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60.第60章
    ,精彩小说免费!

    防盗章, 请等一下,或者补齐比例喔~  倏然间, 苏瑾清又转过身来:“看郎君似是无事, 既然比邻而居, 那郎君可否愿与我走一走呢?”

    顾容谨神思抽离回来,唇角衔起一抹淡笑。

    “可惜如今外面太危险, 丞相大人身子弱, 还是呆在府上的好。”他颇有深意的说。

    细长白皙的手指抓住车帘, 苏瑾清略略回眸, 这才发现顾容谨身后跟着的,都是司药舫的医者。毕恭毕敬, 训练有素, 看样子竟是前去疫区义诊的。

    “既然郎君尚且会去, 我身为朝臣受陛下爱重,应当于百姓有德,自然更应该去, 不是么?”她眸光浅浅, 毫不避讳的看着师尊。

    顾容谨动作微微有些凝滞, “好。”

    谁也没有察觉他们之间的端倪。

    马车内尚且宽敞,放着炭盆和手炉,比外头不知暖和多少。

    待到马车起行, 苏瑾清眼睫却重重颤了一下:“师尊, 方才外人在此, 弟子不得不对师尊无礼, 请师尊责罚。”

    苏瑾清向顾容谨跪下。

    左右皆已退避,她也再也不避讳些什么了,“金陵城中暗波汹涌,您又从未离开蜀山,弟子担心您的安危。”

    顾容谨目光微凝,摇了摇头:“无妨。”

    “——为师既已出山,便有万全之策。”

    然而弟子清远的目光却不知看着自己身上的何处,似是凝神望着些什么。

    顾容谨不由微微一怔。

    “师尊,您的头发上有雪。”

    苏瑾清自然而然伸手,去整理师尊的束发。

    言语恰好停到了顾容谨耳畔,热气都恰巧拂进他脸颊的每一寸皮肤,挠人的很,像是猫的爪子抓过似的。

    弟子离得太近,顾容谨下意识扣住了苏瑾清的手腕。却发现他的脉息轻若游丝,竟连丝毫的反抗之力都无。

    被自己这么一握,指尖泛出青白,细白的腕上甚至依稀可见淡青色的血管。

    分明被压制得动弹不得,隐隐有些痛苦之意。而他的神情还是如此淡然。仿佛还是那个清冷如玉,淡如冰雪的金陵少臣。

    顾容谨以为自己看错了。

    直至苏瑾清面色惨白,骤然咳了几声。

    顾容谨浑身一僵:“苏瑾清,自练习阴阳剑法,你是不是根本没有按时服药?”

    苏瑾清隐隐蹙了蹙眉,气息有些凌乱:“……师尊,您离得太近了。”

    顾容谨猝然松手,俊美的面容染上一层淡淡的霜色:“胡言乱语。”

    苏瑾清这才抽出手来,屈指抵住了自己的唇角。发出的咳嗽声隐忍、短促,很快就掩盖在窗外的风雪中。

    “……弟子知错了。”她咳得涨红了脸。

    顾容谨眼睫低垂,忽然不能解释他对弟子的责难是为什么,只道:“瑾清,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明白了么。”

    “是,弟子明白。”苏瑾清注目凝视着师尊的侧脸,顺从答道。

    顾容谨张了张嘴,忽然不知该说什么。喉结上下滚了滚,淡淡转向了窗外。

    马车还没有停下来,遍已经传来浓重的药味,看来距离重灾区也快近了。

    “丞相大人,有人拦马车!”

    正在这个时候,马车外传来官兵的呵斥,还混杂着妇人尖利的啼哭声。

    苏瑾清挑开车帘,只见一妇人跪在路上。说家中染病者已有三,苦苦哀求官兵赐些药材给她。

    那官兵却是满脸横气:“滚!治病的药材本就不多,若是都给你了,那京中的大人们怎么办?!”

    苏瑾清不由心口发冷,这些药材由太医院与京兆尹府统一分发,百姓怎么会分不到呢。

    眼下缓解疫症的药材极为难得,时疫爆发后,民间的许多医馆都已歇业。朝廷只能将药材集中在一起,统一分发给金陵城的百姓。这一点苏瑾清很清楚,户部亲自督办,可从未听说过什么药材短缺的情况。

    除非……是有人故意拦截。

    顾容谨看了看他,淡淡道:“舫中早有人传言,说朝中的官宦人家暗自将药材截下,高价贩卖。而真正应当分发到百姓手中的,则换做了次品。”

    师尊会这么说,说也许他已对这种情况了如指掌。苏瑾清瞳孔一缩,目光轻轻掠过了百姓,“师尊,弟子有一事相求。”

    顾容谨知道他要说什么,颔首道:“好,可先用司药舫的药材替上。”

    苏瑾清下了马车,见整整两条街都是不曾回家的百姓,他们都还没有染上疫病,家中有病人,却分不到药材,早已是无处可去。百姓求官无门,又骚乱不断,最终只会酿成一桩祸事。

    顾容谨找到蜀山门的人,将命令吩咐下去,随从立即恭谨答道:“郎君放心,司药舫的医馆与药材都已调过来了,东街,还有西街也都有我们的人手。”

    顾容谨颔首。

    即便如此,治病的药材也实在太少了。疫病汹涌,这些药物尚且不能救命,只能缓一缓,却也到了千金难求的地步。对于朝官宦尚且短缺,更何况是普通百姓呢。

    苏瑾清不由握了握拳,转向疫病的重灾区走去。

    顾容谨忽然止住了她。

    “师尊是要阻止弟子么。”她抬起眸来。

    顾容谨摇摇头,指尖捏着一张干净的面巾,“为师与你一同去,拿去吧。”

    苏瑾清敛下眸,唇角难得轻轻弯了弯:“谢谢师尊。”浅浅的绯红一寸寸染上那张苍白的小脸,偏偏清透的瞳孔又认真得不得了。

    顾容谨的指尖倏然一紧。

    几年前那种常有的、熟悉的感觉满上心头。

    通过一番暗中探查,如苏瑾清所料,京中朝廷下放的药材早已不足量,其中甚至很多腐坏,百姓只得通过黑市购买。

    而在黑市中,药材的价格早已炒到了一株千金的地步。背后操纵的人更是趁机中饱私囊,暗中垄断了朝廷的下放渠道。

    但尽管这样,却也从未有一人上报过朝廷药材不足的事情。

    苏瑾清心里暗惊,控制疫病一事皇帝让她亲自督办。也许背后的那人除却为了发国难财,更多是为了将矛头指向自己办事不力。

    一箭双雕……!

    可惜自己树立的政敌实在太多,宁樱也一时想不出到底是谁在下黑手。

    苏瑾清传唤京兆尹前来问话。

    见到丞相亲临,他也显然吓得不轻,登时便跪了下去。

    “张大人,我记得朝廷中分发的木槿皮共有三批,可方才京兆府的官吏说只来了两批,这是怎么回事?”

    苏瑾清拈起碎成粉末的药材,放在鼻尖闻了闻,秀眉微微蹙起。

    京兆尹整个身子都俯在地上,咬牙哆嗦了片刻,才缓缓道:“回大人,朝廷下放的时候的确只有两批。下官不敢欺瞒,这些都是在户部登记在册的,请大人明察。”

    苏瑾清眼底淬出些冷意,似是冰雕出的。“那这些木槿皮都已潮湿,根本不能入口,你却拿去分发给百姓?张大人,你肯吃么!”

    “——大人恕罪!”京兆尹不由脸色大变,接连磕了好几个头,“大人恕罪啊!这只是因为近日风雪渐盛,所有的药材但凡过夜都会染上露水,所以……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下官保管不力,自知有罪,还请大人饶命啊……”

    “哗——”的一声,越渐离将那些刺鼻的细碎粉末尽数倒在京兆尹的头上。

    他说的哪里是真话,这分明是有意调换的次品!

    苏瑾清下颌微敛,静静看着他。

    丞相动怒,顿时引起了众人的目光,那些低阶官吏更是眼观鼻、鼻观心,大气不敢喘。

    虽说这个年轻的丞相大人素来名声不佳,但羞辱下臣……也是从未听说过的。

    “张大人,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苏瑾清俯在了京兆尹耳畔,轻轻的开了口:“这保管不力的罪责,的确比私吞药材、高价私卖轻得多!只是不知张大人如此费尽苦心,又是要包庇朝中哪位大员?”

    见京兆尹不敢回答,苏瑾清挪开视线,言语平淡:“你也知陛下看重时疫之事,如果张大人告诉我实情,这便是件小事,张大人可居首告之功。可若你执意撒谎,即便只是保管不力,你也会保不住性命的。”

    苏瑾清授意,越渐离将整个京兆尹府暂时看押起来。

    系统张大了嘴:

    京兆尹府的人简直看得心惊肉跳,大家都是朝臣,品阶高低罢了。可是这个苏丞相果真是手段卑劣的极品佞臣,竟公然威胁要取臣工性命!

    饶是如此,也没有人站出来,对着苏瑾清说半个“不”字。

    顾容谨静静站在旁侧看着,目光中染上一层若有若无的深意。

    不一会儿,从王庭里头来了人,是王上身边的内侍监。苏瑾清整理了一下衣袍冠帽,淡淡垂眸,准备接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