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 24 章
    ,!

    “苏瑾清,不要动了。”他这样温声道。

    苏瑾清的朝服垂落在地板上, 内殿有些闷, 没有一丝风。顾容谨捏着她的臂弯, 力道不重, 苏瑾清能感觉到师尊动作有些僵硬,应当是第一次如此行事。她不能挣脱,因为顾容谨毕竟是她的师父。

    “师父,您有事么?”苏瑾清眼睫缓缓一动, 小声道:“要不要……我求陛下送你回府。”

    “不必。”顾容谨淡声道。

    紧接着, 他的嘴唇有些发颤:“你就留在这儿, 哪儿都不要去了。”

    “行不行。”他补充了一句。

    这样的语气同三年前师门中的训诫不同, 苏瑾清忽然有一种师尊放低了姿态的错觉。

    这儿?

    顾容谨说的这儿应该是指的他身旁的这个位置。

    她顺势站过去, 抬起眼, 看到师尊泛白的指尖,凸出的青筋,还有被惫沾湿的雪白脖颈。

    侵占了这个人的高贵、淡雅,第一次让师尊这样的人都显得有些局促难安。

    “师尊,您怎么了。”苏瑾清反抓住他的衣袍, 有些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不舒服?”

    顾容谨摇了摇头, 薄唇紧抿,默然不语。似乎下一刻就要将某种情绪爆发出来,但他始终没有开口。

    苏瑾清淡淡道:“上一次答应师父的话, 弟子没有忘。”

    顾容谨知道弟子所说的是夺位之事。轻轻“嗯”了一声。

    片刻后, 他才收回手, 又恢复成那个淡雅的顾容谨。

    卫梓俞侧目望着,唇角微撇,眸中反倒染几分讥讽笑意。

    “顾公子虽不是朝中大臣,却也是大周子民。丞相大人正一品大员,身份贵重。”他停顿了一下,意有所指:“丞相大人却如此听你的话,顾公子,难道是你施计蛊惑苏大人?”

    “卫大人,”苏瑾清语意变冷,抬起那张含若冰霜的脸,平白生出了压迫感:“胡言乱语、蛊惑人心的可不是顾舫主!”

    “行了。”

    皇帝脸色早已不大好了,目光有些犀利。卫梓俞果然是他的心腹!他所说的话,不正是自己最担心的么。

    他不是仁君,这些日京都发生的太多事情皆与顾容谨有关。或许是出于直觉,他觉得应当拔掉这根刺。

    丞相苏瑾清一向冷淡,可自这个顾容谨出现,竟就这么改变了他。

    或许卫梓俞说的没错,这个顾容谨,就是以美色惑人!

    顾容谨低垂着眼帘,眼底极为淡漠:“坊间都传锦衣卫镇抚司心狠手毒,行冤狱错案,罪孽深重。甚至祸及陛下,卫大人该作何解释?”

    卫梓俞淡淡一笑:“胡言乱语,造谣生事。”

    “可卫大人为何也要行造谣之事?”顾容谨直视着他,淡淡道:“我虽无事,只是卫大人胡言乱语,坏了丞相的名声。”

    好一张厉嘴。皇帝一咬牙,摆手道:“不要再争了。”

    他的目光扫过懿阳:“今日就先将公主府的事情了结。”至于顾容谨,有机会慢慢收拾。

    苏瑾清暗中松一口气,等候的时机终于到了。

    彼时,内侍监前来通禀,说刑部侍郎陈琅求见,已在外等候多时。

    皇帝一愣,摆手让他进来。

    长公主顿时露出喜色,陈琅,也就是圣上时常称赞、年轻有为的刑部侍郎,其实是公主府安插在刑部的人。

    放眼朝中,六部尚书的肥差皆落于丞相府的人手中,所以她暗中挑选身负才名的青年,入主六部各个职责,以此抗衡丞相府的势力。

    而这位陈琅,祖上皆为奴籍,原本也是被当做奴隶卖进公主府的。是她亲手销去陈琅的奴籍,准许他读书,才给了他得意的机会。

    而这个时候陈琅来了,他一定是来报恩、偿还公主府的。

    想至此,长公主冷冰冰的看了看苏丞相。

    这人的心性深得令她心惊。一旦公主府再重掌朝政的主动权,必定斩草除根,让丞相府再无翻身的机会!

    陈琅入内后,目光掠过苏瑾清,撩袍行了一礼:“臣听闻陛下在查丞相府亲卫一事,特来回禀。”

    皇帝喝了口水,“刑部查出了些什么?”

    沉默片刻,陈琅又磕了一个头,“回陛下,臣提审过公主府侍卫秦昭。他亲口承认,越渐离暗袭当晚,曾出现在东街茶楼,而东街茶楼则是公主府的产业。”

    他的语言很淡,但说出的话却犹如铁石猛烈冲击平静的水面。

    他顿了顿,复呈上了秦昭的供词。

    懿阳长公主瞳孔倏然收缩,直勾勾看着陈琅,然而陈琅并没有看她。

    “陈琅,你放肆!”她语调都变了。

    “懿阳,朕记得这个陈琅,可是你府上出来的。”皇帝读完秦昭供词,脸色煞白,指着他道:“连他也告发你行事不端,难道你还要继续诡辩,处心积虑加害丞相!”

    那一瞬,懿阳长公主只觉得手脚冰凉,微微发抖。她跪在了皇帝身前,什么话都听不进去。陈琅言之凿凿,据算她素日与皇帝再兄妹情深,一时也找不到什么话来辩驳。

    怎么会这样……懿阳长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陈琅的背影。

    难道陈琅已成了苏瑾清的人。

    一定是陈琅背叛了她!

    牙根紧紧咬住,她才明白事到如今,除了求皇帝念及兄妹之情,她已无路可走。

    分明过了这么多时日,她难道还不清楚,苏丞相在皇帝心中是什么位置,恐怕早已不是臣子这么简单了。

    “皇兄……”懿阳口头行了大礼,掐住手骨,低声道:“臣妹知错,辜负了皇兄圣恩,请皇兄恕罪。”

    “长公主殿下,难道您还忘了。”苏瑾清没有看她,平静的开口:“当年时疫之时,前户部尚书何大人受何人指使,调换时疫药材嫁祸丞相府。长安舞姬告发侵地一案司马霜,口中却全是假话,又是怎么回事。这桩桩件件,难道长公主真的不知情么!”

    皇帝揉揉眉心,心中燥郁不安。

    其实懿阳的那些小动作他并非心中没有数,只是念及他们一同长大,懒得同她计较。

    万万没想到,懿阳的野心会变得这么大,连他亲手提拔的丞相都容不得。

    难道有一日还要来对付自己!

    苏瑾清又在这儿,总不能让他寒心。皇帝蹙了蹙眉,冷冰冰道:“懿阳,你回公主府禁足,待到刑部整理好罪证,朕再来亲自处置你!”

    陈琅淡淡领命,“臣先告退了。”

    青年俊美的脸上无波无澜,甚至没有看长公主一眼,径直退出大殿。

    陛下表面上虽极为强硬,但未必会真的处罚公主,到头来又是不痛不痒,但他们的一番筹谋却不能付诸东流。

    苏瑾清叫人来,暗中带一封密信给驸马。

    封闭的大殿终于敞开一道光来,羽林卫纷纷撤下。守在外头的内侍监悄悄松了口气,这皇城的天,总归还是未变啊。

    三分靠皮囊,七分靠心性。

    ——皇上对丞相的偏宠叫人心惊,却也并非没有道理啊。

    皇上是天子,要什么东西没有。可偏生愈是清冷不可方物,愈是叫人魂牵梦绕。

    “陈琅,你胆子当真不小。”内侍监循声望去,果然是长公主。

    长公主咬了咬牙,淡淡道:“为了圆一个佞臣的谎言,竟敢欺君,你当真不要命了么。”

    “殿下恕罪,”青年垂下眸,轻声道了句。

    “陛下绝不会拿我怎么样。而你得罪本宫,一个出身寒微的少臣,将来没有人会保得了你。”

    她顿了顿,气息几乎屏住:“陈琅,难道你真的被那个少臣蛊惑了?”

    陈琅侧过脸去,喘息一口,才淡淡道:“殿下应是忘了,当年公主府男宠众多。若非微臣逃出来,被国子监姚大人看中收留,恐怕……如今仍只能以色事殿下了吧。”

    掩住尾音微微的一颤,他紧绷住了唇。

    长公主脸色霎时微变。只听他继续道:“殿下的施舍,臣不敢当。”

    那双冷淡的眼底添了几分厌恶,拳头捏得更紧了些,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殿下,臣敢作敢当,告辞。”

    陈琅的背影已消失在蜿蜒的宫墙下,长公主才回过神来,眼中掩下一抹恨色。

    前面传来内侍恭谨的声音,陈琅微微一怔,看清是苏瑾清大人,拱手行了一礼。

    苏瑾清屏退左右,淡淡道:“陈琅,你做的很好,后面的事情便不用管了。”她顿了顿:“你已是刑部侍郎,走到这一步,极为难得,保全自身更为重要。”

    陈琅低垂着眼,嘴唇动了动,“大人知晓,下官不会在意这些的,”

    苏瑾清笑了一下:“国子监祭酒姚大人栽培你多年,你这样,如何能让他安心呢。”

    这道笑意转瞬即逝,在那张宛如冰霜般通透的脸上已是尤为难见难得。

    “大人。”陈琅手中的拳握紧,复又松开,涩声道:“只要您有需要,请您一定要告诉下官。”

    “还有——”他声音哽了哽,似乎有些犹疑,终于迎上那双清透的眼睛,“因为您的秘密,大人一定要有所防范。”

    苏瑾清唇角的笑意逐渐消失,缓缓道:“陈琅,你一直都如此紧张么。”

    陈琅紧抿着唇,没有回答。

    她看了看他,语意舒缓:“当初我救你,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你不必谨记在心。你知道我的身世这么久,我没有动过灭口之念,说明我信你。”

    陈琅没有想到丞相大人竟就这样说了出来,不带一点避讳。他抬头,定定看着大人。

    却只听她淡淡道:“近日皇上想要律法重订,刑部的事情很多。旁的事情,等陈大人得闲再议吧。”

    夕阳中一阵冷风吹过,她的朝服猎猎飞舞,侧脸隽秀的弧度犹如被雪水洗过一般。但那双眼睛里面,空无一物,装不下任何一人。

    顾宅。

    苏瑾清很少来顾宅了,或许是因内阁公务繁忙,又或者避免惹得皇帝不高兴。

    顾元珏最近变得沉默寡言,尤其是上次见过苏瑾清后。只锁在房中研读兵书,除了去回顾容谨的话外,再无半分异动。

    下人来回,说顾容谨找他。

    此时仍旧是冬日,但庭院里难得暖融融的,顾容谨在梧桐树下读书。自从上次皇帝宣召后再无异动,日子难得安和下来。

    萧策隐说宁王世子到了的时候,顾元珏已进来了。

    少年径直贵在在顾容谨身前,握了握拳,咬牙道:“殿下。”

    顾容谨:“起身吧。”

    “听闻你最近在研读兵书,可去我的书房借取,都是失传的古籍。”

    少年缓缓睁大了眼,抬起头来望着顾容谨,声音堵在喉咙里:“殿下,您……”他想问的是,为什么这么信任他。

    他是皇族,还一手掌握司药舫与蜀山一门的根基。

    顾容谨的眸间漾起一道涟漪,淡声道:“当年父王也是如此信任你的父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顾元珏咬了咬牙:“我明白了。”

    从宽大的袖中抽出一卷名册,顾容谨眸色微动:“三万麒麟军是为精锐,父王在五军都督府还安插有大人,这是名册。”

    少年的指尖有些发抖。

    他知道了顾容谨的身份,他必定要重回朝堂。而他现在将这份名册交给他,不就是将他的治军权全部交给了自己么!

    他这到底是试探,或者就是信任呢!

    他知道顾元珏在想些什么,温和的笑了笑,挪开视线:“你是宁王的血脉,我信你。”

    萧策隐推门而入,看着顾元珏离去的方向,忍不住蹙了蹙眉,“郎君为何什么都告知元珏殿下。他毕竟不是他父亲,属下担心会对郎君生出二心来。”

    顾容谨淡淡的摇了摇头:“在给他利剑的时候,我其实已困住了他的翅膀。”

    萧策隐讶然:“您这是什么意思。”

    指尖执起棋局上的棋子,顾容谨脸色变了变,语气微沉:“若他真的背叛,灵渠、灵河就是他的军队的葬身之地!更何况……”

    更何况,他觉得他不会。

    萧策隐颔首,忽的想起来什么事,压低了声音:“夜闯锦衣卫之事,皇上的处置已经下了。”

    顾容谨抬眸,静静的看着他。

    萧策隐抿唇:“驸马被褫夺爵位,流放甘州。自驸马离开,长公主一病不起,久未见客。”

    顾容谨微微一顿,苍白俊美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异色。

    皇帝只处置了驸马,有意放过懿阳长公主,这大抵应当是苏瑾清的意思。皇帝念及兄妹之情,他早已料到他不会对公主下重手。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让驸马顶罪。

    驸马忠于公主,所以什么事情都愿意为公主去做。能让公主府的势力削弱一分,也是好的。更何况,这为驸马出身世家,将来还能以此挑起公主与世家的矛盾。

    这个皇帝,念及几兄妹之情,却愿意对自己的皇长兄下毒手。

    顾容谨眼睫重重的颤了颤,合上眼帘,脸颊一片冰白。

    正在此时,门房忽的过来回禀说,自大朝会结束,丞相大人忽然病了,口中还一直念着师父。

    顾容谨将冷玉扣悄悄收了起来。

    来丞相府时,太医院的太医都跪了一地,无不是皇上派来的。

    因为病了,所以苏瑾清没有半分鲜活之气,安静的卧在榻上,如同脆弱的薄冰。

    他看见苏瑾清合着眼帘,纤长的眼睫上沾着雾气,有一种晨霜在日光中化掉最后一刻的美感。

    他忽然听到一句小声的念叨:“师父……你为什么不要我呢……”

    身形骤然顿住。

    五味杂陈。说者是最无心的。而真正想说的,却不敢说出口!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抵是得知弟子在背叛师门修行邪术时,表面上冷若冰霜,严令满门弟子不可与孽徒为伍。

    实则发疯似的想让这种江湖邪术反噬到自己的身上,想让那些口诛笔伐、满门声讨也是对着自己的!

    握住弟子的脉息时,顾容谨却骤然生疑。

    苏瑾清虽然体弱,但这种病并非是修习阴阳术的孽力反噬,更像是药物刻意为之留下的痕迹。

    弟子其实没有病,只是为了躲过太医。

    果不其然,她缓缓睁开眼,眸子雾气迷梦的,反抓住顾容谨的手。

    顾容谨一怔,本能的想抽回来,却看见弟子乌黑冷淡的眼眸中颇有深意。

    她停在自己耳畔,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师尊,记住,不要进宫。”

    顾容谨微微一顿。

    这就是宁樱的第五个任务,锦衣卫以盐、铁案清算司药舫,她助顾容谨脱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