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佞臣洗白指南(系统) 74.第74章
    ,精彩小说免费!

    防盗章, 请等一下, 或者补齐比例喔~

    “……属下早已安排好了, 京城司药舫的老舫主前些日告老离京,只等着殿下回来。”

    顾容谨轻轻点了点头,示意无事, 让他起身。

    司药舫他是听闻过的, 是王府一早布下的产业。父王去世后几经流转, 又到了蜀山门的手中。

    作为掩饰之所, 司药舫经营的并非是常见的货物, 而是士族难得一见的珍稀之物, 包括药材,玉石,运往南疆或边陲。即使御用, 也难以与之相较。常人见不到, 自然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而据下头人回报,如今只算是明面上的账目, 也可算是富可敌国。税款巨大,即使是官员来了, 也免不了毕恭毕敬。

    但长在蜀山, 顾容谨不会亲自打点这些, 不过是用这个地方来掩饰自己的身份罢了。

    沈长攸带顾容谨上了马车。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车帘,借着稀疏的月色, 顾容谨向外看了看。

    是一座华贵府邸。

    周遭侍卫无数, 封锁得密不透风, 不难瞧出主人地位如何尊贵,且恩宠深重。

    喉结上下滚了滚,顾容谨怔然道:“想必这便是陛下的宠臣,苏丞相了。”

    沈长攸的脸上却全是愤恨之色:“不错,一个佞臣罢了,留下的全是祸名。这些年皇帝只听他的,在他的挑唆下,竟将朝野上的事情都交给了他。”

    顾容谨面色微微一僵,无意道:“可我听闻他年少入朝,一身病骨,走到今日,想必也极为辛苦。”

    沈长攸冷哼一声:“那不过咎由自取。丞相时常挑唆陛下处置重臣,他是皇帝的人,舫主行事,必要避开苏丞相。”

    顾容谨敛下车帘:“我心中自有打算。”

    只是真没有想到,他的府邸竟与丞相府相差不远,还真是无巧不成书。隔着窗框,便能远远看见丞相府中的灯火。

    随从见顾容谨神情怔住,不由低声问:“殿下怎么了,可是这宅子不妥?”

    顾容谨摇摇头,复又吩咐下去,将金陵城中的人事档案取过来。

    苏瑾清从周文帝那儿离开以后,却半分没有将顾元珏从诏狱带出来的意思,大家都觉得,这下宁王世子彻底完蛋了。

    系统也觉得宁樱太淡定了一点,

    宁樱看了看数值为0 的进度条,眨了眨眼:

    008顿时觉得细思极恐……

    不错,当初宁樱扮演反派时可是兢兢业业的,她亲口奉劝圣上处置宁王,还带圣旨去抄了宁王府。当时少年眼中的恨色连它简直一辈子都忘不了。

    毕竟宁樱也想不到,现在居然还能来这么一出!!

    可惜唯一的方法,就是等。

    等到冬雪落尽,开春的时候,是最易染上时疫的时节。京都也是如此,不知何处吹来的时疫来势汹汹,弄得几乎人心惶惶。

    即使是皇宫也没有逃过,宫女的尸体一具具从深宫运出来,甚至祸及了后妃宦侍。周文帝察觉事情不妙,严加隔绝后,下令严办。

    不过几日,苏瑾清听庭尉诏狱的人说,宁王世子也不幸染上了疫病,也不知是不是门阀世族暗中动的手脚。

    顾元珏被带进丞相府时,浑身还带着污血。与去年见时相比,少年瘦了大半,唯一没变的是眼中的倔色。

    苏瑾清坐在桌案旁看书,安静的垂着眼睫,没有说出一个字。

    “……佞臣。”少年的唇齿艰难吐出这个几个字:“你……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苏瑾清抬眸,轻轻看了他一眼,复又垂下眼睑:“还记得,当日我去你府上,你说的也不过这些话。如今连宁王府都没了,世子殿下却连丝毫进步都没有。”

    提及旧事,少年眼眶微红:“奸相,那你今日又有什么打算?你记住,你今日做的事情,早晚都会遭报应的!”

    “我等着。”苏瑾清放下书册,端起了热茶,才缓缓道:“近日金陵城中时疫肆虐,连太医院都无计可施。我只是来找你试药的,世子殿下。”

    苏瑾清漆黑的瞳孔中丝毫波澜都没有,在阳光的映衬下,却又似乎晕开些许漂亮的碎光。顾元珏先是一怔,继而冷笑起来:“难道丞相大人也染了时疫,那还真是大周的大幸。”

    越渐离一脚踹向少年:“公子,这人也太过放肆!”

    苏瑾清抿唇:“不过是一个阶下囚罢了。”

    说实话,连008都不明白,明知顾元珏将来会成为顾容谨的心腹之臣,这个女人居然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的虐顾元珏。她该不会是气坏了脑子,想破罐子破摔吧?!

    宁樱顿时觉得很难保持微笑了:

    008已经研究出了一个新的药方。如果她直接将药方给他,强行洗白,就会违反原主的意志。

    所以她才打算通过试药,将药方传递给宁王世子。在眼下,这已经是能让文帝赦免宁王世子最好的筹码了。

    “越渐离,叫医丞来。”苏瑾清吩咐道。

    “滚!唔……”少年的嘶喊却越来越模糊。

    顾元珏不甘心,若不是被越渐离看押,他一定会杀死那个佞臣!

    008顿时感觉浑身一抖。

    对上那双纯粹得只剩下仇恨的眼眸,宁樱只能淡定的挪开视线。

    少年在王府庇护下长成,出身高贵,心思却太过纯粹,现在家破人亡,就立即用尽全部的感情来恨自己。现在说什么也肯定听不进去的。

    既然如此,就只能再等等了。

    医官蒙上了顾元珏的眼,在世子的六识处缓缓推入银针。半晌后,才俯身禀报:“丞相大人,这方子是否有用,还得容下官再做观察。”

    苏瑾清的指尖抵住下颌,语调不高,却无端生出几分压迫感:“傅医官,从即刻起,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顾元珏的掌心紧紧攥成拳,几乎掐出血印子来。医官两股战战,措辞许久,才小心翼翼道:“是,下官……必以丞相大人马首是瞻。”

    待到太医院的人带走宁王世子,医官预备告退时,苏瑾清却又叫住他。

    “傅大人,若是那药方成功了,还拜托大人将药方的秘密留给宁王世子。——给大人的是最后一份,丞相府已没有了。”

    傅医官一怔,显然有些犹疑,“可就算如此,这方子中有一味兰芝草,唯有北疆生长,这些年却早已绝迹。恐怕……这药是配不出来的。”

    苏瑾清摇头,金陵城中有一家司药舫,几乎囊尽了世间所有珍稀的药材,不过一味兰芝草,必定是有的。

    医官虽不懂得丞相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却也不会跑来打听,逃也似的离开了府上。趁着时辰尚早,想起圣上前些日子将疫病的事全交给了她,苏瑾清打算出去看看。

    如今这个时节也是极冷的,雨水夹杂着雪水下了好几场,一层层铺在地上,人走在路上,咯吱咯吱的响。

    时疫肆虐,城中早已人影稀疏,都回家躲了起来。偶尔有一两个路过的,也蒙着面巾行色匆匆。

    骤然间,马车“吱呀”一声停下,越渐离喝道:“什么人挡路,可知这是丞相府的马车。”

    苏瑾清让人挑起车帘,车外春雨淅沥,虽已用冠帽遮住大半脸庞,她仍一眼就认出他了。

    即使浸在小雨中,顾容谨也丝毫没有改变固而有之的温雅,清远,眼睑微垂,却仍觉得他似天山之雪,如在云巅。

    “我等不曾见到大人的车驾,无意冒犯,还请大人不要见怪。”他这样道。

    顾容谨的府邸是她暗中安排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出山。看来师尊的谋划要开始了,苏瑾清一顿,从马车上下来了。

    “见到丞相,却不行礼?”越渐离忍不住出声斥责。

    在他停住的那一瞬,苏瑾清却忽然捏住了顾容谨的手,在掌心轻轻划了一下。

    示意他不必在意越渐离所说的话。

    一根鸦羽掠过,泛着一丝痒疼。似是小孩子的举动,既给他心安,又当他是师父。

    “既是无心,也就罢了。”苏瑾清难得一笑。

    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停止,无人会注意。苏瑾清抽回手,重新掩在厚重的大氅下。

    ——她却觉得顾容谨的手明显一僵,脸上素来的温雅也慢慢消失,抿紧了唇,神情变得变幻莫测起来。

    ……目无尊长,行为放肆。这个苏瑾清,又想做些什么?

    顾容谨面色泛白。

    苏瑾清转过身去:“时疫肆虐,出行却不带伞具。越渐离,将丞相府的给他们吧。”

    “是。”

    既然顾容谨不想暴露他们的关系,宁樱也不会为难他。

    但那些随从皆是一脸茫然,他们郎君素来是最淡然沉静的,为何不过面见丞相而已,他竟会有些微怔。

    而那个凌驾于一切之上的丞相大人,又为什么会对他们郎君这么体贴入微?

    就一觉醒来,这个世界都好像变了。

    顾容谨动作微微有些凝滞,“好。”

    谁也没有察觉他们之间的端倪。

    马车内尚且宽敞,放着炭盆和手炉,比外头不知暖和多少。

    待到马车起行,苏瑾清眼睫却重重颤了一下:“师尊,方才外人在此,弟子不得不对师尊无礼,请师尊责罚。”

    苏瑾清向顾容谨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