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碎星空〕〔救个校花当老婆〕〔皇帝培养手册〕〔九朝元老〕〔重生之笑红尘〕〔修真天王〕〔甜妻辣爱〕〔最后一个高手〕〔某科学的流体掌控〕〔BOSS老公,请放手〕〔喜上眉头〕〔都市极品狂少〕〔无敌战医〕〔快穿攻略:男配反〕〔张苏静的幸福日常〕〔你为何召唤我〕〔婚婚欲睡:总裁宠〕〔三千年前有神经过〕〔我本善良之崛起〕〔主神猎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第51章
    ,!

    防盗章,请等一下, 或者补齐比例喔~

    “抱歉, 不可。”顾容谨答。他的神情极淡,没有丝毫表情, “卫大人,请回吧。”

    “在下不明白,”卫梓俞颇有深意的挑了一下眉, 言语凌厉了些:“朝臣相见, 与顾舫主你又有何关系?”

    顾容谨微微皱眉,没有回答。

    宁樱知道顾容谨只是担心弟子,然而今夜锦衣卫中的事情, 必须有个了结。既然卫梓俞已经察觉一切,不若将话说个明白。

    “师尊。”她眼睫轻轻眨了下, 低声道:“您请先离开吧,卫梓俞不敢为难弟子。”

    见卫梓俞唇角笑意渐深的模样, 顾容谨掩在衣袍下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才颔首道:“好,为师等你。”

    “什么事?”一见卫梓俞, 苏瑾清下颌微扬, 挪开视线, “难道卫大人是想找我讨要东西?”

    卫梓俞淡淡一笑,“可这东西, 原本便应当是下官的。”

    “若是卫大人担心我向圣上告发, 这便不必了, ”苏瑾清低下声来,径直道:“我拿到大人的证据,未曾打算禀明陛下。只要你好好管住自己的嘴,不透露我的身世。锦衣卫为何遇袭,便永远是个秘密。”

    反正这件任务也已完成,将来的事情,锦衣卫也一定会付出等同的代价。

    她不想同他多说,直接拈重点道。

    卫梓俞微微一怔,才缓过神来,“丞相大人果真是聪明之人。”

    “下官提醒大人,定要保重自身——”卫梓俞的话说得随意散漫,颇有一些漫不经心的意味,“若下官少了大人这样旗鼓相当的对手,岂不是无趣许多?”

    清冷的月光点缀在苏瑾清的眼睫,将那张脸衬得如玉一般。然而面上冰冷的神情,却像永远都化不开似的。

    “卫大人,可你的性命,也还在我的手上。”

    她一眼没有看他,言语更是淡淡:“不必废话。若是无事,我先回去了。”

    卫梓俞淡淡笑着,行了一礼。

    当她转过去望向师尊的时候,却发现顾容谨脸色雪白,虽在不远处,淡色的眸子却落往了别处。

    待到他们走远,埋伏着的弓箭手才纷纷现身。

    “你们知道他是谁么?”卫梓俞目光扫过他们,语意有些冰冷,“顾容谨是蜀山掌门,苏丞相修习阴阳术。区区几柄箭矢,如何挡得住他们!”

    “可……”属下牙根紧咬,可见到指挥使发白的侧脸,将话生生咽了回去。

    “没想到他们会破解机关。属下看管不力,还请大人责罚!”他干净利落的跪下。

    “不必,看好那个叫越渐离的侍卫就行了。”卫梓俞眼都不眨一下,淡声开口:“若想对付丞相府,记得,锦衣卫必须攥有更多的筹码。”

    “是!”

    那人忍不住,又冒出一句话来,“这个苏丞相,本就是个病秧子。为何连锦衣卫都敢不放在眼中?”

    朝中从未有哪一个臣子,有如此胆量。更何况,还只是一个少臣。

    苍白修长的指尖轻轻拂过密函,卫梓俞收回视线,唇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苏丞相得到圣上这么多年的宠信,你们以为靠的是什么,当真是世人所说的皮相么?”他言语深深。

    自然不是,苏瑾清冷心冷情的性子,连背叛蜀山都敢做。想要稳住锦衣卫的地位,就必须要折了丞相府,否则——有朝一日,必成威胁!

    但凡是胸怀野心的仕人,骨子里透着天生的征服欲。更何况他向来活在暗处,从不必计较什么光明磊落。

    所以不得不承认,自从知晓苏丞相的真实身份。他想要再往上走,赢过她,与她平视。这种意志就一直萦绕在脑海中,且越来越强烈。

    叫他一刻也心神不能宁。

    从锦衣卫中出来,苏瑾清发现师尊一路沉默无言。而这种状态与往常的顾容谨大有不同。

    即使师尊素来宽和,若真的生气了,也会罚她。绝不是像今日这般,将所有的情绪藏起来。不言不语之间,透着一种寒入骨髓的失望。

    看着顾容谨这幅模样,让宁樱也心里面也有些不安啊。

    “此事已结。”穿行过几座宅邸,顾容谨止住脚步,终于开了口:“你先回去吧。”

    苏瑾清疑惑:“难道师父还有事?”

    顾容谨抿了抿唇,挪开视线,道:“并非什么大事,你先走吧。”

    苏瑾清正准备行礼,却发现师尊的一袭白衣已消失在了街巷的尽头。

    师尊一定有心事,否则不会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宁樱仔仔细细回忆了一下,有些不明白,今夜行事,她绝对没有逾越半点规矩。师尊的底线,更是丝毫没有碰。

    否则,锦衣卫的镇抚司,也绝不会安然无恙。

    顾容谨为何就不高兴了呢。

    不远处的锦衣卫诏狱,即使夜深人静的时候,也能叫人不寒而栗。

    一道修长如玉的身影步入诏狱,最终消失在深处。而他周遭驻防的锦衣卫,都在无意识中倒下,连半分异动都不曾察觉。

    “顾郎君。”越渐离微微睁大了眼:“您竟亲自来了。”

    “我答应过谨清,抱歉,未能及时带你离开。”顾容谨屈膝下身,语意温和:“如今前来,是专程带你出去的。”

    “公子可曾平安?”越渐离涩声问。

    顾容谨垂着眼眸,轻轻“嗯”了一声。

    这座令人闻风丧胆的牢狱,四处都透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连烛火都显出几分诡谲来。而顾容谨那张淡雅俊美的脸,简直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所以越渐离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顾容谨这样的身份,为何会亲自来这样的肮脏之地。

    他凝视着越渐离,一字一句道:“但在此之前,我要你写一份陈情供词。你此番出现在镇抚司,并非是丞相所指使,而是长公主府的栽赃。”

    “这……”

    转瞬的惊疑后,越渐离终于明白。自己出现在锦衣卫,必定会成为卫梓俞告发公子的铁证。而公主府向来与锦衣卫沆瀣一气,趁机削弱长公主的势力,一箭双雕。

    “敢问郎君,然后应怎么做?”他有些急。

    顾容谨挪开视线,淡淡道:“你放心,一旦离开金陵,便江湖之地。有蜀山的倚仗,无人敢动你分毫。”

    “我明白了。”越渐离握了握拳,下定了决心:“我会离开金陵。只是……属下护卫丞相多年。公子体弱,日后……还请郎君多加照应了。”

    他跪下,叩头行了一礼。

    “你不必担心。”骤然间,顾容谨眼底漾起一丝波澜。站起身来,淡淡打断了他。

    牢狱的烛火映着顾容谨的侧脸,浓黑狭长的眼睑又点着些许细碎的光。此刻他唇线紧绷,目光深深,引得人几乎快要陷进去。

    “——苏瑾清是我的弟子,我自能看护好她,你就不必费心了。”过了许久,他轻声开了口。

    顾郎君向来待人有礼,可这话怎么听都暗藏机锋。越渐离喉间一哽,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噤声。

    顾容谨轻轻点了点头,示意无事,让他起身。

    司药舫他是听闻过的,是王府一早布下的产业。父王去世后几经流转,又到了蜀山门的手中。

    作为掩饰之所,司药舫经营的并非是常见的货物,而是士族难得一见的珍稀之物,包括药材,玉石,运往南疆或边陲。即使御用,也难以与之相较。常人见不到,自然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而据下头人回报,如今只算是明面上的账目,也可算是富可敌国。税款巨大,即使是官员来了,也免不了毕恭毕敬。

    但长在蜀山,顾容谨不会亲自打点这些,不过是用这个地方来掩饰自己的身份罢了。

    沈长攸带顾容谨上了马车。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车帘,借着稀疏的月色,顾容谨向外看了看。

    是一座华贵府邸。

    周遭侍卫无数,封锁得密不透风,不难瞧出主人地位如何尊贵,且恩宠深重。

    喉结上下滚了滚,顾容谨怔然道:“想必这便是陛下的宠臣,苏丞相了。”

    沈长攸的脸上却全是愤恨之色:“不错,一个佞臣罢了,留下的全是祸名。这些年皇帝只听他的,在他的挑唆下,竟将朝野上的事情都交给了他。”

    顾容谨面色微微一僵,无意道:“可我听闻他年少入朝,一身病骨,走到今日,想必也极为辛苦。”

    沈长攸冷哼一声:“那不过咎由自取。丞相时常挑唆陛下处置重臣,他是皇帝的人,舫主行事,必要避开苏丞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