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圣手〕〔仙斋鬼话〕〔一生一世笑皇图(〕〔军少蜜宠令:娇妻〕〔战神在都市〕〔焚天路〕〔不死剑修〕〔不灭剑主〕〔重生之异能军嫂〕〔玄医归来〕〔官程〕〔神厨狂后〕〔妖孽狂医〕〔权谋仕途〕〔一生一世笑皇图(〕〔流量时代的巨星〕〔唐版水浒〕〔喜上眉头〕〔恶魔的集邮册〕〔斗魄星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29章
    ,!

    顾容谨那张温雅俊美的脸上丝毫异色都无, 隔着烛火中模糊的光影, 就这么静静望着她, 眼睛里的情绪认真得不得了, 而毫无责备之意。

    若是那些同门师兄妹见了,恐怕心都软成一片。

    看得苏瑾清都不忍继续相问了。

    可她抿了抿唇, 仍旧恭谨的开口:“师父, 上次您说您来金陵城, 是为了圣位。那弟子想知道, 除了那个位置, 您还有其他的愿望么。”

    “……”顾容谨眼底流露出些许动容之色, 沉默片刻, 最后他沉声道:“有。”

    苏瑾清眼中微亮,试探:“什么?”

    顾容谨下意识挪开了视线,目光垂落到不远处。

    苏瑾清顺着师父的目光望过去。

    只见窗棂下放着的一柄瑶琴, 上面还刻着精致的图腾。这是当年她才入蜀山的时候,顾容谨送给她的信物。在师门门规中, 瑶琴代表了蜀山的要义, 也是师尊贴身之物。

    所以……顾容谨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除了一心复仇, 顾容谨还放不下蜀山师门么。苏瑾清疑惑。

    正在顾容谨开口,准备回答时, 房外忽然传来敲门声。一个下人, 来回禀一位陌生公子造访丞相府, 似乎是有要事找顾公子、

    “殿下, 是我。”

    是顾元珏的声音。

    他一进来, 只能看见顾容谨的目光一直围绕苏瑾清的身上。但他的为人向来很少如此赤诚,少年牙根下意识的咬紧。

    自从那日他见识到这位苏丞相的心机以后,便心知肚明,为何他一身病骨能斡旋于满朝文武,连心狠手毒的卫梓俞都没有对他下过重手。

    “殿下。我有事要说。”

    “出了什么事么。”短短的一瞬后,顾容谨举起茶盏,恢复了往常的温雅。

    他不安的看了看苏瑾清,顾容谨淡淡开口:“不用避讳,你说吧。”

    顾元珏终于坐下来,握了握拳,低声道:“殿下,负责灵渠的人已回来禀报,说工程行进过半,殿下可从淮海暗自调回麒麟军。”

    顾容谨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如今淮海大雪冰封,水路不畅,陆路难行。并非最佳的时机。”

    顾元珏涩声道:“那殿下的意思是……”

    顾容谨看了看他,温和的笑了笑:“元珏,我知你的心愿,你放心,我自然不会忘的。只是朝中情势交错复杂,你近日便不要出去了。”

    “等着时机成熟,江湖庙堂里应外合,我会派你前去的。”他补充道。

    顾元珏还想说什么,现在也将话生生咽了回去。

    现在就算苏瑾清再不愿窥探他们的秘密,现在坐在一旁听着,也已一清二楚,顾容谨的计划即将实施。

    “师尊,您……”

    顾容谨淡淡道:“你不必担心,不管出了何事,为师都不会连累你,更不会为难你。”

    其实说完这话,顾容谨心中不由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苏瑾清早已长大了,他这样名扬天下的人,哪儿还需要师父的庇护呢。

    “哦。 ”苏瑾清点了点头:“都听师尊的。”

    “那么世子殿下,您呢。”苏瑾清转过身来打量着少年,目光清然,让气氛无端生出些压迫感。

    “殿下也是一心为了师尊么。”她嘴唇开阖,不急不慢的说。“师尊能完全相信你么。”

    少年的心情有些复杂。

    虽然顾元珏救了他,顾元珏的父王还是宁王府的主上。但实则,他留下来的目的并不纯粹,自始自终。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便是复仇。

    顾容谨手中有庞大的势力,臣服的军队,是他利用的最好棋子。

    只要他能光明正大的走入金陵城,踏上金銮殿,谁都救不了那个昏君了。

    那个时候,顾容谨是谁,身份是什么,又有什么重要的。

    “丞相大人,我有什么值得顾虑的。”想至此,顾元珏抬起眼,迎上那张苍白的脸,轻轻笑了笑:“你是皇上最宠信的臣子,连卫大人都不敢动你,朝中三省六部大半尽归你的麾下。苏丞相,若是你有意背叛他,这难道不是最令人心惊的?”

    苏瑾清淡淡道:“如果我当真有意,如今陛下已知晓了。”

    “苏瑾清,”顾元珏忍不住冷哼一声,打断了她:“说起来,你还真是下手无情,这些年皇帝待你也算不错,你却连这样的事情也毫无犹疑。可见,你生来就是没心没肺的人,大抵是早已习惯背叛旁人了。”

    果不其然,顾元珏此话一出,顾容谨脸色变了变。

    他处心积虑说出这些话来,不就是为了挑拨顾容谨与自己的关系么!

    唇角缓缓弯出一道笑意,苏瑾清语意轻缓:“是,不错。”

    “我如何选择,与世子殿下毫无关系,不过。在这一次,我愿意与我的师父一起。”她这样说。“不管结果怎么样,与你并无关系。”

    少年冷笑:“如何相信你?”

    “行了。”顾容谨温声打断了他,垂下眼去,“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顾元珏手中的拳又握的紧了些,到底不再说些什么话。

    待到顾元珏离去后,苏瑾清又与师尊商量了一下朝中的情势。

    如今的朝局,长公主与伯恩候虽势弱,在丞相府的计划下,且接连折了几元大将。但锦衣卫仍旧如日中天,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加之镇国侯府身为一品军侯,手握大量军权,一直出于观望的中立状态,谁也猜不出这位老侯爷的心思,极有反水的可能。

    顾容谨要重回庙堂,恢复身份,就必须将朝中的异党铲除干净。

    今日的顾容谨几乎是知无不言,将司药舫在朝中各部所有的计划都全盘托出。

    听得苏瑾清都有些心惊,不止为计划的缜密庞大,人员的冗杂,而是没想到,师尊这样一个温雅端方的世外之人,众人敬仰的名门楷模,竟会也有这样深沉的心思。

    “苏瑾清,你等等!”送顾容谨离开后,顾元珏忽然叫住他。

    还未等她反应,少年已抽出长剑,从身后跃上前来。

    剑气所经之处,落叶簌簌掉落,毫无鲜活之气。霸道、凌厉,且毫无顾忌,这是军中的剑法。

    所幸苏瑾清察觉甚早,反身避开他的剑锋。

    长发如墨,剑气如虹,在月光中如丝绸般,尽数散开。

    一阵冷香从耳旁缭绕,途径耳廓的每一寸皮肤,再穿入人的五脏六腑,将人的意识都涤荡干净。无比锐气的剑锋,她却挡得如行云流水。

    少年咬紧牙根,不断寻找她的破绽。

    正在肌肤相触时,冷风掠过。风帽下,是冷淡、而精致得引人瞩目的眉眼。而且他确定没有弄错的是,是她身上微弱的脉息,还有与他全然不同的身体构造。

    冰肌雪肤,宛如玉质。

    就这么一瞬,顾元珏微微怔住。

    ——他终现在于清楚,为什么顾容谨的心思会在一个佞臣的身上,为什么皇帝这么反常的维护一个出身寒微的少年臣子。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蜀山双剑,清俊公子,她其实就是个女子!她就是金陵城百姓口中的祸水!

    从那一日起,他的直觉并没有出错。顾元珏顿时觉得脑崩欲裂,双手插进了发根——若是从前凌驾于他之上,不断戏耍、施恩于他的权臣,竟然是个女子,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

    “世子殿下,”她下颌微微收敛,浅浅的一笑:“你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可不太好啊。”

    “世子可别忘了,这是丞相府,若你的身份引人注目。随时可能落入陛下之手。”

    顾元珏再抬起头来时,双目微红,浑身微微颤抖。

    “苏瑾清,你到底想做什么?”

    语意中颇有些崩溃之意,苏瑾清不明所以。

    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静谧的夜空忽然传来了沉闷的钟声。

    显然是从宫城的方向传来,几乎响彻整座京都。

    不多不少,恰巧十下,这是诏告宫中皇后殡天的丧钟。

    可是当今天子中宫空设,哪里来的皇后?

    不一会儿,便有下人前来回报:“丞相大人,越姬娘娘在两个时辰殁了。皇上龙颜大怒,下令内廷司严查此事。”

    “怎么回事?”苏瑾清问。

    “回大人,据太医院回报,是病殁的。”

    苏瑾清心里一沉,越姬是皇帝的宠妃,这么年轻的年纪,竟说没就没了。

    如今,皇上以皇后之仪送走越姬,可想其中的怜惜之情有多重。

    可越姬是顾容谨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没了呢。苏瑾清本能的觉得,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

    这个时候,系统跳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