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宠妃:太子,别硬来! 第265章 这是所有
作者:香林的小说      更新:2018-01-03
    孔黎儿的话一出口,萧岩锐的呼吸就是一滞。

    事到现在,他发现自己对孔黎儿的担忧,超过了容府的事情本身。

    今天一进来,他就发现孔黎儿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他轻声问道,“先别说你发现了什么,说你怎么了。”

    孔黎儿垂下头,胳膊放在腿上,头慢慢垂到胳膊上,她闷了一会儿说道:“没什么……我就是突然觉得,人心太难测了,为什么

    ,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想要害别人呢?”

    萧岩锐看着她的模样,微眯了眼睛,不用再问,他也知道,容府的事情的确是有问题。

    他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她揽入怀里,手指轻轻勾着她的发,抬头看着虚空处说道:“黎儿,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难测的就是

    人心,但凡有利益牵扯,就会有许多的算计。但是尽管如此,我们却不能不坚持下去,很多事不是我们能左右,但是我们却可

    以左右自己。只要我们自己变得强大,可以所向披靡,那就一切都不是问题。对不对?”

    他顿了一下,语气温柔,“别怕,我陪着你呢。”

    孔黎儿的眼泪在他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无声滚落了下来,他说,别怕。

    但是她没有让他看到,不动声色抹掉泪,抬起头来笑了笑说道:“你说得对,只要我们够强大,可以解决问题,就算人心再险恶

    ,可以让它昭然若揭。”

    萧岩锐看着她微红的眼睛,凑上去,吻了吻她的眼睛。

    她僵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轻轻扫着他的嘴唇,微微的痒。

    他微微翘了翘嘴唇,低声说道:“好了。别难过了。你想去哪儿现在,我陪你去。”

    孔黎儿想了想说道:“我们要再去容府一趟,这一次要正大光明的去。”

    萧岩锐给她理了一下耳边的发,说道:“好,依你。”

    两人没有停留,坐马车出了宫,这一次并没有换装,在路上的吃了点东西,到了容府门外,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府门前挂

    着一盏灯,但光线并不明亮,地上的光影也有些暗。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孔黎儿上前一步,走到门前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里面有人说道:“是何人?”

    听这声音,孔黎儿听出应该是容铮。

    她说道:“容老伯,烦请开门。”

    里面的声音停了一下,随即脚步声加快,“噢,请稍等。”

    容铮怎么也没有想到,孔黎儿会找上门来,听到的那一刻,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快走几步开了门,这才发现外面不只是孔黎儿一个人,另一个……他仔细看了几眼,急忙放下手里的灯笼,施了礼道:“见过

    太子殿下,太子妃。”

    萧岩锐伸手扶起他,“不必多礼,起来罢。”

    孔黎儿笑着说道:“容老伯,能否让我们进去?”

    “当然,当然。”容铮把两扇门都打开,侧身请两个人进去。

    一路引到前厅坐下,容铮说道:“请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稍后。”

    他说罢,转身走出去,快步到了后院,不多一会儿,萧岩锐和孔黎儿就看到,院子里亮了好几盏灯,灯光下有三个人一同前来

    。

    他们大都五十来岁的年纪,头发灰白,身上穿着旧军服,洗得很干净,走起路来脚步利索,腰杆挺直,没有半点老态。

    萧岩锐微了眼睛,没有说话,孔黎儿也心潮澎湃,仿佛看到天安门前走过的仪仗兵。

    三人到了近前,齐齐行了军礼,“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

    萧岩锐微微笑了笑,点头说道:“三位,快请起吧。”

    三人谢了恩起身,萧岩锐说道:“你们三人在此,日子过得可还好?有什么难处吗?”

    三人齐声说道:“回太子殿下,没有。”

    萧岩锐的目光一掠,孔黎儿看了看四周,屋子里的摆设简陋,桌子上的茶壶茶盏都不是成套的,其中有一个杯子略大,花色也

    不同。

    另一张桌子应该是餐桌,上面还摆着两个菜碟,应该是吃剩下的菜,看样子是准备明天一早再继续吃的。

    萧岩锐站了起来,走到那张桌子旁,三人的脸色立时一变,想动,但又不敢。

    孔黎儿看到,那两个碟子中,一个是白菜,另一个是豆腐,量应该本来就不大,现在还剩下了三分之一,三个人吃两碟这种菜

    ,还剩下,说明是刻意的。

    萧岩锐面无表情,手指在袖子里微微一握,转头看着他们,“这叫不错?”

    容铮抿了抿嘴唇,说道:“太子殿下,我们三个年纪大了,胃口不怎么好,大夫说,这些东西……有助于消化,虽然不值什么钱

    ,但是却适合我们这种年纪的人。”

    萧岩锐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说道:“今天本宫来呢,是有件事想和你们商量。”

    “太子殿下请说。”

    “是这样,近来北境不太安宁,朝廷正在秘密调兵,但……国库欠缺,有心而余力不足。所以,需要大家募捐。不知你们……”

    三人一听,立即点头,容铮说道:“殿下请稍后,我们去去就来。”

    他们说罢,急步赶往后院。

    孔黎儿一直没有说话,她没有听说什么北境的事儿,也不知道什么募捐,但是她知道,即使这事是真的,萧岩锐也不会开口跟

    这三个人要钱,他一定有他的用意,且看着吧。

    不一会儿,三人又回来了,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钱袋子,一起放到桌子上。

    容铮说道:“殿下,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积蓄,虽然不多,但也是我们三人的心意,请太子殿下收下。”

    萧岩锐没有说话,伸手把三个袋子打开,里面是一些散碎的银子,甚至还有铜板,但没有银票。

    这些银子加起来,也超不过三百两,也就是说,每个人还没有一百两。

    孔黎儿看着这些散碎的钱,忽然明白了萧岩锐的用意。

    果然,萧岩锐看着那些钱,侧首问道:“就这些?全部?”

    三人齐齐点头,脸上有愧疚之色,“正是,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