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30章
    ,!

    此为防盗章, 蟹蟹  那个时候,只有一人站在了皇帝的对立面,听闻这个人, 就是天子近旁的“宠臣”。皇帝暴虐多疑了这么些年,最后也栽在他的手里。

    “如今时疫肆虐, 无药可医。”他对皇帝上谏:“医官曾断言,世子的血可为药引,臣恳请陛下,网开一面。”

    皇帝似乎瞧出了他的心思,放下折子,斜睨着眼道:“爱卿从前从未替谁求过情,今日为了这与你关系不善的世子,为何也破禁了?”

    他微微顿了顿, 淡声道:“但凡对陛下有益之事, 臣不会隐瞒。”

    云里雾里的,皇帝就准了这人的话,无非只是无权无势的世子而已。一只仰仗他的鼻息才能存活的蝼蚁, 哪里值得他去注意呢。

    但是宁王血脉得以保下一条命来, 对那位进谏的少臣总归心怀感激。

    顾元珏一直尾随, 想赶上他的脚步。借着朦胧的光影,他的视野才终于清晰起来。

    “先生, 请留步!”

    他走得很急, 身着雪白的大氅, 逆着光, 墨黑的长发掩住清隽俊秀的脸庞。身子单有些薄,似乎随时都能融化掉。

    穿过了冰凉的重重宫阙,顾元珏才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

    气若游丝,淡如冰雪。

    就是身负恶名的内阁之首,陛下身边的那位宠臣。

    他正在派人向百姓分发时疫所用的兰芝草,听不见旁的声音。而在丞相府中,御史台告发丞相的文书堆积在桌案上,一叠又一叠,似是永远烧不尽的干烛。

    这样的人,都不像是那个世人口诛笔伐、清君侧的奸相了。

    紧接着,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在慢慢消失,又恢复成了顾宅的庭院。

    只有一刻的记忆,却像是把什么都变得通透起来了一般。

    为什么那个昏君忽然手下留情,为什么他能逃出金陵毫无阻拦。

    “苏瑾清。”顾元珏还未完全转圜回来,浑身一僵,猝然开口:“你究竟在玩弄些什么?”

    苏瑾清看了看他,默然不语。顾元珏这才发现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内息,强烈得像是要杀人。

    “难道我得以活下来,是因仰仗苏丞相么?按照苏大人的性子,你不是应该斩草除根才对么。”细细回想起刚才不知何处而来的记忆,少年半信半疑,咬着牙问。

    强烈的气息使得苏瑾清忍不住咳嗽几声,退了几步,握紧了身后的木梁,眸中却冷淡得连一丝颜色都没有。

    “世子殿下,是我让陛下放了你。”她挪开了眼,“不过我这么做,只因为你还有用罢了。”

    细碎的暮色悄悄落满她的脸颊,使冰雕一般的轮廓都变得柔和起来,“殿下可细想,既然你的性命根本不重要,我又有什么理由置你于死地呢?”

    一时间,冷意交织在空气中,两人都不再开口了。

    “你别忘了,我从不为任何人,只为我自己。可惜这个道理,殿下到现在才明白。”

    唇角旋出一丝浅淡的笑意,苏瑾清重复了一句。

    这一丝淡笑宛如霜雪中的初阳,落到顾元珏眼中,却只剩下刺目。

    他这么恨苏瑾清,如今却要感恩她的垂怜。可她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年轻的少臣罢了。

    ……这样的人,又与蛊有什么区别?!

    转瞬的沉默后,嘶哑的哀鸣冲破喉咙,少年骤然收了力,朝竹林深处凌空而去。

    他从前所有的意识,还有信念,都在顷刻间崩塌。

    不是苏丞相佞臣作祟,而是他自己太无能!那个人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耳畔疾风掠过,琴声骤然而止,顾容谨起身,敲看见顾元珏携着轻功消失在竹林处。

    萧策隐欲言又止,顾容谨摇摇头,止住了他的话,清冷的目光敲与苏瑾清四目相对。

    却见弟子只是欠首一礼,除此之外,再无什么解释,甚至……连半句质问都无。

    顾容谨垂下眸去,不再多说什么。

    支线任务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环,就是查出锦衣卫镇抚司遭遇暗袭的真相。镇抚司素日里被卫梓俞锁得密不透风,若要从外面查,即使是天子去了,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宁樱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从内部开始查。

    北镇抚司是京城重地,周遭防卫极为严密。外三层,里三层,皆是大内高手,护着其中的灵舒阁。

    灵舒阁中,则保管着历代皇帝的亲笔密函,或是锦衣卫的门规暗条,乃锦衣卫最高机密的所在。便是皇帝亲至,也难以一见,更不必说朝中官员。便是百官之首来了,也会被拒之门外。

    而卫梓俞既然要策划出一场暗袭锦衣卫的大戏,文书通信是必不可少的。整个帝都,存放这些密信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他一手掌控的灵舒阁。

    所以宁樱断定,灵舒阁中必有证据。只是怎么才能进去,倒是现在最大的难题。

    镇抚司遇袭已有数日,但京城的风声还是紧的很。日还未落下,宵禁便已开始。

    苏瑾清换上便衣,刚一出府,便看见了顾容谨。一袭素衣胜雪,白皙俊美的面容宛如仙尊,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你一个人?”顾容谨看着她,问得自然而然,“是去灵舒阁么。”

    其实她并不是一人,为了掩人耳目,她让越渐离隐匿在暗处护卫。一旦遇到危险,相府亲卫便会出动。

    “……师父。”苏瑾清轻声开口:“您为何知道了?”

    顾容谨淡淡的抿唇:“能让你乔装前去的,必定是你不能进入的地方。而放眼整个金陵城,你不能进的,除了镇抚司的灵舒阁,还会有哪儿呢。”

    目光不着痕迹划过她腰间的短匕首,他肃容道:“你今日,难道是想靠着你的阴阳术硬闯入阁中么?”

    阴阳术是江湖中的歪门邪道,如果承认了,师父一定生气,宁樱正在思考如何应对,顾容谨已温声打断了她:“不必解释了,蜀山剑法与阴阳术相生相克。为师今日与你同行,以压制你体内的邪术。”

    苏瑾清顿了一下:“师父也要同去?”

    “为师如此招摇,便是为了引人耳目。”他微微颔首,压低了声音:“将来若有人疑心于你,便可告知你与为师一道,以此洗脱嫌疑。”

    宁樱:“……”

    008:

    宵禁前的大街上行人稀少,苏瑾清早已探查好地图,从镇抚司南大门入守卫最少。而镇抚司百户每三个时辰换防一次,下一批抵达时必定察觉异样。

    所以,他们今夜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

    偌大一个灵舒阁,本来由无数间房组成,但机关布局众多。楼阁之中,起初还前路分明,而他们上了几层楼后,竟发现走廊的走向变得愈加曲折迷离。

    不知疾行了多久,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前方终于明朗起来,是一间带着光的暗室。

    越渐离在前面引路,石门开启,一股潮湿腐朽的味道迎面而来。苏瑾清心下一动,这个地方,未免太过眼熟了。

    连008都看出了有些不对。

    不错。

    这间内室,他们是来过的。

    内室的壁上挂有画着梧桐的画像,还有难以分辨的图腾,因为生得怪异,所以刚才宁樱一直留心着。

    ……他们明明是沿着楼梯往上走,饶了这么大个圈子以后,竟回到了原处!

    “这难道就是墨家的奇门遁甲之术。”骨节分明的手指拂过墙上纹路,顾容谨淡淡道:“锦衣卫前指挥使金大人师承墨家,一手建造了灵舒阁。”

    “师父小心。”苏瑾清道,“这儿落入卫梓俞手中,四处都是陷阱。”

    “公子!”正在此时,越渐离忽然出声唤道:“属下发现这儿有机关术!”

    循声望去,越渐离所在的地方的确有一个隐秘的机关,但越渐离学的是霸道武功,所以才对这样的精妙机关束手无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