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碎星空〕〔救个校花当老婆〕〔皇帝培养手册〕〔九朝元老〕〔重生之笑红尘〕〔修真天王〕〔甜妻辣爱〕〔最后一个高手〕〔某科学的流体掌控〕〔BOSS老公,请放手〕〔喜上眉头〕〔都市极品狂少〕〔无敌战医〕〔快穿攻略:男配反〕〔张苏静的幸福日常〕〔你为何召唤我〕〔婚婚欲睡:总裁宠〕〔三千年前有神经过〕〔我本善良之崛起〕〔主神猎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19章
    ,!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大雪,冷得刺骨,烫得灼人。

    他眼前最先浮现的,是父王兄长的死,还有昏君冷得发狠的神情。

    那些尸位素餐的门阀士族控制御史台,陷害整个宁王府以巫蛊之术诅咒圣上。实则,自从父王逝去,府中所有人都变成了朝臣和昏君的案上鱼肉,谁又敢去诅咒皇帝!

    朝野上下都迎合着圣意,变着方儿让皇帝惩治世子。

    那个时候,只有一人站在了皇帝的对立面,听闻这个人,就是天子近旁的“宠臣”。皇帝暴虐多疑了这么些年,最后也栽在他的手里。

    “如今时疫肆虐,无药可医。”他对皇帝上谏:“医官曾断言,世子的血可为药引,臣恳请陛下,网开一面。”

    皇帝似乎瞧出了他的心思,放下折子,斜睨着眼道:“爱卿从前从未替谁求过情,今日为了这与你关系不善的世子,为何也破禁了?”

    他微微顿了顿,淡声道:“但凡对陛下有益之事,臣不会隐瞒。”

    云里雾里的,皇帝就准了这人的话,无非只是无权无势的世子而已。一只仰仗他的鼻息才能存活的蝼蚁,哪里值得他去注意呢。

    但是宁王血脉得以保下一条命来,对那位进谏的少臣总归心怀感激。

    顾元珏一直尾随,想赶上他的脚步。借着朦胧的光影,他的视野才终于清晰起来。

    “先生,请留步!”

    他走得很急,身着雪白的大氅,逆着光,墨黑的长发掩住清隽俊秀的脸庞。身子单有些薄,似乎随时都能融化掉。

    穿过了冰凉的重重宫阙,顾元珏才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

    气若游丝,淡如冰雪。

    就是身负恶名的内阁之首,陛下身边的那位宠臣。

    他正在派人向百姓分发时疫所用的兰芝草,听不见旁的声音。而在丞相府中,御史台告发丞相的文书堆积在桌案上,一叠又一叠,似是永远烧不尽的干烛。

    这样的人,都不像是那个世人口诛笔伐、清君侧的奸相了。

    紧接着,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在慢慢消失,又恢复成了顾宅的庭院。

    只有一刻的记忆,却像是把什么都变得通透起来了一般。

    为什么那个昏君忽然手下留情,为什么他能逃出金陵毫无阻拦。

    “苏瑾清。”顾元珏还未完全转圜回来,浑身一僵,猝然开口:“你究竟在玩弄些什么?”

    苏瑾清看了看他,默然不语。顾元珏这才发现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内息,强烈得像是要杀人。

    “难道我得以活下来,是因仰仗苏丞相么?按照苏大人的性子,你不是应该斩草除根才对么。”细细回想起刚才不知何处而来的记忆,少年半信半疑,咬着牙问。

    强烈的气息使得苏瑾清忍不住咳嗽几声,退了几步,握紧了身后的木梁,眸中却冷淡得连一丝颜色都没有。

    “世子殿下,是我让陛下放了你。”她挪开了眼,“不过我这么做,只因为你还有用罢了。”

    细碎的暮色悄悄落满她的脸颊,使冰雕一般的轮廓都变得柔和起来,“殿下可细想,既然你的性命根本不重要,我又有什么理由置你于死地呢?”

    一时间,冷意交织在空气中,两人都不再开口了。

    “你别忘了,我从不为任何人,只为我自己。可惜这个道理,殿下到现在才明白。”

    唇角旋出一丝浅淡的笑意,苏瑾清重复了一句。

    这一丝淡笑宛如霜雪中的初阳,落到顾元珏眼中,却只剩下刺目。

    他这么恨苏瑾清,如今却要感恩她的垂怜。可她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年轻的少臣罢了。

    ……这样的人,又与蛊有什么区别?!

    转瞬的沉默后,嘶哑的哀鸣冲破喉咙,少年骤然收了力,朝竹林深处凌空而去。

    他从前所有的意识,还有信念,都在顷刻间崩塌。

    不是苏丞相佞臣作祟,而是他自己太无能!那个人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耳畔疾风掠过,琴声骤然而止,顾容谨起身,敲看见顾元珏携着轻功消失在竹林处。

    萧策隐欲言又止,顾容谨摇摇头,止住了他的话,清冷的目光敲与苏瑾清四目相对。

    却见弟子只是欠首一礼,除此之外,再无什么解释,甚至……连半句质问都无。

    顾容谨垂下眸去,不再多说什么。

    支线任务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环,就是查出锦衣卫镇抚司遭遇暗袭的真相。镇抚司素日里被卫梓俞锁得密不透风,若要从外面查,即使是天子去了,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宁樱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从内部开始查。

    北镇抚司是京城重地,周遭防卫极为严密。外三层,里三层,皆是大内高手,护着其中的灵舒阁。

    灵舒阁中,则保管着历代皇帝的亲笔密函,或是锦衣卫的门规暗条,乃锦衣卫最高机密的所在。便是皇帝亲至,也难以一见,更不必说朝中官员。便是百官之首来了,也会被拒之门外。

    而卫梓俞既然要策划出一场暗袭锦衣卫的大戏,文书通信是必不可少的。整个帝都,存放这些密信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他一手掌控的灵舒阁。

    所以宁樱断定,灵舒阁中必有证据。只是怎么才能进去,倒是现在最大的难题。

    镇抚司遇袭已有数日,但京城的风声还是紧的很。日还未落下,宵禁便已开始。

    苏瑾清换上便衣,刚一出府,便看见了顾容谨。一袭素衣胜雪,白皙俊美的面容宛如仙尊,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你一个人?”顾容谨看着她,问得自然而然,“是去灵舒阁么。”

    其实她并不是一人,为了掩人耳目,她让越渐离隐匿在暗处护卫。一旦遇到危险,相府亲卫便会出动。

    “……师父。”苏瑾清轻声开口:“您为何知道了?”

    顾容谨淡淡的抿唇:“能让你乔装前去的,必定是你不能进入的地方。而放眼整个金陵城,你不能进的,除了镇抚司的灵舒阁,还会有哪儿呢。”

    目光不着痕迹划过她腰间的短匕首,他肃容道:“你今日,难道是想靠着你的阴阳术硬闯入阁中么?”

    阴阳术是江湖中的歪门邪道,如果承认了,师父一定生气,宁樱正在思考如何应对,顾容谨已温声打断了她:“不必解释了,蜀山剑法与阴阳术相生相克。为师今日与你同行,以压制你体内的邪术。”

    苏瑾清顿了一下:“师父也要同去?”

    “为师如此招摇,便是为了引人耳目。”他微微颔首,压低了声音:“将来若有人疑心于你,便可告知你与为师一道,以此洗脱嫌疑。”

    宁樱:“……”

    008:

    宵禁前的大街上行人稀少,苏瑾清早已探查好地图,从镇抚司南大门入守卫最少。而镇抚司百户每三个时辰换防一次,下一批抵达时必定察觉异样。

    所以,他们今夜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

    偌大一个灵舒阁,本来由无数间房组成,但机关布局众多。楼阁之中,起初还前路分明,而他们上了几层楼后,竟发现走廊的走向变得愈加曲折迷离。

    不知疾行了多久,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前方终于明朗起来,是一间带着光的暗室。

    越渐离在前面引路,石门开启,一股潮湿腐朽的味道迎面而来。苏瑾清心下一动,这个地方,未免太过眼熟了。

    连008都看出了有些不对。

    不错。

    这间内室,他们是来过的。

    内室的壁上挂有画着梧桐的画像,还有难以分辨的图腾,因为生得怪异,所以刚才宁樱一直留心着。

    ……他们明明是沿着楼梯往上走,饶了这么大个圈子以后,竟回到了原处!

    “这难道就是墨家的奇门遁甲之术。”骨节分明的手指拂过墙上纹路,顾容谨淡淡道:“锦衣卫前指挥使金大人师承墨家,一手建造了灵舒阁。”

    “师父小心。”苏瑾清道,“这儿落入卫梓俞手中,四处都是陷阱。”

    “公子!”正在此时,越渐离忽然出声唤道:“属下发现这儿有机关术!”

    循声望去,越渐离所在的地方的确有一个隐秘的机关,但越渐离学的是霸道武功,所以才对这样的精妙机关束手无策。

    掌心覆上去,苏瑾清运用了阴阳术。“砰——”的一声,机关竟已破解了。

    沿着走廊向前,前方骤然变得明亮起来。精致的宫烛放置在桌案上,映着周遭的万卷藏书。远远望去,灯火通明,宛如帝国最大的藏书馆。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宁樱微微一拧眉。

    “这是假的。”顾容谨忽然道。

    其实苏瑾清也猜出来了,锦衣卫中多擅长奇门遁甲之术的人,藏书阁这么重要之处的机关,绝不可能轻易破解。唯一的解释,便是这间房间,其实只是诱饵。而若想要进入藏书阁,必须进这间房。

    可若是他们出不去,仍旧会被锦衣卫发现!

    阴阳术的反噬来得极快,尤其是在一具病弱的身体中。苏瑾清勉力咽下喉中的腥意,但已经来不及了。

    绯红的血色从唇角浸出来,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顾容谨握住她的手腕,紧接着,一阵温和的内力缓缓传入。

    “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还会怪为师跟着么。”

    他停在她的耳畔,淡淡的开口。

    “以自己身体的代价去找一份文书,为师所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是否都忘记了。嗯?”

    这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沉稳,但苏瑾清仔细听,便能察觉师尊今日的言语包含着些许深重的情绪,甚至带有几分缱绻之意。

    都不像是这个禁欲清洁的男子口中说出的。

    然而还未等苏瑾清开口,骤然间,外间的脚步声却铺天盖地而来。

    “藏书阁的机关被动了!”

    “难道有人闯进去了?我们快去看看……”

    那一刹,顾容谨的指尖不由紧了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