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纳萨力克的史莱姆〕〔[香蜜沉沉烬如霜/〕〔麻辣霸王花〕〔早安,死神大人〕〔热血医龙〕〔[香蜜沉沉烬如霜/〕〔超强兵王在都市〕〔快穿:拯救男神手〕〔极品妖孽至尊〕〔高维穿梭者〕〔游戏影视万界〕〔快穿之还愿人生路〕〔美女总裁老婆〕〔凌天帝主〕〔乡村有个妖孽小仙〕〔神穿狂妃:美男,〕〔鬼帝独宠:女人,〕〔乡村小仙医〕〔武戏江湖〕〔无上斗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7章
    ,!

    苏瑾清调金吾卫看住现场,若有下一批药材到场,就将运药的人暂时拿下。

    正当她准备回府时,顾容谨叫住了她,“瑾清。”

    “师尊?”

    顾容谨抿了抿唇,才道:“你气息极为微弱,为师可助你调息内脉。”

    苏瑾清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好。”

    弟子竟然没有拒绝,顾容谨有些怔住。顿了顿,才复又道:“但凡是朝廷官吏犯案,皆交由大理寺或刑部处理,你确定要私自将京兆尹大人带回去么?”

    苏瑾清神情恭肃:“师尊,可如今已无别的办法,若是药材到不了,疫情只能愈加凶险。”

    顾容谨微微一顿,“好,司药舫的医者都已到了,你不必担心。”

    苏瑾清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去。

    说实话,虽然苏瑾清不清楚,但宁樱很明白。

    顾容谨的线人影响朝局这么多年,他看的比谁都通透,又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难道……师尊刚才是在提醒自己规范行为,否则很有肯能被御史台的那些人给参一本?

    008咳了一下:

    宁樱:“……”

    被带回丞相府后,还未等苏瑾清再度发问,京兆尹便主动吐露了实情。

    调换药材确有其事,但他的人只负责将朝廷的药材运往黑市。连他都不知道幕后之人有哪些,只知道户部尚书何书哲也参与此事。而他能在事成之后分得一些分红,旁的便是一概不知了。

    京兆尹跪伏于地,声音微颤:“请苏大人饶命!下官自然知晓这拦截这救命之药死罪难逃,可,可这一切都非下官本意,……何大人只说后面的人位高权重,绝不是我一个小官能惹得起的……还请苏大人明鉴!”

    宁樱心底一沉。

    户部的人,的确一直视苏瑾清为眼中钉。她初入朝的时候是户部侍郎,那时得了圣上青眼,成了唯一一个踩着户部往上爬的人。

    也不怪事到如今,他们会这么针对自己,尤其是户部尚书何书哲大人。

    苏瑾清放下书册,问:“既然张大人说那人位高权重,为何不寻求何书哲尚书的庇护,反倒先在我这儿软了骨头?”

    京兆尹不敢答她,额上却泛出细密的冷汗。他心里面清楚得很,现下圣上正被这苏丞相给蒙蔽了双眼,除了她的话,还有谁能够上达天听?

    见他不答,苏瑾清也懒得深究:“还有一个问题,朝廷的药材运往黑市的时间为何,地点为何?”

    京兆尹略一沉吟,瑟瑟应道:“……卯时,在城南的驿馆中。驿馆之中金吾卫不敢盘查,所以那个地方最便于交易。”

    苏瑾清摇只揉揉脑袋,轻声道:“张大人,如今你还有一条存活的法子,要听么?”

    京兆尹面色惨白望着苏瑾清,唇齿战战,连完整的话都说不清了。

    只听她缓缓道:“既然黑市交易的时间为卯时,我的侍卫会带你前去。你佯装无事,继续收购药材。只要越渐离看清了送药之人的身份,我便留你性命,怎么样?”

    京兆尹不由暗暗攥紧了拳,本能的想要感激涕零。但忽觉有些不对,这个苏丞相……分明是一丝退路也不留给他!

    一旦东窗事发,何大人也一定知晓出卖他们的是自己,到那个时候,如果不依附于苏丞相,他一个低阶小官,又怎么活命?

    再抬眼时,却只见苏瑾清已微微带着笑,少臣的轮廓柔丽沉默,在烛火中显得有些柔和。

    窗外一阵风吹过,烛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来。苏瑾清也不催他,垂下眸去,继续翻阅还未读完的书册。

    过了许久,京兆尹攥着的拳终于徐徐松开,仿佛认命一般,发出一声模糊的哀叹:“……是,下官……明白了!”

    而在不远处的顾府,顾容谨轻轻收回了目光。

    “郎君有什么吩咐吗。”萧策隐是一只跟在顾容谨身边的,入内后,便立即恭顺行礼。

    顾容谨温声道:“今夜丞相府中会有异动,记得,让我们在锦衣卫中的人也跟着。”

    那随从正准备领命退下,忽然见到了桌案上放着的那些残页,声音不由重重哽了哽:“……当年之事,郎君心中已有分明了么。”

    顾容谨眼皮只轻轻颤了一下,将批注过的书页放进了火盆中,很快,那些字迹变成了一团黑色的灰烬。

    “当年那件事的宗卷我已看过了,因果轮回,你放心,父王,母亲的夙愿,我都会完成的。”

    “属下明白。”

    不知是不是萧策隐的错觉,他觉得即使殿下说起这些旧事的时候,神情都是温和、从容的。

    经营多年,司药舫在金陵的实力足以在暗中影响生杀予夺,但是殿下从未滥用,他生性克制淡雅,而非作为正道掌门作出的高华之气。

    “可是……”萧策隐抿了抿唇,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殿下,虽圣上无子,但懿阳长公主身为圣上胞妹,一直妄图涉猎朝局。还有那个苏丞相,虽与您有师徒情分,但最近素来得圣上偏宠,风头日上。恐怕……朝中的情形并不容得乐观啊。”

    顾容谨的眸色有一瞬的变化,但很快就掩了下去:“他会明白的。”

    “咚咚咚”,忽然间,寂静的庭院内传来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却有人在叫门。关键这个时间点还这么巧,正在他们谈论朝局之时,顾容谨的脸色微微变白了些。

    门外之人是苏瑾清。

    她拥着大氅,小脸在月色中苍白得过分。

    萧策隐瞳孔骤然收缩:“……丞相大人?”

    苏瑾清看了看他,萧策隐立即会意,将苏丞相引到了内室。

    顾容谨还未回过神来,她已径直行了一礼,淡声说:“弟子记得您说过要为弟子调整内息,弟子剑艺不精,所以特来请师尊提点。”

    ……可这么晚了。顾容谨神情猝然一怔,凝神注目苏瑾清半晌,才轻轻开口:“好。”

    顾容谨看到她轻轻笑了一下,但再看过去时,瑾清只敛下眸去,烛火映着的那张清秀的侧脸似乎在微微发光。

    顾容谨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

    阴阳剑法之所以为歪门邪道,是因为习剑过程中必须逼出执剑者全部的潜力,才能迅速领悟剑法的精要,达到剑出无痕,运剑于无形的目的。

    而逼出潜力的过程,对执剑者的伤害实在太大。运功三分,自伤七分。苏瑾清的身子,就是这么弱下来的。

    顾容谨敛眸,沉思了片刻:“阴阳剑术的精义本就是罔顾人伦,即使你真的要学,也必定要控制好力度,不能将所有的潜力都使出来。”

    他顿了顿,看向了弟子:“把手给我。”

    顾容谨伸手搭在苏瑾清的腕脉上。一股温和的内力也随之缓缓流入她的体内,涤荡着原本塞堵的经脉七识。

    谁都没有再说话,还有一股温热的气流,似乎是抑着出气,轻轻擦过了顾容谨的耳廓。

    而与此同时,顾容谨握着弟子的指尖处,剑身也在缓缓运行。行剑之处,行云流水般的剑芒始终散发着淡淡光晕。

    “可是……师尊,”苏瑾清轻声开了口:“这样根本不能将剑术完全使出来,岂不是浪费了一套好的剑法?”

    顾容谨止住,淡淡摇了摇头:“但凡是用执剑者的身体作为代价的,便算不得是好的,只是邪术罢了。”

    从前的苏瑾清修行阴阳剑法只是为了让杀伤力达到最大,根本不是为了剑法造诣。现在宁樱不一样了,她还不知道自己要留下来多久,当然不能再拿自己的身体作死。

    “弟子都听师父的。”她点了点头。

    “嗯。”顾容谨淡淡点头,“那你再练习一下吧。

    苏瑾清放开了顾容谨的手。

    因为经脉长期虚弱,传入的内力一时无法接纳。“咳咳……”苏瑾清脸色惨白,骤然咳嗽了起来。

    而她体内原本就很微弱的内力,也随之在缓缓流失。顾容谨一把扶住弟子,唇角紧绷住:“怎么样了?”

    弟子抬眸看了看他,冰冷的眸子里有些异色,小声开口:“……师尊,弟子如果累了,可以在您这儿休息吗?”

    顾容谨微微一怔,随即颔首:“无妨。”

    苏瑾清放心的阖上眼帘,身子也一下子软了下来,细白干净的十指紧紧攥住师尊的衣袍。

    顾容谨抱着沉睡的弟子,还能依稀闻到怀中的一丝淡香,神情不由变了变。

    他这个弟子实在太秀丽,也太轻了,倒像是个女孩子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大唐颂〕〔真武狂龙〕〔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