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碎星空〕〔救个校花当老婆〕〔皇帝培养手册〕〔九朝元老〕〔重生之笑红尘〕〔修真天王〕〔甜妻辣爱〕〔最后一个高手〕〔某科学的流体掌控〕〔BOSS老公,请放手〕〔喜上眉头〕〔都市极品狂少〕〔无敌战医〕〔快穿攻略:男配反〕〔张苏静的幸福日常〕〔你为何召唤我〕〔婚婚欲睡:总裁宠〕〔三千年前有神经过〕〔我本善良之崛起〕〔主神猎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73.第73章
    ,精彩小说免费!

    防盗章,请等一下, 或者补齐比例喔~  谁又能想到, 这样煊赫,无上的盛世图景, 背后藏着的,却是一个充斥着衰微, 面临着黄昏日落的国度。

    “听闻伯恩侯上了几道折子要求面圣, 都被你指使内阁拦下来了。”顾容谨肃容道。

    灯塔的灯火, 和着天幕的雪光,角落里的明亮, 似乎都落到她的身上了。

    像苏瑾清那样, 宁樱对着顾容谨行了一个礼。其实说起这件事,如果不是长公主自己先动了歪心思,用一个长安舞姬诬陷她,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上了自己的圈套呀。

    但苏瑾清在顾容谨面前向来是极恭谨的, 所以绝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口来。

    “师父是否觉得弟子这么做,有违道义。”调整成淡淡的神情, 宁樱开口道:“师父从小教导弟子, 身承蜀山一脉, 道义重于性命。即使弟子远走江湖,至今也不敢忘记分毫。师父若不高兴, 就请惩戒弟子吧。”

    顾容谨唇角微微一抿, 摇了摇头:“为师并无此意, 你虽是为师一手教养, 可如今毕竟也已长大。”

    他转过身来,握了握弟子的手,如同在蜀山上指导剑法那般,带着几分安抚。

    其实顾容谨原本想说的是,你的性命,比虚无的道义更重要。然而这话没能说出口,最终变成了淡淡的告诫:“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记得保全好自己。”

    苏瑾清眨了一下眼,“其实弟子也有一个疑问,想请教师父。”

    顾容谨颔首:“好。”

    “师父此番为何出世,又为何前来金陵?若师父真的只是为了继承金陵城中的司药舫,又为何会将线人布在朝中各司?”

    苏瑾清的指尖捏着司药舫的线人名单,直视着师父。她并没有将此事声张,但被自己的师尊隐瞒这么多日,任谁心中都会生出芥蒂的。

    虽然宁樱清楚前因后果,但她想顾容谨亲口对着弟子说出答案来,想亲眼看着如在云端的师尊承认,破除师徒间的最后一道防线。

    “弟子斗胆,能请您给弟子一个解释吗。”

    “师父,”她缓缓靠近了一步,小声道:“难道您与那些谋士一般,都想在大周的乱局中分一杯羹。或是……您的眼界,并不止于江湖,更在于庙堂。”

    前来金陵的那一日,便已料到弟子会这么问,顾容谨淡声道:“为师不能告知于你。”

    他转过了身去:“若你知晓实情,对你并无半分好处。反倒,还有可能招致祸患。”

    “那弟子到底该做什么,才能换师父的一句真话呢。”宁樱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小声说:“弟子想像小时候师父保护弟子那样,替您分忧解难。即使您有什么不能做的,弟子替您就好了。即使您偷学歪门邪道……”

    淡淡的雪光掠过苏瑾清的鼻尖,勾勒出一道精致的弧度。清透的眸子里映着翻腾的海水,碎光潋滟,叫人挪不开眼。

    那种异样、却强烈的感觉再度在顾容谨的脑海中升起——

    他的这个弟子,实在太像女孩子了。

    “谨清,”牙根咬了咬,顾容谨道:“为师不会怎样,三日后,再书信告知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宁樱舒了一口气,掩住暗暗的喜意:“好。”

    看着弟子隐隐欢喜的面庞,顾容谨的心没由来的一跳。如果弟子真的是女孩子……也许会有些不同。

    但顾容谨很快遏制住了这种荒诞的想法,并且觉得尤为讽刺。

    苏瑾清在蜀山上待了三年,他是什么性情,难道自己还不分明么。

    “砰——”骤然间,远处发出一声闷响。

    这不是轮船鸣笛的声音。

    苏瑾清抬眼望去,只见海滨的天空绽放出一抹刺目的烟火,其震慑力又远强于寻常火.药,似乎昭示着某种特定的信号,将整座城城市映得发亮。

    苏瑾清立即派人前去查看。

    “丞相大人,恐怕太极殿有变!”不一会儿,便有人前来回禀。“方才出现异动的,是锦衣卫镇抚司的信号。”

    这内侍苏瑾清认得,早年收买下来留在圣上跟前侍奉,这些年极为忠心。如今趁着宫中生乱,宁大人速派他给丞相府报个信儿。

    “今日下午,正在陛下准备处置伯恩候府时,锦衣卫北镇抚司就出事了。”他的脸色发白,“还望丞相大人速速拿个主意!”

    苏瑾清眸色微动:“锦衣卫怎么了?”

    内侍的声音压了压:“就在一个时辰前,北镇抚司骤然受到暗袭,据卫大人所言,竟像是江湖人士作为。”

    锦衣卫身为帝国的特务中枢,被君王视作手中的利剑,在帝都王土向来无孔不入,坚不可摧。却恰逢此时受到袭击,不能不细想其中深意。

    ——恐怕……是有人欲借锦衣卫遇刺一事,转移圣上的注意力。

    宁樱在心里面吐槽了一句,这个卫梓俞一出关就找麻烦,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与此同时的北镇抚司,仍旧是那个不辨天日,不分昼夜的铁通,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外面的骚乱到了何种地步。

    “大人,这是您派遣属下去查看的旧档,请大人过目。”身着飞鱼袍的锦衣卫立于男子身前,言语间透着几分臣服与恭谨。

    卫梓俞淡淡“嗯”了一声。属下不敢逗留,忙从书房中退出了。

    缓缓拆开封册,卫梓俞细细看起来,眸色却不由倏然一动。

    国子监每年的监生名单保管在太学中,他也是留心过的。

    只是几年前,有一个名叫苏瑾清的少公子,虽出身寒门,身体病弱,却得了先帝的青眼,破例录入了监生名单。还在国子监中结识了还是皇子的新帝,继而一路受到新帝恩宠,位居丞相,一手操纵朝政。

    看到这些时,他还觉得奇怪,这个苏瑾清的来路太莫明。

    ……而他寻访多年,终于在寻阳城找到了苏家的旧档。

    十几年前,也就是建元四十三年,寻阳城根本没听说过什么苏家少年。有的,只是苏府的小姑娘。再后来,苏瑾清却忽然在寻阳城中消失了。听当地的百姓说,小姑娘是去了蜀山,成为了赫赫有名的蜀山掌门人唯一的弟子。

    难怪……

    难怪提及苏瑾清,人们最先想到的是,便是她出众的容貌!

    却根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寻阳城的苏瑾清,其实是个女孩子。

    封册渐渐在火舌的舔舐中化为灰烬,面具下的神情晦暗不明。卫梓俞唇角弯了弯,看上去似乎愈发的感兴趣了。

    谁又能想到,这样煊赫,无上的盛世图景,背后藏着的,却是一个充斥着衰微,面临着黄昏日落的国度。

    “听闻伯恩侯上了几道折子要求面圣,都被你指使内阁拦下来了。”顾容谨肃容道。

    灯塔的灯火,和着天幕的雪光,角落里的明亮,似乎都落到她的身上了。

    像苏瑾清那样,宁樱对着顾容谨行了一个礼。其实说起这件事,如果不是长公主自己先动了歪心思,用一个长安舞姬诬陷她,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上了自己的圈套呀。

    但苏瑾清在顾容谨面前向来是极恭谨的,所以绝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口来。

    “师父是否觉得弟子这么做,有违道义。”调整成淡淡的神情,宁樱开口道:“师父从小教导弟子,身承蜀山一脉,道义重于性命。即使弟子远走江湖,至今也不敢忘记分毫。师父若不高兴,就请惩戒弟子吧。”

    顾容谨唇角微微一抿,摇了摇头:“为师并无此意,你虽是为师一手教养,可如今毕竟也已长大。”

    他转过身来,握了握弟子的手,如同在蜀山上指导剑法那般,带着几分安抚。

    其实顾容谨原本想说的是,你的性命,比虚无的道义更重要。然而这话没能说出口,最终变成了淡淡的告诫:“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记得保全好自己。”

    苏瑾清眨了一下眼,“其实弟子也有一个疑问,想请教师父。”

    顾容谨颔首:“好。”

    “师父此番为何出世,又为何前来金陵?若师父真的只是为了继承金陵城中的司药舫,又为何会将线人布在朝中各司?”

    苏瑾清的指尖捏着司药舫的线人名单,直视着师父。她并没有将此事声张,但被自己的师尊隐瞒这么多日,任谁心中都会生出芥蒂的。

    虽然宁樱清楚前因后果,但她想顾容谨亲口对着弟子说出答案来,想亲眼看着如在云端的师尊承认,破除师徒间的最后一道防线。

    “弟子斗胆,能请您给弟子一个解释吗。”

    “师父,”她缓缓靠近了一步,小声道:“难道您与那些谋士一般,都想在大周的乱局中分一杯羹。或是……您的眼界,并不止于江湖,更在于庙堂。”

    前来金陵的那一日,便已料到弟子会这么问,顾容谨淡声道:“为师不能告知于你。”

    他转过了身去:“若你知晓实情,对你并无半分好处。反倒,还有可能招致祸患。”

    “那弟子到底该做什么,才能换师父的一句真话呢。”宁樱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小声说:“弟子想像小时候师父保护弟子那样,替您分忧解难。即使您有什么不能做的,弟子替您就好了。即使您偷学歪门邪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