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宠妃:太子,别硬来! 第299章 一曲神伤
作者:香林的小说      更新:2018-01-10
    孔黎儿在暗中观察着,心里暗笑,嗯,有这种反应效果就达到了。

    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又一典悠扬的乐声响起,忽然发现不远处的那座亭子灯光更亮了,不知何时又挂了两盏莲花灯,光晕透

    过薄纱,轻轻拢着,似雪如雾。

    那忽然一人如同飞来,手中挥舞着云袖,似仙女飘落人间,她眉目如画,双眼含笑,一点朱唇微启,手中的云袖飘舞,身姿如

    柳。

    她的脚下似是踩着什么东西,似会自行向前游走一般,当真是如仙人之姿。

    众人不由得看得痴了,不知道这位仙女是从何而来。

    皇帝也瞪大了眼睛,可他怎么也记不起,皇宫里什么时候还有过这么一位绝色美女,可她的眉眼又不是完全陌生的,她到底是

    ……谁?

    康妃也看到了这支舞,她不由得从心底有些震撼,特别是那双鞋子,她立即意识到,这一定是孔黎儿的主意,除了她没有人有

    这样的奇思。

    可这女子……她忽然想起,莫不是柳答应吧?

    天啊,这变化也太大了!

    康妃倒是没有什么嫉妒之心,她自己努力过,心里也十分清楚,特别是之前柳答应过的那种日子,比她之前还要惨,将心比心

    ,她都不想去嫉妒。

    自己还有五皇子傍身,柳答应什么也没有,再说,她既然是孔黎儿看中的人,那自己就和她多走动就是了,在这宫里虽然说处

    处都是勾心斗角,可也不能全都是敌人,也是要有几个盟友的。

    康妃这么想,可不代表别人也是这么想,比如韦妃。

    如果说之前康妃她还能够接受,一来是康妃的年轻不如她,再怎么着也就是一支舞,最多吸引皇帝几天罢了,还能怎么样。

    可眼前这个女子不同,那么年轻,那么水嫩,而且还那么的出众,这样的一支舞,多半会让皇帝短期之内忘记不了,这不是自

    己的大威胁吗?

    她越发生气,眼睛里几欲喷出火来。

    大多数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亭中的女子在灯光里舞动,滑轮有如神助,她忘我的舞蹈,谁也不看,却让众人都在看她。

    孔黎儿看着亭中的柳答应,如果是之前,肯定是真心的为她高兴,她相信,这一舞罢,足可以改变柳答应在宫里的地位和目前

    的生活困境。

    可是,这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好的吗?成为众人眼中的钉子,肉里的刺,从此成为皇帝宠幸中的女人中的一个。

    真的好吗?她不知道。

    正在愣神,这一舞结束了,看台上寂静无声,柳答应不禁有点慌,这是怎么了?如里错了吗?

    她迟愣的功夫,只见皇帝站了起来,鼓起了掌,随后,众人也都站起来,掌声雷动。

    柳答应欢喜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的眼中迅速的蓄满了泪,猛然觉得,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能有今天也算是值

    得了。

    皇帝冲她招了招手,说道:“过来。”

    柳答应也没有换鞋子,滑行着过去,皇帝好奇的看着,待她到了近前,仔细看了看,惊讶道:“你是……柳儿?”

    柳答应行了个礼道:“回皇上,正是臣妾。”

    皇帝伸出手,柳答应红着脸把手放在他的掌心里。

    皇帝握着她的手,细经的摩挲,“朕好久不见了,真是想啊。”

    柳答应垂着眼睛,“多谢皇上挂念。”

    皇帝看着她,一字一字说道:“来人,宣旨,晋封柳答应为贵人。”

    “多谢皇上。”柳答应急忙跪倒谢恩。

    太后也知道柳答应,知道她是个没有靠山的,也明白现在宫中的形势,韦氏独大,也是时候分一分皇帝的荣宠了,所以太后对

    着柳贵人说道:“来,到哀家这里来。”

    柳答应纵然是封了贵人也不能坐在皇帝的身侧,但是太后就不一样了,太后是长辈,又是后宫中的女人,想让谁坐在身边就可

    以让谁坐,从这一点上也可以预见,柳贵人从此要平步青云了。

    巧儿拿了鞋子过来,挡着其它人的视线快速为她换了鞋子,她坐在太后身边,太后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

    孔黎儿的节目编排得很巧妙,基本上是几个传统的节目,夹着一个她编导的节目,这样可以让人的神经在松下来的时候又受到

    新鲜感的刺激,可以更好的集中注意力,不然总是紧张着也会产生疲劳。

    她看了一眼节目安排,过几个节目就是自己和萧岩锐的吉他演唱了,可是她决定,临时改掉。

    她把那个节目提前了一个,然后戴上面具,自己独唱,把原来合唱的曲目也换掉了。

    把《我们好像在哪见过》换成了《爱的代价》。

    众人正在想着会不会还有新奇的节目出现,正在这时灯光忽然一暗,只有一束光亮着,正在纳闷是怎么一回事,空中响起一阵

    悦耳的声响。

    有一人慢步走来,站到那束光下,怀里抱着一个造型奇特的乐器,右手轻轻拨弄着,那悦耳的声音慢慢流淌,让人的心神都不

    禁安静了下来。

    光束里的是个女子,身材纤细秀丽,乌发如云,她的脸上戴着面具,看不出原来的容貌,只那一双眼睛,黑沉沉的发亮,似乎

    盛载了最亮的星光。

    众人正在好奇此人是谁,又是什么乐器的时候,忽然听到她开口吟唱。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

    ……

    众人都摒住了呼吸,一点异响都不敢发出,生怕错过一个字,怎么会有这么动听的乐声,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歌声?

    在众人都痴迷的时候,萧岩锐却感觉那双眼睛里的星光,避开了他的脸,暗了他的心。

    他自然知道那是孔黎儿,他的怀里甚至还有和她一样的面具,就是比她的大一些。

    他清楚的记得,她和他的节目要在后面一个,他还想着,等到一曲结束,好好和孔黎儿说几句,让她别再生气。

    其实上,他心乱归乱,他从未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他也根本没有想到,孔黎儿会因此生这么大的气。

    他看着光束里的她,听着她唱的那睦词,细密的疼痛莫名的从心里泛起,蔓延。

    他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那里改变了。