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10章
    ,!

    “你来此,所谓何事?”顾容谨看了看她。

    苏瑾清径直看向顾容谨腕上露出的青筋,师尊似乎有意藏着它。

    “师尊今日心神不宁,不像是习剑归来,是有什么心事吗?”

    顾容谨定了定心神:“并无。”复又道:“难道你来,不是为了时疫的药材?”

    苏瑾清的姿容倒是极为恭谨:“弟子其实只是想借药材之名看师尊罢了。”

    “听闻你朝中公务事多,难得还如此有闲心。”顾容谨动作一凝,继续看书,淡淡一笑:“你我师徒,不必说这些。若有何事,但说无妨。”

    “宁王世子是否被师尊带走了?”苏瑾清倒也不再弯绕:“弟子听闻傅医官所言,顾元珏消失在了司药舫附近的密林中。”

    茶盏抵在唇畔,顾容谨淡淡道:“为师居于江湖,宁王世子皇族中人,为师带走又有何益处?”

    苏瑾清垂下眼睫,没有在说什么。从他的角度望过去,无论如何,都避不开弟子雪白脸颊上柔软的鸦睫弧度。

    与之相较,倒像是那儿有光,周遭一切都是模糊的。

    “……嗯,弟子明白了。”沉默片刻后,她终于抬起眸来,徐徐道:“师父永远都不会骗弟子的,弟子知道。”

    顾容谨颈间喉结微微一动。

    从前只觉得弟子虽性情乖张,仍素来清冷。如今大梦初醒时,就连瑾清脸颊上的几缕病色,都变得鲜活起来。

    面上却不显,顾容谨的神情仍旧温和:“几日不见,让为师看看你的脉象吧。”

    苏瑾清一顿,伸出手。她感受到顾容谨指尖冰凉,触碰时甚至轻轻一颤,也不知为何。

    “师尊,你好冷。”她轻声开口。

    二人的距离近在咫尺。她的羽睫如扇扑闪着,凝眸望着着师尊。顾容谨却没有直视她,反倒垂下眸去。因弟子离得越近,他觉得动作间更不能把握分寸。

    也不知是因茶水滚烫,或是地龙烧着,顾容谨白皙聚俊美的脸上浮上一层不自在的绯色。

    苏瑾清忽的开了口:“为何今日师尊看上去不开心。这金陵皇城之中,可是……皇城的那些官宦有意为难,弟子立即杀死他们!”

    顾容谨呼吸微滞,摇头道:“无事,你放心。”

    苏瑾清更直视看他:“……好,若是师尊受了委屈,也要让弟子知道。”

    顾容谨微微一顿。

    苏瑾清这才挪开视线,恢复成素日里恭谨的样子:“弟子今日来,的确是有求于师尊。弟子想收购司药舫中一味药材,兰芝草,不知能否得到师尊首肯。”

    “兰芝草?”顾容谨调整好内息,不动声色的举起茶盏:“此药极为珍贵,早已绝迹于江湖,难道是为治疗时疫所用?”

    苏瑾清点点头,起身往窗框边上去,推开窗棂,一阵寒意扑夹杂着碎雪面而来。

    “如今城南乃皇城重地,虽看似安好。但在城北,时疫已欲来越严重。加之朝中的官宦克扣药材,若再迟缓一步,只怕民怨难平。更何况……”

    更何况顾容谨一早知晓这一次时疫的情形,司药舫培育兰芝草,不正是用作今日的筹码么。

    顾容谨略一沉思,颔首道:“太医院的方子已配好,自然是最好的。司药舫中养的兰芝草尚足量,交予朝廷也无妨。”

    “不过——”骨节分明的手指拈起桌案上的棋子,顾容谨淡声道:“司药舫的货物南北贯穿,要通经灵河。只是近日灵渠修建,通行不便。不如……工部便先将灵渠交由司药舫。如何?”

    苏瑾清没有立即回答。

    难怪顾容谨会这么快答应,他交易的目的,原来是为了灵渠的控制权。

    灵渠的水利修建由工部直辖,引金陵城南灵河水,灌溉金陵城南北所有农田。若真是落入顾容谨手中,将来麒麟军经由灵河破城,便是势如破竹再不可当。对于师尊而言,这便是一桩只赚不赔的交易。

    可事到如今……若无司药舫的支持,时疫便不可除。即使是皇帝来了,也不得不点头的。

    反正,他也从未将注意力放在民生的水利工程上。

    苏瑾清眼睫动了动,松了口:“好,弟子会呈禀圣上的。”

    顾容谨看着她道:“若是朝廷不放心,也可派人督查,为师不会为难你。”

    苏瑾清淡淡的笑了笑:“师尊多虑了,不管师尊想要什么了,弟子都会答应的。难道师尊忘了?”

    说罢,她起身行了一礼,复而退下。

    “郎君,怎么样了?”萧策隐急急推门而入。

    捏着棋子的指尖终于松开,顾容谨轻轻摇了摇头:“我已将灵渠的掌控权拿了过来,通知我们在工部的人,可动手部署了。”

    萧策隐面露喜色:“太好了!有了灵渠,便相当于掌控了金陵城的水路城门,那郎君……为何不高兴?”

    顾容谨一顿,只颇有些担忧的道:“无妨,只是我没有想到,瑾清会这么快答应,倒像是一直在暗中支持我们一般。”

    按理说,按弟子往常的性情,应当选择集权与一身。顺他者生,逆他者亡。不知为何,这些日,总觉得瑾清的性情有了些变化。

    ……而且,他的病情似乎越来越重了。

    萧策隐略一蹙眉,压低了声音:“分明是苏丞相自己修行邪术伤了身,却要郎君为她担忧,属下当真觉得您不值。”

    “他是我的弟子。”顾容谨淡淡道:“你不明白。”

    回想起来梦中的情形,顾容谨的神情却变得有些凝重。室内的地龙仍散发着暖意,但他却觉得连骨髓里都是冷的。

    常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如果悖逆伦常的那人是他,那也必定要学会克制。

    因为他是顾容谨。

    不过几日,刑部处置京兆尹和户部尚书何书哲的文书便下来了。

    利用疫情之险调换药材,牟取暴利,有负皇恩,罪不可赦。苏瑾清留下他们的性命,只是想留着何书哲指认幕后之人。

    这个幕后之人,自然是世家门阀之首伯恩候。

    不过伯恩侯在朝中根基庞大,又是长公主的坚实盟友。即使这些人每日都想要了她的命,动他们也没这么容易。

    这件事,查到了户部尚书这一层,便再也停滞不前了。

    时疫的方子经由太医院调配,由金吾卫与户部亲自配发,丞相府亲自督办。短短数日,重灾区的百姓便都得了定量的药材。

    疫情终归有了缓解的迹象,每日都有病例痊愈的呈禀。

    懿阳长公主府。

    “这可真是荒唐!”长公主神色不耐,眼中全是恼意:“这个苏瑾清,胆子还真是不小!施政以来从不过问我的意思,如今竟私自惩处了京兆尹与户部尚书,生生折了我们两枚棋子!”

    伯恩候拾起疫情的密报,细细打量一番,蹙了蹙眉:“当真是圣上的宠信让他忘乎所以,连自己身为臣子的本分都记不得了。”

    长公主冷冷一笑:“他苏瑾清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寒门之子,从底下爬上来的泥里的东西!如今也想攀附圣上掌控朝政?你让御史台的人赶快上谏,说他目无皇威一手遮天,让皇兄多加提防。”

    “长公主放心。”伯恩候沉吟道:“京兆尹和户部尚书不过是两个不痛不痒的位子,即使他动了,也影响不到长公主的威严的。”

    话虽这么说,可这个苏瑾清出现后,她总不怎么放心。这位少公子出身不好,处政行事却深不可测,怎能让她安心呢?

    “……懿阳,”驸马在一旁欲言又止,最终开口道:“苏丞相虽出身卑微,可终究是有才之人,圣上赏识。你又何必同他过不去,倒气极伤身,还惹得圣上不高兴。”

    “你懂什么?!”懿阳长公主瞥了瞥他,目光倨傲,言语更是犀利:“你是不是忘了,这天下是姓什么的?难道皇兄还会为了一个外姓人,与他的胞妹翻脸不成?”

    长公主言辞锋利,驸马免不住难堪。伯恩候亦颇有玩味的打量着他,弯唇一笑。

    驸马垂下了头去,唇角紧绷:“臣明白了。”

    完成了两个任务,宁樱打算先调整一下。看完内阁的文书,准备歇下。

    “公子,长公主府上传来了口谕。”忽然,越渐离推门而入,禀报道:“长公主听闻这一次时疫得以缓解,全因顾郎君献出兰芝草的缘故,所以打算三日后在公主府上设宴,施以恩赏,请公子……带着顾郎君前去。”

    苏瑾清唇角轻抿,神色冷下来。

    这个时候让顾容谨现身,谁知这位长公主打的什么算盘。

    越渐离复又道:“而且……长公主还邀了圣上去。”

    “我知道了。”

    她的神情并无什么波动,心里却有些担心。

    顾容谨本是皇族中人,老王爷的遗孤。当今圣上,连同着懿阳长公主,也许都在当年老王爷的旧案中插了一手。如今顾容谨重新面对他们,心里又会怎么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