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碎星空〕〔救个校花当老婆〕〔皇帝培养手册〕〔九朝元老〕〔重生之笑红尘〕〔修真天王〕〔甜妻辣爱〕〔最后一个高手〕〔某科学的流体掌控〕〔BOSS老公,请放手〕〔喜上眉头〕〔都市极品狂少〕〔无敌战医〕〔快穿攻略:男配反〕〔张苏静的幸福日常〕〔你为何召唤我〕〔婚婚欲睡:总裁宠〕〔三千年前有神经过〕〔我本善良之崛起〕〔主神猎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 17 章
    ,!

    卫梓俞停顿了一下,银面面具折射出的雪白的光,在月色有些刺目。

    “金陵城是天子脚下,我是圣上亲封的锦衣卫指挥使,顾掌门觉得,我能问这个问题吗?”

    与往常的漫不经心不同,他的语调慢慢冷了下来:“放眼这个金陵,能与锦衣卫相抗衡的,也唯有司药布下的情报网了。所以,我不希望你们一直在金陵。”

    顾容谨微微抬眼:“你想做什么?”

    卫梓俞言简意赅:“离开金陵。”

    顾容谨淡淡的笑了笑:“是否若司药舫不离开,今日锦衣卫暗袭之事,便会成为司药舫所为?  ”

    卫梓俞下颌线收紧,没有立即回答。一种锋利的沉默缓缓晕开,即使萧策隐隐在暗处,他也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气氛紧张的犹如紧绷的弦。

    “不错。”半晌后,卫梓俞沉声答道:“不过我似乎不想与你为敌。”

    庙堂之外,江湖之大,锦衣卫的确没有能力与整个蜀山抗衡。更何况,顾容谨这个名字,还代表着百家诸子。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顾容谨上前一步,他没有动手,却已扼住卫梓俞的脉。

    卫梓俞能感受到顾容谨身上强烈的内息,能电光火石间置人于死地。但他没有下杀手,也许这只是顾容谨的警告。

    没有人能威胁他,因为即使在天子脚下金陵城,势力、武功、人心,无人在他之上。

    怪不得……连苏丞相那样冷心冷情的人,都愿意视他为自己的尊长。

    卫梓俞脸不变色,笑了笑:“真的吗。”

    飞鱼袍的烫金袖口中露出一张素帛来,上面隐约写着些许字迹。

    顾容谨淡淡道:“这是什么?”

    “司药舫的线人遍布金陵,即使锦衣卫找不到他们,找到他们的家人还是很容易的。你应当明白,在锦衣卫的情报网里面,不会拿不到这些。”

    他顿了顿,故意开口试探:“——听闻顾掌门素来是端方君子,蜀山风骨便是江湖道义,不知掌门可会那拿这些人的性命作为代价。”

    “我不会。”顾容谨喉结微微一动,挪开视线:“只不过,我也想问你一事。”

    他面色淡然,毫无被胁迫的窘然,“嘉元十年,前指挥使金大人为何被赐死,他根本就未曾行谋逆之事,卫大人该不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如此看来,我与卫大人的筹码,到底是谁大,也许还未可知。”

    “这原本是镇抚司的机密,没想到顾掌门也清楚。”卫梓俞脸色稍变,冷冷的笑了笑:“原来你在锦衣卫里也安插了线人。”

    这个顾容谨的内息越来越重,即使是想要杀人,也不失风雅。那张苍白俊美的面容仍旧毫无变色。似乎今夜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沉寂最后,松口的是卫梓俞。

    “我有一点不明白。”

    “什么?”顾容谨眼都没抬。

    “这些人不过都是棋子,你如此力保,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卫大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的言语很淡,又很轻,几乎随时消融在积雪中,但一字一句皆是惊心动魄:“我与你不同,你费尽心血,踩着无辜者的性命,才得到了如今的高位。而我庇护他们,庇护司药舫,不过举手之力罢了。”

    卫梓俞从这话中听出淡淡的讽刺之意,倒也不在意,随意的笑了笑:“可你不也在庇护你的弟子苏瑾清,他的名声可不这么好的。说到底,顾容谨也不过是道貌岸然之辈罢了。”

    “我自己的弟子,就不劳烦旁人操心了。”顾容谨收回内息,语意间添了些冷凌之意:“卫大人,记得我的筹码,告辞。”

    自从卫梓俞知道了苏瑾清的身世以后,他就有些无法直视这对师徒了。顾容谨身为正道的掌门人,却如此护着一个背叛师门的女弟子,似乎全然不顾及旁人会猜出他们之间什难以直视的关系般。

    但顾容谨已经走远了,白衣若雪,淡如明月,他也问不出什么话来。

    月色渐染,顾宅早已完全隐匿在黑暗中。

    苏瑾清站在廊前,怀中抱着两只灰白色的小猫。周身的碎雪一层一层落下来,浑然是冰雕玉琢出的,看样子已地等了不少时间了。

    顾容谨抬眸,微微一怔:“你为何在这儿?”

    “师父,这是我今日出城的时候捡回来的。”苏瑾清看了看怀中,道:“这几日的金陵城风霜渐盛。师父也出不去,所以弟子就将这两只猫给送来了,给师尊解闷。”

    顾容谨让人阖上门,解下大氅,淡淡问:“你出城做什么。”

    苏瑾清沉默了一会儿,垂眸道:“司药舫的名单落入了锦衣卫之手,弟子让人送他们的家人出城,这样师尊便无后顾之忧,对吗。”

    “你都知道了?”顾容谨的指尖僵了一会儿,神情缓过来,才轻声道:“谢谢了。”

    “师父谢什么?”苏瑾清眼睫微微一动。

    小猫伸着爪子四处乱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顾容谨目光轻轻放到它们身上,倒也不管。抿了抿唇,才温声道:“此番送他们出城,辛苦你了。”

    “哦。”苏瑾清抬起头,仔仔细细的看了顾容谨一会儿,看得他心头有些发烫。“可在这之前,师父从未这样对弟子说过这样的话。”

    “为师也没想到你会放过这些妇孺。”顾容谨捏着茶盏的手指紧了紧,低声道:“为师从前,的确误会你了。”

    “原来师父也不相信弟子。”她语意轻缓,却极为坚韧,“弟子是孤儿,师父从前说弟子行事毫无分寸,分不清正邪。师父就是弟子的规矩。”

    “弟子看到那些言官口诛笔伐的时候便会想,若是师父知晓了,该会怎么写。如今弟子才知,师父对弟子的失望,与旁人并无二致。”她神色淡淡道。

    “为师并非这个意思。”顾容谨张了张嘴,下意识想要解释,又觉得不太对。

    当年苏瑾清离开蜀山时,谁的话都不听,就差惹得正道各大门联合通缉。那个时候,她的眼里又哪里有自己这个师尊。

    不过他也没有出口反驳,即使弟子真的从骨子里变了,也比当年不遵师命、盗走兵书的弟子叫人宽心。

    也能叫他再也无所顾忌的站在弟子身旁。

    顾容谨的言语柔和下来:“谨清,你之前问我,来金陵的目的是什么,我今日可告诉你实话。”

    苏瑾清凝神听着。

    顾容谨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两个字,交到苏瑾清手中。

    纸上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上面的字迹依存着烛火的高温,才显示出了依稀的轮廓。

    只有两个字。

    ——“圣位”。

    窗外的风声仍然凌厉的很,一点没有放过帝都的意思。宁樱的眼中露出了适度的讶然,和疑惑,最终又恢复成那个冷冷清清的苏瑾清。细长白皙的手指捏紧,信纸皱成了碎片。

    “瑾清。”顾容谨温声开口,“朝中有谏言说丞相有不臣之心,你这些年的谋划,也是为了这个么。”

    “是,弟子也想要。”宁樱猝然开口。她无所谓,但苏瑾清的设定的确这样。如果真的无心,这些年苏瑾清一步一步掌控朝政,控制三省六部又是为了什么?

    “可是……”顾容谨微微垂下眸,掩下了眸中些许异样的颜色。

    “那个位子,谁都是趋之若鹜。”苏瑾清抿了抿唇,一字一句,轻轻的开口:“只不过——”

    “与之相较,弟子只是更想要师父罢了。”

    “瑾清!”

    顾容谨心下猛然一动,指尖的茶水都险些泼出。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错了,弟子所指,绝不是那个意思。可他身为尊长,心中并不坦荡,反倒不知如何接过弟子的话来。

    其实宁樱所说的,的确不是顾容谨所想的那个意思。她正在疑惑,师尊为何又会这么震怒。难道又是怪她目无尊长,行为放肆?

    二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室内的冰点顿时降到了最低,似乎下一刻便要拧碎人所有的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