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28章
    ,!

    在卫梓俞的命令中, 锦衣卫终于开始慢慢撤退, 稀稀落落的灯火消失在黑夜中。

    王瑾辞别二位大人,也赶着回宫去回禀圣上。

    镇抚司逐渐安静下来, 卫梓俞道:“丞相大人, 你还好吧。”他指的是伤。

    苏瑾清点头:“好。”

    他顿了顿,忽然竟凑上前来。鬼面的面具让苏瑾清感受到阵阵凉意。

    他凝视着苏瑾清肩胛上的伤痕, 朝服分明是穿戴工整的, 浸染出的暗红有些刺目, 不由蹙了蹙眉。

    “大人, 这儿这么多人,为何这箭偏偏就掉到苏大人肩上了呢?”

    他紧咬着牙,说出的每一个字, 都似乎要看她刺穿似的。

    苏瑾清垂眼:“这个问题,难道不是更应该卫苏大人么。”

    卫梓俞弯唇笑笑:“丞相大人为了逼迫锦衣卫就范, 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日后,还望苏大人保重自身,勿要再以身犯险。”

    “嗯。”苏瑾清略略点了点头。

    看着顾容谨和苏瑾清远离的背影, 卫梓俞浑身都不由僵住。绣春刀上面精致的图腾还是御赐之物。皇帝也很信任他,但这种放权和丞相府的地位显然不同, 他心里很清楚。

    皇帝把锦衣卫看做手里的利剑,监察百官, 控制舆论, 巩固帝国皇权。但丞相苏瑾清不仅仅是他的少年臣子, 更像是珍藏的美玉。天下人都知道苏丞相性情冷淡, 却愿意为这样一位君王做事,换做谁,都会有一种餍足感的。

    宁樱直奔主题。

    008翻了一下福利中心,配备的是一个意识探测机制,用在目标人物身上后,能够让目标人物说出实情,但是有时间限制。

    宁樱忽然轻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问:

    平心而论,008觉得顾容谨对宿主很好,但这个也说不准,毕竟天底下讨厌苏瑾清的人实在太多。

    ——宿主的洗白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阵阵夜风吹过,帝都的灯光慢慢熄灭。连港口运行的巨轮都逐渐歇下,夜晚终归于无波无澜。

    “殿下。”萧策隐捏着剑,低声道:“这个卫梓俞手段奸佞,心机深沉,又时常来找您的麻烦。属下以为不能留。”

    顾容谨摇了摇头,淡淡道:“不可。”

    “锦衣卫在朝中根基深重,耳目众多,你要小心行事。”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又轻声开口:“你知道大理寺少卿,林昭是谁么。”

    萧策隐略一沉思,道:“属下看过名册,他似乎当年也在国子监,与丞相苏大人来往甚密,朝中不少人都将他们视为同党。”

    “……嗯,知道了。”顾容谨的声音很淡,完全隐匿在了黑暗中,几乎听不清。

    途经丞相府时,门前戒备森严,太医院的医官进进出出,顾容谨注目凝视了一会儿,忽然道:“你先回去。”

    萧策隐看了看宅邸,道:“郎君是想进去么?”

    顾容谨没有答话。

    借着月影的移动,顾容谨运用轻功落到苏瑾清的窗前,没有一个侍卫察觉。

    苏瑾清正在房内换药,淡淡的药香散发出来。乌墨的长发掩住肩胛上的伤痕,若隐若现。伤口看上去虽并不深,但止不住血一层层浸出来。

    顾容谨微微蹙眉,脸色隐隐发白。因注意力全集中在了伤痕上,竟没有发现苏瑾清察觉了这边的动静。

    下意识的,顾容谨与弟子四目相对。

    “……”

    “师尊?”苏瑾清眨了眨眼:“您怎么在这儿。”

    顾容谨怔了一下,眼睫轻轻一颤,

    “您是来有事来找弟子的么。”苏瑾清自然而然的倒了一盏茶。

    顾容谨坐下,安静的敛着眸子,一眼没有抬起。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嗯”了一声。

    “那您为何不进来?”苏瑾清试探道。

    “为师不想打扰你。”顾容谨答得自然而然。“所以便藏在了树下。”

    宁樱感慨一声,这个系统还真的挺有用的啊。

    若说是平常,顾容谨怎么会在弟子面前承认这些。

    顾容谨现在的意识,大概处于短暂的被系统控制的状态,所以他的全部反应都出自本心,不加掩饰。

    “师尊。”苏瑾清正襟危坐,看了看他,又小声的说:“当初背叛蜀山,弟子已知道错了,您原谅弟子了么。”

    顾容谨的目光一直垂落到她的伤口上,听到这话,浅淡的眸子眸色微动,夹杂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只见他紧绷着的唇动了动,一字一顿的说:“没有。”

    声音冷淡,没有丝毫波动,而不加掩饰。

    苏瑾清不由心底一沉。“为什么?”

    “为师可以包容你的过失,代你受罚,这本应是为师应当做的。”顾容谨挪开视线,他的骨子里透着一种清冷之气,如在云端,让人仰视。但此时说这话时,又多了几分不愿去克制的肆意,多了些人间烟火气。

    唇线单薄,眼神认真而清明。“可惜当年你离开蜀山,将师门弃之如敝履,所以,为师至今特没有原谅你。”

    苏瑾清本想解释什么,师父不常主动责罚自己,原来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想在离开的那三年中,师尊有多想把自己这个孽徒给抓回去。

    轻咳几声后,她终于忍不住道:“师父,弟子明白了,都是弟子的过错。将这些气憋在心里,对您的身体不好。”

    008:“……”

    顾容谨对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感兴趣,他的目光重新垂落到苏瑾清的伤口上。嘴唇动了动,细密的黑睫覆在脸上,掩住了所有的情绪。

    师父似乎低声道了句什么,声音低沉,像是刻意掩住似的。苏瑾清仔细听了好几回,才终于听清:“你不应该走的。”

    似乎觉得这么说太过寡淡,他直视着弟子的眼睛,又重复了一句:“为师不应放你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