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宠妃:太子,别硬来! 第293章 最后的准备
作者:香林的小说      更新:2018-01-09
    五皇子听到孔黎儿的话,不由得一怔。

    他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太子妃有所不知,因为我刚刚回宫,父皇并未指派给我什么事做,所以……”

    孔黎儿转头看着他,目光清亮,含着淡淡的笑意,“噢?那又如何?圣苗使团进京,于国于家都不是小事,五皇子虽然现在没有

    爵位,但是您还是皇上的儿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做儿子的为家里做点什么事,难道还要等父亲的指派吗?”

    她说完,也不等五皇子说什么,微微点头便离去。

    五皇子的呼吸一滞,有一种当头棒喝的感觉,对啊……他到底在郁闷什么?虽然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但是他的心底是郁闷不

    安的,特别是这次回宫,他越发小心谨慎,生怕做错了什么又让皇帝生气,怒及母妃。

    可是,如果不做,就不会做了吗?如果父皇看他不顺眼,怎么做都会是错,哪怕是连呼吸都是错的,可是,如果他真的那么讨

    厌自己,又怎么会允许自己回京?

    而且,昨天在尚书房谈得也很是愉快,可见并非是讨厌自己的。

    那么……机会就在眼前,不抓住还要等什么?

    想到这里,他忽然笑了笑,转身向康妃行了礼道:“母妃,如果没有什么事,儿臣就去前面了。”

    康妃自然最了解自己的儿子,刚才孔黎儿的话让她也挺惊讶的,后来一想,果然还是这么回事,看到自己的儿子眼中闪出神彩

    ,她心里高兴不已。

    “好,快去吧,母妃这里没事。你好好的。”

    五皇子点了点头,转身快步离去。

    康妃透过窗子,看着他的背影,眼中不由得微微有些湿润。

    希望……这次母子二人可以否极泰来吧。

    孔黎儿离了永安宫,想了想还是先去纯贵人那里,她那里失了火,在尚书房中住了两日,宫院中加紧修葺,本来也没有烧坏多

    少,也没有烧到正殿,修葺差不多的时候,她就回去住了。

    她毕竟还要练节目,若是在尚书房或者是和别人一起住,总归不太方便。

    纯贵人正在殿中轻步练走,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以免事以临头了再发生什么意外。

    外面有人报说是太子妃到了,她急忙迎了出来。

    孔黎儿也不多说废话,说实话自从那次火灾事件之后,对于她,孔黎儿真的少了不少的好感,本来那么谦逊的一个人,不知不

    觉间就变成了这样,竟然还利用自己。

    她虽然知道纯贵人也是有苦衷,也是不得已,可是这个世界上,这个皇宫里又有谁活得容易,自己一片赤诚之心相待,她却利

    用了自己,而且到现在也没有提过,更没有说过对不起。

    难道真当自己是傻的吗?

    孔黎儿在心里早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到这次的庆典之后,她和纯贵人之人要保持一定的距离,见了面你好我好,维持表面上的

    和顺就好,是再也不会交心,更不会有什么深层的交集了。

    孔黎儿想是这么想,但是该自己做的事还是要做好,她根据纯贵人的独舞给她化了妆容,虽然她也参加众妃嫔的瑜伽舞,但毕

    竟不是主要的地位,那个独舞才是最出彩的,还是要那个为主。

    孔黎儿化完提着箱子就要走,纯贵人忍不住叫住她,“太子妃,请等一下。”

    孔黎儿回头看着她,“纯贵人有何事?”

    纯贵人抿了一下嘴唇,说道:“我前几日听说民间有许多人在找一种叫香水的东西,不知太子妃可曾听说?”

    看着她精致的小脸,孔黎儿不由得感叹,她的的确是个美人,她的美和韦妃的凌厉以及柳答应的柔美不是一种,她的是那种雅

    致的,如兰花一样的。

    但是,偏偏这么美的一个人,孔黎儿一开始对她也是十分有好感的,可以说是她进宫以后,第一个可怜想要帮助的人,就是纯

    贵人。

    孔黎儿甚至还帮她有骨灰带了出去,但是孔黎儿不明白,这么一个人,是怎么就把自己对她的好感都弄没了。

    听到纯贵人的话,她不禁短促笑了一声,“纯贵人想说什么,不妨直说。你在深宫之中,又整天忙于排练的事情,还要忙着排练

    两个舞蹈,比别人更忙。不知你是何时又是听什么人说起的民间的事?”

    纯贵人其实上是想卖一个巧给孔黎儿,她是想着提醒孔黎儿一下,民间有了那种东西,让孔黎儿注意一下,毕竟香水这种东西

    ,第一次听说和接触都是在孔黎儿这里。

    但是她不知道,孔黎儿经常和太子萧岩锐一起出宫,宫外的那些香水也是她的货。

    纯贵人一听孔黎儿的问话,不由得噎了一下,“我……我也是听别人说起,想着这种东西应该是太子妃最先有的,其它人如何…

    …”

    孔黎儿摆了摆手,“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本宫也不是什么仙人,那种东西也不是什么难以研发的东西。纯贵人不必替本宫担忧

    ,也不必放在心上。多谢。”

    她说罢,快步走了出去,头也没有回。

    纯贵人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心里莫名有些慌,对身边的宫女说道:“你说……太子妃这是什么意思?她不会是……怪我吧?”

    “小主,”宫女急忙劝道:“您别胡思乱想了,太子妃没有什么意思,她也不会怪您,否则的话也不会一大早过来给您化妆呀,您

    瞧瞧,这妆多美呀。寻常人能让太子妃给化妆吗?”

    纯贵人转过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她看得很认真,目光像是要穿透镜子里去,是啊……真的很美。孔黎儿这一双手,是真

    的巧,没有谁的化妆术可以比得过她。

    可是,孔黎儿也是聪明的,她总感觉她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了一些变化,比如方才,比如这些时间除了跳舞之外,她似乎什么

    也没有说过。

    究竟是自己多心了……还是孔黎儿觉察到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在这宫里,孔黎儿是第一个对她表示出善意的人,她不想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