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宠妃:太子,别硬来! 第267章 上门讨债
作者:香林的小说      更新:2018-01-05
    孔黎儿觉得,这花诡异的很,从脉象上来看,都是差不多的,否则她也不会一给容铮把脉就想到了柳答应,但是,如容铮所说

    ,容大人在死的时候,容貌上的变化并不像柳答应那么明显。

    或许……她觉得,这花对人体的作用所体现出来的和人体内的激素水平有关。

    具体的是什么,需要细心的研究,世界之大,动植物又何止千千万,有太多人类解释不了的,有太多需要研究的。

    但显然……现在这个时空没有这个条件。

    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这种花对人体有绝对的伤害。

    听了她的话,众人都陷入沉默中,一时谁也无法回过神来,这……太难以接受了。

    萧岩锐最终问道:“有方法补救,对吧?”

    孔黎儿看着他们三人,点了点头,“是的。现在还不晚,只需要按着药方好好调理,就会没有事的,不过要先把这花铲除,烧掉

    ,一点不留,这个院子要彻底找扫,泼上水,往空中也要泼水,空气中也有可能有飘浮的花粉,连续这样操作几天,才可能干

    净。”

    萧岩锐立即点头说道:“好,那自明日起来,我就派人过来做这件事。”

    “不可。”孔黎儿想了一下说道:“太子殿下,现在是多事之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您,您不宜有大动作,何况,使团这几

    天也就到京了,实在不宜出乱子。这样吧,我去孔府,找人来帮忙,这样不太显眼,到时候让他们留一小队人在这里,药方我

    都交由他们来处理。”

    萧岩锐心里微起暖意,孔黎儿已经开始为他考虑打算了,他由衷的欢喜。

    “好,就听你的。”萧岩锐说道。

    容铮三人急忙说道:“这……太子妃,会不会太麻烦了……”

    “没事,”孔黎儿微笑说道:“不麻烦。这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你们三人是容府的仅剩的老人,也是太子殿下对容老大人唯可尽

    遗憾的地方,所以,请你们保重。”

    容铮三人急忙施了礼,容铮犹豫了一下问道:“那我们大人……”

    孔黎儿叹了一口气,语气沉痛的说道:“八成与此花有关。”

    “那……要如何才能确定?”容铮问道。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包括萧岩锐在内,都看向孔黎儿。

    孔黎儿迎着他们的目光,一字一句道:“开棺,验尸。”

    众人的眉心齐齐一跳。

    “不过,”孔黎儿说道:“刚才本宫说过了,现在不是时机,圣苗使团将到,眼下事情繁多,而且京城的人也开始繁杂,无论从哪

    方面讲,都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这样,等到使团离京之后,再商议这件事情。”

    众人点了点头,孔黎儿继续说道:“不过,有另外一件事情,倒是可以先做一下。”

    “噢?是什么?”萧岩锐问道。

    孔黎儿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次日清晨,刚下朝不久,温建朝刚刚到兵部,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里走,这一大早上的起得太早,上了朝之后又听皇帝说

    了半天,实在有些坚持不住。

    唉……年纪毕竟有了,不是年轻的时候了。

    不过,他又打了一个哈欠,想起晚上的时候,如姑娘那娇美年轻的身子,忽然又觉得一切累都是值得的。

    嘿嘿,他在心里暗笑道。

    刚坐下不久,屁股还没有坐热,让人给倒了一杯茶正在喝着,这茶,怎么喝都觉得不对味儿,怎么都觉得比不上如姑娘亲手泡

    的茶好喝。

    正在这时,有人快步进来,“大人。”

    温建明吓了一跳,把嘴里的茶喷出来,没好气儿的说道:“干什么?吵吵什么?叫魂儿呢?你要吓死我呀。”

    那人急忙赔了个笑脸,说道:“大人,外面来了个人,说……说是来要钱的。”

    温建明皱眉一拧,“什么?什么?要什么钱,什么要钱?”

    那人说道:“这小的……小的也不知道,那人只说要钱。”

    “混帐,”温建明说道:“不弄清楚就胡乱来报,这里又不是赌庄,要什么钱?打发走。”

    “是。”

    那人还没有出门,温建明又说道:“等等。让他进来吧。”

    那人点了点头急忙出去,到了门外对一个年轻人说道:“进去吧,我们大人让你进去。”

    年轻人闻听把头一摇,眼拨浪鼓一样,“不,我不进去。要我是债的,怎么欠钱的倒像大爷一样,让你们大人出来说话。”

    “嘿,”那人一听,差点气乐了,“我说,你是有毛病吧?敢叫我们大人出来?你哪来的胆子?”

    年轻人冷笑了一声,“朝廷给我的胆子,你说我敢不敢?”

    那人一听,不由得一愣,咬了咬牙说道:“你给我等着。”

    温建明正在屋里等着,报信人又进来了,他一见不由得愣,“人呢?”

    报信人有些为难的说道:“这……大人,那人说了,得让您出去说。”

    “什么?”温建明说道:“疯了吧他?”

    报信人说道:“小的也是这么说,问他借的谁的胆子,凭什么敢。”

    “嗯,他怎么说?”温建明问道。

    报信人说道:“大人,那小子说了,说是朝廷给他的胆子。”

    “噢?”温建明一愣,“竟有此事,他真是这么说的?”

    “没错,大人,他就是这么说的,小的不敢撒谎。”报信人小声说道。

    温建明思索了一下,站起来说:“走,带路,本官去瞧瞧,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说罢,由那个人报信人引着路,一直向着门口而去。

    此时门外站了不少的人,谁也想看看热闹,到兵部门口来闹事,这可是寻常很难见到的事情,毕竟这个衙门和平常的衙门不同

    ,不是什么人都敢在这里闹的,没有三分胆气七分背景还真是不行。

    温建明到了外面,报信人上前几步对一个年轻人说道:“小子,告诉你,快点过来见礼,我们大人在此。”

    年轻人听到这话,转头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