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4章
    ,!

    内侍监一咬牙,只在外头躬着身子,小心翼翼道了句,“陛下……苏丞相到了,您看您这是……”

    殿内沉寂了一瞬,内侍监心里“咯噔”一声,腿都几乎快软到地上去,周文帝的声音才不咸不淡传出来,“苏爱卿啊……快准进来。”

    内侍监一缓,才笑着对他道:“苏大人,您请。”

    内殿烧着地龙,分明暖意融融的,却连摆着的器具都溢着萎靡之气。文帝听闻苏瑾清到了,示意遣散随侍的宫妃。

    这周文帝虽正值盛年,昏庸荒诞却是出了名的,全靠先帝的基业才让顾家的江山延续到如今。否则按照以他的性情,亡国的速度必然更快。

    “这人好大的胆子,竟这个时候闯进来。”美人扫过阶下的那人,不轻不重的说了句。待有些看清苏瑾清的面容,神情却微微一怔,娇妩笑道:“原是丞相大人,妾是听说过的,陛下如此偏宠一个年轻俊俏的臣子,也不怕世人笑话。”

    周文帝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耐,摆手道:“行了,滚吧。”

    陛下微怒,美人却不慌忙,整理好发髻襦裙,才缓缓给陛下告罪。

    途径她时,苏瑾清垂目行礼。她淡淡一笑,却不接话。

    这个美人的确生的精致,听闻近日来冲冠后宫,却不仅仅是文帝的后妃,还有一个身份,即是蜀山门的人。

    金陵中许多人是顾容谨的棋子,有些是他一手培养的,而另一些则是老王爷留下的。这位越娘娘,便也是其中之一。

    而越氏在侧时,圣上就想要了顾元珏的命,必然与她的挑拨脱不了干系。顾容谨虽身在江湖,却一直在通过线人慢慢渗透进朝堂。

    ——他要激怒昏君处置宁王世子,让诸多世家大族都不敢再信任陛下,转而投靠别的皇族。

    世人大抵都只知顾容谨出身名门正派,温雅端方,淡然脱俗,殊不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拿回皇位呢。

    “苏卿,你这是怎么了?”周文帝直勾勾看着她。

    看着越妃走远,苏瑾清唇角微抿:“臣告知过陛下,就算做这些荒唐事情,也需有些顾忌。”

    “唔……”周文帝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颇有深意的笑起来:“但是朕也听说过,京中已有传言,说的是……一见苏卿误终身。既然你这样的人,都在朕的朝堂上,朕又有什么值得顾虑的呢。”

    他略一抬手,周遭的宫婢赶紧上前伺候。

    “陛下。”苏瑾拾起地上散乱的奏章,规规整整的叠在了一起,淡淡道:“按照朝制,臣不能一直留在您身边。很多事情,总要陛下亲自做的。”

    为防止权臣专权,二品以上官员任期不得超过七年,这是先帝定下的规矩。周文帝却冷冷一笑:“这算什么规矩,既然先帝不准爱卿任职七年,朕日后改了规矩,不就行了。”

    宁樱垂下眼睫,选择将跑偏的话题带回来:“您连夜召臣赶回金陵,可是有什么急事么?”

    刚才在殿内明显是折腾了一番,周文帝急急喝了大口水,倒没急着说话。想起京中的传闻,忽然默然不语打量起苏丞相来。

    ……苏瑾清有公子里最顶尖的脸,鸦青色仙鹤朝服勾勒出的腰身却如此单薄。可惜了,却只是一个少臣,倒比后宫的那些千篇一律的女人还好看些。

    半晌后,文帝才眯了眯眸子:“其实也没什么,不过都是宁王府上的那些事情罢了。朕简直受够了,门阀世族的老臣也不知是不是闲得发慌,每次上书都要朕杀了宁王世子。朕自然也不想放过顾元珏,却也不想听那些老东西整天瞎扯!若他们再胡说八道,朕现在就要了他们的命。”

    接过内侍监递过来的折子,苏瑾清垂眸看了片刻,轻声道:“世子若对陛下有用,便留着。若是无用,便杀了。陛下应当明白的。”

    文帝忽然觉得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必要问他,苏丞相什么人他还不明白么,他的性情比帝王更凉薄。

    蓦然间,眉峰若有所思的蹙起,文帝敲了敲桌案,“但是朕想知道,把这个宁王世子留下来,究竟有没有用处?”

    “——若他真的胆敢有反抗之心,杀了也不足以解朕心头之恨。朕要将他处以大刑,叫顾元珏一辈子都记得朕的恩德。”文帝咬牙切齿道。

    沉默了许久,苏瑾清的眼睫微微一颤,在白皙精致的脸颊上覆下一层阴影:“既然陛下都有主意了,那急召臣回来,又是做什么?”

    周文帝一顿,言语间便添了些深意:“不过苏卿还未曾答应给朕挡住烂摊子,若是朝臣又要联名上书反对,朕又该怎么办?”

    苏瑾清没有回答,只是上前几步,放柔了声音:“宁王世子虽然有罪,但宁王殿下却在军中仍有势力。陛下,我们必须再等一等。”

    周文帝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似是有点奇怪,许久才松了口:“也罢,朕原本也没想立即要了世子的性命。”

    苏瑾清忽然道:“陛下今日又不早朝?”

    周文帝软绵绵的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既然你回来了,朕自然不用去。且让朕想想今日赏赐爱卿什么?”

    苏瑾清一顿,只淡淡道了声不必。随即行了一礼,便转身退下。

    那道单薄孱弱的背影消失在宫墙下,文帝却反倒不高兴起来。在这个天底下,本来没有不怕他的人,更没有对他的恩赐不感恩戴德的人。

    可自从苏丞相出现,便有了。

    文帝一直有一种错觉,即使他将这天下最尊贵的东西都摆出来,也未必能收服买苏瑾清。

    苏丞相不像是后宫驯服的妃嫔,更不像是那些动不动就惶恐下跪的臣子。他清冷淡然,不卑不亢,偏又天生一副极好的皮囊,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亵渎。

    ——正是因为如此,他也就像是中了蛊似的,想将他栓在朝堂上。

    有这样一位疏离清冷的少公子为自己筹谋划策,殚精竭虑,也不知为什么,文帝总有一种在旁人身上体会不到的餍足感。

    ……

    山上总归难得有初阳,这几日却都有,使得蜀山的雪水慢慢的开始融化,眼前皆是一片素白。

    小童一路小跑过来,脸蛋冻得红扑扑的:“师尊,这个东西是金陵城里面送来的。”

    顾容谨收起剑,拆开一看,素帛上写的是一行小字,圣上即将对宁王府动手。

    顾容谨阖上眼帘,明白时机已到了。

    他将门派中的事务分配给一早培养的弟子,才去拜见了予墨子,玄青子二位师叔师伯。

    彼时的蜀山仍有些冷意,还未融化的积雪,携着剑气与寒流,直钻到人心里去。

    玄青子默然打量着顾容谨,白胡子都差点鼓了起来。这个孩子在最后离开的时候,也是如此淡然温雅。就算是当年得知老王爷殒殁,也不见得他有半分的变化。

    也不知说他是无心,还是漠然。

    他曾受故人所托护了他十几年,如今却终究护不住了。不由在心底长叹了口气,缓缓道:“容谨,你已决定要去金陵了么。”

    顾容谨垂眸,淡声道:“师伯放心,门中所有的事情都已安排妥当,即使我离开……”

    玄青子猝然打断了他,“你明明知道,我最挂念的并非是门中事务。”

    “听闻京都传来讯息,如今时机正好,请师伯给我三年时间。”顾容谨抿了抿唇,轻声应道:“……三年后,我必给您一个分明。”

    玄青子的脸色虽有些难看,可容谨到底是他们最得意,也是最心疼的弟子,终究说不出什么重话来。

    “至于金陵,我倒是记得你的那个弟子苏瑾清,现下他竟成了昏君最宠信的佞臣,闹得全天下皆知。哼,你倒真是养了一个好徒弟,简直丢尽了蜀山的颜面。”

    顾容谨面色微微一僵:“您查过他?”

    玄青子一掌重重拍下茶盏,语气沉了下去,“身为丞相,京中最广为流传的却是他的相貌。皇帝虽昏庸,却也坐稳了江山这么多年,如今却竟然被一个年少臣子拿捏在手心里。你当真以为,苏瑾清还是当年的那个童子么?嗯?”

    “——依我看,今日就算说他是祸水也不为过!”

    顾容谨肃容道:“师伯,未经证实之事,不宜胡乱揣测。”

    玄青子冷哼一声,顾容谨清楚师伯心性固执,指尖隐隐蜷缩起来:“可瑾清是我一手养大,他是我的弟子,于我便有师徒之情。”

    玄青子的声音重重一哽,过了半晌,才有些艰难的开口:“容谨,你只要记好,苏瑾清早已是歪门邪道,走的都是悖逆人伦的路,与你再无关系。你身出名门正派,绝不可与佞臣为伍,没有什么,能比这一点更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