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万法系统之最强门〕〔大魔王索隆〕〔烂尾小说修改直播〕〔珍惜我们昨天今天〕〔大唐不良人〕〔重生学霸小甜妻〕〔贴身狂少〕〔战国大司马〕〔盛世大明〕〔都市极品神医〕〔乡村神医〕〔魔法骑士〕〔奶爸的修真人生〕〔无敌小皇叔〕〔梁上郡主〕〔TFboys之我永远会〕〔快穿系统:女配她〕〔坚持住啊地球〕〔傲娇王爷是我徒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 16 章
    ,!

    锦衣卫镇抚司曾屹立在帝都百年不倒,这不过几日的光景,却像是变了模样。据镇抚使回报,当日下午,来袭的刺客手执短程弓.弩,并无明确目标,只伤了几名正六品的百户便隐匿撤退。

    圣上的面色再度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这分明是□□裸的挑衅!镇抚司昭示着皇权,谁有这样大的胆子在帝都的王土上动手!

    圣上的许多注意力放到锦衣卫上,伯恩侯府的压力便也少了许多。加之卫梓俞胞妹乃伯恩侯世子的侧妃,圣上体恤,下令只要查清遇袭之事,便可减轻伯恩侯府陷害丞相的罪责。

    帝都百姓惶惶不可终日,苏瑾清一直觉得蹊跷,决定亲自前去镇抚司探查。镇抚司位于金陵城南,丝毫不会引人注意,走近了,却能嗅得终年不会散去的淡淡腥味。

    暗袭的痕迹仍在,剥落的瓦漆,还有城墙上的凹洞。虽被刻意掩盖,却仍能看得见痕迹。

    苏瑾清让人细细查看过,卫梓俞没有撒谎,宫墙上的痕迹的确是短程弓.弩留下的。而在金陵城中,无论是锦衣卫、金吾卫,或是保护圣上的羽林卫,都严格禁封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武器。

    既然不是皇城的人,那就很有可能是江湖背景。苏瑾清总觉得,这些连环的事冥冥之中是针对顾容谨的。

    繁盛帝都,江湖中人,除掌管蜀山门一脉的师尊,就是师承墨家的卫梓俞了。

    “丞相大人,请止步。”

    忽然传来了一阵声音,此时已到了宫城的暗角,寻常官宦根本不会走到这个地方来。在这偌大的皇庭,便只有一人习惯活在黑暗中。

    苏瑾清循声望去,果然是鬼面修罗卫梓俞。

    “叫住大人,唐突了。”他从暗处缓缓走出,唇角微微含着笑意:“丞相大人相赠的醉剑坛实是佳酿,下官没来得及当面道谢,是下官失礼。”

    “不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锦衣卫此番遇袭,其实卫大人是知情的吧。”苏瑾清下颌微敛,轻声道:“所谓的江湖刺客,短程弓.弩,不过都活是卫大人计划里的一部分,对吗。”

    其实宁樱并没有把握,这不过是她的直觉。但对付卫梓俞这样狡猾的人,也只能故意说的笃定一些了。

    “苏大人以为呢。”他微笑着反问。

    其实卫梓俞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

    ……为什么他以前没有看出来,这张秀气的脸,这样单薄的身子,怎么可能是一位少公子。

    那种感觉,就像是精妙机关最关键的一环解开,所有的难题便迎刃而解了。为什么她的身世扑朔迷离,为什么金陵城中会如此盛传一个寒门少臣的容貌。

    这个苏瑾清,就这么把满朝文武玩弄于股掌,胆子倒也不小。

    苏瑾清淡淡一笑:“用这种剑走偏锋的方法保全伯恩候,卫大人也是用心良苦。若是伯恩候本人知晓了,会不会感激涕零呢。”

    她继而转向卫梓俞,压低了声音:“你就真的不怕我将这些话告知圣上,害你和伯恩候双双马失前蹄么。”

    “伯恩候会否感恩,下官不知。”卫梓俞缓缓敛起笑意,直视着苏瑾清,一字一句的道:“下官只知道,若是圣上知晓,他最宠信的丞相,竟是女子为官,且欺瞒了他多年,恐怕……才会真的大龙颜怒!”

    苏瑾清微微一怔。

    卫梓俞却丝毫未有停下来的意思:“建元四十三年,寻阳城根本无一个男孩出生。但是苏家唯一的小姑娘,算算年纪,却与丞相大人敲吻合,我说的对不对,苏丞相?”

    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008竖起耳朵听着,紧张的打了个嗝:

    宁樱显然也怔住了,寻阳城的旧档早在她上蜀山前便销毁了,如果不是刻意探查多年,怎么可能发现得了蛛丝马迹。

    她让008冷静下来,卫梓俞这个人她虽然交道打的不深,但还是有些了解的。没有好处的交易他不会做,虽然他已经查到了自己的身份,但也不至于到了大肆宣告的地步。

    “卫梓俞。”苏瑾清轻声开口。

    “下官在。”卫梓俞微微笑着:“丞相大人有什么吩咐?”

    “既然你都已知晓了,我想和与你谈个交易。”苏瑾清气息微屏。

    卫梓俞笑:“正合我意。”

    “只要我的身世一日不暴露,伯恩侯府插手侵地案的事情,我就不会追究。”她微微抬起下颌,注目凝视着卫梓俞,语意却有些发冷:“但若是卫大人想要鱼死网破,锦衣卫、伯恩侯府,谁也别想保全自身。这个交易,卫大人愿意么。”

    卫梓俞顿了一下,含笑道:“丞相大人为何如此确定下官想保伯恩侯府?”

    “若长公主的势力岿然崩塌,丞相府一家独大。”苏瑾清挪开视线,唇角动了动:“卫大人,你觉得锦衣卫在京都的优势还存在么。听闻你的庶妹被伯恩候留在府中,制衡之术,你玩的倒是比陛下更好。”

    “下官不敢。”卫梓俞欠首微微一礼,眼底浮起笑意:“提起玩弄权术,比起苏相大人,下官还远远不及。”

    顿了顿,他上前一步,停在了苏瑾清的耳畔,“苏大人,你放心,今日我什么都没见过。”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刚好能看见她细密的眼睫微微翘起的弧度。而眼睫覆着的那张精致的脸,却冷得有如化不开的霜雪。

    ……外界传闻的清冷如玉、出身寒门的少臣,就全都是苏瑾清。

    宁樱绕开了他,径直离去。她不清楚卫梓俞知道了些什么,如果她再多留一会让,也许会露出更多的破绽来。

    第三个任务是在侵地案里证明自己的清白,加上把伯恩候打入无法翻身的地步。现在出现了卫梓俞,就没这么容易了。

    想进入下一个环节,可以选择支线任务代替。宁樱觉得伯恩侯已经不是威胁,他最多也只是强弩之末,所以换成支线任务也没什么。

    008翻了一下手册,支线任务是将顾容谨的好感度提升10点,而目前顾容谨的好感度为68点,都是之前宿主的种种“努力”攒下来的。还有一点,查清楚锦衣卫暗袭的真相,以此当做制衡卫梓俞的把柄。

    其实宁樱有点不明白,就算她把顾容谨的好感度都刷爆了,也不能改变他们是师徒的事实,这样对八方不动的师尊有意义?

    可见008傲娇的样子,她还是倒过去循循善诱了一下。

    008不听,还是表示不开心。

    宁樱:

    星子生辉,月色微冷,帝都的夜里却总不太平。

    雪地里的背影修长如玉,他微微侧眸,眸子里的颜色在夜色中晕染开来,仿佛使能寒冰乍破,明月生辉。

    “卫大人这是有话要对在下说么。”顾容谨顿住脚步,声音清冷。“为何不光明正大的问,反倒如此鬼鬼祟祟,掩人耳目?”

    “尊驾果然是内力深厚,我距尊驾尚有距离,没想到尊驾也能察觉。”卫梓俞的唇角仍旧噙着笑意,斜倚在庙宇前,默然打量着他。

    “什么事?”顾容谨淡淡道。

    卫梓俞:“锦衣卫,查案。”

    顾容谨垂眸,平静道:“若是因为镇抚司遇袭之案,卫大人可回了,此事与司药舫毫无关系。”

    卫梓俞摇头,笑了笑:“可顾舫主是蜀山掌门,江湖中人,到底难逃嫌疑。”

    当年他师从墨家,也曾听闻过蜀山赫赫有名的掌门人。浩浩江湖,无一人不希望拜于他的门下,一睹名门最昌盛时的风采。只是没想到,今日见他真容,竟然是这种情形。

    顾容谨竟然也牵涉进了朝局,还站在了佞臣苏瑾清那边。

    “那在下敢问一句,顾掌门来金陵,究竟是为了什么。该不会……是因为你的弟子苏瑾清吧?”

    后面的话,是他随口加的。

    “卫大人,”转瞬的静默后,顾容谨的声音转冷:“你僭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