了紧。

    沉默片刻,顾容谨终于冰冷的开口:“……罔顾人伦,离经叛道,为师问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苏瑾清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宁樱也很想问系统啊。

    其实按照原定的轨迹,苏瑾清身为一代佞臣,此时应该取出瑶琴劈向自己的师尊。但顾容谨并非是纯粹的江湖出世之人,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流落在外的皇族。

    按照剧情的设定,顾容谨这些年将扮作人臣,回到帝都,一步步从昏君手中拿回皇位。

    而苏瑾清一掌劈向师尊后,终于成功断送了昔日的师徒情分,然后他就会光荣完成一个身为炮灰最后的作死,被蜀山长老所杀,脱离这个世界。

    虽说苏瑾清幼时被顾容谨所救,还是他一手养成的弟子,但蜀山掌门人端方君子,素来清冷雅正,是为诸子百家楷模。别说洗白,他现在不一剑劈死这个孽徒就已经是万幸了。

    系统008真的也很绝望,根据轮回司传来的消息,这是数值设定出现了偏差,也就是……俗称中的“崩坏”了,所以……任务临时改变来了……才要求宿主必须洗白qaq

    宁樱大脑飞速运转中:

    008狂翻资料抖了几下,

    苏瑾清捏着玉笛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迎向了顾容谨淡如琥珀的眸子。

    “……师父,我们已有好久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