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万法系统之最强门〕〔大魔王索隆〕〔烂尾小说修改直播〕〔珍惜我们昨天今天〕〔大唐不良人〕〔重生学霸小甜妻〕〔贴身狂少〕〔战国大司马〕〔盛世大明〕〔都市极品神医〕〔乡村神医〕〔魔法骑士〕〔奶爸的修真人生〕〔无敌小皇叔〕〔梁上郡主〕〔TFboys之我永远会〕〔快穿系统:女配她〕〔坚持住啊地球〕〔傲娇王爷是我徒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3章
    ,!

    蜀门虽是江湖名门,门派上下却一直都很和谐,所以蜀门的刑堂多年弃置,早就不大起用了。

    苏瑾清跟在顾容谨身后慢慢走着,一路都是无言。

    那些低门师妹的眼神却骤然被吸引了,她们初入蜀门,不曾见过师尊,只知道蜀山中不知何时来了如此耀眼的两位公子。

    前面的白衣剑卿温和俊美,一尘不染宛如谪仙。后面跟着的少公子虽有病色,却是容颜秀美到了极致,只叫人看一眼便再也挪不开。

    曾有“蜀门双剑名扬天下”,不过这是三年前,苏瑾清还在蜀山时的说法了。

    一路走到刑堂,掌刑的弟子见这来人竟是蜀山掌门,不由面面相觑,似有踌躇不敢上前:“师尊,请问您这是?”

    顾容谨挪开视线,淡声道:“蜀门弟子苏瑾清偷离师门三年,行事不仁,有违师恩,罚三掌刑。”

    那些弟子脸色都变了,苏瑾清的名声都这样了,没想到师尊居然还是肯收留他。

    真不怕把蜀山这清修之地给弄脏么?

    他们看苏瑾清的眼神中都夹杂着刀子,似乎恨不得将此孽徒生吞活剥。

    宁樱只是在想……让江湖中人拍一掌都得够呛,更别提接连三掌下来。在蜀山这种名门正派,祖传的刑罚必定不是吃素的。

    弟子转向顾容谨跪下,“师尊可要亲自执刑。”

    顾容谨摇头,“不必。”

    刑堂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模模糊糊的,很快就隔绝了人的视线。

    还未上刑,苏瑾清从背后锁住了顾容谨的脉穴,她早已做过准备,所以师尊什么反抗都没有。

    眼见师尊意识全无,弟子赫然咬牙:“苏瑾清!你要做什么,顾掌门可是你的师尊。好一个苏瑾清,不尊师重道,竟对自己的师尊下手!”

    苏瑾清将师尊安置好,才对那人道:“我记得蜀山有一条规矩。但凡是徒弟犯了错受罚,他的师尊也要领刑。是么?”

    不错,师徒同罚,就是师祖流传下来的规矩。那弟子抬了抬下颌,面色不善的望着她。

    她缓了缓,才道:“可师尊如今执掌蜀山,受不得半点伤。师尊的那一份刑,仍由我领下。”

    掌刑弟子满脸愕然,“苏瑾清!可是你……你的身子……”

    ……呵,现在来惺惺作态维护师尊,可早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苏瑾清抿唇,打断了他:“师弟,师尊快醒了。”

    那弟子迟疑了一会儿,才点头道:“行,我答应你。那……等会儿你自己去和师尊解释,可别将我们掺和进;去。”

    苏瑾清淡淡的一笑,轻轻点头。

    其实苏瑾清的提议,他们也是赞同的。

    到底师尊如此年轻,又是蜀山的主心骨,他们并不想师尊因为苏瑾清这个祸害受半点伤。

    三道元魂掌下去,旁人只怕连筋骨都要动一番,可苏瑾清连丝毫波动都无。瓷白的额上布满细汗,到底是一身病骨,掌刑弟子看着皆有些不忍,可也不见苏瑾清发出半分声音。

    直至雪白的衣衫浸出血迹,苏瑾清这才运了内力调整下,勉力咽下了喉中的一缕血丝。

    刑罚完毕,她重新穿好衣袍,带着顾容谨离开了刑堂。

    ……

    顾容谨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弟子单薄的身影。他一个人站在这儿,也不知守了多久。

    可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顾容谨只觉得脑袋疼,缓缓调整了下内息,才发现自己的脉穴竟被锁过,所以昏睡了过去。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瑾清,你做了什么?”

    苏瑾清撩袍跪了下去,“三掌刑已罚完了,弟子是来问,师尊是否还有其他的惩处?”

    顾容谨一顿,清冷的瞳孔倏然收缩。

    他回想起,临刑前他们是在一起的。身为师尊,更应当以身作则。所以,三掌刑之中,有两掌都应是自己所受。

    难道……是这小子自作主张锁住脉穴,替自己领了刑……

    顾容谨指尖紧扣:“瑾清,你是不是挨了三掌?”

    苏瑾清咳了几声,抿唇:“是,师父。”

    顾容谨一时竟不知能说什么,唇角愈加苍白,在月色中甚至隐隐有些微颤。

    “蜀山的规矩,你都已忘记了么,苏瑾清。”他的声音发冷。

    苏瑾清低头不语。

    接着便是漫长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她竟抬起眸来,大胆的直视着他。那双耀如星辰的眸子里,目光难得赤诚,干净,而毫不加掩饰。

    她看见师尊的衣袍有些凌乱,有一搭没一搭的散落在胸前,内里可见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与瘦削有力的腰肢。但束发仍是一丝不苟的系好,披在肩后,墨发如漆。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他的姿态,都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贵,淡然。

    而此时在静谧的夜色中,内室只有师徒两个人,连彼此急促的喘息声都清晰可闻,他们离得……太近了。

    “可是……师尊才是弟子的规矩呀。”轻轻的,苏瑾清终于开了口。

    迎上灼灼的目光,师尊哑然一怔,忽然变得心神不宁起来。素来温雅俊美的面容亦有些不自在,一时间,连责备的重话都说不出了。

    “瑾清,如今刑已毕,你可知错了?”

    苏瑾清却默然不语,只望着他出神,鸦羽般的眼睫动了动,“如果师尊说我错了,就一定是做错了,弟子明白。”

    顾容谨喉咙发紧:“为师若不说呢。”

    “弟子也错了,不该偷偷离开师尊,让师尊生气。”她小声的开了口,视线终于从师尊脸上收回。

    顾容谨只觉喉咙里有些发烫,顿了顿,才涩声嘱咐:“有人前来回禀,羽林卫已知晓你在蜀地,圣上派过人来催你回宫了。”

    内阁不能一日没有丞相,毕竟大周的圣上许久不曾临朝,苏瑾清心中明白。

    见她一直沉默不说话,顾容谨淡淡道:“你先过来。”

    苏瑾清起身,身形微微有些踉跄,顾容谨发现了弟子背上的伤痕,虽不明显,却也显然伤得不轻,搭在脉息上的指尖紧了紧。

    宁樱随即感到体内缓缓传入一道温和的内力。顾容谨语气微沉,道:“阴阳术与蜀门剑法相冲撞,日后能免则免。”

    “是。”苏瑾清敛眸。

    还未踏出寒门小筑,平和温雅的声音复又传来,苏瑾清不由止住脚步。

    “百药堂中有疗伤的药材,江湖里的药家,纵然御赐也比不得,记得去取。”

    “是,师父。”苏瑾清轻轻捏着剑,转过身来,行了一礼。

    系统惊喜的提示音传来,可惜宁樱的心里一点也没有完成任务的喜悦之情。

    就算暂时稳住了顾容谨,离完成任务也还有一大半距离,毕竟天下人都知道,“佞臣”这两个字在苏丞相头上写着呢。

    她走出师尊的寒门小筑,望着东南的方向。握了握拳,仍然决心要回到金陵去。

    不时,守门的弟子便来回禀,说苏瑾清连夜离开了蜀山。

    这次催促的诏令是圣上从金陵亲自发出的,苏瑾清担心连累师门,便远远给师尊行了大礼,连夜离开。

    顾容谨安静的敛着眸,看到山门处的晨晖里头,乌青色的马车缓缓沿着山道离开,没有再说什么。

    回京的路上,系统发布了任务第二步,她现在需要保住一个人,宁王世子顾元珏。

    苏瑾清常年随侍在昏君旁侧,没少见过周文帝作天作地。宁王世子又是少年皇族,意气风发,素日里没少得罪那些老顽固。

    宁老王爷曾谏言铲除世家旧族,被那些老臣记恨在心。门阀前些日子暗中施计,诬告宁王世子以巫蛊之术诅咒圣上。

    周文帝是不分黑白的性子,原来一直想要老王爷的命。如今老王爷死了,也不打算放过世子。他倒是想出了好招来,决定对宁王世子处以宫刑。

    即便如此,宁王世子后来投靠了麒麟卫,成了顾容谨的左膀右臂。

    宁樱见过这个少年,就像朝中传言的那样,他对丞相的态度带着恨意。不过还好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宁樱还有机会。

    在此之前,宁樱想先从平台换些东西:

    008翻了翻资料,忽然眼前一亮:

    宁樱一把按住它,

    008一愣,想说这种机制很难得,最好用于重要任务。但忽然暗叫不好,因为它有点明白宿主的想法了……

    ——这个女人,估计想把蜀门师尊给请下山来!

    它早应该想到的!师尊这么好看的人,宿主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放下呢??

    宁樱幽幽看了它一眼,她这么做,只是为了顺便给顾容谨回到帝都的权力中心铺路,反正……他早晚会回来的。

    ……

    周文帝年纪轻轻,后宫已藏着嫔妃无数,因而荒废朝政,大多交给丞相处理。

    果不其然,当苏瑾清连夜赶回王都宫城时,只见着内侍监守在宫门口,苦着脸呈禀王上还没起。

    内殿传来男女嬉闹的声音,远处听着都能叫人羞红脸。内侍监的脑袋耷拉得更下去了,苏瑾清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时辰能入宫面圣的,大周朝总共也数不出几个。苏瑾清便是其中之一,还有几个早已看他不顺眼的政敌,算得上世家门阀的旧族。

    那些人见着他,皆是脸色各异,交头接耳起来。

    “王上如此宠信这位出身寒门的苏公子。能得君心,想必……除了这张脸,丞相大人也必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呵,可以老夫看,除此之外,还真没什么入得了眼的!年纪轻轻就爬到这个位子,谁又知他究竟怎么爬上来的?”

    “——你们不知道……上回老夫还听闻,张大人醉后竟夸赞丞相大人是……是个清冷的美人儿呢。”

    嗤笑声响起,声音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恶意,苏瑾清心里泛起了一丝恶心。

    看了看宿主,系统觉得这些人应该快凉了。

    此时殿内一阵折腾,倏然传来了圣上低沉不清,混合着余怒的声音,“这个顾元珏,朕早晚要了他的命!”

    宁樱心口一跳,敛下心神,淡淡的开口:“宁大人,昨夜陛下连夜下诏,必有要事相商。若被大人耽搁,想必不会轻饶吧。”

    “哎哟这……”

    内侍监脸色都发紫了,他其实是才从陛下那儿被赶出来的。现下估摸着,陛下还正在兴头上,谁还敢再去老虎头上拔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