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纳萨力克的史莱姆〕〔[香蜜沉沉烬如霜/〕〔麻辣霸王花〕〔早安,死神大人〕〔热血医龙〕〔[香蜜沉沉烬如霜/〕〔超强兵王在都市〕〔快穿:拯救男神手〕〔极品妖孽至尊〕〔高维穿梭者〕〔游戏影视万界〕〔快穿之还愿人生路〕〔美女总裁老婆〕〔凌天帝主〕〔乡村有个妖孽小仙〕〔神穿狂妃:美男,〕〔鬼帝独宠:女人,〕〔乡村小仙医〕〔武戏江湖〕〔无上斗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55.第55章
    防盗章, 请等一下, 或者补齐比例喔~  “师父,”苏瑾清的嘴唇张了张, 目光转到那两只小猫身上,“弟子想来看看这些猫。”

    008:“……”

    “……嗯。”顾容谨握着的手松开, 喉结微微一动, “外面冷, 进来吧。”

    苏瑾清就跟在后面。

    尽管表面如此,她仍然感受到了师父的变化。

    从北镇抚司出来后,顾容谨身上总有一种刻意为之的疏离,还有浸在骨子里的失望。即使那日她重回蜀山去认错, 也不见顾容谨如此。

    “我带越渐离出来了。”顾容谨将供词交给苏瑾清,言语仍旧温柔:“有了这份供词,长公主势必倾颓, 卫梓俞亦不敢再提及今夜之事。”

    苏瑾清指尖抵住下颌,注目凝视着越渐离的手书,倒有些像小姑娘,顾容谨目光微凝。只见她十指微微收拢:“弟子明白了。”

    “越渐离还托我转告, 谢谢你。”执起茶盏送至唇畔,顾容谨的双眸不知望着窗外何处,语气平静极了:“他说,当年丞相大人出手相救的恩情, 即使他不在金陵, 也永远不会忘的。”

    “忠诚的人, 用起来的确顺手,”苏瑾清淡淡道:“这样的结局,对他也很好。”

    顾容谨看了她一眼:“你真这么想?”

    “是。”

    暗夜之中,月色盈满内室,顾容谨生来淡色的瞳孔变得更加清冷,面上数年如一日的无波无澜,眼底的暗涌却藏不住了。

    “师父放心,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她补充道。

    苏瑾清垂下眸,去抱跟着进来的小猫儿。

    有只小猫儿是好动的那个,四处翻了个身,滚进了顾容谨的怀里。它伸伸爪子,一双透亮的瞳孔就圆滚滚的望着他。而顾容谨不知在想些什么,神思有些游离,一时竟毫无反应。

    那张清隽俊秀的面庞无波无澜,宛如谪仙,又宛如雕塑。

    苏瑾清轻轻笑了一下,身子微微前倾,将猫儿抱回来。

    她的额头恰好抵住顾容谨的下颌,而嘴唇则停到了他的耳畔。

    “师父,您还记得您同弟子说过,您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么?”她低声说。

    顾容谨微微一愣,垂下眸去:“圣位。”

    他其实并没有说完。

    “弟子答应您,无论结果是什么,从今日起,都会竭尽全力帮助师尊。”苏瑾清淡淡道,“您的三年师恩,弟子本应如此偿清的。”

    那层淡青色的袍服下,精致纤瘦的脖颈若隐若现。身子却如此弱不禁风,连细长的腰线都清晰可见。顾容谨指尖紧扣茶盏,指尖发白,目光垂落到别处。

    苏瑾清支起身子,声音哑了哑:“师父,所以您不要再生气了。”

    顾容谨下意识抿了一下唇,牙根咬了咬,复又松开,才沉声道:“我不会生你的气。”

    薄薄的汗滴从光洁如玉的手掌浸出,顾容谨的气息微不可察的有些凌乱。

    关于丞相府夜袭锦衣卫的传言很快传遍了朝堂。

    皇帝自然不信,锦衣卫、丞相府皆是他的左膀右臂,苏瑾清这样高傲的性子,又怎会屈尊做得出这样的

    事情来。再加上,苏瑾清也没有道理啊。丞相要去锦衣卫,难道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么。

    卫梓俞亲来诏狱提人时,才发现越渐离不见了。

    敢于夜闯锦衣卫的人,整个金陵城,一个手掌便能数的过来。

    请罪的人跪了一地,他却莫名有些烦躁。

    再加上,此时宫里面传来消息,说越渐离离开时留下一封手书,将所有事情栽赃给了公主府。皇帝已拿到这份手书,传命让长公主入宫陈情。

    苏瑾清接到圣旨,穿过蜿蜒的宫。,内侍监却被人支开,四下独留她一人。

    正在她生疑时,忽然发现有人挡住她的去路。

    是卫梓俞。

    华贵的飞鱼袍,还有精致冷凌的刀鞘,四下无人,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这儿可是大内宫廷!

    毕竟敢构陷锦衣卫的臣子,放眼整个金陵,或许就只有丞相府。他该是有多恨她。

    “卫大人,别来无恙。”苏瑾清顿住脚步,眼睑微垂。“你能来此挡住我,为何不多去关心懿阳长公主。她多年为你助力,现下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长公主与我有什么关系,”卫梓俞一笑,眸间浸出些冷意:“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如今陛下已不再信任她,于锦衣卫半分价值都没有了。”

    “越渐离的事情,陛下若信我了。你怎么想?”苏瑾清嘴唇动了动。

    “——卫大人是不是想即刻杀了我!”她的语气沉了下去。

    卫梓俞没有急着回答,反倒微微笑了笑,骨节分明的手指覆上去,摘下了鬼面的面具。

    这是苏建第一次看见锦衣卫指挥使的真容,阳光穿过竹林,落到他的侧脸上,衬得眉眼极为英俊,颇有些灼灼耀耀的意味。

    宁樱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锦衣卫从不以真容示于人前。卫梓俞这是什么意思!

    “丞相大人,这个问题,我已回答过了。”卫梓俞抿唇,轻轻笑了一下,声音低沉、而悦耳:“若是没有苏大人,我一人独霸朝纲,那该是有多无趣。”

    他停在她的额上,气息泛着温热:“我来这儿,就是想要告诉大人——我要祝大人万寿无疆,把丞相这个位子,稳稳的坐下去。”

    苏瑾清紧绷着唇,终于淡淡一笑:“你放心。”

    卫梓俞就斜靠在宫城上,看着她,唇角懒洋洋带着笑。

    不过只有宁樱心里明白,他现在有多想将苏瑾清给踩在脚底!

    前面内侍监急匆匆赶来,见到二人,终于行了一礼,“苏大人,卫大人,可快些吧,陛下早已等不及了。而且……”他喘了口气,低声道:“皇上把那位顾公子也给请进宫了,看样子情况并不简单啊。”

    这二位都是如日中天的宠臣,他谁都不敢得罪,只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将话给说清楚。

    苏瑾清与师尊四目相对片刻,无声的转向了周文帝,宫门在他身后静悄悄的阖上。

    “懿阳,”皇帝让长公主读越渐离的手书。指尖扣了扣桌案,口气冷冰冰的,“这份供词,你当如何解释?”

    手书上所写,无非是懿阳长公主收买丞相府亲卫,夜闯镇抚司,最终嫁祸于苏丞相的供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大唐颂〕〔真武狂龙〕〔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