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凡高手〕〔最强战神系统〕〔绝色美女的极品保〕〔玄医归来〕〔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恶魔就在身边〕〔一生一世笑皇途〕〔巅峰玩家〕〔大明厂督〕〔末世之漫漫归家路〕〔细胞修神〕〔仙之域兮〕〔空间穿越之古灵〕〔符箓封神〕〔美女总裁狂保镖〕〔女神的极品兵王〕〔浪尸〕〔未月伯爵〕〔我本善良之崛起〕〔飞剑问道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爆笑宠妃:太子,别硬来! 第231章 灵堂
    孔黎儿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头发这么软,像轻柔的羽毛,在萧岩锐的指尖。

    她想挣开,但又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

    “皇祖母说得对,我是太忙,应该多陪你的。”萧岩锐低声说道。

    孔黎儿抿了抿嘴唇,垂下眼睛不敢看他,她心里很乱,不知道怎么形容。

    她不喜欢这皇宫,这里太冷,太没有人情味,充满了算计和血腥,就算对别人好,别人也会以为你是有目的,人心换不来人心

    ,还有什么意思。

    她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走的,离开皇宫,离开孔家,也离开……萧岩锐。

    可是,她渐渐发现,对萧岩锐,她的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这点“细微”就是质的变化,她本来不想细想,但是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她不能不想。

    昨天晚上,在得知他可能有危险以后,她那种急切,都是真的,正因为真,所以才……让她心乱。

    萧岩锐慢慢低下头,就在唇要碰上她的那一瞬间,孔黎儿侧头让开,红了脸说道:“今天晚上还出宫去吗?”

    萧岩锐微微笑了笑,点头说道:“嗯,出去。”

    孔黎儿的眼睛瞬间亮了。

    萧岩锐看着她的神情,微笑道:“在打什么主意?”

    孔黎儿笑着见牙不见眼,“能带我去吗?”

    萧岩锐猜到她会这么说,但就是想故意逗她,再者,也是担心她的身体。

    他沉吟了一会儿,打量着她。

    孔黎儿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身体没事儿,好得很,今天休息了一天,还吃了好多的补品,不消耗一下的话,在身体会爆的。”

    萧岩锐忍不住想笑,但又拼命绷住,依旧若有所思的说道:“问题是……”

    “是什么?”孔黎儿眨着眼睛,“还有什么问题,尽管说,我可以做到。”

    萧岩锐沉吟着不说,孔黎儿转了转了眼珠,转身坐到椅子上,“好吧,你不让我也行。那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觉得好奇会再次

    跟出去。”

    “威胁我?”萧岩锐暗自好笑,好话不成改威胁了。

    孔黎儿表情无辜,“怎么会?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萧岩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孔黎儿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欢快,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映在烛光里,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好吗,带你去。但你要保证,要听话,时刻在我身边。”萧岩锐吩咐道。

    孔黎儿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没问题。”

    天色彻底暗下来,两个人出了永安宫,萧岩锐早让人准备了马车,两人上了车,飞快出了宫门。

    孔黎儿问萧岩锐要去哪,他笑了笑说道:“你猜。”

    孔黎儿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个兴致,翻了个白眼说道:“嗯,邹府。”

    “噢?为什么,说说看。”萧岩锐问道。

    “这个……没有什么原因吧,只是想看看,单纯的看事情的结果,看事态的发展是不是按照自己预想的方向走。人的好奇心而已

    ,”孔黎儿如实说道:“比如我,就想看。”

    萧岩锐微微挑眉,点头说道:“那就去邹府。”

    邹府的门前一片雪白,白色的灯笼高挂,白色蜡烛在灯笼里闪着光,在地上投下斑斑的影子,灯笼在夜风里晃来晃去,地下的

    光影也在晃动,忽明忽暗,像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的鬼影。

    地上洒着一些纸钱,风一过,在风里打着跟斗,飘来荡去,看上去特别萧瑟。

    孔黎儿和萧岩锐在马车里看了一会儿,她问道:“怎么着?大摇大摆的进去,还是悄悄的看热闹?”

    萧岩锐问:“你喜欢哪种?”

    孔黎儿托着腮,想了一会儿,“大摇大摆的进去没意思,看到的也只是表面。不如悄悄的,多好玩儿。”

    萧岩锐点头说道:“好,依你。”

    两人下了马车,萧岩锐带孔黎儿绕到东面的墙外,伸手揽住她,纵身一跃,飞身就跃过了墙,抵达树梢。

    孔黎儿小声说道:“有空教我轻功吧。”

    萧岩锐点头,“好。”

    咦……今天太子殿下的心情不错啊,说什么应什么,真不错。

    萧岩锐对邹府挺熟悉,先是去了前院,灵堂设在了前院,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乐声,还有低低哭泣声。

    在一棵树梢上停下,孔黎儿往下看去,看到灵堂前素蜡高烧,火苗突突的跳,小手指粗的香也点着,烟雾缭绕,供桌上摆着几

    样点心,桌子下面放着火盆,里面有许多的灰,还有未烧尽的纸钱。

    大棺材放在灵堂上,油黑乌亮,上面系着白色的绸花,两边跪着的人穿着白衣,低低哭唱。

    孔黎儿微微皱眉,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个……”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萧岩锐问道。

    孔黎儿想了想,说道:“可能……我们那和京城的规矩不太一样,按说,邹良还未成家,他死了,不应该有这么隆重的丧礼啊。

    ”

    萧岩锐微笑道:“没错,你说得对,京城里的规矩也是如此,邹认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给周府难堪,让世人都知道,邹良死

    的冤,是周府所致。”

    孔黎儿恍然大悟,还有这么一说,丧事办在自己家里,也不知道是给谁添堵。

    “那些人……是府里的下人吧?”她指着在灵堂前哭的人问道。

    萧岩锐摇头,“不,他们是下人,但不是邹府的。”

    孔黎儿微睁了眼睛,“不会是……周府的吧?”

    “猜对了。”萧岩锐笑意讥诮,“这就是邹成今在朝堂上折腾了一上午的成果,让周府认错,赔礼,偿命。这就是认错,他想的是

    让周龙夫妇亲自来,但是周龙怎么肯,也就让管家带了这几个人来。”

    “周龙?”孔黎儿了然,“周恒的父亲?”

    萧岩锐点头,“没错,就是户部尚书。”

    孔黎儿看着些人在那里哭,也不知道这样是真的好,还是糊弄着谁玩,又有什么意义?

    “然后呢,周恒呢?”她问道。

    萧岩锐看着灵堂的火光,“暂时下落不明,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