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护花兵王〕〔都市之绝品耍贱系〕〔女校男教师〕〔无敌透视仙医〕〔快穿Boss的心尖宠〕〔游戏世界旅行者〕〔超脱晶壁系〕〔雨中猎人〕〔诸天投影〕〔据说我是未来主角〕〔网游之剑履山河〕〔红楼之尴尬夫妻〕〔汉当更强〕〔朕的皇后是只猫〕〔归田园居:病王娇〕〔影后来袭:王爷不〕〔兵者〕〔悬旗〕〔惊天剑帝〕〔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爆笑宠妃:太子,别硬来! 第250章 再见妖花
    孔黎儿听到这里,不由得停下手里的动作。

    她转头看向屏风那边,隔着薄薄的纱,里面的人影朦胧,如姑娘似乎在笑,眼睛里温柔甜美的都要滴出蜜来。

    萧岩锐负手而立,看不见他的神情,但是孔黎儿就是感觉,他是在笑着的。

    心里有些发闷,说不上来的一股劲儿,也不知道那个如姑娘又要出什么夭娥子,所说的什么“独特”泡茶法,究竟是怎么个独特

    法。

    萧岩锐浅笑着说道:“荣幸之至。”

    如姑娘微微抿了抿嘴唇,眼中含着笑意,端着茶杯走到窗前。

    孔黎儿随着她的动作望过去,这才发现,在她房间的窗台上,放着一盆花,花朵娇艳,正开得浓。

    孔黎儿一见这花,立马睁大了眼睛,虽然没有吃什么东西,但仍旧有些反胃,脑海中不断浮现那天在长公主府里看到花匠拿着

    大桶浇花的情景。

    这里怎么会……

    她忽然想起来,周恒曾经到长公主府里问幕峰讨过两棵这种花,据说那时候周恒正迷这个如姑娘,想尽办法讨她喜欢。

    虽然不知道这花有什么来头,但她总觉得这花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东西能用那种东西浇吗?而且还变色,变得那么诡异。

    特别是她想到宫里的柳答应,柳答应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就因为那个破花,把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了那副样子,要不是她

    运气好遇到了自己,将来死活都说不定。

    想到这些,孔黎儿越来越不安,她忍不住说道:“兄长,你一碰上花粉就浑身痒,起红斑,你可小心些。”

    如月的手指刚刚碰到那朵花的花瓣,正想着摘下来,现在一听这话,微微有些诧异,看了外面一眼,又看向萧岩锐。

    萧岩锐听到孔黎儿的话,知道她是在有意提醒自己,对如月淡淡一笑,说道:“我兄弟说得是,这是小时候的毛病了,大夫说少

    碰花,尤其是花粉之类的。”

    如月释然道:“噢,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这盆花很特殊,这花特别有讲究呢,是一位云游的道士带入京城的,据说是受到了

    上天的保佑,花瓣还可以当药材用,有病的人用了可以缓解病情,没有病的人,可以强身健体。公子,你不妨试试,奴家只采

    花瓣,不沾到花粉,如何?”

    孔黎儿心中暗骂,这是非让萧岩锐喝不可了,花粉那么细小,不同品种的花,有的花粉沾到手指上也看不见,更别说本身挨着

    花粉的花瓣了,这种鬼话骗谁呢?

    她竖起耳朵听着,想萧岩锐那么聪明,一定可以有办法拒绝,他应该听懂了自己的警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没想到,萧岩锐竟然说道:“如此——就多谢姑娘的好意了。只是,看这花只此一盆,定是珍贵得很,让姑娘割爱了,在下实

    在不安。”

    如月说道:“公子说得哪里话,不过是几片花瓣而已,花虽然只有一盆,但是这花四季常开,倒也没什么。”

    “怎么的只得了一棵?不可以培育吗?”萧岩锐问道。

    如月叹了一口气,把鲜红的花瓣摘下,放下水中,又盖上了茶杯盖子闷住,这才淡淡说道:“凡事讲一个机缘,道长能送予我一

    棵,已经十分难得了,实在不敢多作奢求。”

    呸!孔黎儿心中骂道,这女的说谎话也不打个草稿,说什么云游的道士,说什么上天保佑,还说什么机缘,纯粹都是胡说八道

    ,这明明就是周恒去幕峰那里要的,本来说是要一棵,又来听幕峰说又要了一棵。

    现在只剩下一棵,那棵去哪儿了?这女的为什么不承认?因为周恒现在犯了案子,怕受牵连?

    那也没有必要扯出什么云游的道士来吧?真是胡说八道。

    让她更生气的是,萧岩锐居然还答应喝了,他没有听懂自己的话吗?还是被美色迷晕头了?

    她气呼呼的站了起来,也不管别的,推开椅子绕过了屏风就往里走。

    萧岩锐正接过如姑娘递过来的茶杯,看样子是准备喝了,她大步走过来,如姑娘一脸惊愕的看着她,萧岩锐也转头看向她。

    “兄长,这……”她抬手想要指那盆花,萧岩锐浅浅一笑,微微一甩袖子,孔黎儿只觉得一股风扑过来,她忍不住感觉到眼前有

    些发花,头脑有些晕。

    这是……孔黎儿心里顿时冒火,尼玛……这是要打晕我?真是没有想到,躲过了那桌花酒,竟然毁在了自己的同伴手里。

    真是搞笑,萧岩锐,你这只猪!

    如姑娘看着孔黎儿慢慢晕了过去,不禁露出慌乱的神色,“他怎么了?”

    萧岩锐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叹了一口气,扶住孔黎儿说道:“我这兄弟不胜酒力,怕是醉了。真是不好意思,让姑娘见笑了。”

    如姑娘这才松了一口气,“无妨,公子客气了,不如让他先在这里躺一躺吧。”

    萧岩锐思索了一下,“多谢姑娘的美意,还是算了吧。他现在这样,我们就不打扰了,改天再来看望姑娘。”

    见他说要走,如姑娘有些不舍,急忙指了指那杯茶,“公子就算是要走……也等喝了这杯茶再走吧,奴家专门为公子泡的,还不

    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再见到公子呢。就当成一个念想吧。”

    她轻声说着,微微垂下头去,当真是不胜的娇羞。

    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办法拒绝一个美貌女人的这种要求,萧岩锐也不例外。

    他浅浅一笑,伸手端起那杯茶,说道:“姑娘的盛情,自然不敢忘。在下定当好好品尝,把味道记在心里。”

    他说罢,慢慢的把茶喝尽,如月看着他,眼前的男子风度无双,简直有些痴了,如果可能,她真想留下他,可是……他还要照

    顾他那个兄弟。

    真是扫兴。

    她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晕过去的孔黎儿,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的光。

    片刻之后,萧岩锐喝完了茶,站了起来,他从钱袋里摸出一张银票,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