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11章
    ,!

    长公主府上的宴席,明面上是恩赏顾容谨。实则人尽皆知,这不过是长公主与她身后的诸多势力笼络圣心的一个机会罢了。

    为讨圣驾欢心,公主府的舞姬乐伎皆是从四海挑选。酒水都是淮海之地才运进京的果品所酿,更不用说,公主府一应的装潢器具华贵到何种程度。

    “皇兄好些时日不曾驾临公主府。”懿阳长公主一见圣驾,目光扫过苏瑾清:“倒让臣妹想念。”

    周文帝扶起懿阳,含笑道:“你是朕的胞妹,真不会忘的。若是懿阳缺什么东西,想要什么,直接告诉内侍监即可。”

    内侍监是个聪明人,听了这话,躬下身子,满脸堆笑:“陛下疼惜公主,奴才明白。这内廷司,尚宫局,又哪儿敢短了公主的份儿呢?”

    在当年八王之乱夺位之时,懿阳长公主一直支持圣上。故而多年来,虽手中的权力逐渐分散,且关系也与圣上大不如前,该有的尊荣,却从来没有少过。

    不过兄妹之情,这都是天家的事情,与苏瑾清无关。

    她跪在地上,只觉周身有些凉意:“陛下容禀,顾郎君还在外面候着。”

    圣驾面前,不得宣召不能入。而顾容谨尚是一介白衣,暂不能亲见圣颜。

    周文帝转过头看她:“就是懿阳说的那个……献出兰芝草,缓解了时疫的金陵城的司药舫?”

    “正是。”

    周文帝颔首,朗声道:“快让他来见朕,朕要好好赏他!你也起来吧!”

    “是。”

    圣上今日待苏丞相看似不如往日亲厚,长公主站在一侧,暗自揣度,看来御史台的谏书的确起了作用。

    也是,又有哪一位君主,能容得下目无尊上的臣子呢?

    内侍监随侍多年,自然不乏眼力,想的也自然与长公主不同。他上前,亲自扶起苏瑾清,“丞相大人,也得多进宫面面圣。您凡事都自己拿捏主意,这陛下多日见不着你,又如何能施以恩宠呢。”

    苏瑾清缓缓眨眼,陷入了沉思。

    司药舫富可敌国,虽近乎救了整个金陵城的命,却仍逃不开一个“商”字。三教九流,商为末等,在场权贵,还暂无一人将行商者放在眼中。

    而顾容谨到时,周遭却有一刻的安静。

    白衣胜雪的公子沉静而温雅。似乎周遭众人刀子一般猎奇的目光,于他而言,不过都碾碎的灰烬罢了。

    他虽不曾入仕,但身份却从不比在场众人稍低一等。

    “陛下?”他目光平和:“在下顾容谨。”

    周文帝眯了眯眸子,抬手,命内侍监赐酒。

    “顾公子,您请吧。”内侍监将酒递到顾容谨身前,笑了笑。

    周文帝与顾容谨的距离尚且很远,但苏瑾清仍能看到他的目光掠过圣上。举手投足不失风度,只是掩在衣袍下的十指隐隐有些发白,甚至微微颤抖。

    毕竟眼前立着的,就是当年叫他与家人阴阳相隔之人。

    过了许久,他才接过酒樽,抿唇一笑:“好。”

    “等等!”

    开口的是伯恩候。

    伯恩候指尖也执着一盏酒,从高台上徐徐走下,言语间亦是颇有深意:“昔日便听闻司药舫势力何其之大,如今一见,果真是如此。看来就算是有丞相府难以解决的事情,也得求一声顾舫主才行。”

    “——既然顾舫主立此大功,本侯也得好好敬一敬你,以昭陛下贤德之心。陛下,您说是不是?”

    顾容谨微微一顿,眼睑微垂,唇角抿出一丝淡笑:“侯爷说笑了,身为大周子民,这么做,难道不是应当的么?”

    伯恩候打量着他,笑意渐深。

    “侯爷,顾舫主不善饮酒,这盏酒,我来替他。”苏瑾清缓缓道。

    师尊的确不能饮酒,蜀山江湖百代名门,门规森严,从来禁酒。

    众人的目齐刷刷落到苏瑾清身上,或玩味,或讶然。要知道,谁不知这位苏丞相性情最是清冷。脾气也是倔得很,除了圣上,谁的话也不听。今日会出面维护这一介白衣,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伯恩候扫过她,言语间有淡淡的讥讽:“苏丞相,你的身子素来病弱。本侯若一不小心把你灌醉,陛下可是要心疼的。”

    周文帝哈哈一笑:“伯恩候,你这是什么话?苏丞相到底也是少年公子,又哪里会像你说的这么手无缚鸡之力?”

    “皇兄说的是。”长公主唇角翘起,意有所指道:“可此乃御赐之酒,皇兄赏的,岂有拒接之理?”

    “既然圣上都开口了,那这酒是你喝,还是顾舫主喝……”伯恩侯更加无所忌惮。但话音未落,苏谨清便已径直接过酒樽,送至唇畔,一饮而尽。

    “侯爷,你看,好了。”

    苏瑾清长睫缓缓眨了一下,神情一丝变化都没有。将那盏酒樽放回自己手中,透过那双清远的瞳孔,敲能倒映出自己有些难堪的面容。

    伯恩候怔然半晌,才缓过气来:“好,真是好得很!”

    伯恩侯转身拂袖而去,苏瑾清却感到心底忽然泛上一阵凉意,难以遏制,还连同着喉间淡淡的腥意。

    师尊轻轻上前,不着痕迹揽住她的腰。

    “谨清,”他的语意下意识变得温柔,气息微沉:“护住心脉,酒里下了药。”

    眼帘半阖间,下意识的,苏瑾清攥住了师尊的衣袍。

    其实她一早猜到伯恩候赐酒不简单,但没想到他会当着圣上的面行事,当真如此大胆。

    顾容谨微微蹙眉:“所幸药力并不强劲,下次不可如此鲁莽。”

    苏瑾清抿了抿唇,即使还那副清冷的样子,顾容谨却感受到了弟子的小心翼翼。

    既不能当众逾越了师徒,君臣的教条规矩,又处处维护自己这个师尊。

    事已至此,顾容谨不再去想她的错处,唇角反倒不自觉弯出一道淡淡的弧度。

    “所幸饮酒的不是师尊,弟子应当鲁莽的。”她这样说:“若是师尊出了事,弟子才会疯掉。”

    “诳语。”顾容谨平静道:“这药力能有几分,自然对为师无用。”

    苏瑾清轻轻笑了一下:“可如今看着师尊为弟子担心,弟子心里却高兴,不后悔。若是再有一次,弟子也愿意试一试,看师尊还狠不狠得下心责罚弟子。”

    顾容谨指尖收紧,微微侧眸去看她,没有再回答。

    ……狠不狠得下心来?

    他这个弟子,不正是一直捏着他的软肋,这些年才敢胡作非为,以至毫无悔改之意么。

    趁此机会,宁樱传讯给系统:

    008回复得飞快:

    ……陷害?

    伯恩候要构陷谁,师尊,还是她自己。

    008提醒。

    “苏卿,你这是怎么了,为何脸色这般难看?”懿阳长公主眸光一凉,状作关切。

    “本宫倒是忘记苏卿一身病骨,难道是苏丞相的身子,不喜欢这御赐之物。如此说来,倒是本宫的过失,竟伤及了皇兄的宠臣。”

    “懿阳,不可胡说。”周文帝面色一僵,“苏丞相怎会是这样的人?”

    苏瑾清没有回答,眸子里却似乎染了霜雪。

    若是承认不感恩天家的赏赐,那她与藐视皇威有什么区别。圣上在此,长公主这样问,怀的又是什么心思。

    强撑着从师尊身边站起,苏瑾清抬起眸来,平视着懿阳长公主:“殿下,臣不敢。”

    “——臣只是觉得,殿下恩宠太盛,臣不敢自傲,却之不恭。陛下,您明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