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宠妃:太子,别硬来! 第297章 爱情和面包
作者:香林的小说      更新:2018-01-10
    孔黎儿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康妃看着她这丝笑,心里忽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后背上有些发毛。

    孔黎儿问道:“康妃娘娘,本宫听说,圣苗来的这位三公主,对太子殿下十分倾慕,不知您……是否知道这件事?”

    康妃一愣,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有想到,孔黎儿问她的,竟然是这件事。

    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刚开始也没有当回事,这京城里喜欢太子的还少吗?有多少千金小姐想爬上太子妃的位子,不过是之前

    和孔黎儿不太熟悉,这种话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倒有些嚼舌根的嫌疑。

    后来,和孔黎儿熟悉了,处得也不错,她瞧着太子对孔黎儿也十分上心,眼看着来永安宫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还时常带东西

    来,两人又经常一起出宫,她就更没有理由说了。

    要这是说了,岂不是有挑拨和搬弄是非的嫌疑?

    所以,她思来想去,也不没有说这事儿,本来想着等到庆典上,太子和孔黎儿肯定是要一起出席的,有某些场合三个人有碰在

    一起的机会,到时候那三公主自然也就知道了,不就没事了?

    但是……她现在看着孔黎儿这神色,事情似乎不是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

    她这么一迟疑,孔黎儿已经知道了答案。

    孔黎儿短促笑了一声,“娘娘不必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她说罢,转身就要走,康妃一见这种情况,不由得急了,上前一步说道:“太子妃,你听本宫说。”

    “不用说了。”孔黎儿没有停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康妃岂能任由她这么走了,急忙追上去,不管她听不听,都在她身边说道:“太子妃,本宫不知道你听说了什么,本宫只是想告

    诉你,其实本宫并不是有意瞒你什么,而是觉得,这事儿不算什么,太子殿下英秀睿智,不知有多少女子倾慕于他,而且……”

    “这都不叫事,”孔黎儿像对她说,也像是对自己说,“对啊……在你们这些人眼里,这些都不叫事。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幸福,一

    生一世一双人,这些居然都不叫事。娶上三房四妾,妻妾成群才是正常的事。对,对,是的。是我矫情了。”

    她说罢走到屋内,反手关了门。

    康妃不由得站住,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在孔黎儿说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时候,她的心里某处就疼了一下。

    那种疼,让她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还没有入宫的时候,她所期盼的,不也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吗?只是这种想法只能在心里偷

    偷得想。

    就算是嫁给了寻常人家,当了主母,也不能有这种想法,为了夫家着想,要好好的为夫家开枝散叶,要为夫君着想,特别是在

    自己怀孕无法伺候的时候,要给他安排别的女人,才能贤惠。

    可是这种贤惠……又是哪个女有甘心想要的?

    更别说,她嫁给的是帝王了,这种事情,这种心思是更不可能有的,宫里新人笑,旧人哭,这种戏码是就听得烦了,谁又觉得

    谁可怜?

    她看着孔黎儿的窗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孔黎儿多么灵气呀,神采飞扬,永远都是精灵一般,什么都有办法解决,她原本以为可以把自己希望的样子,寄托在孔黎儿的

    身上,让她替着自己活,替无数的女人活。

    可是,最终啊,她还是逃不过,这世俗的枷锁。

    “让她自己静一静吧。”康妃对青月和铭儿说道。

    青月和铭儿也是第一次见孔黎儿这样,她们心里慌,但实际上,从心底深处,她们的感觉和康妃一样,并没有觉得这是多么了

    不得的大事。

    因为……太子妃始终是太子妃,将来太子殿下肯定是要有侧妃的,而且就算是现在没有,日后登基也是要有各宫妃嫔的呀,这

    个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可是她们看到孔黎儿的样子,又什么都不敢说。

    她们哪里知道……孔黎儿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对于一个现代社会的女人来说,在婚姻里最在意的不就是对方的忠诚吗?

    可是现在,荣华富贵什么都有,可偏偏就是忠诚,在这里变得这么可笑,不值得一提,和她心里坚守的东西,简直就是背道而

    驰。

    这让她根本无法接受,所以说,她和萧岩锐之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她不可能容忍得了他同时拥有那么多女人,他也不会为

    了她而放弃江山放弃三宫六院。

    所以说啊……自己之前的那点心动,还真是可笑得很。

    孔黎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嘲笑了自己一番,随后开始上妆,换衣服。

    掉头就走,扔下这一摊子不管不顾,那不是她的风格,何况,现在决定了出宫之后要和萧岩锐一刀两断,那么,皇帝的这笔赏

    赐就变得尤为重要。

    她要离开皇宫,离开京城,就必须要有足够的钱,将来做生意,哪里也离不开钱。

    如果没有足够的爱情,就自己赚足够的面包,这是铁律,什么都没有,那才是自寻死路。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孔黎儿是有资格去晚宴的,皇帝也让人来请过,可是她没有去,她的理由是,舞台这边走不开,不能丢下

    不管,至于晚宴,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萧岩锐想来,但实在走不开,自从孔黎儿从阁楼上离开之后,他的心就一直没放下过,总觉得有些不安,让他坐立不宁,这种

    情况……可没从来没有过。

    特别是皇帝派人去请了孔黎儿,但孔黎儿依旧没有来,他心里的不安就越来越大。

    晚宴十分热闹,每个人都笑脸洋溢,喝过酒之后的人更是面容如花,红艳艳的,三公主时不时向他抛个眼神,深情款款,又略

    带了娇羞和委屈,落在外人的眼里,自然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眼角眉梢都带着看好戏的意思。

    萧岩锐忽然心中烦躁,对这个女人有了莫名的厌恶感,他在忍着,压住心里的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